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30章 夹死人不偿命

第330章 夹死人不偿命

   正文卷 第330章 夹死人不偿命

  下一章

  凌安琪浑然不知自己把宋先生吓得不轻,深吸一口气稍稍平息了怒气,指着鸟哥叫道:“你们快把宋先生放开。”

  “是是是。”鸟哥手忙脚乱松开宋保军的衣领。

  凌安琪几步上前,死死盯着鸟哥说:“放下你的武器,向宋先生道歉。”

  鸟哥松了一口气,将棒球棍扔到一边,勉强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对、对不起,宋先生,是我们错了。”

  “这、这还差不多。”凌安琪一平复了怒气又变成结结巴巴的紧张状态,说:“以、以后你们不能再欺负宋先生,不然、不然……”

  “去死吧!”

  说时迟那时快,鸟哥掀开衣角,从裤腰带拔出一柄黑漆漆的军用匕首向凌安琪的腹部捅去。

  刀子是zdp公司出品的钛合金战术野外求生匕首,冷峻锋利,削铁如泥。

  “嗯?”

  凌安琪拇指勾住中指,对将要刺入的匕首侧身轻轻一弹,鸟哥便拿捏不住,匕首嗖的打横飞开,插进远处一棵柳树的树干,发出夺的一声。

  几名男生同时惊叫失声,鸟哥吓得倒退一步。

  “人家最讨厌坏、人、了。”凌安琪牙齿紧咬,怒气渐渐重新聚集,明亮的大眼睛蒙上一团水汪汪的雾水,就像受到霸凌,倔强而又委屈的孩子。

  鸟哥知道退无可退,索性将生死置之度外,挥拳砸向巨无霸妹子圆滚滚颤巍巍肉乎乎的胸部本来想打头部要害的,奈何身高差距太过明显。

  凌安琪见对方如此轻薄,一时又羞又气,抬手接住鸟哥的拳头,五指慢慢收紧。

  在巨大力量的挤压下,鸟哥的手掌根本无法承受,指骨一根接一根爆裂,发出咔嚓咔嚓咔嚓的声音,破碎的骨头渣子刺破皮肤,血淋淋的一片。

  “啊……”鸟哥只来得及惨叫一个字眼,由于剧痛太过,瞬间就失声了。

  凌安琪抓着他的手轻轻一抖,鸟哥的手臂波浪般起伏,从腕骨、桡骨到尺骨、肱骨、肩胛骨,寸寸断裂。

  痛苦瞬间淹没鸟哥的大脑,为了逃避如此剧烈的疼痛,大脑选择暂时昏迷。

  “坏蛋!”

  凌安琪一把丢开鸟哥,接着一拳由上至下,炸裂在中性男生肩头。

  中性男生整具身躯被砸得当场垮塌,重重滚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剩下六名男生对看一眼,转身向四面八方夺路狂奔,有的跃进池塘,有的连滚带爬,有的在路上狠狠摔了一跤,立即翻着白眼假装陷入休克。

  全部过程也就短短三分钟光景。

  现场只剩下一大堆伤残人士啊啊呀呀的叫唤和满地鲜血以及六七辆侧翻的电瓶车。如果有人经过看见,只怕会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惨案。

  那鸟哥又把自己给痛醒了,在地上滚来滚去,叫得犹如杀猪一般。

  凌安琪擦掉眼角泪花,找到呆滞仿佛雕塑一般的宋保军,笑问道:“宋、宋先生,您没事吧?”

  宋保军用力托住下巴才把自己张开老久的嘴巴给合上,勉强应道:“没、没事。”

  凌安琪马上脱掉军大衣给宋保军披上,小心翼翼的道:“别给冻着了,我还是送您回去吧。”

  军大衣又宽又大,披在宋保军身上好像连衣裙似的,一直盖过了屁股,衣服上还带着巨无霸妹子的体香,暖烘烘的。

  凌安琪脱了军大衣,里面就只是表演时所穿的露肩套裙,显出宽阔无比的肩膀和刚中带柔的肌肉线条。她看到宋保军的眼神,忙笑道:“不要紧,我一点都不冷。”

  妹子长得有点像国家女排队员张常琳,模样甜美,眉毛弯弯如月,明眸皓齿,皮肤细嫩,脸蛋上还有少女细微的绒毛,单看脸挺漂亮的,然而身材霸道粗壮,肌肉发达,身高达到一米九五,是人人需要仰视的巨无霸。

  宋保军先是想说今天天气不错,觉得不妥,又想夸赞对方身材,还是感觉不稳当,最后想了半天,提起手里的牛肉面说道:“我刚买的,请你吃。”

  “那好啊。”凌安琪本来还挺高兴,突然又想起一事,顿时愁眉不展,道:“这几个坏蛋受伤了,我该怎么办啊?会不会是人身伤害,给我判刑还是什么……”

  “你等等,我打个电话。”宋保军把装满牛肉面的塑料袋递给凌安琪,看看周围还在哀嚎的小混混,有几个人从池塘里爬出来了,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往下滴水,也不敢跑,就蹲在地上发抖。

  该找谁帮忙解决善后问题?

  看这几个人的伤势,说不严重嘛,其实已经算是重大人身伤害了。尤其是鸟哥,整只左臂骨骼尽碎,就算医好以后也会留下残疾,够得上入刑了。

  凌安琪这时才知道后怕,一时脸色苍白,看着宋保军不知所措,又有想哭的迹象。

  “你别担心,我们是正当防卫,而你是见义勇为,我这就给领导打电话说明一下情况,相信他们会明辨是非的。”

  宋保军想了想,决定向柳重山汇报一下。

  找班主任杨开明,那明显不够格处理此事。以鸟哥为首的几个小混混行事嚣张跋扈,说不准还有什么背景势力。找涂芬老师,她只搞音乐,不理其他繁杂事务,也不合适。请副校长韦明亮吗?双方还没达到那个关系。找表哥?这情节七折八绕的,太远。

  而且柳重山也提过他在茶州有几个老部下,似乎可以帮帮忙。

  电话拨过去,对方几乎立即就拿起来接听了,一个沉稳中带着喜悦的声音笑道:“小军啊,这么晚还给柳叔叔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就在柳青林苏醒那天,他便已得到汇报,获知儿子逐步康复的消息,对宋保军的信任更升一级。

  “柳叔叔晚上好,呵呵,其实也没什么事,我是说,青林那里的情况越来越好了,恐怕不出一个月,就能像原来一样。”

  柳重山为官多年,见过不知几何的鬼蜮伎俩,对宋保军的小心思几乎不用思索,笑道:“小军,你真没什么事么?”

  “呃,是有那么一件小事。”宋保军谨慎的选择用词,道:“我在学校惹到一伙为非作歹的学生……”

  柳重山打断他笑道:“嗯,我让人关注一下,你不用着急。”

  “不是,柳叔叔,您听我说完。刚才这伙人故意来找麻烦,场面有点失控,呃,有人受了伤,我不知该怎么办。”

  “你没事吧?”柳重山忙问,得到宋保军肯定的答复后笑道:“你没事就好,我会让人处理的,保证你安然无恙,至于那伙狂徒,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那好,谢谢柳叔叔。”

  挂了电话,宋保军说:“安琪同学,不要紧了,学校答应会秉公处理,将他们绳之以法,我们不需要太担心。”

  “真、真的吗?”凌安琪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宋保军道:“真的,你看,星计划活动时我能成为学生代表,和几位尊贵的评委坐在一起,领导们肯定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公正的处理此事,不会受到恶霸学生的蒙蔽,更不会颠倒黑白,贪赃枉法。”

  生性单纯的凌安琪马上就相信了他的说辞,登时破涕为笑,说道:“太好了,我还怕被开除呢!”又向蹲在地上发抖的黄发男生叫道:“哎,你们可以打电话叫救护车来救人了。”

  “是是是是。”黄发男生吓得魂不附体。

  凌安琪一手揽住宋保军的脖子,一手抄着他的腿弯,像公主抱一样将宋保军抱起,笑道:“宋先生,我就送您回去,您住在哪里?”

  宋保军趴在凌安琪怀里动弹不得,苦笑道:“安琪同学,我还行,不用这样的。”

  “那怎么行!”凌安琪一脸坚定,如同虔诚的圣骑士,娇声道:“护送宋先生回家,是我的职责所在!”左手尾指勾住五袋牛肉面,丝毫不妨碍公主抱住宋保军,牛肉面汤稳稳当当,一点没有洒落。

  宋保军一挣之下挣脱不开,反而被抱得更紧了,脑袋死死压在凌安琪胸口,鼻端尽是少女的幽香。

  “那好吧,我住在601宿舍。”

  ……

  当巨无霸妹子抱着宋保军来到宿舍时,其他人很识趣的推说有事出门避嫌去了。

  “老马,我请你去打台球,如何?”谭庆凯向马国栋使了个眼色。

  “啊,哦……挺好的。”

  两人畏畏缩缩走出宿舍,带上门口,马国栋终于忍不住问道:“阿凯,你说华哥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嘘,小声点。”谭庆凯看看四周,神秘兮兮的说:“刚才那女的进来,我差点尿裤子了。”

  马国栋也叹气不已,说:“你说军哥那么多红颜知己,有柳大班长,有叶净淳,还有那什么颜主播,为什么还要招惹这种女人?我看她那么冷的天还穿着短裙,那大腿,啧啧!分分钟把男人夹死不偿命啊!”

  “军哥的心思岂是你我能懂的?”

  宋保军把军大衣还给妹子,找了几个盆子盛好牛肉面,又去洗手间照镜子,发现脸上一道鲜艳的五指印,微微红肿,不由暗皱眉头。但是念及鸟哥已经成为伤残人士,这点小问题倒是不用放在心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779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