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19章 何必当真呢

第319章 何必当真呢

  “刚才表现得不错。”宋保军揉了揉麦轩琳的脑袋。

  林贞贤没听出麦轩琳的表现好在哪里,为了礼貌便笑道:“确实挺好的。”

  她有点猜不出宋保军的意图,那天寒山社聚会明明对自己很冷淡,话也不愿多说几句,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热情。但宋先生能改变态度,她还是觉得十分高兴。

  金仲基先是心头好一阵气恼,接着马上冷静下来,怎么随随便便一个小角色也能来讨好林贞贤?这明显太不合常理了。

  他现看到林贞贤扭头瞅了一眼自己,才跟着宋保军搭话。好像有点意思啊!

  莫非是贞贤小姐故意安排来考验自己的不成?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不然一介莫名其妙的学生就能闯进来大喇喇的陪伴贞贤小姐为她全程讲解,根本不合常理。

  娱乐圈本来就存在各种各样的人物,有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也有混吃等死的小人物,有至情至性的真君子,自然也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有的人在银幕中智勇双全,现实生活中可能过得小心翼翼,有的人在宣传炒作中是个感情专一的情圣,实际上却离了五次婚,传出数不清的绯闻。

  换句话说,他们在公众面前所塑造的形象并非真实的自己。

  金仲基不外如是,从出道之初就由公司安排,成为粉丝眼中深情款款的贵公子,举手投足间似乎无所不能,出演的角色充满魅力,睿智、理性、沉稳、老练。

  实际上金仲基长期被公司隔绝外界,人际关系简单,又受到深层次保护,极少经历风雨,性格远比想象的莽撞,甚至颇为幼稚,把什么事情都看得理所当然。

  既然贞贤小姐设下难题,那就把这个难题一脚踢开!

  想到这里,金仲基死死盯着宋保军,沉声说道:“你也懂乐器?都会些什么?”

  “我什么都略通一二,怎么?”宋保军随口敷衍,好像在应付无关紧要的烦人苍蝇。

  “我问你!你都会些什么!?”金仲基毫不示弱,上前一步拦住宋保军,脸上表情仿佛抓住妻子在外头鬼混的绿帽丈夫。

  宋保军哦了一声,道:“你小子打哪冒出来的?无缘无故问,我就有必要告诉你?那我问你的资产多少,银行密码多少,在外面包养了几个情妇,你肯不肯回答?”

  金仲基浑没注意到对方逻辑上的偷换概念,一下给愣住了,随即恶狠狠的道:“我的小提琴是韩国音乐协会考级十级,也就是最顶级,你呢?”

  他不等宋保军回答,向孟素兰说道:“孟女士,能安排一下吗?我想为大家表演表演。”

  “啊?金先生,您确定?”

  金仲基大声说:“刚才我批评茶州大学音乐学院时,有人质疑我的音乐水准,现在我希望能站出来回应一下。也希望某人能学会闭嘴。”

  孟素兰看了一眼身后的韦明亮和涂芬,后者微微颔。

  涂芬自从收下宋保军这位所谓的天才学生后,彼此的交流很少,涂芬感觉宋保军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挖掘,自然想看到他更出彩的一面。这个不知好歹的韩国明星既然出来挑战,正合吾意。

  本来是以林贞贤为主的音乐会文化交流活动,一下变成金仲基的个人秀。好在林贞贤性格低调,不会多说什么,相反还隐隐有些期待。

  几位领导低声商量了几句,由孟素兰拿着麦克风面对在场众人说道:“各位尊敬的女士先生,各位来宾,各位同学,各位媒体朋友,刚才金仲基先生提出为大家表演一拿手曲目,以助文化活动的雅兴,希望大家欢迎。”

  这个不曾出现在行程表内的小插曲令所有人惊讶之余大感兴奋,马上爆出热烈的掌声。

  不光是参加活动的领导,还有台上的乐团,最为激动的恐怕是同来的媒体。

  今天来的媒体不少,大部分是娱乐新闻的记者,茶州本地的媒体就有七八家,其他各大媒体赶来的不在少数,连同韩国一起的媒体也有不少。

  有几个站得较近的记者听到他们的对话,很快脑补出一幅画面:韩国明星遭无知学生质疑,愤而登场表演,展现精妙琴艺。

  目前国内娱乐圈韩流当道,无论电影电视,银幕上不出现那么几个韩国明星的面孔似乎就卖不出去。直接请韩国明星当主角,国内一线演员为他们搭戏做配角的电视节目数不胜数。

  包括综艺节目在内,别的明星来参加了被主持人好一顿踩,韩国明星来了就疯狂追捧。如此风潮,媒体不仅是迎合者,更是始作俑者。

  今天来的这几十家媒体,就有一大半把韩流当做了信仰,习惯性跪舔韩国明星。见到金仲基因为一个无名学生的挑衅怒而表演,纷纷行动起来。

  “金欧巴的表演一定轰动全场,进而影响整个娱乐圈,那个不知所谓的学生只有五体投地的份。”一个女记者死死盯着金仲基俊秀的面容,信誓旦旦的说,眼中流出的意味充满爱慕与崇敬。

  “不知所谓?那个男生何止不知所谓?简直是螳臂当车!”另一人高叫道:“不行,我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连茶州大学也不再敢招收这等败类学生,免得污染校园。”

  还有善于观察的记者叫道:“你们看你们看,那个男的长得獐头鼠目,尖嘴猴腮,五短身材,站在欧巴边上就像……呃,就像武大郎和武松!我维信工种zhangjunbao1981。”

  “哈哈哈哈!”众记者们笑得前仰后合。

  有人补充道:“林小姐就是潘金莲了?”立即有同行捂住他的嘴巴低声喝道:“你不想在这行混了?”

  那人冷汗淋漓,不过又有其他声音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我查到了,这个无知男生是茶州大学中文系的,叫做宋保军!”

  “好好好,一定把他的祖宗十八代全都扒出来!小小的蝼蚁竟敢挑战雄狮!”

  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这个宋保军应该是茶州大学派来当枪的吧,故意制造话题引讨论而已,网络上这招早就见怪不怪了,不用特别理会。”

  “那好,你们茶州新报别登这则新闻了,就留给我们独家吧。”

  “说说而已,何必当真呢。”

  台上的乐团已经退下,只留下金仲基所选择的一部分伴奏乐手。

  孟素兰送来一把橘红色的小提琴,笑道:“金先生,这是意大利威尼斯贝肖李柴工坊制作的手工工艺小提琴,应该能满足您的要求。”

  金仲基眼睛一亮,说:“贝肖李柴工坊的小提琴工艺全球独一无二,想不到你们学校也有。”

  “是的,这是院长的珍藏。”

  贝肖李柴工坊是全球闻名的小提琴制作公司,全部手工打造,最好的琴费时三年之久,选用顶级的云杉、枫木、红木、乌木,各种材质结合为不同的部件,音质出色、准确,质量上乘,价格也是贵得惊人,往往有价无市,一把小提琴起码售价五万欧元以上。

  金仲基家里足足收藏有十把贝肖李柴工坊制作的小提琴,并将其中一把带到舞台上演奏了自己的成名曲。

  他拿起琴放置在左肩,用下颚夹住,拿住琴弓轻轻一拉,出呜的一声,现场便渐渐安静下来。

  “音色还可以。”金仲基花了五分钟把小提琴调整到自己最满意的状态,静静的站在舞台中间。

  周围灯光相继熄灭,一道光柱从天而降,倾洒在脸上。

  金仲基脸庞那大理石雕塑一般的线条,高大健壮的身材,看起来就像天使一样令人迷醉。

  能成为韩国席男星,单是这外形就足以加满分,其他条件都是附带。

  金仲基微微鞠躬致意,用比教科书还标准的姿势拿持琴弓,正当大家以为将要聆听仙乐纶音时,金仲基却说道:“大家好,刚才这位宋保军同学认为我的艺术修养不够,为了证明他的话是错的,我决定为大家演奏一曲,请在场各位评判。”

  众人哄的一声,均兴致勃勃,快乐得好像过年,金仲基的话太有炒作性话题了!

  惊叹完了,大家又转移目光,四处寻找那位敢于质疑金仲基的少年。

  只见宋保军大模大样坐在观众席上金仲基原来的位置,身边正是林贞贤,两人低头亲密交谈,时不时眼神接触,压根没听到台上的金仲基在说些什么。

  “你妹!”金仲基心中只有两个字表达此刻心情。

  强摁下怒火,手腕轻抖,琴弓划过琴弦,一道美妙的音符便透过空气震荡到达全场所有人的耳膜。

  那是罗马尼亚作曲家迪尼库独具特色的作品《云雀》。

  听众们稍微沉静,待第一个音符落下后便迫不及待拼命鼓掌,特别是现场的女生,差点把手拍烂,站起来用吃奶的力气呼喊叫嚷痛哭流涕,仿佛台上的韩国欧巴马上就要死了。

  随着金仲基左手手指的颤动,右手的摆动,琴弦荡出的声音高低起伏,错综交杂,宛若明快欢腾的云雀在云间扇动翅膀。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653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