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60章 五翼天魔王

第360章 五翼天魔王

  高见洋介略一凝神,拔起拳头直奔凌安琪的面门,可是由于身高不足,拳头向着凌安琪的圆滚滚胀鼓鼓的胸口打了过去。?

  “找死!”傻妹子娇喝一声,双手挡在胸前格开。

  正中高见洋介下怀!他临时变拳为掌,接住凌安琪的手前臂,跟着扭住对方的肘关节。

  不得不说高见洋介临敌经验相当,任何人无论抗击打能力有多出色,关节却是练不到的地方。就算你是美国拳王,一旦被锁住关节,再大的力气也运不出来。

  高见洋介一击得手,立即动,拇指和四指同时用力,使了个巧妙的拧劲。

  凌安琪心头大急,想要举手横推将高见洋介隔开,然而为时已晚,咔嚓两声,肘关节剧痛传来,已被高见洋介卸脱。

  高见洋介手上用力的同时,左脚绞住凌安琪的膝盖反方向猛扭。

  凌安琪再也支撑不住,俯面轰然摔倒。

  这就是普通人和业界顶尖高手如同深渊一般的鸿沟,凌安琪可以正面轻松收拾十余个小混混,然而高见洋介被称为日本格斗第一人并非浪得虚名,无论力量、度还是技巧和应变能力,均站在日本的巅峰,不可同日而语。

  “好!”刘佩龙脱口而出。

  刘晓萱脸色铁青,瞪了侄子一眼,这小子兴高采烈,根本没看到姑姑的眼色。

  高见洋介猛扑在凌安琪身上,双脚一上一下夹住她的脖子,双手扭住她的手腕。

  这是日本柔道中著名的关节十字锁,高见洋介练得炉火纯青,能把对手死死固锁在地面无法动弹,直至窒息死去。

  虽然比不上拳击比赛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来得夺人眼球,到底也是获胜的一种妙招。

  凌安琪双肘关节被卸脱,一时使不上力气,只得用腰部扭转肩膀撑起,试图脱开十字固的锁定。

  她情急之下用腰部侧翻,误打误撞正是破解十字固的办法之一,凭借庞大的身躯,居然翻出了高见洋介的双脚控制范围。

  “八嘎!”

  高见洋介怒吼一声,迅调整身体位置,用快一个身位的度窜起,在凌安琪刚刚起身到一半的时候,一记膝撞直冲过去,狠狠砸中凌安琪的鼻梁。

  “咔”的一声脆响,动作幅度大,使得视觉冲击力十足,好几个富婆目睹此情此景,情不自禁缩了缩脖子,好像被砸中的鼻子长在自己脸上一样。

  高见洋介根本不看结果,双手抱住凌安琪的后脑,压下膝盖再次提起,连续撞击凌安琪的面部。

  “咔!咔!咔!咔!”

  每一次声响似乎都是一次骨折。

  看那膝撞的力度,便是一块钢板,也要给他撞凹,何况十分脆弱的鼻梁?

  那个脱掉上衣的富婆越洋洋得意,尖叫道:“洋介!洋介!我下了你一百万!用力!用力!”

  一瞬间,宋保军身躯微微颤抖,暴戾人格提升到了,只要出现最危险的情况,他将不顾一切冲上台去制止。

  宋保军后悔了,不该因为意气之争就让傻妹子上台打擂,一旦傻妹子生什么意外,他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当初遇到严钰挑衅时就该做个缩头乌龟才对。

  或许向表哥求助也好,偏要逞这个强!

  高见洋介松开凌安琪,后者摇摇晃晃,不知死活。

  “天哪!”穆秋光捂住嘴巴不敢相信,喃喃道:“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

  高见洋介双手十指各自撮起成鸡心形,刹那间朝凌安琪腹部击打数十下,出哒哒哒哒的声音,快得好像机关枪。

  众人看得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太强了,真的太强了!

  主办方为了便于观众欣赏,在擂台上方大屏幕实时播放双方选手的直观数据。这时显示在大屏幕上的是高见洋介的出拳度:五秒钟之内一共击出九十五次,平均每秒十九拳!每拳力量平均在一百二十斤至两百斤之间。

  那么他的肌肉组织的强度已经接近了人类最顶尖的那个群体。

  换个比喻的方式,便是一头体重六百公斤的壮年公牛,也不能在高见洋介手下活过五秒钟。

  凌安琪当即一头栽倒,肚子上的衣衫破开一个大洞,美肉隐现。

  高见洋介面向观众高高昂起头颅,双手举起,仿佛沐浴圣光的天使长,一副胜利的姿态,迎接他的是潮水般的掌声和呼声。

  那脱衣富婆在桌子又蹦又跳,可怜的小木桌终于承受不住重量,哗啦一下垮塌,富婆惨叫着滚落下来,两名工作人员急忙奔过去察看。

  高见洋介在擂台上绕行,朝支持自己的观众挥手致意。

  还不到一分钟时间,他几乎掌控了比赛所有进程,全面压制对方毫无还手之力,精彩的诠释了“日本格斗第一人”的称号并非浪得虚名。

  “唔……”凌安琪揉揉昏昏沉沉的脑袋,艰难的从地上爬起。

  高见洋介愣了一愣:“还能动?”

  众多富婆粉丝也纷纷停止了喝彩好像有点不对劲,还是别立1ag太早的好。

  高见洋介疾快的转身,外脚背抽打凌安琪腿弯,力道之强,立即砸得凌安琪单膝跪倒。

  外表看上去似乎寻常之极,实际这一脚包含了高见洋介多年的心血,特意研习泰拳其中的精髓,便是一根粗壮的树桩也能当场扫断,更何况区区人体血肉之躯?

  高见洋介又是一记重拳抡在凌安琪太阳穴上。

  他的度快得好比闪电,从来不留给对手任何反应的余地,一拳接着一拳,拳拳不离要害,一腿紧跟一腿,腿腿疾逾流星。

  连番攻击,不给场上对手和场下观众喘息的机会,就像一部强悬念的电影,每一秒钟都充满了刺激,容不得任何尿点。

  严钰趁机显摆自己的渊博,笑道:“佩龙,你知道高见先生‘五翼天魔王’的绰号怎么来的吗?”

  “呃……”刘佩龙想了想,说:“是为了向织田信长致敬?”

  织田信长被日本人称为第六天魔王,似乎也有那么一点意思。

  严钰笑道:“是说高见先生的无敌如同天魔王一般,而他的头、双手、双脚都是翅膀,就是五件强大的武器。高见先生博采众长,柔道、空手道、剑道、跆拳道、截拳道、泰拳、巴西柔术、美国拳击、军队搏击术几乎无所不精,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是武器。”

  “还有这么个含义。”刘佩龙欣喜的说。

  话音刚落,高见洋介一个头槌狠狠撞上凌安琪的额头,将傻妹子砸得眼冒金星。

  几次三番的沉重打击,凌安琪早已痛苦不堪。她原本一腔热血挺身而出保护宋先生,只想着自己身强力壮,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就是想得太简单了,站在格斗届巅峰的人物,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

  高见洋介的度之快堪比猎豹、力量之大如同犀牛、反应之敏捷越猿猴、计算之精准不输级电脑。她凌安琪连对方的动作都看不清楚,谈何反击?

  当高见洋介的拳头过来时,她只能感觉到一股冷风扑面而来,眼睛一花,脸上就挨了打。

  当她抬起手臂想要格挡前胸时,高见洋介的手早就奔到她的肚子去了。而且这个时候凌安琪的双肘处于脱臼状态,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凌安琪抱着脑袋苦苦忍受,瞥见前方十多米处的宋先生正充满担忧的看着自己。

  宋先生眉头紧锁,牙关紧咬,乃至腮帮肌肉高高坟起,眼神中的含义非常复杂。

  我竟然连先生都保护不了!

  一股强烈的情绪涌上凌安琪心头,无能、无奈、无力。

  万一我被高见洋介击倒,那么先生将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他会被那些坏人活活打死!

  先生是多好的人哪!

  想到这里,凌安琪心头只有无限悲凉凄苦和不安。

  数不清的刺刀在黑暗中攒刺她的心脏,切割成一块块碎片。又好像有十几只张牙舞爪的野兽,在咀嚼她的心脏,她恨不能立即哭出声来。

  朦胧中,她似乎看见宋先生被严钰命人抓起来扔在地上不住踢打,鲜血一口一口喷出,先生拼命求饶,可是那些恶人们听也不听,好像还有人提起刀子向先生劈了过去。

  “我在干什么?”一种自责的情绪,突然占据了痛苦的心。

  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

  自己肩负着保护先生的重任,没有权利在这里流泪,更没有权利去悲痛。

  可是他们这般凶恶……

  我为什么如此的无能!竟连心爱的先生都保护不了!

  起先,凌安琪只是抱着头承受高见洋介的拳击殴打,在所有观众亢奋嘶哑的叫喊中,由于过度的激动,她一点痛觉都没有。

  她就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在巨大的浪涛里载沉载浮。她如同黑暗里的瞎子,摸索着,总是在同一处地方摔倒。

  她的思绪乱七八糟,头脑填满痛苦和悔恨。

  渐渐的,她的耳朵开始响,变成轰隆隆的一片。

  因为对自己的无能感到痛苦,这种痛苦慢慢变成了愤怒。8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6239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