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05章

第305章

  大头明伸一把手将他拽起,说:“你们几个瓜娃子搞得花里胡哨的,不伦不类不男不女,今天若不是大姐夫开口,老子非给你们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不可。”

  宋保军道:“断牙安,你挽袖子起来给我看看。”

  断牙安对这外表斯斯文文的教授有些不以为然,但他已是众人公认的大姐夫,不好违逆,依言挽起袖子。

  宋保军手指过去一扣一扯,干净利落把断牙安手上一块外形普通的天梭手表摘下。

  “怎么?”断牙安忙问。

  宋保军将手表递到霸姐面前,说:“摔坏了你的手表,不好意思,再送你一块。”

  时至今日,宋保军再也不是靠讹诈杀马特几百块零花钱过日子的可怜虫了。

  霸姐兀自不敢相信,后退一步,问道:“这、这手表能值多少钱?”

  断牙安这才明白大姐夫的意思,顿时郁闷不已,大声道:“两千七,我去年在专柜买的,亏不了你。”

  霸姐本来要伸出去的手急忙缩回,赔笑道:“我的才九十八块,淘贝网买的,你这太贵了,我不敢拿。”

  “拿着吧,以后别玩什么杀马特了,找点正经事做做。”宋保军将手表硬塞进霸姐手里,转身就走,背影充满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云彩的潇洒。

  杀马特三人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应该怎么作答。

  座山雕拉开车门,宋保军正要上车,突然想起一事,拿起纸笔刷刷刷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递过去,道:“听说你们很喜欢市内的乐队黑蛇光子,如果有兴趣可以联系我,安排你们见见面,聊聊你们喜欢的重金属哥特摇滚。”

  “啊?真的?”杀马特三人激动得不敢相信,颤声道:“真的可以和黑蛇光子见面?”

  宋保军不再理会,伸手带上车门。

  其他弟兄都坐在吉普牧马人车里。座山雕独自驾驶宣德丙辰载着大姐夫,熟练的打转方向盘,瞥了一眼后视镜,问道:“怎么又突然大发善心?我道大姐夫只想捉弄捉弄他们。”

  “这几个家伙穿着奇装异服,言行举止怪异,其实只是想得到他人的关注,心思用错了地方而已。”宋保军没好意思提起自己伪装顶尖时尚设计师蒙骗的糗事,感觉上不了台面。

  座山雕微微一笑,说:“那还不如给他们安排一份工作。”

  “点到为止就行了,毕竟萍水相逢。”

  宋保军说有要事相商,请大姐和几位公司重要成员参加,云青霓就在海上仙山的第二十七楼订了一间总统套房。

  海上仙山夜总会吃喝玩乐一条龙,客房服务比酒店亦不逊色。

  就拿他们的总统套房来说,装饰豪华无比,典雅的欧式宫廷风格,恨不能每一处地方全都刷上金漆,如此方能显摆有钱人的品味——其实就是暴发户的气质。

  总统套房内分别有起居室、客厅、酒吧、洗澡间、健身房和一间小型会议室,这是云青霓选择在这里开会的原因,一则安全,二则舒适。

  宋保军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到大姐了,跟在座山雕身后走进套房,便看到一个曼妙的背影。

  云青霓穿一套剪裁得体的青色套裙,看不出什么牌子,想来也不便宜。随身的坤包扔在沙发里,风衣和帽子挂在衣架上,显得很是随意。

  “教授,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吗?”云青霓很正式的向宋保军伸手。在众多热心过度的兄弟跟前,她感觉很是拘束。

  宋保军没有去握大姐的玉手,而是更往前一步顺势揽住她的腰肢,直至两人身体紧贴,说:“一件事不大不小,我希望能听听你们的意见和建议。”

  搂腰的动作十分突兀,可是宋保军脸色平静,既装逼又淡泊,偏偏叫人觉得自然之极,好像搂着的是朝朝暮暮多年的老夫老妻。

  自田默山以下,人人满脸坏笑之色,暗赞大姐夫本事了得。

  云青霓脸蛋刷的就红了,半晌没反应过来。

  宋保军面不改色,道:“你我又不是外人,客套什么,都来一起坐吧。呃,断牙安,你去检查一下房间的安全。大头明,你看看阳台还有对面的建筑。雕哥,麻烦你去走廊看看动静。”已是不动声色把自己放在发号施令的位置上了。

  断牙安本想反对,凭什么你就能命令咱兄弟几个了?可是发现座山雕大头明老老实实遵从大姐夫的指示去做事,只得起身检查房间的环境。

  云青霓特意交代过客房部不要让服务员进来,便轻笑一声,借机挣脱宋保军的怀抱,说:“我去给大家倒咖啡。”

  除了他们几个人外,在套房里的还有花熊、李斯特等人,皆是大姐的心腹手足。

  会议室约莫四十平米面积,设施完善,装有投影仪、超大屏幕液晶电视、麦克风、音响、摄像机,专为有需要的客人提供会议服务。

  中间一个长圆桌,摆放成套的红木椅子,沿墙四周十余张茶几和椅子,足够容纳三十人在里面开会。

  云青霓对宋保军极为信任,根据他的四条建议进行整改后,白桦树公司的光景明显改善,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展起来。

  首要第一条是确立权威。当年父亲撒手而去,留下一个烂摊子,底层的兄弟们拥戴大姐,可是其他六名元老不见得服气。

  六名元老当初与老云一同打天下,自持有功在身,又顶着长辈的名分,占有一大部分股份,成天事也不做,只知道对云青霓指手画脚、指指点点。甚至将公司当做私产,今天支取一笔钱去吃喝,明天又领走几万块去买东西。

  长此以往,公司的财务相当混乱,到处都是坏账呆账,而真正干实事的弟兄们反而拿不到工资。

  云青霓痛下决心,在一次会议中提出回收股权。此举立即遭到其他元老的反对,只有花熊支持。

  回收股权没能进行下去,这次会议唯一达到的效果是其他元老的行为相对收敛了许多,但也给云青霓增添不少信心。

  第二个要务是栽培党羽,排除异己。

  云青霓给田默山、座山雕等几位得力的亲信安排了实权职务,对公司账务进行清查整理,开除劝退一些故意破坏规则、消极怠工、为非作歹的员工。这仍然遭到其他元老的反弹,执行力度很小。

  不过也有正面意义,就是给其他人员予以警示,公司风气比原来相对好上不少。

  剩下的举措云青霓没能完整的推行下去,除花熊之外的五名元老处处掣肘,什么都要反对,牵涉到的利益实在太多。

  所以云青霓这才盼着宋教授能给出更好的点子。

  众人检查完毕,返回会议室落座。

  断牙安端起咖啡杯一脸陶醉之色,笑道:“大姐泡的咖啡,我连喝十杯都喝不够,大头明,你那杯也给我喝了吧?”

  大头明还没来得及答话,宋保军说:“断牙安,今天的安全检查由你全权负责,去走廊站着吧,不用呆在这里了。”

  “什么?开玩笑吗?”断牙安嘴里的咖啡差点没喷出来,怒道:“我参加管理公司的能力大家都知道有多出众!简直就像企业家一样!你凭什么叫我出去站岗?”

  宋保军慢悠悠的道:“大姐说了,你的门牙缺了一颗,说话不是很雅观,坐在这里影响各位的心情。”

  “你、你他妈找死!”断牙安最恨被人提及门牙的缺陷,怒吼一声就要扑上去。

  花熊冷冷的拦住他,说:“照大姐夫的吩咐去做!”

  断牙安颇为畏惧花熊,重重哼了一声,起身出门。

  宋保军坐进会议室的主位,环顾四周,问道:“我来主持会议,大家有异议吗?”

  众人看着云青霓,后者轻轻点头。

  宋保军道:“谁来向我汇报一下白桦树公司最近三个月的业绩?”

  云青霓道:“还是我来说吧,这三个月以来,我们勉强止住了亏损的趋势,大概是……”

  “不要用‘勉强’、‘大概’、‘或许’、‘可能’等等模糊的表述。”宋保军敲敲桌面打断她的话,一脸严肃认真:“该多少就是多少。”

  众人没想到宋保军连大姐的面子都不给,连忙收起嘻嘻哈哈的心思。

  云青霓只得打开坤包拿出巴掌大小的纸质笔记本翻了翻,说道:“亏损率由之前的百分之四降到现在的百分之二,效果非常明显,也大大提升了公司员工的士气。”

  宋保军揉捏着下巴,说:“都三个月过去了还处于亏损状态?”

  大头明笑道:“大姐夫你不知道,白桦树人员复杂,目前能做到这个地步,大姐的能力已经很了不起了。”

  大家平时私下叫着大姐与大姐夫什么的,从来没在公开场合讲过,大头明突然当着大姐的面叫出来,众人为之一愣,跟着便心照不宣的笑了。

  宋保军立即转过头去,直直的盯着他,目光严厉,直到大头明慢慢支撑不住垂下脑袋,才说道:“开会时我没点到名字的不准说话,想发言的先举手。谁有异议吗?”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566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