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38章 特崇拜你

第338章 特崇拜你

  太好认了,别人的床铺床单崭新,质地上乘,图案新颖,桌上有新款的橘子笔记本电脑也有平板电脑,接着小资情调的音响,边上摆放膳妖师水杯和数不清的零食小玩具。鞋柜上少则七八双鞋,多则二十几双。

  中间一张玻璃小茶几,有咖啡机和面包机。对面的柜子边还放着一台小冰箱,卫生间里洗衣机、烘干机一应俱全。

  而凌安琪的说寒酸都嫌抬举了。

  一床红扑扑的棉被,被套绣有八十年代常见的龙凤双喜图案,边角两个巴掌大的补丁,一看就知道是凌安琪父母当年结婚时所用,上大学了从家乡带过来的,起码三十年历史。

  桌上是老式的crt十七寸显示器,笨重难看。连接在下面的主机箱早已锈迹斑斑,不知是哪个年代的产品。

  显示器顶端放有一本厚厚的《论歌唱艺术》,已经快翻烂了。

  桌子旁边是一个比锅还大的青色搪瓷盆子,上面用红色油漆印着“鹭鸶市第二建筑公司测量队1995年留念”的字样。

  床脚边一双褪色的跑步鞋、一双残旧的人字拖,特大号的。

  宋保军顺手打开凌安琪的衣柜,不过几件发旧起了毛球的t恤衫和牛仔裤而已。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看其他文艺女生精致的小资生活。

  拿那秀秀来说吧,别看她端坐在电脑前头也不抬,好像谭庆凯一般的宅女。就说她后脑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发夹,少不得要大几千块;身上穿的普拉达英伦风时装小夹克,同样价格不菲;边上随便放一只迪奥的手提包,可能就相当于别人整整一年的生活费了。

  再瞧瞧安琪妹子这模样,活脱脱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可怜虫,难怪不受导师待见。

  念及自己三个多月前的境况,宋保军不禁涌起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甚至自己还不如对方,至少凌安琪努力学习,一直坚持着音乐路线从不动摇,而自己呢?天天沉迷电脑游戏,门门功课挂科,简直废人。

  不行,一定得帮帮她。

  凌安琪端来茶水,宋保军问道:“安琪,你一个月生活费多少钱?”

  “家里一个月给三百。不过我在琴房还有一份工作,就是帮忙搬东西、打扫卫生、清理杂物,这样他们就不用另外请人了,一个月也有五百块补助。”

  宋保军点点头:“那确实有点紧张。”

  凌安琪见他突然问起这个,还以为另有所指,笑嘻嘻的说:“先生要钱吗?以后我每个月给你五百,我自己有三百块够了。”

  宋保军想说我怎能要你的钱,不料那正在玩电脑的秀秀同学丢开鼠标冷冷的说:“我道谁安那么好的心思主动来追求我们的巨无霸小姐,原来是故意来骗钱的。”

  “秀秀,我哥不是那样的人。”凌安琪说:“他对我很好的。”

  秀秀索性关掉游戏站起身来,道:“对你很好?我看不见得,天底下花言巧语吃软饭的男人多了去,你谈过几次恋爱,认识多少男人?知道男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吗?”

  “没、没谈过。”凌安琪红着脸回答。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小白脸把你迷成这样。”秀秀使劲瞅着宋保军,看了半天,道:“恕我直言,你这所谓的哥哥可不怎么样,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咦,不对啊,怎么有点眼熟。”

  躺床上玩手机的女生阿茵已叫了起来:“你不是昨天星计划活动的评委宋老师吗?”

  “啊呀呀!真的是宋老师!”秀秀的眼神从一秒钟之间经历了不屑一顾,到将信将疑,再到恍然大悟惊喜交集的变幻,叫道:“宋老师,您怎么有空过来?”

  阿茵从两米高的床上穿着睡衣一跃而下,一改之前漠不关心的态度,忙说:“安琪,快去给宋老师倒茶,对了,你那什么茶呢?十五块一斤的苦丁茶?算了算了,我这有上好的咖啡,安琪你过来煮煮。”

  秀秀笑道:“宋老师昨天和我们安琪合唱一首《我爱你中国》真真惊艳,我们班所有女生都特崇拜你呢。”

  也难怪两人态度急剧变化,宋保军在艺术学院和音乐学院可谓名声远播,先是成为流行乐教母涂芬的得意门生,又在十月晚会贡献了一场轰动全校的演出,后来与费迪南教授辩论难分高下,哪一件事不是响当当的?

  到最近an公司联合举办的星计划活动,已俨然和林贞贤、金仲基等大咖在评委席上平起平坐,言语间便左右了部分参选学生未来的路线。

  艺术学院的这帮学生,基本都是想着今后怎么才能打破脑袋挤进演艺圈,成为舞台的闪亮明星。对她们来说,努力固然重要,机遇更加可贵。有个说法是这样的:演艺圈大佬的一句话,能顶你十年的用功。

  大佬的青睐和自己台下的十年功,究竟哪一条路更轻松,想必一部分学生会有特别的选择。

  宋保军既然身份不一般,与他结交一番总不会是坏事。

  凌安琪见两位舍友重视宋保军,自己也跟着高兴,心满意足的坐在边上为大家煮咖啡。

  “你们都是安琪的舍友吧?感谢你们这两年对安琪的照顾。”宋保军很客套的说道。

  “哪有呢,还好啦还好啦。安琪平时挺勤快的,我们大家都喜欢她”秀秀笑着,浑然忘了她们平日指使凌安琪做这做那还嫌弃不已的情形。

  宋保军到底是经历过校园霸凌的小可怜,对两人的态度一望便知,老气横秋的说:“安琪很有才华天赋,涂芬老师和an公司以及学校领导对此非常重视,决定重点培养。你们是她的舍友,也希望你们能多督促督促她学习上的进步。”

  秀秀的眼神不可避免的红了,满满的羡慕嫉妒恨,勉强笑道:“那是,安琪的嗓子本来就好。”

  阿茵也一股子酸味的笑道:“呵呵,安琪能得到宋老师的赏识,呃,真好。”

  宋保军说:“你们帮助安琪同学上进,只要做出一定的成绩,以后我也会向学校方面对你们进行特别推荐,安排一些合适你们专长的项目。”

  秀秀和阿茵的眼睛相继亮了起来,欢声笑道:“真的?”

  “那当然,只要你们真正有才艺,我的老师涂芬总不会吝于推荐你们走到更合适的道路。”宋保军微笑道:“不过话说回头,安琪同学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不希望看到她在班级宿舍受到排挤、冷落和其他的所谓校园欺凌,你们对帮助她的,对吗?”

  两人连连点头,应道:“没问题没问题,安琪是我们好舍友,爱护她都来不及,怎么会欺负她呢?”

  阿茵极有眼力见,立即接住安琪手里的杯子,道:“你快去陪着宋老师,还是让我来煮咖啡吧。”

  宋保军说:“涂芬老师在国内演艺圈的份量,我不必多说,而an公司在韩国也有类似地位,只要你们能帮到安琪,我想大家都会高兴的。”

  “是是是。”秀秀激动得声音都颤了。

  若论耍心机手腕,两名没见过世面的艺术女生怎是宋保军的对手?少少几句话,既没承诺什么具体的事物,又让两人充满希望,不敢再对凌安琪指手画脚,甚至会无条件支持,从此她在寝室的地位就倒转过来了。

  阿茵又弱弱的笑问道:“宋老师,金仲基真的是你的死对头吗?”

  “啊哈哈,你们都是这样认为的?”

  “昨天晚上我看你们争得好厉害,差点就打起来了。”

  宋保军接过凌安琪递来的咖啡轻轻抿了一口,发现后者也竖起耳朵,一脸八卦的样子,笑道:“什么死对头,全是节目组的安排,事实上金仲基算是我的好朋友,经常向我请教音乐上的难题,我也解答了他很多疑惑。”

  “真的?”阿茵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宋保军基本张嘴就来,道:“我们学校在很久以前已经开始和an公司开展合作,为他们提供技术和艺术上的支持。那金仲基呢,表面是男神,实际上性格诙谐逗趣,人挺好的,可惜哪,就是搞音乐不太在行。”

  阿茵又问了几个娱乐圈的八卦,宋保军编得似模似样,一会儿说与这位大佬同席喝了几次酒,一会儿说与那位明星有过一段交情,几个女生满脸向往,秀秀差点就想投怀送抱。

  “咣咣咣咣咣,当当当当当……”手机铃声《拉科奇进行曲》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宋保军向女孩子们做个抱歉的表情,走到阳台接听。

  “你好,我是宋保军。”

  “哦哦,宋、宋公子,您、您好。”对方哆哆嗦嗦的道:“我、我是冒犯了您的齐良辰的母亲,有、有个事情想、想向您汇报一下。”

  宋保军道:“齐太太啊,有什么事直说好了,我不是什么领导,汇报二字可担不起。”

  齐太太越发惶恐,道:“是这样的,为了表示道歉的诚意,我们决定向学校捐献八百万元以及赔偿凌安琪两百万元的精神损失费。那个,两百万的钱已经准备好了,我想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20 01:22:49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3846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