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43章 所谓的哥哥

第343章 所谓的哥哥

  小馨白了她一眼,道:“我脑子有问题吗?巨无霸不洗难道让我洗?”平时在宿舍支使凌安琪干活惯了,说出这样的话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语气。

  秀秀道:“小馨,有个事……”

  正说着,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门口。

  小馨眉头一挑,叫道:“安琪!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死哪里去了!”

  大家转头一看,都愣住了。只见凌安琪手里大包小包,脖子上挂着四个包,左右肩膀搭着八个纸袋,旁边还有宿管阿姨和一位热心的同学帮忙拎包。

  秀秀和阿茵上前帮忙接住这一大堆东西,一一放好,向热心同学道谢。

  光是衣服鞋子就有二十多件,首饰、化妆品不计其数,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林林总总,叫人眼花缭乱,足足占去小半间寝室的位置。

  单看购物袋与纸箱上的品牌logo,梦之熊、橘子公司、古奇、施华洛世奇、巴宝莉、卡地亚、蒂芬妮、香奈儿、宝格丽、雅诗兰黛、兰蔻,堆在一起金灿灿的闪光,几乎晃花寝室众人的眼睛。

  两人心知肚明,一定是宋老师送给安琪的礼物,如此手笔,如此场面,真真羡煞旁人。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宋老师多么财大气粗,对待安琪有多上心。

  安琪这么笨这么傻这么壮都能得到宋老师的青睐,那么我们两人的美貌远胜于她,智慧超出百倍,将来宋老师还不得送我们豪车别墅,安排主演三五部投资上亿的电影?

  两个花痴女生一边幻想,一边露出会心的微笑。

  秀秀忙不迭的以一大堆奢侈品为背景,连续转换角度,面露为难的微笑,自拍好几十张照片,悄悄发到朋友圈,配上文字说明:“哎,又送我这么多东西,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愁人。”

  小馨兀自没回过神来,叫道:“安琪,搞什么名堂呢?没听见我在叫你吗?”

  凌安琪正要回答,阿茵冷笑道:“小馨,你仔细看看,别再瞎叫唤了。琪琪凭什么帮你洗衣服?”

  “凭什么就不能?买东西多很厉害吗?”小馨一时很不高兴,使劲瞪着凌安琪。

  凌安琪忙说:“不是,这只是我哥送的。”

  “你哥?我怎么从没听说你有哥哥?”小馨也不等凌安琪答应,直接取过一个雅诗兰黛护肤水的盒子拆开,仔细看了看,说:“哟,还真看不出真伪,哪买的啊?”

  “就是在专卖店。”凌安琪说。

  小馨马上把护肤水藏在怀里,说:“我平时照顾你这么久,也不见有过什么好处,行了,这瓶护肤水送给我得了。反正你皮肤不需要。”

  凌安琪不知道怎么拒绝,只得勉强说道:“那好吧。”

  秀秀劈手把护肤水抢回,冷笑道:“你还真有这个脸!”

  小馨一时急了,道:“喂,你们平时还不是这样?好意思说我?”

  阿茵插过去说:“别乱说啊,我们一直和安琪感情很要好的,你再这样别怪我向老师汇报你乱拿舍友物品,影响同学团结。”

  小馨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重重哼了一声,回到自己的书桌前一屁股坐下。

  凌安琪终究过意不去,笑道:“这么多化妆品我都不怎么会用,要不还是给你们吧?”

  秀秀忙道:“这是宋老师特意送你的,我们怎么好拿?”

  凌安琪随手拿起一个面霜塞进她怀里,又拿一盒唇膏递给阿茵,再把一支口红放在小馨桌上,道:“这有什么不好拿?拿着呀。”

  小馨正生着闷气,冷冷的道:“什么破玩意,快拿走,我可不要。”

  “不要拉倒,没人求你要。”秀秀赶紧抢了过来。

  两人半推半就了好一阵子,终于勉为其难凌安琪转赠的化妆品,又帮着她把一大堆礼物盒摆好放好。

  忙好这一切,宿舍外有人敲门,秀秀拉开门口,道:“啊,王老师,你怎么来了?”

  “呵呵,我就是过来看看。”

  来者正是王丽,凌安琪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手里拎着一袋水果,站在门口神色讪讪的样子。

  小馨忙说:“王老师,这么晚了还来啊,快来坐,我给您倒茶。”

  艺术学院的班级其实和宋保军的班级差不多,老师常常根据学生的家庭情况和学分高低,私下分为三六九等。家里有钱的,学习成绩好的,自然归为重点照顾的一类;而家里穷本身又学习不好的,就像凌安琪这样,隔三差五遭人排挤。

  小馨原来和王丽关系特好,这时看见王老师,只觉十分亲热。

  没想到王丽看都不多看她一眼,将水果放在边上,朝凌安琪径自走过去,笑道:“安琪,今天怎么没去上课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舒服就跟老师说一声啊。”

  凌安琪还没来得及答话,小馨抢着道:“能有哪里不舒服?是安琪她哥,嗯,带安琪去玩了,买了一大堆东西。我早就说过,旷课是不好的行为。”

  王丽笑得越发灿烂,说:“哦,是去玩啊?这几天有点累,确实应该玩玩,玩得开心吗?”

  凌安琪不好意思的说:“还好吧。”

  王丽索性就自来熟的坐下了,笑道:“安琪,以前老师有点严厉,其实都是为了你的学业着想,现在我觉得这个教学方式不太好,决定改换思路,你千万别有什么压力好吗?”

  小馨叫道:“王老师,学习是一回事,旷课又怎么说?难道我们班就随便她凌安琪旷课不成?”

  “你闭嘴!我怎么教学轮不到你来说!”王丽冷冷的说道。

  小馨吃了一惊,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抢着拍凌安琪的马屁?难道是她那所谓的哥哥?

  ……

  宋保军去了柳细月家里一趟,仔细检查柳青林最近两天的身体情况,发现没什么大碍,便由柳细月驱车送回家里。

  老头子今晚异乎寻常的兴奋,手里电话响个不停,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又忆苦思甜,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大友啊!你真是大友!是我是我,我宋世贤啊,你老小子忘了吗?整整二十七年喽!还记得那次在猫耳洞是你分了我半个橘子的吗?我一直记得,记得记得!好家伙!我可想着你们呢,当年太苦了,真的,我没忘,什么都没忘……”

  “对了,你还记得小文吗?对对,炊事班的那个小光头,他怎么样了?九四年他说去广东打工,我就一直没联系上他。……啊,零五年病死了?”

  “”

  老头子乱七八糟扯了半天了才恋恋不舍放下电话,脸上散发兴奋过度的红光。

  宋保军一问,原来是老头子当年的山青青水粼粼部队几位老战友筹备聚会。

  山青青水粼粼部队既377400连队,当年出了许多位英雄人物,包括一位一级战斗英雄和五位二级战斗英雄,甚至许多战士已在广桂省凭羊市的烈士陵园埋骨多年。

  像宋世贤这样背着杜元镛从尸山血海爬出来的,也不过拿了个三等功而已。

  有道是人生四大铁,在战场上生死与共而来的感情一直让宋世贤念念不忘,可惜复员以后,战友们天南地北各奔东西,有的远在南疆,有的移居东北,各自成家立业,为生活奔波劳累,想要再见一面始终困难重重。

  加上年深日久,生老病死,老兵们愈发凋零,这一次聚会能够赴约的战友不过十来人。饶是如此,也足够令人兴奋了。

  聚会时间定在明天,老家伙们要玩上整整一天,中午集合,下午去附近的一个古镇游玩,晚上在茶州市金龙餐馆聚餐,然后去唱卡拉ok喝酒,不醉不归。

  宋保军笑道:“爸,那你见了老战友,可得好好玩玩。对了,要带什么东西吗?”

  宋世贤一拍脑袋,道:“不说我还真没想起来,是该给大家带带礼物。哎,你说给他们准备些什么东西好?”

  “我看就弄些茶州土特产吧,高档石芭茶一人一盒,既不特别惹眼,价钱嘛也还说得过去。”

  宋世贤点点头:“也行,我这就去超市逛逛。”

  宋保军忙说:“爸,你难道去超市买二十块钱一盒茶叶的不成?”

  “那还能去哪?”老头子愕然问道。

  宋保军说:“不然我来买,包管你满意。”

  “你小子会买茶叶?”老头子疑虑重重,又问:“这个点了,还来得及?”

  “交给我来操办就行了。”宋保军大拍胸脯担保。

  一口答应下来,他立即转回房间,拨打电话给梁泊华。没错,这么点小事,还是交给手下来办的好。

  一个小时后,宋保军出门,花了两趟功夫搬进来二十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在桌上。市面上售价比较高的石芭茶,每盒一千克装,差不多一千块左右。

  二十盒就花了小两万块,宋保军给梁泊华转账,梁泊华执意不要。说得急了,这位文质彬彬的主任索性跳上车子立即发动走人,懒得和军少纠结两万块的傻问题。

  第二天还有课,宋保军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餐就急匆匆赶出门口去搭乘地铁。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5102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