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94章 平平凡凡最难得

第294章 平平凡凡最难得

  杨宣道:“庆祝我们的大侠宋保军同学获得胜利,来,大家喝酒。”自己取过桌上的一杯精酿小锅米酒,一口喝干。

  宋保军笑道:“惭愧惭愧,就是和庞同学切磋时多用了二两力气,杨兄见笑了。”

  杨宣又道:“淑敏,该你表演了,给大家准备了什么节目呢?”

  秦淑敏起身说:“那我为大家唱一首中国风的歌曲《发如霜》,希望大家喜欢。”

  稀稀拉拉的掌声,秦淑敏一曲唱完,总算解了场面的难堪,众人又重新进入聚会的状态。

  过了好久,庞宇涵被仆人扶着出来。

  他洗了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喝了红糖姜汤,精神好了些,只是右脸一片淤青乌黑,贴上五张创可贴也掩盖不住。

  这还是宋保军手下留情,不然以手肘接触脸庞刹那间产生的狂暴力量,足以将他的脸皮撕裂,击碎半边颧骨,危及生命都是有可能的。

  庞宇涵似乎也明白这一点,出来后朝宋保军拱拱手,再没多半句废话。先前的那一瞬间,他当真感到死亡近在眼前,你处心积虑羞辱别人,别人反饶了你一命,还能怎么样?

  林贞贤目光灼灼放在宋保军身上,端起酒杯笑吟吟的道:“宋同学,刚才你打得那么好,我敬你一杯可以吗?”

  “当然。”

  宋保军正要举起杯子,楚润田马上插进来隔在两人之间,说:“宋保军,我也敬你一杯。”

  “好说好说。”

  林贞贤便不再好意思凑近,隔着一张石桌远远举杯。

  楚润田道:“各位同学,各位社员,我们是文化人,不兴那打打杀杀的,粗人的活动。什么剑术拳脚,终究只是点缀,国学才是寒山社的主题,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其他人也觉得被宋保军抢了风头,纷纷点头称是。

  楚润田道:“我本人呢,是书画鉴赏专业的,但若说作画,也略懂一二,下面就让本人作一副《溪花禅居行乐图》以助雅兴。”

  众人齐声叫好。

  当下就让仆人整理案牍,搬来各种作画工具、颜料和纸张。

  楚润田道:“这次作画少说也要一个钟头,还请大家略饮几杯。”

  杨宣笑道:“不着急,不着急,还早得很。”

  其实太阳已经西沉,天色昏暗下去,他说的“早”只是指还没到夜生活的时候。

  灯火逐渐点亮,挂在走廊的是十余盏灯笼,造型古朴雅致,以铜条为骨架,周围覆盖绢绸,再接上led灯,映出莹莹的温暖光华。

  庭院里又有十多盏青铜路灯,包括池塘中间的凉亭,灯光在夜风中闪烁摇曳,平添几分美丽。

  两名身穿明代丫鬟服饰的女仆分别打着两个灯笼站在案牍两边为楚润田照明,女孩长相清秀可人,灯笼放送光芒,真真有红袖夜添香的美感。

  众人身处都市水泥森林已久,见到这等古色古香的庭院美景,禁不住赞叹有加,李柔希秦淑敏几个女生更是连拍了许多张照片。

  楚润田拿出浑身解数作画,不去理睬他们。

  在考上茶州大学美术学院之前,楚润田已经跟着著名国画大师苗维康学了将近十年的国画,尤其擅长山水人物,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作出一幅还看得过眼的作品,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他家世优越,又少年成名,多次成为电视台鉴宝节目的嘉宾,在寒山社内部也颇有名望,大一大二谈过几场恋爱,均是无疾而终。

  等到林贞贤转来茶州大学留学后,浑水马上就搅开了。

  林贞贤难得展现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旁听过几次书法、国画、国学的课程,很快就有好事者邀请她加入寒山社。

  林贞贤的身份背景和漂亮程度马上让寒山社大批的单身人士惊为天人,对其展开热烈的追求。只是林贞贤看似对谁都彬彬有礼,实则拒人于千里之外,叫人无从下手。

  一点也不奇怪,三球集团副总裁的千金,还是偶像团体的前任副队长,眼界之高自是不必多说,能让她稍有触动的唯有中国文化。

  这里面最有资格竞争林贞贤男朋友席位的只有杨宣、楚润田、贝逸杰寥寥数人,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

  楚润田因为国画水平高,林贞贤曾主动询问过他一些问题,这让楚润田很是自鸣得意,只觉再努力一把就有机会上位。

  竞争对手贝逸杰家里是有几个臭钱,但是追求林贞贤,钱再多也完全使不上劲,这么一来,楚润田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

  曾有一段前两年的媒体采访视频显示,当记者问到林贞贤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她表示心目中的男生长相家世可以不在乎,但一定要是文武双全之人、惊才绝艳之辈。

  这叫楚润田十分欣喜:老子国学如此出色,还不够在女神跟前说上话么?

  直到宋保军出现,他才发现事态走向似乎有些不对劲,这才拼命想要扳回局面,使出拿手好戏,以搏林贞贤一笑。

  几笔勾勒,溪花禅居已现雏形。楚润田在这基础上加宽空间结构以及更多的艺术加工,让庭院显得更空旷,各种花草树木点缀其中。

  杨宣对宋保军倒是起了结交之心,拉着他边喝酒边聊天,其实在试探他的家底。比如你家住在哪里,学习成绩如何,从学校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对目前社会形势的发展有什么看法,这些问题很容易暴露一个人的家庭教育背景。

  几个男的对叶净淳不太关注,她是艾朗洲拉进来的,没必要表露更多的兴趣。

  李柔希几个女的插不进男生的话题,发现叶净淳也在发呆,便过来邀请她游览溪花禅居的庭院,顺便聊一些女孩子的私房话。

  宋保军一点也不在乎,端着牛眼大小的青瓷酒杯笑道:“毕业能有什么打算?不就是老老实实找一份工作,养家糊口,攒钱娶老婆买房子,安安心心过好下半辈子么?”

  “呵呵,宋兄高见,平平凡凡是最难得的。”杨宣言不由衷说道。

  贝逸杰插嘴说道:“攒钱娶老婆买房子?真会开玩笑,大好的青春不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真是可惜了。我问你,你的理想是什么?”

  宋保军瞅了一眼在池塘边上漫步的叶净淳,说:“理想嘛,挺简单的,就是传宗接代了。那你的理想是什么?”

  贝逸杰哈哈大笑,心道自己将来是做大事的人,怎能向这种无名小卒袒露心迹?淡淡的道:“成年人了,哪有什么理想?那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脚踏实地做好每一件事才是真的。”

  宋保军点点头:“有道理。”

  林贞贤本来想去观摩楚润田作画,见他们聊得起劲,便凑过来笑道:“宋保军,我也有理想,我目前的理想是学好中国文化,以后成为中韩文化交流大使,那应该很棒。”

  贝逸杰赔笑道:“林同学,以你的家庭,将来要谋一个类似的职业还不是很简单吗?”

  他的话没错,韩国政坛的许多人物都和三球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一些国家重要部门的高官都有着在三球集团任职的履历。

  美国《新闻周刊》用“幕后帝王”一词来形容三球集团总裁李在旭,认为他在韩国经济界的地位可与韩国总统在政界的地位相媲美,可以说是韩国的“经济总统”。路透社则这样说:“李在旭说话轻声细语,但只要他咳嗽,韩国就会感冒。”

  总裁地位如此,副总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听到贝逸杰的话,林贞贤似乎有些不悦,轻声道:“我希望做一个货真价实的文化大使,能在中韩双方的交流起到一些作用,而不是凭借家庭背景上位的尸位素餐者。”

  贝逸杰急忙起身道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也许你家里会提供一些支持。”

  “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林贞贤已经决定结束与他的无聊对话了,把脸扭向宋保军,转而笑道:“宋保军同学,你刚才那是中国功夫还是自由搏击?”

  宋保军没好意思说这是街头打烂架搏命的路数,道:“各种手段都有一点。”

  “打得很好看,很精彩。”林贞贤感觉找不到话题,憋出这么一句。

  宋保军刚想回话,只见边上的贝逸杰正死死瞪着自己,眼中满含怨毒。

  类似的眼神他已经见过不少,和叶净淳在一起、与柳细月亲密接触,别的男生基本都是羡慕嫉妒恨,但贝逸杰更强烈。

  宋保军很理解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在座几个男的,大家年纪学历相当,没有帅成金城武那样的,当然也不会有太丑的,各人起跑线看似差不多,凭什么林贞贤只和你说话?

  这就等于狠狠削了贝逸杰的面子。

  混社会的,面子相当重要,林贞贤对所有人不假辞色也就罢了,偏偏只对你一个人有说有笑,都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贝逸杰怎能咽得下这口恶气!

  宋保军没把他的目光当一回事,说:“林同学,你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哪一部分兴趣更多一些?”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519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