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53章 擂台

第353章 擂台

  刘晓萱好笑的看着他:“你不会是想和我聊健身吧?要了解这些知识,我建议你去找专业的健身教练。”

  “其实我最想知道饮食对于健身者和减脂者,应该怎么吃?我总觉得吃得饱、吃得好,是不必太讲究的。”

  宋保军还有好几张牌没打出去,刘晓萱热爱健身,特别在意自己的身材和年龄,想必对于健康饮食和养生一道也是相当有研究的。

  这就正好搔在了刘晓萱的痒处,笑道:“你不懂了吧,健康饮食,一般是了解食物的营养成分,二是对比自己对营养的需求。在这基础上改变食谱。蛋白质不足,可以补加鸡蛋,或者煎鸡胸肉。脂肪含量过多,就少吃高脂食物,从而制定出合理的食谱,不是说吃饱就行。”

  见两人聊得起劲,穆秋光倒颇为惭愧:自己的强项是跑业务、搞关系,偏偏就一直没打听到刘总的这些兴趣爱好。

  而且宋保军的程度更为深入,很快把话题扩大,谈到了养生。比如睡眠的好坏,应该怎么才能保证睡眠质量;食膳进补对于身体保养的作用以及各种食材的优劣;居住环境对健康的影响等等等等。

  另外谈到运动,刘晓萱最喜欢的是乒乓球,曾经获得茶州市乒乓球赛业余组的季军,还出资在全国乒乓球联赛上打过广告,家里有邓亚萍、王楠等人的合影,也被宋保军不动声色的试探出来。

  两人甚至还聊起了美容和化妆,关于让嘴唇显得更为饱满的六种技巧和七种红色;如何让皮肤保持水分,变得更加吹弹可破;怎么掩盖过度疲劳导致的眼袋和皱纹;修饰眉形带来的气质变化;养护头所有的方式……

  渐渐的,刘晓萱越聊越是惊讶,怎么这男的懂得这么多女生的知识?而且说得头头是道,没有一个话题是他接不下去的。偏偏还聊得很让自己喜欢。

  于是乎,一种“对胃口”的潜意识在心里产生,便忽略了他平凡的相貌。

  关键一点是,宋保军的长相初看觉得普通,但经过猥琐人格的改变,属于耐看型的,时间越久,相处越熟,就越觉得有味道。

  所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刘晓萱身边不乏溜须拍马之辈,但是要说聊得如此志趣相投的,几乎凤毛麟角,屈指可数,而且这还是个男生。

  在旁边听讲的穆秋光总算明白,原来宋保军自称恋爱高手并非浪得虚名,他实在是渊博之极,方方面面均有涉猎,而且特别注重说话技巧,几乎不会让人烦闷,更不会唐突怪话得罪别人。

  聊了二十多分钟,刘晓萱终于笑道:“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多大年纪了?在哪里上班?”

  “我叫宋保军,今年二十七,是茶州大学的中文系教授。”宋保军虚报年龄,反正别人也看不出来。

  “这么年轻的教授?”刘晓萱肃然起敬,说:“还真看不出,不过你这般能说会道,一个讲师肯定跑不了。若不是小穆介绍过来的,我还以为你搞传销的呢。”

  宋保军不禁汗颜,原来用力过度也不太好,看来自己对于泡妞火候的掌握稍显不足,说:“如果真是搞传销的话,恐怕我不到三天就被人赶出来了。”

  “为什么?”穆秋光问。

  “我这人太实诚,说的每一句几乎都是实话,基本骗不到人。”

  刘晓萱轻轻笑道:“今晚的酒会还有个特别节目,只有少部分来宾获得了邀请,不知宋先生有兴趣吗?”言下之意,似乎有深入展的迹象。

  宋保军正要回话,一个男人迎面走来。

  那男的却是个金碧眼的外国人,高鼻深目,脸部轮廓分明,下巴刮得干干净净,年纪大概在三十五岁上下,长相颇为英俊。工整的藏青色竖纹西装,显得十分气派。

  “晓萱,你躲在这里,让我真是好找。”来者操着相当正宗的普通话,咋咋呼呼叫道:“我从六层找到七层,还去电影院逛了一圈,找半天都不见影子。比赛就要开始了,我怕你错过了精彩。”

  刘晓萱起身道:“我正要过去。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茶州大学的中文系教授宋保军。宋教授,这位是来自美国的收藏家亚历克斯·道格拉斯先生。”

  “哦!尊敬的宋教授,见到您真是荣幸!”亚历克斯·道格拉斯用夸张的语调叫道,同时向宋保军张开双臂就要和他拥抱在一起。

  宋保军立即伸右手做出准备握手的动作,道:“亚历克斯·道格拉斯先生,认识您可真是太好了。”

  道格拉斯张开的双臂停在原地片刻,讪讪改为与他握手,说:“久仰久仰。”

  宋保军搞不清道格拉斯的来头,也不想在对方身上浪费工夫,道:“客气客气。”

  当然,道格拉斯同样显得十分敷衍,与宋保军招呼便即转向刘晓萱献起殷勤来了:“晓萱,我这次特地到茶州来,第一是盼望看到一两场精彩的比赛,第二就是能与你共同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刘晓萱脸色不豫,道:“第一个愿望么,主办方可以满足你。至于第二个愿望,恕我无能为力。”

  道格拉斯也不气馁,笑道:“比赛就要开始了,还是让我们快些入场吧。”

  刘晓萱道:“宋教授,小光,你们也一起去看看。”

  宋保军听他们一直提到什么比赛,而且似乎仅限于某个圈子里的富豪参与,说得遮遮掩掩的,甚是神秘。他这次来主要是联系上刘晓萱,打好双方的关系,为将来对付张雪媛和韩维武做好万全的准备。见刘晓萱出言邀请,便点了点头。

  一名文质彬彬的工作人员过来,引领着他们穿过中央公园,通过电梯来到月季号游轮的九楼。

  一路上不停有人来往,均是衣冠楚楚的商界名流,向刘晓萱点头招呼。

  刘晓萱一一从容应对,一会儿说贵公司股票上涨声势惊人,一会儿赞美这位总裁气色不错那个老板神采奕奕。其间还接了四五个电话,指示副手做这做那。

  端的是商界女强人风范,一点也看不出前面十分钟她还是个和宋保军兴高采烈聊化妆品的中年妇女。

  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座宽敞的大厅,天花顶高达十米,十余根罗马柱耸立,足足能容纳五六百人的席位,四围还设置了二楼看台。

  最中间的却是一座……擂台!

  观众席内零零星星坐着两三百名宾客,彼此交头接耳,脸上挂着兴奋的光彩,议论即将开始的比赛。

  负责此处的经理把他们引到离擂台较近的前方,那是贵宾席,设有圆桌和椅子。经理一边吩咐侍者送来精致的点心和茶水,一边赔笑道:“各位尊客一切请便,只是不能拍照、摄影以及影响其他客人。”

  刘晓萱说:“我理会得。”

  穆秋光难掩惊喜,拉过宋保军悄悄笑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赛场么?”

  “我哪知道。”

  穆秋光悄声说:“你不知道不足为奇,这里本来就是非常秘密的场所,只有顶级富豪才能进来,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

  刘晓萱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翻了个白眼,说:“别搞得神神秘秘的,这里只是‘死亡竞技场’而已。”

  “死亡竞技场?”穆秋光变了脸色。

  原来这就是与中海修罗场、象京“地狱之门”齐名的三大地下拳场:死亡竞技场。

  上流社会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事物,权力、金钱、美色,物欲横流,纸醉金迷,虚荣无度,奢靡繁华。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人们片面追求最能刺激人心的东西,路线越走越邪乎,渐渐的只有一些血腥的玩意才能打动他们麻木的神经。

  地下拳场应运而生,安排角斗士在擂台上性命相搏,输的人死去,只有赢的人才能活下来,骨渣与肉末齐飞,鲜血共脑浆一色。

  如此刺激的场面,方能让那些大腹便便的达官贵人们为之尖叫疯狂。

  地下拳场方面更安排了各类盘口,方便有钱人下注,最低一万,高不限额。

  颇有一些身家过亿的富商在这里输得清洁溜溜,乃至倾家荡产走投无路,也有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因此达起来,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

  为了吸引有钱的观众,地下拳场对拳手的要求相当的高,强壮、灵活、聪明、机敏、残忍、无情,报酬极为丰厚。

  有的拳手打一场比赛的收入,往往足够三口之家幸福美满的生活几十年。当然风险也非常大,只要稍有不慎,在场上非死即残,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

  有钱人的品味往往是社会的风向标,当地下拳场获得一定的关注度之后,影响力就变大了,吸引越来越多的高手前往参加。

  三大地下拳场基本代表了亚洲最高的格斗水平,其他国家的高手经常前来挑战,以此获得名气的提升以及金钱的增加。

  拳手越凶,打得越狠,也就越让有钱人为之兴奋。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5833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