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14章 努力,努力

第314章 努力,努力

  昨天下午由宋保军过问之后,经冯佳霖亲自办理手续,一个小小的工程队临时工人调入安监部工作,这让老板丁勇强惊讶之余,心头亦是十分震动。

  安监部是什么样的机构?监理工程建设生产安全,权力之大,只要一个不合适,就能叫你立即停工整顿,罚上几十万不算什么。

  一旦在安监部上班,要给你穿小鞋不是什么难事。

  丁勇强哪敢阻拦,还知道自己从前得罪王梅得狠了,不禁十分后悔,立即给王梅结了工资,另外多给一万块,说是王梅这些年辛勤工作的奖金,把她恭恭敬敬的送到项目部报到。

  而那些从前的工友,态度自是发现翻天覆地的变化,硬是要凑钱请她去聚餐。

  总算王梅心切儿子,请了假赶到学校来看望,不料又遇到那个提拔自己的贵人。

  郭俊、谭庆凯等人也都惊疑不定,这家伙什么时候变成“宋委员”了,看那样子,似乎与王梅还是素识。

  “地点不改了,就去湘湘馆吧。”

  宋保军当先走在前面,郭俊和王梅跟在后面,悄悄问道:“妈,你怎么认识宋保军的?”

  “刚才我说了呀,他就是那个贵人。”

  “你怎么不早说!”郭俊的音量大了一些,宋保军回头扫了他一眼。

  郭俊急忙冒着冷汗垂下脑袋不敢做声。

  一起来到湘湘馆,订了一间包厢,请王梅上座,宋保军点了七八道好菜,在等待的当口,目光冷冷的看向郭俊,笑吟吟的问:“俊哥儿,能谈谈你平时是怎么孝顺令堂的吗?”

  “我、我、我……”郭俊急得说不出话来,抓耳挠腮,一脸焦急惶恐,又向母亲投去求救的眼神。

  王梅忙说:“宋委员,小俊平时在家对我可好了,从来不给家里添麻烦,呃……”

  “不添什么麻烦?”宋保军饶有兴趣的问。

  王梅再迟钝也知道儿子远不是他说的在学校门门功课优秀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勉强应道:“那个,我们周末做菜也不要他帮手,就是吃饭时把饭菜端到房间里给小俊。”

  众人哄笑声中,郭俊差点没把头伸进桌下。

  宋保军淡淡笑道:“俊哥儿,就连吃饭还让父母侍候你?都不愿和家里人同桌吃食了?说吧,还有什么劣迹,不要阿姨说,你自己老老实实交代。”

  郭俊哪说得出口,坐在椅子上左右扭动身体,直如热锅上的蚂蚁,焦灼难耐,忐忑不安。

  “不说也行,我们也猜出来了,你在家里不就是个小皇帝么,天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知道要钱,对父母还不是很满意,嫌父母工作不好,甚至阿姨难得来学校一趟,你还觉得丢了你的颜面。”

  谭庆凯唯恐天下不乱,插嘴道:“俊哥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哪能对阿姨喝来吆去的呢。”

  郭俊深深垂下头颅,如同被审判的戴罪之身。

  宋保军道:“说实话吧,我在茶州新港项目部有个职务,正是我把阿姨调到安监部去的,以后月薪一万,工作也不太辛苦,算起来称得上白领,只要好好做事,将来也不会比别的家庭差了。”

  郭俊又惊又喜又是不安,忙说:“谢谢军哥。”

  众人均想宋保军神出鬼没,能和茶州新港搭上关系也不出意外。

  “我想,王阿姨原来是在工地打零工的,搬砖、挖土、挑泥什么都干,攒下钱来供你读书供你花销,自己舍不得吃穿,生活的艰辛有目共睹。我也希望,能帮一把就尽量帮帮,让王阿姨过得更好一些。”宋保军突然一拍桌子,吓了所有人一跳:“可是你小子对父母什么一副态度?”

  郭俊脸色刷的就白了:“我、我我我……”

  “跪下!”宋保军喝道。

  谭庆凯立即提起板凳,一副“张龙赵虎王朝马汉随侍包大人左右”的派头,那板凳就好像是狗头铡。

  郭俊早就被宋保军吓破了胆子,闻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宋保军说:“不是跪我,是跪阿姨,好好向令堂承认你的错误。”

  郭俊抬眼偷瞄宋保军神色,见他一脸的正直无私,浑身上下散发天下为公的光辉,连忙移动身子跪向母亲的方向。

  王梅同样被他们的举止搞得不知所措,忙说:“不要这样,哎,到底怎么回事,小俊,你快起来。”

  宋保军道:“俊哥儿,阿姨把你养大不容易,天天累死累活,在工地被工头欺负得像狗一样,赚到了钱供你读书,你反而没半句好话,以为这是理所当然,天下哪有如此道理?”

  王梅上前一步将郭俊扶起,说:“宋委员,没事没事,我也是为了小俊好,他只要能读好书,我做什么都愿意。”

  郭俊也说:“军哥,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以后一定会好好改正的。”

  正好服务员送来两盘菜,宋保军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道:“先吃饭吧,以后再说。”

  菜肴分别有清炖牛筋、红烧猪排、沙河鱼头、宫保鸡丁、泡椒牛肝菌、蒜香茄子、萝卜炖牛腩等等,宋保军夹了几块牛肉给王梅,说:“阿姨,俊哥儿是我的同学,他平时的生活我们都清楚,以后每个月你给他五百元就够了。”

  “这个……”

  “跟我们一起吃饭,饿不死他。”宋保军又道:“小俊,我以后每个月都去港口视察工作,将会经常和阿姨接触,如果她说了你什么,到时候别怪我不讲情面。”

  “是是是,五百块就够了。”郭俊连声答应不迭。

  “还有,平时的学习考试我们也会监督,若是旷课、早退、考试作弊、挂科,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令堂操劳了半辈子,你还要她这么难过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军哥说的没错,我一定努力,努力,奋斗,再加油。”

  “令堂的工作方面,我也会让人多多关照。”

  酒足饭饱后,郭俊主动提出陪母亲逛逛校园看看风景,宋保军等人则返回宿舍,花美男屈景森早已等候多时。

  别班的男生对于来往601宿舍的美女们已经见怪不怪,但身为茶州大学十大帅哥之一的屈景森还是吸引了好几位具有特殊爱好的男生在门外探头探脑。

  “想和花美男合影留念还是要他的电话号码?”宋保军抓住一个正在看着花美男流口水的猥琐男生,说:“合影五十,电话号码一百,看在你是同一栋宿舍楼的份上,给你打个八折如何?”

  “我、我就想过来借个暖水壶,不、不好意思。”那男生连忙挣脱宋保军的纠缠,一道烟走了。

  “花美男,我们宿舍快被你搞成基佬圈了。”宋保军推开门说道。

  屈景森红着脸深吸一口气,命令自己严肃起来,说:“军哥,你上次让我接近黄诗棉,呃,已经搞到了李建飞的资料。”

  谭庆凯一听到这话就乐了,大大咧咧的上去一把揽住花美男肩头,道:“好家伙!这么快,是不是跟那黄诗棉什么有一腿了吧?哈哈,还真是让人羡慕!”

  屈景森不习惯与男人过度亲密,轻轻摆脱他的胳膊,说:“那不会,我只是稍微露露口风,黄诗棉就自己一五一十的全说了。”

  “你还敢说自己不是情圣!”谭庆凯嚷道:“快给我介绍几个漂亮的马子!”

  屈景森苦笑道:“你有仙仙妹子已经够了。”

  “那不行。”

  “滚!去把门关好!”宋保军一脚过去将谭庆凯踢歪。

  尽管所谓“李建飞的秘密”不是什么大事,还是得排除其他一些心怀鬼胎的同学才行。

  其实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宋保军对李建飞的赌球团伙已经不太在乎了。

  屈景森接过宋保军递来的一支香烟,说:“李建飞是王燕文的头号马仔兼狗头军师,掌握了王燕文组织赌球团伙的许多第一手资料,其中又牵涉到篮球协会的好些个成员,相当复杂。”

  宋保军点起香烟说:“有老师参与吗?”

  “目前所知的就只有翁家昆一个。”屈景森说着拿出一张纸,上面记录了几个名字、日期和数据,说:“这是上次篮球联赛的一些内幕交易,翁家昆收受王燕文的孝敬,与篮球协会的成员联手操纵比赛结果,合伙非法牟利。”

  宋保军看了看,将近十场比赛,每场比赛翁家昆都能拿五千元,按照庄家给出百分之五的好处费为例,那么王燕文每场比赛都有十万元的流水。

  屈景森解释道:“虽然每场比赛有十万元左右的赌注,但王燕文并非稳赚不赔,有的场次难以做到完全控制,而且也怕做得太明显引起别人注意,故意输掉一部分。算起来他每场能赚个七八万块,再加上分给属下的提成,十场比赛下来就有五十万。如果一整个赛季,远远不止。”

  谭庆凯倒抽一口凉气,骂道:“这狗东西,一场比赛赚的钱比我一年伙食费还多。”

  龙涯问道:“军哥,我们真要收拾他吗?”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609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