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44章 坑了大姐夫

第344章 坑了大姐夫

  巷子口停着两辆车,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抽烟的男人,在清早的寒风里不停的跺着脚,分别是田默山和座山雕。

  “大姐夫这么早啊!”两人发现宋保军的身影,紧着上前打招呼。

  宋保军很是奇怪,说:“你们有事不打电话,专程在家门口堵我不成?”

  座山雕和田默山对看一眼,笑道:“大姐夫,这事还非得专程跑一趟不可。呃,那个嘛,白桦树公司已经渐渐进入正轨,训练和各项活动都在有条不紊的展开,公司上下风气为之一整,主要是得益于大姐夫的英明领导和各位同事的精诚合作。”

  宋保军把两人拉到车后躲避冷风,点了一支烟道:“有什么话直说吧,拐弯抹角的做什么?我一会还得赶去上课,没时间陪你们啰嗦。对了,顺路带我一程也好,挤早班地铁太辛苦了。”

  田默山早已知道了他不是什么正经的教授,说:“大姐夫,你可拉倒吧,什么课能比港口建设的安全还重要?”

  座山雕拍拍他们身边的崭新汽车,说:“大姐夫,这就是我们专程过来一趟的原因。大姐知道你生活艰苦朴素,不讲究吃穿住行,风格为我们所钦佩。不过这样下去也不太好,你是管委会的安全委员,身负重大责任,肩膀上扛着几百号兄弟的饭碗,没辆车太不方便了。”

  宋保军皱眉道:“怎么回事?”

  座山雕笑道:“大姐说了,你工作繁忙,这辆宣德甲寅是特意送给你,方便上下班的。”

  宣德汽车是象京宣德工业集团自主研发生产的高档汽车,经过数十年努力经营,成功跻身全球豪车一线品牌,与宾利、奔驰、法拉利、保时捷、宝马等汽车公司齐名。其中又分为丙辰豪车、甲寅越野车、庚亥商务车、辛卯迷你车等几个著名系列。(详见前作《极品学生》)

  座山雕身边这辆宣德甲寅,几乎是有史以来最精致、最强悍的越野车之一。

  采用最新的车身和底盘技术,无论是其越野能力的广度和可通过性,还是公路的操控和舒适性,车辆的全地形性能都被提升到另一个层面。

  整体造型是经典的方正外观,最大的优点是空间宽敞、操控出色。市面上裸车售价两百万左右,加上车内配置,差不多达到了两百四十万。

  宋保军脸色马上变得不好看起来,围着车子绕了一圈,说:“是不是我给白桦树公司安排了出路,你们就给我送了这辆车?”

  敏锐的座山雕很快意识到了大姐夫语气里的不对劲,忙说:“这不是大姐看你工作不方便嘛!”

  宋保军道:“我工作方不方便,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们操心。你们突然给我送车,究竟是什么意思?想让我在安全事务更照顾你们?还是给你们开更大的权限?”

  田默山忙说:“不是不是,大姐夫,您误会了……”

  宋保军道:“大家都是兄弟,我也不妨直说,港口建设需要人手和专业人才,而白桦树公司需要更大更多的业务,双方一起合作乃是双赢的好事。但我在安全委员位子上干活,你们给我送车,这就成了另外一种性质的东西!”

  “这个、这个……”

  “如果公司内有人作奸犯科,破坏港口建设,那我拿了公司送的车子,你们又过来求求我网开一面,我要不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你们有不学无术的亲戚想弄进来混碗饭吃,我要不要点头答应呢?你们掌握安全责任,若是一时疏忽导致事故发生,我要不要帮你们把事情压下去呢?”

  座山雕听他说得严重,一时口干舌燥,赶紧赔笑道:“大姐夫言重了,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我们在工作上出了纰漏,就请大、请委员会根据规章制度进行处罚,绝无二话。但这车子是大姐私人送给你的……”

  宋保军摇摇头:“私人送的也不行,我不能和你们有任何经济上的来往,以免被人抓住把柄。至于你们以前在老白桦树公司的那一套江湖习气,千万不能再出现在港口了。在港口就得好好做事才有出路,搞什么歪门邪道!?我缺你们这么一辆破车吗?”

  座山雕两人喜滋滋的送车过来,本以为必定会讨大姐夫欢心,没想到反被训斥了一顿,顿时颇为郁闷。

  田默山到底是混惯了江湖的老油子,转念又笑道:“大姐夫教训得是,确实是我们莽撞了。不过呢,这车是大姐买的,记在公司名下,也没多少人使用,留着积灰尘有点太浪费了。我们就琢磨着,借给大姐夫使用一段时间,产权还是在公司。”

  宋保军道:“名义上是白桦树公司的车,实际上随我怎么用都行?”

  田默山座山雕两人猛一阵点头,笑道:“是是是。这样就不算送车了。”

  宋保军道:“那还不是一样?很多官员以合作单位的名义拿房拿车拿好处,以为这样就不是行贿受贿。事实上很多案例都有,照样逃不过办案人员的法眼。”

  座山雕急了,说:“大姐夫,你这样我们回去不好交差啊。”

  “不如我出钱把这车买下来,你们花了多少,我照原价给你们支付。”宋保军说。

  “不行不行,车子是我们公司借给你用的,怎么还要付钱?”田默山立即大摇其头。

  座山雕却说道:“大姐夫亲兄弟明算账,我佩服!这车子呢,表面看上去挺好的,实际已经破得不行了,能不能开还是一回事,我看就折价五万块如何?”

  宋保军哈哈大笑:“雕哥,你太会开玩笑了。”

  座山雕面不改色的道:“是啊,这车子确实破得不行,怎么也不能坑了大姐夫。说实话管你要五万块我心里还虚得很呢。”

  宋保军并不表态,拉开车门一看,扑面而来是充满土豪气息的驼绒地毯、珠光宝气的金属装潢、淡雅大气的真皮沙发。

  仪表台的中间和两侧为上等黑胡桃木制作,形状简洁,线条笔直刚硬,充满越野车的硬汉风度。

  米色真皮沙发出自象京的著名品牌风之谷顶级设计师之手,座椅有黑色细线捆边,手工独到,观感和触感均为一流。在真皮和木料之间,点缀着反光度恰到好处的银质金属装饰,使车厢增加几分奢华大气,阳光洒进车厢时更是光彩耀人。

  内部空间十分宽敞,五座的设计,但是后排靠背有着巨大的储物空间,达到1600升的行李箱容积,无论长途旅行还是短途跋涉,都极为方便。

  至于外观,长度为四点八米,宽二点二米,外形狂野中有带着沉稳,远看侧面的轮廓尽是野兽般强壮的形象,近看则感觉多了几分霸气。

  宋保军很是喜欢,说:“这车大概两百万左右吧,过一段时间我就把钱转到公司账户去,不能占这个便宜。”

  座山雕连忙摆手,道:“大姐夫,你这样搞,不就变成我们逼你买车了吗?说出去要笑死人的。说真的,这车很旧很破了,值不了几个钱。”

  田默山索性说道:“那行,既然大姐夫连我们公司淘汰下来的烂车都不肯要,那我们也不好意思开回去了,就直接在这巷口砸了,也给大家伙瞧瞧。”

  “那就砸了!”座山雕动作更利索,从另一辆车里取出消防斧,作势欲劈,同时眼巴巴看着大姐夫。

  宋保军无可奈何,说:“既然如此,这车我先开一段时间,使用费按照正常租车公司的费用计算,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另外,白桦树公司所有人等无论触犯委员会纪律还是做了什么坏事,我处罚起来会比别人更严格,绝不跟你们讲什么情面。”

  “好说好说。”座山雕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可以回去向大姐交差,说:“至于费用什么的,还是你亲自给大姐打电话吧,车子是她的,我们不方便定价。”

  宋保军哪能不知道他们的心思,见自己若是不肯收车,只怕这关系就要当场搞僵,只好说道:“嗯,我一会就给大姐打个电话。”

  座山雕把车钥匙拍进宋保军手里,笑道:“证件全在车里副驾的储物格,大姐夫尽管开,什么开腻了我再给你换一辆。”

  近半米的离地间隙,通常情况下普通小车都是采取很轻松的姿势坐入车内,而这一次,几乎是向上爬进车内。

  宋保军显得稍微吃力,关上门口,道:“行了,别废话,以后努力在港口干活才是真的,好好督促弟兄们的训练,谁不合格的,一律清除出安全员队伍,包括你们在内。”

  “得令!”

  宋保军试了试车子,性能委实过硬,宽大的空间比悍马H2亦不遑多让,内部让人感受到的是大气和阳刚。

  由于整体属于大型车的缘故,宣德甲寅车内各操作部分都被设计得很大,包括空调出风口、飞航式排挡把以及座椅等。对普通人来说,感觉真真是一双小脚穿进了大鞋,看来真得让大个头入座才觉得合适。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5439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