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90章 寒山社

第290章 寒山社

  艾朗洲的目光先是落在宋保军手上,见他挽着叶净淳,双方身体紧贴,一副亲密无间的姿态,打鼻子哼道:“宋保军,我们寒山社的聚会,你来干什么?”

  “哦?这寒山社是你开的?”宋保军一脸的惊讶。

  若论口头争吵,艾朗洲怎是宋保军的对手?只一句话便难以回答。

  他皱起眉头当做没听见,转向叶净淳堆起满脸笑容,说:“叶净淳同学,你能来我很高兴,快来坐吧,我们刚谈到《多宝塔碑》的森严气象……”

  宋保军打断他的卖弄之心,插嘴道:“《多宝塔碑》是颜真卿早期的作品,初学书法的极佳范本,你们刚学这个?”

  艾朗洲一口气险些没缓过劲来。

  幸好杨宣见机极快,发现两人似乎不太对付,笑着站在中间隔开双方,说:“远来是客,无论是谁来我们都欢迎,子曰有教无类,国学的传播发扬之路不能故步自封,还得靠广大学子的努力。”

  宋保军道:“杨学长境界太高了,在下自愧不如。”

  “过奖过奖。”杨宣继续十分客气的拱手,很有古风范。

  经过一座石拱桥就是阁楼前面的草地了。宋保军注意到院子里各项设施均为真材实料,比如这座石桥,石拱用的是条形花岗岩,栏杆用的是汉白玉。绝非寻常公园里的石桥可比,外表看上去似模似样,其实内在却是钢筋水泥的结构。

  桥上栏杆共分六块石牌,分别雕刻“百鸟朝凤”“麒麟献瑞”等图案,雕工栩栩如生,甚是精致。

  草坪两张圆形石桌,摆放有清茶、水果、点心、米酒,靠着池塘的边上是一张古筝。另一张宽大的案牍铺着宣纸,放有笔墨和砚台。

  十来个人三五成群,或坐或站,有的谈论诗词文章,当然也有人聊国际局势,还有人正在泡妹子,气氛倒是悠闲,与上一次乌衣会人模狗样的聚会迥然而异。

  杨宣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艾朗洲一直提起的叶净淳,中文系二年级一班学生,也算是师妹了。还有这位是叶净淳的同班同学宋保军。”

  “大家好,我叫叶净淳,第一次来玩,希望大家多多关照。”叶净淳是非常普通的小女生开场白。

  几个懒懒散散的男生见到叶净淳均是眼睛一亮,一个脑后扎马尾辫的文艺男生摆摆手笑道:“不用太拘束,随便坐就可以。对了,中文系的女生,文艺细胞应该比较强吧,我考考你,‘西宫夜静百花香,欲卷珠帘春恨长’该做何解……”

  其他人嘿嘿笑了起来,这是王维写宫女寂寞的宫怨诗,分明有些调戏的意味。

  叶净淳刚要说话,宋保军淡淡的道:“那你觉得‘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又是什么意思?”

  豺狼尽冠缨,不就是说人衣冠禽兽了么?

  “你是谁?”那男生怒道。

  杨宣摇摇头,凑过去说:“润田,别人一来你就要考人家,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你不是选修现代的?考这个有意思么?”

  那男生道:“我不就开个玩笑,值得上纲上线吗?”

  宋保军感觉好像又是哪位校园名人,杨宣介绍道:“这位是美术学院的楚润田,脾性一向如此,还请不要见怪。”

  宋保军猛然想起这楚润田是“茶州大学十大骚男”里的人物。说是“骚男”,其实是十个在校园比较有名的家伙,宋保军等此类吊丝不服气,就给改了称号。

  楚润田是大四学生,幼年师从于严飞平等书画名家,后来在茶大美院主修国画鉴赏专业。

  他天资出众,一双眼睛精准毒辣,曾参加茶州电视台鉴宝节目,当众鉴定出连专家也没有怀疑的六件赝品,一时名声大噪。此后常有电视节目邀请他出任嘉宾,也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

  杨宣又依次介绍这个小聚会的成员,无一不是茶州大学响当当的角色。

  坐在楚润田对面的男生叫贝逸杰,据说是中海贝氏家族的某位子侄,就读于人文科学学院新闻传播专业,经常在《茶州时报》撰写文章,还是茶州大学第一家学生自主创办的慈善机构“贰叁基金”的创立人。

  他看了宋保军一眼,又把脸别过一边,态度相当倨傲。

  在左边的一个男生叫腾仲春,物理系的,学生会组织部部长,不大不小一个领导干部,时常在各种会议讲话中露个小脸,也算是名人。

  右边的洪枫却是历史系年轻的导师,今年二十八岁,和大家没什么代沟。他著有一部四十多万字的作品《清朝的背影》,用圆润的笔触和现代思维解说清朝历史,很受欢迎,是去年的热销书籍,听说光是版税就有一百多万,其本人还因为这部作品加入了茶州市文联。

  最里面一个男的一直扭着头,直到杨宣叫了几声才勉勉强强的回过脸来,宋保军一看乐了,这不就是考古系的酸子,惜花人庞宇涵么?想来他经常发表文章,名气还是有的,被叫来参加聚会。

  庞宇涵假装不认识宋保军,宋保军也乐得高兴。

  另有几个女生,均是校园里的活跃分子,分别叫做李柔希和秦淑敏,学生会文化部的成员,对国学很是热心。

  还有个女孩长得特别漂亮,杨宣却刻意略过,没向宋保军进行介绍。

  宋保军虚伪人格的敏锐洞察力捕捉到,楚润田、腾仲春、洪枫、贝逸杰看向那女孩,眼中都带着明显的爱慕之意,这场聚会显然为她为核心,其他人都是陪衬。

  那女孩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鹅蛋型脸,黑长亮的披肩直发,笑起来既有邻家少女的青涩可爱,也有电影明星似的光彩照人,像是《假如爱有天意》里的孙艺珍。

  孙艺珍出演电影《假如爱有天意》时正好二十岁,纯洁静美,满满的初恋情怀荡漾心头,就和那女孩一样。

  她精心化了妆,眉毛、睫毛、眼影、粉底、腮红、口红,妆容十分精致。一条细碎的银项链点缀着柔美的锁骨,珍珠耳朵在耳垂发亮,上身一件天蓝色的针织套衫,下面是短裙、黑色的打底裤和帆布鞋,打扮、首饰搭配、服装配色种种,整体极有韵味,跟身边几个女生比较起来真有天鹅与丑小鸭的差别。

  贝逸杰见杨宣啰里啰嗦,连一个无名小卒也要介绍半天,心中早已不满,冷冷的道:“老杨,让他随便找个地儿坐就行了,浪费时间。”

  楚润田则向那女孩挤出梁朝伟似的笑容,说道:“林同学,你别着急,我上次在茶园艺展获过奖的《夏树冬雪图》已经让人送来了,很快就到。”

  滕仲春瞪了他一眼,说:“《夏树冬雪图》算什么,不就是三流艺展的二等奖作品么?林同学,一会儿我亲自向你表演古筝名曲《青凤引》,古人所谓高山流水觅知音,我曲高和寡别人不一定听得出好坏,但林同学天资聪颖,一定会喜欢。”

  洪枫插嘴道:“你不弹棉花就是好的。呃,那个,林同学啊,我最近正在研究北宋历史,听说你也有一些想法,我们正好一起探讨探讨。”

  贝逸杰嗤笑一声,说:“俗,你们都太俗了。林同学,‘贰叁基金’需要一位形象迷人容貌过人的代言人,希望你能考虑考虑。”

  庞宇涵想了半天终于抢过话头,道:“林同学,我的思想随着你的闪耀而闪耀,我的心灵因为你目光的触摸而歌唱,我的生命在你的话语里感到欢快……”

  几个在学校都算得上优秀的男生,平时也不缺女人,竟在这里争相献媚,并且有互别苗头的意思。

  没想到那女孩对他们看也不看,红着脸起身,朝宋保军微微鞠躬,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宋保军同学,你好。”

  宋保军微微一呆,依稀感觉这女的似乎在哪里见过。

  以杨宣为首的几个男生都愣住了,不约而同看向宋保军。

  “呃,你好你好。”宋保军实在想不起来,索性不再去想,道:“宣哥,今天的主题是什么?喝酒还是玩牌?你这么大的院子,不搞个烧烤派对太可惜了。”

  贝逸杰身边的李柔希扑哧一笑,看向宋保军眼中全是鄙视,忍不住说:“在杨宣学长的溪花禅居庭院烧烤,未免也太煞风景了,有点那个煮鹤焚琴哦。”

  众人摇摇头,楚润田冷笑道:“不知礼数的乡巴佬!”

  寒山社一般是内部社员交际应酬的地方,看不起普通学生就不必多说了。大家都是看在艾朗洲的面子上才没有当场作色。知道他特地邀请叶净淳过来,一定另有所指,大家心照不宣。

  眼前这宋保军开口玩牌闭口烧烤,真真拉低了寒山社的档次。

  贝逸杰正要发话,那女孩说:“宋保军同学,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这次大家更为傻眼。

  宋保军感觉叶净淳手指藏在背后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只好硬着头皮道:“怎么说?”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494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