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02章 一张奖状

第302章 一张奖状

  宋保军依言交代,说:“我平时在学校住宿,周末回家。”

  “那你以后每天抽一两个小时出来,下午课后就和细细回来陪陪青林,可以么?”柳重山说着,补充道:“细细开车接送你来回,晚饭也在这里吃,方便吗?”

  话头听似商量的口吻,却包含着上位者一贯毋庸置疑的态度。

  柳细月忙说:“叔,你放心,有我在他哪也去不了。”

  宋保军还能怎么办?只好点头答应。他不是小气的人,昨天的气刚才已经出过了,虽然有点微不足道。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怎么说柳青林也是自己应该救的,用不着他们提条件。

  柳重山继续说道:“不管最终有没有治好青林,你都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想过最好的结果,但也会平静面对现实。”

  看得出他还是不抱太大的希望。

  宋保军说:“柳叔叔,不管怎么样,我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

  几个人正说着话,厨师和仆人把菜肴送上来了。

  值得夸赞的是,这位大师傅十分善于揣摩客人的心意,上的几道大菜全是宋保军喜欢的肉乎乎的式样。

  柳细月生怕宋保军吃得不够饱,特意交代厨师加大份量。

  分别有油爆猪肚、蒜蓉蒸龙虾、红烧刺参扣鱼肚、糖醋煎黑鲔鱼、虱目鱼丸汤、如意鸡卷、清蒸狮子头、红焖猪蹄、香辣牛排、小鸡炖蘑菇。

  柳重山向来简朴,奉行四菜一汤的标准,觉得有些奢侈了,不过宋保军是客人,不便说什么。而且秦蓉也认为必须好好招待儿子“未来的救命恩人”。

  他很快调整自己的心态,作为一名好客的主人,连夹了几筷子鱼肚和猪蹄到宋保军的碗里,笑道:“小军,吃,别客气。”如果这时有湘湖省的官员在边上,恐怕会把下巴吓得掉在地上。

  柳重山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别人要求同样一丝不苟,体现在身份层面,就是威严。

  而这么一位威严的大领导,却在热情的给侄女的男同学夹菜招呼,怎不令人惊诧?

  最匪夷所思的是,宋保军居然受之不疑,在柳重山殷切的目光中坦然夹起几块肥肉送入口中,嚼了几下吞下肚子,赞道:“还不错。”

  吃了半盘牛肉,宋保军又向柳细月吩咐道:“去,给我盛一大碗米饭过来。”

  “好的。”柳细月知道宋保军吃软不吃硬,表现得很是乖巧。

  柳重山以为今早的盛宴是要浪费了,也陪在旁边吃了一小碗鱼汤。

  堆满一盆的米饭送到面前,宋保军毫不在意别人的眼色,开始往嘴里扒饭。

  消耗的幽能需要巨量的食物进行补充,就像肚饿了得吃饭,口渴了要喝水一样。但幽能要求更多的食物,往往是普通人的四五倍以上。

  换句话说,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平时吃五两米饭就够了,他吃两三斤才算饱。

  柳重山几个人眼睁睁看着他的米饭一点一点减少,面前几个菜盘也空了下去。

  半个小时过去,十道大菜被宋保军全部吃光,还意犹未尽的端起盘子舔干净上面残留的汁水。

  柳重山震惊之余又觉不可思议,道:“没饱的话我让大师傅再准备一桌酒席。”

  宋保军揉揉肚皮说:“不用了,柳叔叔真是客气,我历来讲究健康饮食、合理分配营养,平时吃个八成饱就差不多了。”

  “只、只吃了八、八成饱?”柳重山失声叫道,一副“你小子开什么星际玩笑”的神色。

  仆人上前收拾碗筷,宋保军和大家一起去客厅喝茶闲聊,让柳青林也出来玩。

  柳重山请宋保军在客厅南面沙发的首位落座,自己在左首相陪。这很有讲究,说明柳重山真正把宋保军当做贵客看待。

  “小军,我听说你安于清贫,在学校里过得很是简朴,对年轻人来说殊为难得。”柳重山一边说一边让仆人拿来一包待客用的黄象楼1975香烟。他自己不吸烟,不过既然客人喜欢抽,也就不讲究了。

  “柳叔叔客气了,都是家里穷的。”宋保军向来谦逊,笑道:“谁不向往更好的生活?谁不喜欢穿得体体面面的,吃饱喝足,住得宽敞舒适,接受高层次的教育?有时间有精力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那是自然。”柳重山心想你一句话牵涉到衣食住行以及文教的方方面面,这就是拷问执政者的执政能力,一时并不做声,转了个话题道:“小军啊,听说你不仅是中文系的学生,还是音乐学院的客席学生,连音乐家涂芬和国学大师毛竹峰也对你青眼有加。我家细细呆懒蠢笨,你可得多帮帮她。”

  宋保军随口应道:“细细这么蠢,确实应该好好管教管教。”

  柳细月狠狠瞪了他一眼,上前抱着柳重山的胳膊来回摇晃撒娇:“叔啊,瞧你说的,我哪里笨了。”

  柳重山哈哈大笑,说:“小军说你蠢,我可没说过,有问题找他去。”

  “哼,这么大年纪了还好意思耍赖。”柳细月娇哼一声。

  柳青林就在中间的地毯上摆弄刚搬过来的一套积木,堆成一个歪歪斜斜的宫殿形状。他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扯着宋保军的衣袖叫道:“姐夫姐夫,你来看看我砌的房子好不好看。”

  如果在普通家庭,这还真是一副其乐融融家庭和睦的画面,问题是柳青林已经二十岁了,长得比宋保军还高大,未免令人啼笑皆非。

  柳重山秦蓉脸上均流露出悲哀且期待的神色。似乎有点矛盾,悲哀是哀怜自家孩子的命运遭遇,期待是见到柳青林对宋保军的态度。

  这时大家都不由自主忽略了柳青林对宋保军“姐夫”的称呼。

  宋保军随着柳青林玩了一会儿,柳重山的随行秘书打来电话,一辆小车也候在门外,仆人收拾好两个箱子的行李,等着他去机场。

  柳重山遗憾的与大家告别,恋恋不舍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宋保军不便久留,也趁机告辞。

  这一次是柳家的司机送他回去的,开着一辆奔驰送到巷口,帮忙把后备箱的自行车放下来。

  父子俩在家门口不期而遇,老头子手里提着一只活鸡、一尾鲤鱼,满脸喜滋滋的。

  “阿军,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出去不照顾一下形象,以后怎么交女朋友?今天不约你那个长腿女同学去玩,居然回来这么早?”老头子马上皱起眉头,换了一副脸色,一口气抛出好几个问题。

  宋保军帮忙接过活鸡和鲤鱼,笑道:“刚去柳细月家里帮忙干活呢。”

  “哦,还不错,这么快就知道拍未来岳父岳母的马屁了,以后继续努力。”老头子又想起一事,说:“那个长腿妹的家里你有空也去拍拍。”

  宋保军掏出钥匙打开门口,问道:“爸,又买鸡又买鱼的,是不是遇上什么好事了?”

  “你算猜对了。”老头子笑容满脸,应道:“社保局突然打电话来说有一笔退役老兵的补助让我去领,以后每个月都能拿三千多块的补贴,买些好吃的庆祝庆祝。”

  “那太好了!”宋保军忙说。

  老头子道:“有这三千块的补助,以后家里负担要减轻好多,等若若上了中学,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宋保军换下拖鞋,伸头朝里屋张望,却没看到自家妹子的影子。把鸡和鱼放到厨房,才发现桌上有一张纸条写着:“哥,我和姨妈去逛街了,冰箱里有吃的,你回来自己热一热就能吃。若若。”

  这丫头,出门也惦记着哥哥吃不吃得上饭。

  宋保军心头一暖,从冰箱拿出一盘五花肉炒冬笋和一碗冬瓜排骨汤,放进微波炉加热,又在饭锅里盛出两碗饭,端到客厅和老头子一起吃中饭。

  老头子说:“有点奇怪,我问了几个以前的老战友,他们都说没接到社保局的电话,我猜是不是杜元镛那老小子搞出来的鬼把戏。”

  宋保军忙说:“杜伯伯多大的官,他要玩也应该玩些大的,一个月三千块算什么?要给就给个三五百万才叫事。”

  老头子点点头:“老杜人品是差了一截,倒不至于玩这等花招。”

  “爸,你至少立过三等奖,为国家流过血,拿一点补助也是应该。”

  “是三等功。”老头子纠正他的错误说法,道:“说到奖,你上次提过拿了什么三好学生奖学金的呢?证书到底什么时候拿回家?”

  宋保军没想到父亲对自己随口撒过的谎念念不忘,只好说道:“你当是工厂发福利啊?大学这是要到期末一起发的。”

  暗自琢磨着无论如何也得从音乐学院捞一张奖状回家才行了。

  老头子不无遗憾的道:“那是可惜了,我还打算过几天老战友聚会把你的奖状拿过去炫耀炫耀。”

  宋保军顿时满头大汗,说:“爸,一份奖状而已,拿出去炫耀别人会不会说我们上不了台面?如果我拿你的三等奖出去跟同学夸口呢?”

  老头子叹了口气,道:“确实,我的三等功还真是不值得炫耀。”

  宋保军趁机赔笑道:“爸,我们自己过得好就行了,管别人家说什么呢。”

  “这倒也是。”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559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