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33章 就是他们

第333章 就是他们

   正文卷 第333章 就是他们

  下一章

  “凌安琪,好好交代问题,把你所犯的罪行通通写下来。”一个严肃的男人声音说道:“看看你什么样子,艺术生殴打商学院学生致残,成何体统?”

  一个略显刻薄的女声则说道:“凌安琪,你是来这里读书还是来打架的?一次打伤八个男生,凶得很哪。是不是在星计划活动稍微有那么一点点表现就得意了?就可以不用在艺术学院混日子了?”

  那严肃的男人又说:“凌安琪,不要存在什么侥幸心理,你的行为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我们已经决定对你进行劝退处理。”

  凌安琪苦苦哀求道:“吴主任,我不想被开除,我还想读书……”说话间已经带上了哭腔。

  刻薄的女声接着道:“当初你上艺术学院我就说了,你根本不适合唱歌,还不听。看看,现在出事了吧?搞得这么大,连累我们学院还要受到处分,你挺能的啊。我看你干脆回老家打拳击算了。”

  只听凌安琪勉强分辩道:“是、是那几个人先动手的,他们用钢管砸我,我才被迫还手。”

  另外一个人猛拍桌子,宋保军听到那是昨天唯一没受伤的黄发青年在说话:“喂!傻大个,你睁眼说什么瞎话,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子,我们区区十四个人敢对你动手?”

  刻薄的女声道:“你说别人先动手,那你伤在哪里?一点伤都没有,以为我会相信?分明就是你去袭击别人。我看你们平时无缘无故,肯定有什么原因,说!是谁指使你的?”

  黄毛青年想说是宋保军,猛然想起事情缘由是鸟哥为“女朋友”出头去找宋保军的麻烦。两个男人的恋爱,在自己圈子里算不上什么,可是闹到学校,就有点不为世间所容了。

  因此他冷笑道:“我们一群人好端端的骑着车子,哪想到这女的就突然向我们动手。”

  凌安琪只怕宋先生受到牵连,尽管害怕得紧,仍是紧守口风,低声道:“是他们先动手的。”

  “你还敢狡辩!”吴主任怒喝道:“我这就打电话让派出所的人过来,看你肯不肯说!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移交司法机关,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刻薄的女声道:“就你,还想读书?呵呵,也不看看自己打的是什么人,那个齐良辰同学是宽辰外贸公司老总的儿子,你打伤了他,自己跑得了吗?”

  她所说的齐良辰同学,就是鸟哥。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把凌安琪说得紧紧缩在桌子后面瑟瑟发抖,不敢吭声。

  刻薄女声继续不依不饶骂了一阵子,接了一个电话,咦咦哦哦几句,转向凌安琪又多了几分怒色,叫道:“齐先生马上就来了,你自己想想应该怎么办吧!”

  严肃的男人吴主任道:“算了,这事我们学校也无法处理,直接通知警方。”

  “别,别!”凌安琪惊叫道:“你们要求什么我都赔,别通知警方,我还想读书。”

  黄毛青年冷笑道:“臭婊子,你赔得起?”

  凌安琪嗫嚅道:“要、要多少钱呢?”

  “把你全家杀了都赔不起!”黄毛青年恶狠狠的道。

  听到这里,宋保军再也忍耐不住,推门而入。

  很大一间办公室,六张办公桌依次排列,前方一块会客区域。凌安琪坐在一张办公桌后面,双手戴着手铐,缩着脑袋挨骂,还穿着昨天晚上和他约会时的那套行头。

  五六个人在边上或坐或站。一个形象干练,长得尖嘴猴腮的中年妇女看样子就是刻薄声音的主人,对面一个秃顶的中年人是吴主任,侧边还有两个穿保安服的男人百无聊赖的坐着,沙发上是受害人黄毛青年。

  “谁啊?”吴主任说道,一回头见是不认识的普通学生,便冷着脸道:“同学,你家里有没有教你进门要学会敲门?出去!”

  宋保军斜靠在门口,点起一支烟说:“那个,我来自首成不?昨晚人是我打的,跟凌安琪没什么关系。”

  凌安琪惊叫道:“宋、宋保军,你怎么来了?”

  “哎哟,还有帮凶?”吴主任眼睛一瞪,道:“行行行,你先过来交代问题,稍后与凌安琪一并处理。”

  那黄毛青年原本是不愿理会宋保军的,这时见他贸贸然闯进来了,索性起身大声嚷道:“对,还有他!昨天晚上不知道发什么疯,居然猥亵齐良辰同学的、的朋友,结果还不肯罢休,纠集凌安琪打我们!”

  宋保军吸了一口烟笑道:“同学,你们十四个人围殴我一个,居然还反咬一口,说我打你们?开的是国际玩笑吧?”

  吴主任指着宋保军鼻子道:“喂喂喂,你叫什么名字,到保卫部办公室来交代问题,态度还挺横嘛。信不信我马上把你铐起来?”

  宋保军经过一整晚的休整,又吃了不少东西,幽能得到相应恢复,人格力量又可以继续使用了。

  首先是哲学人格细致入微的洞察力,走廊边上就有一块职务公示牌,那上面印着吴主任的相片和职务姓名,保卫部副部长。

  吴主任和尖嘴猴腮妇女有过一次极为短暂的眼神交流,这两人肯定是一伙的。

  吴主任言辞严厉且偏向黄毛青年,应该是双方内部已经沟通过了,要致凌安琪于死地。

  黄毛青年眼神躲躲闪闪,色厉内荏,昨晚不敢当面汇报情况,但回过头就颠倒黑白,去找了吴主任的关系。

  尖嘴猴腮妇女普通话非常标准,嗓音圆润,打扮入时,再听她的话的内容,应该是凌安琪的班主任,早就看巨无霸妹子不顺眼了。

  另外两个保安,看他们腰间挂着手铐,手里拎着电棍,眼神气势汹汹,不用特别交代,一定是吴主任的手下。

  昨晚围攻自己的鸟哥等人没来,估计躺在医院里。

  总之目前在办公室里的,都是打算不让凌安琪好过的。

  而吴主任千方百计逼迫凌安琪,说不准那鸟哥的父亲有什么背景势力。

  “对了,吴主任,宽辰外贸公司齐总给了你多少钱?”宋保军施施然问道。

  “你瞎说什么!”吴主任登时勃然变色,说:“殴打同学已经是学校重罪,现在又污蔑领导,你到底有几个胆子?小王,先把他铐起来再说,真正岂有此理!”

  宋保军猜的没错,鸟哥齐良辰纠集人手教训宋保军,本来一切好端端的,却遇到凌安琪出手相助,众人遭到反杀,伤的伤残的残。

  当晚齐良辰的父母赶到医院,见了儿子的伤势,顿时怒不可遏,发誓一定要让“凶手”去死。等学校保卫部的吴主任也来了,齐总直接拿出一笔巨款,要求学校不要报警,而是私下整死敢碰儿子的那个人。

  一名保安便气势汹汹上前,一拍宋保军的肩膀,道:“喂,老实点,转过去。”

  宋保军冷笑道:“是谁给保卫部权力可以随便铐人的?”

  “别啰嗦!老子铐的就是你!”保安使劲一拧宋保军的手臂,试图将他反过背后,压到墙上控制起来。

  宋保军道:“吴主任,别为了一家小小的外贸公司就耽误你的前程。”暴戾人格的力量迸发出来,伸手一勾一带,脚下一绊,那保安便咚的摔了个跟头。

  “哟呵!”另一名保安拍案而起,手里按着电棍叫道:“老子今天不治治你,还真不知道校纪校规怎么写了!”

  电棍一经开动,电光噼里啪啦作响,颇为吓人。

  宋保军夷然不惧,淡淡的道:“你尽管试试。”

  这时一名打扮雍容华贵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气呼呼推门进来,扯开杀猪般的嗓门叫道:“吴主任!到底是谁打了我儿子!?”

  吴主任用眼神示意保安收起电棍,上前笑道:“齐太太,我们正在审讯犯人,您怎么亲自过来了?”

  齐太太扫了一眼办公室内众人,冷冷的道:“我儿子被人打成这样,能不亲自过来吗?看看你们这什么垃圾学校,竟然连学生安全也保证不了。”

  吴主任忙笑道:“齐太太,凶手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正等候您的发落。”

  “是谁?”齐太太银牙紧咬,目光先在宋保军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又转到凌安琪身上。

  黄毛青年跳起来说:“阿姨,就是他们!”

  凌安琪坐着看不出本来体型,兼之长相甜美,齐太太便没对她太多关注,对宋保军说道:“就是你?很好,很好。茶州大学都培养了什么样的垃圾学生,哼。”

  这女人约莫四十七八岁年纪,脸上颧骨高耸,头顶广场舞大妈常见的波浪烫头,脖子一根璀璨夺目的钻石项链,耳朵鸽子蛋大小的水晶耳环,挎着名贵无比的古奇提包,左右手各一个青翠欲滴的翡翠手镯,身上套一件华丽难言的貂绒皮毛,粗肥短胖的腿上是比邓紫棋更紧的油亮皮裤,十五厘米的防水台高跟鞋像是踩着两块砖头。

  宋保军掸掸烟灰,说:“大妈,你儿子齐良辰纠集十几个小瘪三对我进行丧心病狂的殴打,造成本人身心严重受创,该赔多少钱,你自己给个数吧。”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806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