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21章 演奏得真棒

第321章 演奏得真棒

  整首曲子恰如其分的表现了一个人的思维,就像是人生。

  从一开始的混乱、彷徨,渐渐演变为沉闷。然后从沉闷中爆发,种种激动、奋发的思绪纷沓而来,越发向上,变为激昂。而在激昂过后的,自然是沉静。

  宋保军微微鞠躬,林贞贤当先起立带头鼓掌,兴奋得满脸通红,漂亮的眼睛全是闪烁的光芒。女孩身边的大腿时代团长徐允幂更加夸张,索性站到椅子上高声叫道:“宋先生!我爱你啊!我不能没有你!”

  团长的身材本来就格外引人瞩目,这一下通通将修长结实浑圆挺直的大腿呈现于众人眼前,直叫韦明亮感觉呼吸不畅。

  金仲基不禁摇头叹息,低估这小子了。也跟着不情不愿的鼓掌,只是脸上表情不那么好看。

  任聋子都能听得出,宋保军的表演比金仲基高出那么一个层次。

  当金仲基还在拼命卖弄琴艺和技巧时,宋保军早已上升到灵魂程度。

  就拿文章来比喻,金仲基的表演像是一大堆华丽的辞藻、优美的句子堆砌起来的段落,美则美矣,缺少中心思想。

  而宋保军的表演就像一篇散文,借助想象与联想,由此及彼,由浅入深,由实而虚,融情于景、寄情于事、寓情于物、托物言志,表达了作者的真情实感。

  试问,哪一篇文章更能打动读者心灵?连金仲基自己也不敢昧着良心说谎!

  涂芬笑得脸上开了花,连声说道:“真好,真好,一开始我有点想象不到,但很快他连续十次的征服了我。”

  在这群人里面,最为惊讶的恐怕就是林贞贤。

  涂芬等音乐教授早知宋保军的音乐底子,媒体记者以为宋保军是茶州大学派出来制造话题的音乐高材生,郭郁烟早就对宋保军充满灵魂穿透力的表现五体投地,金仲基则认为这是校方安排好的一次考验。

  只有林贞贤,第一次在中文系书法课上目睹宋保军笨拙无比的书法作品,第二次就被超凡入圣的书法折服。第三次在溪花禅居,宋保军出手修改了楚润田的画作《溪花禅居行乐图》,端的是大师手笔,令林贞贤对他的观感由尊敬变为崇敬。

  此前林贞贤对宋保军的印象一直保持在中国文化方面,觉得他年纪轻轻却满腹经纶,相貌平平无奇却才华横溢,一时心生向往意图结交之。

  而小提琴演奏乃是艺术跨界演出,直接从中国书画跨越到西方音乐,其中的差别之大,好像是一个会计师突然搞起了工程设计,不能不叫人为之瞠目结舌。

  中国书画和西方音乐看似都是艺术,实则是两个不同的艺术体系,天差地别,沟壑大得无法填补。只要学了其中一项,必然耗尽全部心血,再无余力在其他方面有所精通。

  宋保军一首惊才绝艳的《沉思变奏曲》完全突破林贞贤想象力的天际,随之涌起的是无限惊喜。

  总算她还顾忌到自己的公众形象,没有立即冲上台去向宋保军献吻,只是鼓着掌,身体因为激动过度而轻轻颤抖。

  但徐允幂可管不了那么多,跳下椅子蹬着高跟鞋几步就上了舞台,远远的张开双手抱向宋保军。

  这位大腿时代的团长身高一米七五,再加上十五厘米的防水台高跟鞋,足足达到一米九的高度,双手拥着矮小的宋保军,直接将他整个脸庞压进了高耸的胸脯。

  “好家伙!”宋保军差点窒息死在惊人的柔软之中,鼻端冲荡甜腻腻的香气,暗道:“按照脸被压迫的弧度,两边挤压的力道,有点棉的触感是罩罩,嗯……制造商维密。由凸起物推断的位置,π=3.1415926,ap:ab=1:1.618,d罩杯,简直是黄金比例,比小叶子要大上不少。”

  徐允幂哪里知道对方差不多把自己的身材数据推断得七七八八了,兴奋的叫道:“宋先生,演奏得真棒!我喜欢你!”

  大腿团长有百分之十是认为宋保军真的演奏得好,百分之二十是出于自身的热情和一贯的作秀,另有百分之七十却是故意做给金仲基看的。

  总之,只要是金仲基的对手,她就一定要表现出特别的兴趣,从而达到恶心金仲基的目的。

  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紧紧拥抱着宋保军,不管身边闪光灯大作,徐允幂得意的看见对面金仲基紧咬牙关,腮帮子的肌肉高高坟起。

  感觉到怀里的男人被压得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徐允幂松开双手,胸前留下一大滩口水的痕迹。

  “非常精彩的演出。”孟素兰款款走上舞台,露出迷人的笑容说道:“十分意外欣赏到一场高水平的琴艺对决,我首先声明一下,这场对决并非出自主办方的安排,而是金仲基先生和宋保军同学的较量,因此也更为难得。各位来宾朋友,你们更希望谁来点评他们两个人的优劣差异?”

  台下有的喊涂芬,有的喊徐允幂,有的叫韦明亮,但更多的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林贞贤!”

  林贞贤微笑着接过麦克风,看到台上站在一起的两个人,高大俊朗的金仲基、神秘孤独的宋保军,似乎各擅胜场,一个外形出色,一个深具内涵。

  “这个问题突然抛给我,很为难哦。”林贞贤带着韩国女生特有的嗲音:“金仲基先生的表演,带给我一股新奇的风,像是青春浪漫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感动。”

  金仲基一脸笑意,朝林贞贤充满绅士风度的微微鞠躬。

  “还有呢?”记者们连忙追问。

  林贞贤说:“宋保军先生的表演,仿佛触及灵魂深处的思索,不能忘记,无法比拟,带给我强烈的震撼。”

  表面上看似乎两边都有照顾,各自说了不同的好话,但仔细一听,林贞贤的语气还是略微偏重于宋保军。对金仲基用的评价是“感动”,对宋保军用的却是“震撼”。

  贞贤小姐对谁的评价更高,已经不用争辩了。

  金仲基一副提携晚辈的表情,带着和善的笑容向宋保军伸手,用韩语低声笑道:“混蛋,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你接下来肯定会死得很惨。”

  宋保军不解其意,但见对方皮笑肉不笑的脸色,同样用茶州本地方言说道:“如果你还参加接下来的活动,请做好被继续打脸的准备。”

  两人同时冷笑,转身携手面对镜头又瞬间变成了阳光灿烂的笑容。

  孟素兰发言表示音乐会结束,活动团准备前往三号礼堂开见面会,各路媒体涌上来想要采访宋保军。无数的话筒、录音笔和手机在他面前挥舞,闪光灯噼里啪啦,晃得金色小厅白惨惨一片。

  “宋保军同学,请问你对和金仲基先生同台竞技有什么感想?”

  “喂喂,我是《中海时报》的记者,你觉得林贞贤小姐漂亮还是徐允幂更美丽?”

  “回答我的问题可以吗?请问你得到这次表演的机会感到荣幸吗?”

  “宋保军同学,对于茶州大学安排的这次活动你怎么看?”

  乱七八糟的声音同时发问,金色小厅一时间乱得好像菜市场。

  宋保军接过其中一支印有《茶州生活网》logo的麦克风,笑道:“很感谢大家,我是茶州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宋保军,对于这次与金仲基先生的同台竞技,确实是个意外,我本人是林贞贤小姐的忠实粉丝,能为林贞贤表演,献上我的心声,是一次奇妙的体验,好的,谢谢大家,就是这样。”

  “宋保军同学!宋保军!我还有问题!”

  保安们赶过来维持秩序,把还想提问的记者拦住。

  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众人从后门鱼贯走出,登上一辆准备好的中巴,前往三号礼堂。

  林贞贤坐在车厢前部一个靠窗的位置,旁边还有个空位,没其他人好意思敢与三球集团千金小姐共坐。

  金仲基见状心头大喜,一个箭步赶过去,低声道:“贞贤小姐,失礼了……”就欲坐下。

  林贞贤对金仲基视而不见,朝后面一个身影轻轻招手,笑道:“宋先生,快来,我给你留了个位子。”

  金仲基正屈着膝盖,屁股往座位落下的过程中,闻言顿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一脸便秘的表情,想拉又拉不出来,想憋又憋不回去,尴尬到了极点。

  宋保军大喇喇走过来,面无表情一抬下巴:“起开!”

  金仲基险些吐血,说:“贞贤小姐,那个……能不能……”

  林贞贤微笑道:“不好意思,你能给宋先生让一下吗?后面还有很多空位。”

  金仲基讪讪的起身,一步三回头往后走去,紧紧攥住拳头,心中不停说道:“考验,一定是考验,我必须撑住。”

  而坐在林贞贤后座的徐允幂刚刚抬起手准备向宋保军打招呼,见状又坐回原处。

  所有星计划人员全部上车后,司机发动汽车,驶过校园的水泥路,周围树木飞速向后移动。

  在这初冬季节里,茶州大学的校园景色另有一番美感。温暖的阳光在远处女生宿舍边的池塘上闪烁,波光粼粼。

  夹道的银杏树和香樟树最后一批叶子还傲然挺立在枝头上,鲜红的和金黄的,组成了别具一格的冬景。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680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