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15章 你定下重点

第315章 你定下重点

  “证据还不是很充足,不过也差不多了。”宋保军抖抖手里的纸张,道:“这里颇有一些因为赌球负债累累的学生,可以组织起来。”

  谭庆凯探头看到纸张上的名字,说:“哎,这个潘广宏我认识,计算机系的,上个学期天天在食堂吃剩饭,我还以为他当真贫困,没想到竟然卷入赌球里面。”

  只见纸上潘广宏的名字写着“¥-20000”,意思是欠了王燕文两万块。

  龙涯也同样看到了熟人:“哟,蒋克迅,我还道他是什么好学生呢,上个月四处借钱,原来就是为了赌球,连女朋友也分手了,还卖了电脑手机,看来这赌球害人不浅。”

  然后众人在名单内看到了熟悉的名字:李军,收入五百元。

  李军是中文系二年级二班的学生,在篮球队里屡次和宋保军唱反调,也不配合教练的工作,在比赛中宋保军就没安排他上场,连大名单也没进。

  从那时起,李军就一直对宋保军耿耿于怀,多次在公开场合中表态篮球队被宋保军害得很惨。

  这个五百元,很可能是他向王燕文通风报信球队内幕消息获得的报酬。

  “狗崽子!这个李军!”龙涯从前一直就是中文系说话算数的班霸,根本没把别人放在眼里,冷笑道:“我现在就让他过来,老子搞不死他。”

  谭庆凯这狗腿子也跟着摩拳擦掌,说:“我的大雕早已饥渴难耐。”

  “你不是玩魔鬼野兽世界的?怎么也学会了狗熊联盟的台词?”

  “我偶尔玩玩,不要纠结这个。”

  宋保军道:“关于李军,容后再说吧,反正他跑不了的。龙涯,阿凯,你们帮忙联系这什么潘广宏和蒋克迅,探探他们的底细,如果勇于站出来揭露王燕文的赌球内幕就更好了。”

  “小意思。”谭庆凯胸有成竹的说:“潘广宏还欠我两百块呢,让他做什么不行?”

  龙涯嗤笑道:“你真当你的两百块大过天了?”

  “那、那总归是人情。”

  “至于翁家昆,可以让顾老师帮帮手,他的老仇人了,总不至于让机会白白溜走。”

  屈景森说:“其实证据嘛,我认为不用费那么大工夫到处找人,黄诗棉说王燕文自己有一本账簿,这几年来的大大小小赌债收入通通记着,只要拿在手里,他一个地方也别想跑。”

  “账簿?”宋保军等人纷纷对看一眼。

  “黄诗棉只是听李建飞提过,谁也不知道王燕文藏在什么地方。现在网络发达,说不定藏在云端,藏在邮箱都有可能,那样更不好找。”

  宋保军点头称是:“确实很难,但是如果找到,那就轻松了。”

  谭庆凯突然说道:“军哥,我认识一个计算机系的天才,让他帮忙攻破王燕文的电脑或许可行。”

  “你天天不是睡觉就是打游戏,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的人物?”

  “上学期他吃饭忘记打钱,我替他结了账的,这个人情如此之重,让他帮帮忙不为过吧?”

  龙涯以手扶额,道:“谭庆凯,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起来?一顿饭钱而已,或许人家早就忘了。”

  “我试试总可以吧!?”谭庆凯说干就干,掏出手机翻了半天通讯录,找到一个号码拨过去问道:“喂,小朋吗?我中文系谭庆凯啊?怎么?不记得了?我上学期请你吃饭……喂?怎么挂了?喂!下次再见你死定了!”

  龙涯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屈景森也忍俊不禁,微笑道:“阿凯,你好像把人情来往看的太简单了。”

  谭庆凯挠挠头也不在乎大家的取笑,说:“军哥,你定下重点,到底是找人还是找账簿?”

  “找账簿吧,那样简单一些。你们不用担心,我来搞搞就行了。”

  于是寻找所谓的计算机天才又被提上日程,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花美男身上。

  屈景森只觉莫名其妙:“看我干嘛?我可不认识什么计算机系的学生。”

  “咳咳!我是说,你像对付黄诗棉那样,再去勾引几个计算机系的学生?”

  屈景森道:“利用黄诗棉来搞情报,已经有违我的做人原则,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更何况计算机系就没几个女的。”

  “男的就正好了,更能体现你花美男的名声。”谭庆凯与龙涯对视一眼,嘿嘿怪笑起来。

  “行了,别开玩笑。”宋保军看出了屈景森的尴尬,出言解围道:“坚持原则是好事,也许女孩子正是认为花美男是个有原则的人才喜欢他呢,你们得好好学学。”

  其实宋保军也没太多主意,昨天在虚数空间唤醒浪漫人格的事消耗了太多幽能,今天总有精神不振的感觉。

  几个人正在出谋划策商量奸计,门口响起夺夺夺的敲门声。

  谭庆凯急忙将一根棒球棍反手藏在背后,小心翼翼打开门口,一副地下党接头的姿势。龙涯在后面哂笑道:“紧张什么。”

  谭庆凯看到来人,脸色很快缓和下来,笑道:“杨老师,怎么今天有空过来视察我们宿舍?”

  班主任杨开明探头进来,说:“大白天反锁门口,还以为你们在偷偷聚餐呢,也不叫我一声。”

  “我们哪敢背着杨老师偷偷吃喝。”谭庆凯马上搬来一张凳子请杨开明坐下。

  杨开明却不落座,在宿舍里四处看了看,说:“卫生搞得很不错,边边角角也扫得十分干净,衣服收得整整齐齐,比我平常所见的男生宿舍好得多了,应给给你们评优秀宿舍才是。”

  他说的在理,若论天下最脏最乱的场所,男生宿舍绝对能在排行榜上占有一席之地。别的宿舍,穿过半个月没洗的袜子四处乱扔,卫生纸烟头遍地皆是,上个学期吃剩的泡面桶放在窗台早已起了白毛,塑料桶里永远有没洗的衣服,桌子床铺乱七八糟,被子从来不叠……

  哪像601宿舍,地面整洁干净,桌子除了电脑没有多余物件,穿过的衣物已经收起,被子叠得堪比豆腐块,和军营差不了多少。

  谭庆凯看着躲在上铺一直不做声的马国栋嘿嘿发笑。自从宋保军崛起后,宿舍的卫生就落在郭俊和马国栋两人头上,那可甭想偷懒了,但凡有一点怠慢之处,少不得落一顿教训。

  时间一长,这两人居然形成习惯,不等军哥吩咐也会主动打扫宿舍清理卫生,搞得井井有条。

  见班主任啧啧赞叹,马国栋只好谦逊的说:“哪里哪里,我们宿舍都是在军哥的领导下取得微不足道的成就,不值一提。”

  杨开明接了宋保军递过来的香烟,说:“哈哈,大家别紧张,我不是过来检查卫生的,你们做什么与我无关。”

  宋保军擦燃打火机,用手拢住上前为班主任点烟,笑道:“杨老师,我们平时课余生活非常单调,还得靠您多多指导。”

  “唉,宋保军同学总是这么客气。”杨开明嘿嘿笑着,说:“其实我今天是求援来的。”

  “求援?”

  众人对视一眼,谭庆凯当先拍胸脯说道:“杨老师要借多少钱尽管开口,五十还是一百?”

  杨开明颇为无语,暗道我好歹也是讲师兼班主任,月薪过万的高端人士,来向你区区一介学生借小小的一百块钱?若是宣扬出去我干脆在中文系教学楼前上吊自尽算了。

  “呵呵,谭庆凯同学真会开玩笑,老师无论如何都不会管你们借钱的,尽可以放心。如果大家在手机上接到什么短信借款,千万不要相信。”

  杨开明先做了一番义正词严的表态,便不再理会这傻子,说:“小宋,我知道你最近挺忙的,又是组织篮球比赛获胜,又是参加十月晚会,连毛竹峰竹老也对你的书法作品赞不绝口,令我们班大出风头。”

  宋保军压根没听他说些什么,叫道:“果冻,帮个小忙,去楼下小卖部提两箱啤酒回来,我要和杨老师一醉方休。”

  ——果冻是马国栋的绰号。

  马国栋正要翻身而起,杨开明连忙拦住,笑道:“我不喝酒不喝酒,就说几句。”他还记得上次被宋保军灌醉回家吐了一夜的糗事。

  “不喝酒?”宋保军皱眉道:“杨老师远道而来,不辞辛劳视察我们的宿舍,不好生招待招待,成话么?果冻,提四箱啤酒!”

  杨开明只觉这小子满嘴江湖习气,又听说了他殴打董昌河等人的事迹,忙笑道:“我下午有课呢,真的不能喝酒,改天吧!改天我请客怎么样?”

  “既然还有课就算了,杨老师有什么要紧事吗?”

  杨开明说:“是这样的,韩国三球集团在我校投资建设了一座材料实验室,今天下午会举办一些活动,组织上希望你能参加。”

  “材料实验室,那不是理科生的事吗?和我们中文系有什么关系?”

  “那个……”杨开明挠挠头,说:“三球集团还入股了一家演艺公司,到时候也会在学校招聘艺人,呃……领导希望你全程参与。”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623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