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59章 比赛开始

第359章 比赛开始

  “让我们欢迎日本格斗第一人,被称为四翼天魔王的——高见洋介!”主持人大声叫道:“五百场比赛——未尝一败——天下无敌!”

  主持人拖着长长的声调,意料之中的欢呼声果然扑面而来,山呼海啸一般席卷整个死亡竞技场。

  人人鼓掌叫嚷,尤其是那些生活缺少刺激的富家太太,一个个叫得面红耳赤声嘶力竭。

  有一个是从中海一路追过来的高见洋介狂热粉丝,看了十多场比赛,对高见洋介着迷得不行,索性站在桌子上,脱了上衣拼命挥舞,露出肥腻的腰肢使劲抖动。

  主持人喊道:“事实上我认为这场比赛毫无意义,因为比赛过程可能只有十秒钟高见洋介就会解决对手!但是你们想看到什么样的表演!?”

  “杀了她!”狂热的观众们喊道。

  “有请高见洋介的对手——凌安琪!”主持人这次显得冷静多了,说:“值得一提的是,凌安琪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格斗比赛,我们对她的过往一无所知,这将会是什么样的一场比赛呢?请众位拭目以待。”

  在铺天盖地的喝倒彩声中,凌安琪从安全通道缓步走出休息室,登上擂台。

  擂台面积为1ox1o平方米,比普通的散打擂台大了一圈有余。内部是坚固无比的钢架,上面覆盖厚实的高强度复合材料,能承受两吨以下的力量冲击。周围一圈高弹性护栏,共有三根,为了防止拳手不慎摔落伤及观众。

  离得较近的观众立即倒抽一口凉气,这女的真是太壮了!壮得无与伦比,难以形容。高见洋介本来算是比较雄壮的体格,站在她对面的六米开外,竟被衬得好似霍比特人一般。

  地下拳场的女性非常罕见,女性本身的生理特征在必死的格斗竞赛中常常有着显而易见的劣势。在最重要的指标:力量的表现远远不及相同重量的男性。

  其他的身体素质指标,例如心理稳定性、平衡能力、耐力、身体反应度、敏捷度、柔韧度、情绪自我控制能力、应变能力等等,女性均难有亮眼表现,除了忍受痛苦的能力较好一些。

  在这种单纯的身体对抗中,女性根本不是同等条件男性的对手。死亡竞技场创建十多年来,能排得上号的女拳手不过寥寥十数人,而且很快遇到挫折,不是被打死就是退役。其中一名女拳手为了获得好名次,甚至动手术割去自觉碍事的胸前双球,后来又长期服用雄性激素,彻底改变了身体状态。

  凌安琪的上场,观众们仅仅只是一愣,叫骂声又接着响起。

  “干掉这头母猪!”

  “哭着求饶吧!你很快就要在洋介的拳头下痛苦的死去!”

  “把她撕碎!把她撕成渣子!”

  高见洋介打过的比赛多了,从一米六的泰国拳手到两米多的俄国大力士,无一例外倒在他的脚下,眼前这女的虽然看起来壮了那么一些,也照样死得很惨。

  两人相互站在自己一边的擂台边沿位置,彼此虎视眈眈。

  高见洋介五百多场比赛的胜利,凭的是沉稳老练的经验和小心谨慎的心态,并不小觑对手,而是认真打量起对方来了。

  这女的腿好长!胸好大!脸蛋好美!这是高见洋介的第一个印象,随即他认真审视对方的其他条件,肩宽腰细,走路富有弹性,看起来身体素质极好,但这不代表什么。

  对方的站姿很业余,重心不稳,两只手不知往哪摆放。而且眼神躲躲闪闪,显然不太适应场上气氛,被观众起哄的节奏。

  一个笨拙的菜鸟。

  高见洋介判断完毕,在心里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十秒钟解决对方,以显示自己强大的搏击手段。

  “现在!比赛开始!”主持人说完屁股冒烟似的溜下擂台。

  无差别格斗,只有活着的一方才算赢,是不需要裁判的。主持人留在擂台上相当危险,很容易被拼杀中的双方波及,从而导致自身受伤。据说廖学兵挑战血狱拳场的五场比赛,打废了三个积极得过分的主持人。

  现场的呼声迅安静下来,众人屏息静气看着台上两人。唯有那个脱了上衣的富婆甩着腰间肥肉叫道:“洋介!洋介!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显得十分突兀。

  直到前方一位看起来颇有权势的男人回头瞪了她一眼,那富婆才闭上嘴巴,但是站在桌上一直不肯下来。

  高见洋介踏前一步,用怪腔怪调的中文说道:“你还有十秒钟可活。”

  这句话声音不低,台下离得较近的观众听得清清楚楚,当下又是一阵欢呼。

  高见洋介从前就学过汉语,三年前被杜隐桥击败,更是狠下一番苦功潜心学习中国文化,汉语已经说得相当流利,与人交流毫无障碍。

  随着这一声胜利的宣示,高见洋介脚下在地面用力一蹬,身子早已高高跃起,犹如一只大鸟似的,姿势潇洒无比,右腿呼啦一下,一记高抬腿扫向凌安琪面门。

  这是高见洋介习练已久的跆拳道攻击方式,以高空袭击的腿法为主,招数华丽好看,攻势也同样的凌厉无比。

  他游历全球,博采众家之长自成一派,在高抬腿攻击之内又包藏了好几个杀招,务必一招制敌。

  凌安琪尽管有些恼火,但还是远远不能适应这种生死斗的节奏,又遭到观众的喝倒彩,一时感觉格外紧张。

  已经来不及了,高见洋介的踢腿划出呼呼冷风劈面而至,其度之快,甚至在半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影子,看上去似乎在瞬间踢出了一二十腿似的。

  凌安琪大吃一惊,急忙后退避让。

  敌人的退让早就在高见洋介的意料之内,日本人左脚勾起,待右腿去势已尽,形成“连环踢”再次袭向凌安琪耳部,若是被踢在实处,只怕当场昏厥,便是致命也是有的。

  这空中连环踢是一个极高难度的攻击套路,其中讲究身形变换、力度把握、腿部弧度以及对细微空气流动的掌握均妙入毫颠,一旦有那么一点点的差错,不是闪着了腰肢,就是踢错了方向,乃至摔落在地。

  笨拙的凌安琪果然无法躲开,一记沉重难言的鞭腿狠狠扫中她的耳朵根部,出嘭的一声闷响。

  高见洋介更无任何怜悯之心,轻轻巧巧落下,以左手撑住地面,身形冲起,右手手肘击向凌安琪的左肋柔软要害之处。

  “咔!”

  高见洋介再次得手,一连串的攻击度奇快,观众们根本反应不过来,一个个张着大口叫不出声音。

  严钰得意洋洋回头看了宋保军一眼,只见这讨厌的小兔崽子紧抿嘴唇,面如土色。

  穆秋光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保持平板的面容,但张惶失措的眼神早已出卖了她的内心。也就刘晓萱表现还好一些,毕竟是见惯大场面的女强人。

  押了高见洋介重注的观众欢呼声起,只听凌安琪唔了一声,似乎非常痛苦。

  高见洋介意想中的事情没有生,凌安琪仅仅只是面有异色,并不随着手肘重击而倒下。

  搞什么名堂!

  高见洋介不及思索,腰身一扭一拧,以左手支地,身体猛地倒立过来,以脚后跟甩向凌安琪,兔起鹘落之间身形潇洒大方,充满宗师风范,惹得几个富婆尖叫连连。

  凌安琪从未应付过如此局面,不得不继续后退,背脊撞上了护栏绳索,被弹回来。高见洋介的脚挂中了她的肩膀。

  现场一片掌声,高见洋介的连番攻击如同暴风骤雨,令人喘不过气来,当真精彩无比。

  高见洋介感觉到脚踝一震,对方似乎肩胛骨已然破裂。

  但他马上纠正了自己的判断,凌安琪的手一抬,把他的脚给拔开了。

  高见洋介就地翻滚,重新与凌安琪拉开距离,双膝屈伸,嗖的一下,如同弹簧一般弹起,好像膝盖装有机关,显得既利索又诡异。

  他一边用眼睛打量凌安琪目前情况,一边寻找合适的位置起新的攻击。

  只见凌安琪还站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是个新手,然而抗击打能力很强,也许受过一定的训练,但是没经历过真正的战斗。

  抗击打能力,那毕竟是肌肉,不足为虑。

  高见洋介为自己的失误暗自摇头。

  连续三记沉重的攻击,鞭腿扫击耳根、肘击肋部要害、右脚披挂肩膀,任何一招打在普通等级的拳手身上,都将落得个筋断骨折的下场,然而对方竟然浑若无事,其皮粗肉糙程度起码在自己对决过的敌手中排名前二十。

  尤其是那记鞭腿,挟带身体前冲之势,少不得有三四百斤力道,竟没对敌人造成实际性伤害。

  这时十秒钟已经过了。

  观众席上照例鼓掌,其中伴随零星的嘘声。显然也有人对高见洋介不是那么待见。

  高见洋介丝毫不为自己先前所放的狂言感到羞愧,那只是他吓唬对手常用的手段。既然不能十秒内制敌,那就调整新的策略。

  二十多年来大大小小五百余次战斗,日本人早已练得心如钢铁,从不因为外界的骚扰而影响自己的判断。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62241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