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299章 把男人拦住

第299章 把男人拦住

  老头子生性简朴,能不花钱的地方就尽量不花,夜间加班时便把军大衣披在身上御寒,这么多年也舍不得换掉。

  多年的浆洗,军大衣褪色严重,显得极其陈旧,肩膀和肘部还有好几处补丁。

  然后又去地下室仓库找到一双破旧老化的解放鞋。

  那也是老头子的存货。两千年时妹妹刚降临人世,家里开支不足,宋世贤为公司画图之余,还得打打零工补贴家用。

  白天在装修工地敲墙凿洞,便换上解放鞋和工作服;晚上再回家加班画图,赚取微薄的工资以养活两个孩子。

  后来生活没那么艰难了,不再需要额外打工,解放鞋就一直扔在地下室,积满灰尘,十四年后终于被宋保军端出来重见天日。

  换上鞋子的同时,宋保军还把一双袜子各自戳了一个洞,以方便在脱鞋的时候能让脚趾从破洞中钻出来。

  地下室仓库还有一辆二八杠永久牌自行车,岁数比宋保军还大,除了锈迹斑斑之外,倒也没多大毛病。只是链条和齿轮的润滑油早就没了,一推起来就发出“哗啦哐啷——哗啦哐啷——”的巨响。

  头上戴一顶散发霉味的古董雷锋帽,把两只裤脚挽得一边高一边低,身上背个铝合金制军用水壶,活脱脱一名八十年代老电影里的庄稼汉,又像是第一次进城的打工仔,宋保军就这样蹬着二八杠大单车出门了。

  大清早还挺冷的,算了算距离,从家里骑车去半月花园起码一个多小时,宋保军心想不能为了装逼就累死自己,只好在巷口招手叫出租车。

  他甚至还在对面发现了头顶红黄蓝三色、身上绿不拉几、项链首饰叮当作响、鼻孔朝天不拿正眼看人的杀马特?葬爱?非主流?狂拽霸家族。

  狂少、拽哥、霸姐朝这边看了看,显然没认出这位傻货就是连续坑了自己两次的时尚圈牛人,径自从他身边走过。

  好几辆出租车没停下来,直到第六辆车的司机在宋保军面前摇下车窗,犹豫着问道:“你要坐车?”

  “没错。”宋保军把二八杠单车塞进后备箱,钻进副驾驶室,说:“去半月花园。”

  “半月花园?你没搞错?”司机满是狐疑的上上下下打量他的装扮,言外之意特别清楚:半月花园是全市最高级的小区之一,你这样子的,去了能干嘛?偷东西还是抢劫?

  宋保军毫不在乎,说:“领导家里楼顶渗水,让我去补一补,怎么?不行?看不起农民兄弟?”

  “哦!”司机接受了宋保军的说法。

  快到半月花园的路口,宋保军让司机停下,给了车费,便蹬起自行车前进。

  在茶州市初冬的寒风里,半月花园宁静优美的街道上,自行车发出咔嗤哐啷的声音,分外悦耳。宋保军骑在车上,得意洋洋的神色好比开着一辆劳斯莱斯。

  在门口被拦住了。

  一个表情严肃的保安没等他骑着车子摇摇晃晃的靠近,大声喊道:“同志,请拐弯绕行!”

  宋保军连忙停下车子,双手把住车头,以左足撑住地面,但是人矮腿短,姿势歪歪斜斜,在较为高大的二八杠单车上显得有些滑稽。

  “呃,我进去找个人。”

  保安立正站好,道:“请出示你的证件。”

  “我没通行证,在这里等等看有没有人出来接我,成不?”宋保军的足尖点地姿势实在太让胯部难受,索性翻身下车。

  保安微微点头,不去理他。

  宋保军点起一根河水牌香烟,看了看手腕上霸姐送的石英表。

  保安扫了他一眼,命令道:“你把车推到路边去,这里是大门口,别挡了人家的路。”

  “是是。”

  保安又道:“烟头不要乱扔。”

  “呵呵,抱歉抱歉。”宋保军讪讪的笑着,灭掉烟头,找个垃圾箱扔掉。

  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半月花园本来人烟稀少,有谁出入均是一目了然。

  那保安见他傻乎乎的站在路边,怀疑的神色越来越浓重,隔一会儿就去看他是不是还在原地。

  十分钟转眼而逝。

  宋保军脸色阴沉,道:“算了,一百来块的出租车费就当来兜个风。”推起自行车,左足在踏脚板上一蹬,右腿一偏,跨上车子转头就走。

  从早上柳细月打完电话到现在,柳重山在家门口足足站了两个小时,堂堂一省之长,如果不是为了宝贝儿子,当真难以想象。

  可怜天下父母心,柳重山觉得假使儿子能康复如初,就算让他放弃高位也不会皱一皱眉头。

  何淑兰很不高兴,一直认为柳重山这么做“有失体统”,并且吩咐女儿赶紧给宋保军再打个电话,命令那臭小子立即滚过来。

  幸好柳重山阻止了何淑兰冒失的行径。

  何淑兰不是正经的家庭主妇,在宝元集团也有一个相当重要的职务。今天特意陪同叔叔和婶子请了一天假。见柳重山真的信了那臭小子的胡言乱语,心头格外焦躁,开始一个人嘀嘀咕咕——怨不得柳细月也继承了母亲这种急性子。

  等了两个小时不见人影,何淑兰摔破了一个珍贵的茶壶。

  “细细,你同学到底还来不来?照我说,就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才多大岁数,就有本事治疗连全国名医都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我偏不信了!”

  若非碍着叔叔在场,何淑兰恐怕会让警卫把女儿同学抓过来当面教训。

  秦蓉在旁边唉声叹气不已。

  柳重山则紧抿嘴唇不愿吭声。

  良久,柳细月小心翼翼的说:“叔,宋保军该不会是让保安拦在大门外了吧?他又没有通行证。”

  柳重山一跃而起:“快,叫人把车子开过来!”

  除了今年夏季湘省一场突如其来的洪灾,秦蓉还没见过丈夫这般焦急的模样。

  不是说柳重山摆谱,半月花园小区面积宽阔,从大门到柳家步行需要十来分钟,再晚就赶不及了。

  车子很快来到大门,柳重山伸着头往外四处张望,没看到意想中的人影,不禁叹了一口气,也怪自己想儿子康复想疯了,干嘛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不靠谱的小青年身上?

  柳细月突然远处一个骑自行车晃晃悠悠的身影叫道:“宋保军!宋保军!”

  柳重山一边吩咐司机把车子开过去,一边向门口保安叫道:“把那人拦住!”

  保安是认识柳家的,一听吩咐不假思索,拿出刘翔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去。他早就怀疑那小子了,既然省长大人下令,那还得了!起码是个杀人犯!

  宋保军的单车骑得慢,保安将近追及,还有两米距离,索性猛扑了过去,双手抱住宋保军,连同自行车一起压在身下。

  他扑击得急,宋保军又穿得薄,狠狠摔在地上,擦破了军大衣的袖口,骨头与坚硬的水泥路面撞得疼痛无比。

  “抢劫?”宋保军乍逢袭击,脑子里第一个冒出不好的念头,反手一拳砸中保安的太阳穴。

  保安毕竟受过训练,不像学校里的书呆子被一砸就昏。脑袋虽然不太好受,仍是硬生生忍住,拔出电棍捅向宋保军的腹部。

  啪的一下火花爆开,五万伏电流瞬间涌入宋保军体内。

  这时省长大人的座驾才堪堪绕到两人的前方,柳重山和柳细月心急火燎钻出汽车。

  保安将软倒的宋保军双手一擒一拿,一脸丑表功似的叫道:“报告首长!嫌犯已被制服!请指示!”

  柳重山简直惊呆了,道:“我只是让你把他拦住!你这电棍威力到底有多大?”

  “能、能把一头六百斤的公牛电昏。”保安兀自分不清首长的语气好坏。

  “你、你!”柳重山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忙说:“快叫医生!千万不能出了差池!”

  看似被电昏的宋保军突然矮身反手,让关节反方向脱出保安的控制,立即就是一道闪电般的鞭腿劈向保安,重重抽打他的脖子。

  保安好比被斧头劈开的木桩,一声不吭摔倒在地。

  所有人都愣住了。

  宋保军对满脸焦急的柳重山看也不看,检查一下军大衣,发现袖子破了个口,不由惊叫:“天!我爸的战袍!”

  “宋保军同学,你没事吧?”柳重山站在边上问道。

  宋保军擦掉被电出来的口水鼻涕,更不搭理,扶起自行车蹬着就走。

  “宋保军!站住!你这什么态度?我叔叔问你话呢!”柳细月怒喝。

  宋保军停住车子头也不回:“我在门口足足等了十分钟,既然你们没诚意就算了。”

  柳细月怒道:“喂,我也等了你两个多小时的。”

  “拜拜,我还得去搬砖,下周再见。”宋保军挥挥手。

  “我让你站住!”柳细月极不淑女的飞了一脚过去。

  宋保军只怕她的脚踝卡进轮子里,连忙停住,说:“又怎么了?”

  柳细月的眼中多了几分委屈,气鼓鼓的说:“喂!你到底讲不讲道理?”

  “我怎么不讲道理了?我明明交代过的,让你们在这里等我,结果不见人影,故意耍我不成?”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5411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