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36章 还我一个公道

第336章 还我一个公道

  刹那光景,所有人脑海都是空白一片,无法思索。

  宋保军皮笑肉不笑的说:“如果不是凌安琪同学见义勇为,你确实是来晚了。”

  “这是……”

  周凯观颜察色的功夫非常厉害,看见宋保军脸色不豫,额头带伤,被电出来的鼻涕口水没擦干净,衣衫满是灰尘,模样十分狼狈。再一看地上的钢管、电棍,哪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受李书敬派遣而来,解决学校学生的纷争,出门前李市长说得很明白:这件事是老领导柳省长交代的,你一定要给我办好。

  周凯自然郑重无比,还给茶州大学方面去了电话,然后韦明亮亲自陪同过来。

  来了才知道事情非同小可。

  这个叫做宋保军的同学,很眼熟嘛!不就是那天李市长陪杜二少去酒吧遇到的表弟吗?那天周凯也在场,亲眼所见杜二少对待表弟的感情有多真挚,事后王存德和赖子翔受到的惩罚有多惨烈。

  一方面是杜二少的表弟,一方面是柳省长亲自打电话过问,两个不相干的大人物加起来,周凯感觉事情大条了。

  如果是柳省长的嘱托,自当尽力解决;若是连同杜二少一起,那么宋保军无论闹出什么大事,李书敬都得兜着。

  在齐太太吵闹的当口,周凯的头皮一直炸个不停,所幸多年宦海沉浮,养气功夫了得,才没有浮于表面。

  宋保军淡淡的道:“说我与凌安琪两人袭击对方十四个高大强壮的男生?你听说过这么好笑的玩笑吗?本人作风正派、为人清白、学习认真、尊敬师长、团结同学,是这样的人吗?所谓指鹿为马、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莫过于此!”

  周凯连声道:“是是是,我一定会命人严加查办。”

  宋保军道:“本人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罩纱灯,连小猫小狗也不敢碰一下……”

  说着捏住吴主任的脖子,正手反手就是四个响亮悦耳动听美妙的巴掌,淡淡的道:“又怎么会主动去和人动手呢,吴主任你说是不是?”

  吴主任被打懵了,周围的人更是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包括凌安琪也吓得不轻。

  宋保军急忙跳起来用力甩着手,叫道:“哎呀,你居然敢拿脸来打我的手!太卑鄙了!我竟无言以对!”

  那逼真的姿势,活灵活现的叫喊,仿佛他当真是受害者似的。

  吴主任捂着脸赔笑,心道无言以对的应该是我。

  “还有你这个黄毛。”宋保军一把抓住黄毛青年的头发使劲猛扯,道:“在我茶州大学五讲四美的校园,你居然染黄毛,是不是存心和我作对?”

  黄毛青年的头发又长又顺,前几天刚在发廊洗剪吹烫了四个小时,被宋保军扯住一大把,头皮鲜血淋漓,痛不可仰,滚倒在地惨叫起来。

  宋保军轻轻一吹还残留在掌上的一撮黄毛,严肃的说:“周秘书,我希望能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件事情,还我一个公道。”

  周凯点点头对身后的人说:“立即请公安机关介入,把涉及伤害宋保军同学的所有歹徒全部控制起来,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该赔偿的赔偿,该判刑的判刑。韦校长,您认为如何?”

  韦明亮道:“正该如此,好好处置这些歹徒,尤其是保卫部副部长吴海文和音乐学院声乐老师王丽,收受贿赂、助纣为虐,造成严重的后果,连同两名保安一起,立即革职查办。另外,宋保军同学见义勇为,勇斗恶徒,制止犯罪,也应当得到表彰。”

  宋保军提醒道:“还有凌安琪同学。”

  “那当然,凌安琪同学勇敢舍身救助宋保军同学,也必须表彰。”韦明亮满口答应。

  先前那尖酸的女老师王丽,一直在针对凌安琪,当宋保军进来后倒是没再参与围攻两人,这时听到处罚人员也有自己的名字,一时眼睛都红了,颤声说:“韦校长,我、我是保卫部吴主任叫过来的,事先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这事与我无关啊!”

  以她的水平,辞职了去哪里都能找得到一碗饭吃,问题现在是“革职查办”,罪名可就大了。今后还有什么单位敢收留被革职的职员?

  韦明亮没理王丽,她无法可想,又转向凌安琪低声下气的笑道:“安琪,其实啊,我平时比较严厉,主要呢,还是为了你好,你看你这几年进步很大……呃,我原来打算期末就单独给你加课,帮助你把水平提高的。安琪,你看能不能帮忙向韦校长求求情?”

  凌安琪没了怒气就成了傻妞,不知该怎么回答,可怜巴巴的看着宋保军。

  包括韦明亮和周凯在内,也把目光投向宋保军,意思明摆着:看你的意见。

  宋保军道:“事情很简单嘛,王丽态度刁钻,对待学生非常恶劣,师德确实有点问题……”

  王丽颤声道:“我、我没有啊,安琪,我真的没有……”

  “不过呢,大毛病倒是不多,不应该与吴海文并列。”宋保军等到王丽快吓尿的时候来了个转折,说:“就让她戴罪立功好了,降为普通教员,专门负责辅导安琪同学,看安琪同学今后的学习成绩而定。如果安琪同学的学习成绩有进步,就让王丽老师恢复原职,若是不行,直接开除了事。”

  韦明亮微微点头:“嗯,就是这么办。”

  “谢、谢谢!”王丽犹如死里逃生一般,长长舒了一口气,腿软绵绵的站不起来。

  一瞬间,凌安琪感觉宋保军帅气值爆表。

  齐太太听到判刑两个字,脑袋就炸了,道:“周、周秘书,你们不能这样啊,赔偿多少我都愿意。”

  “赔多少?”宋保军一边不在意的问,一边指挥吴主任:“你先打电话叫个不相干的人过来,帮忙把门口外面的王淼送去医务室治疗一下,对了,手铐给他戴上,这家伙可是重大犯罪分子。”

  吴主任依言办理,不敢有误。

  齐太太忙说:“无论赔多少,你们要多少都可以谈的。”

  周凯虽然能够完全掌控局势,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思想颇为严重,见宋保军似乎愿与对方有私了的迹象,便笑道:“宋保军同学,你以为如何?”

  宋保军心想自己不过挨了几巴掌而已,不算什么大事,道:“那好,你们捐一千万出来,其中五百万捐给茶州大学图书馆,三百万给我校贫困学生的补助,还剩两百万就留给凌安琪同学作为精神损失的赔偿金。”

  他虽是狮子大开口,自己却分文不取,有八百万是为学校要的,另外两百万补给“受害者学生”,韦明亮心道这家伙果然有点意思。

  凌安琪忙说:“两百万太多了,我不能要。”

  “一、一千万?”齐太太鼻涕横流,一时惊呆了。

  丈夫的公司有点小钱不假,可是在茶州富豪圈子只能算是不入流,公司资产五千多万左右,还得算上大量的不动产和股票,陡然拿出一笔巨款简直难上加难。

  何况齐太太心里始终转不过这个弯:“明明是我儿子被打断了手,现在怎么变成我来赔钱?”

  “嫌多吗?那就判刑好了,按照齐良辰这个程度,至少无期徒刑。齐太太包庇儿子,也得关个十年。”宋保军张嘴就来,吓得齐太太三魂走了六魄。

  “我、我……”齐太太满嘴苦涩,艰难的说:“能不能宽限一段时间?”

  宋保军冷笑道:“我又不是让你一家出钱,你儿子叶良辰伙同其余十三名学生犯下严重罪行,人人有份,大家一起筹钱赔偿。其中份额你自己协调,谁若是不配合的就处理谁。我想你们能进商学院读书的家庭,总不会太缺钱吧?”

  齐太太盘算着,就算自己儿子带头的,出一份大头,其他家庭各自帮忙赔偿几十万,倒也是足够度过这次难关了。

  她赶紧赔笑道:“谢谢宋先生,谢谢周秘书,谢谢韦校长,我这就让我老公去筹钱。”说完还是有点不对劲,怎么老娘的儿子挨了打,被你们罚了款,怎么还得对你们感激涕零?这当官的,果然有套路。

  “行了,事情到此为止。”宋保军说道:“以后让你儿子记住,这世界上,没有人是生来就必须受到别人欺负的。”

  “一定一定!”齐太太连连点头不迭。

  宋保军说:“周哥,韦校长,我们找个地方喝杯茶聊聊?”

  韦明亮正有此意,笑道:“那好,我今天上午没别的事,去我办公室吧。”

  两位领导只需把事情交代下去,自然会有手下来处理,在合适的时间跟进一下即可。是以这时宋保军开出价码、齐太太接受条件,基本就算告一段落。

  凌安琪抢上前道:“宋先生,我去给你们倒茶。”

  “好。”

  等在走廊的外面保卫部正职部长便带着人进来一一处理剩下的问题。

  吴主任和另一名保安被现场控制起来,王丽则留在保卫部办公室等待音乐学院领导过来领走。另有几位领导忙着给其他涉事学生的家长打电话通报情况。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825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