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67章 太荣幸了

第367章 太荣幸了

  这时又有几个衣冠楚楚的男人过来,礼貌的问:“请问,是宋委员吗?我是钧颂广告公司的黎龙胜。 .”

  另一个人说:“宋委员,我是捷琪电工的余羿翰,能和您说一会儿话吗?”

  还有一个人半躬着身子说:“在下是祥轩设备有限公司的林孟洋,请宋委员多多指教。”

  原来上流社会的渠道超乎想象,就在董修竹展开调查不久,宋保军的身份已在游轮里一部分有心人士之中传播开来,就是想隐瞒也隐瞒不了。

  茶州新港管理委员会新任安全委员、杜隐桥、杜隐廊兄弟的表弟。这身份够用了么?

  甚至还有几个消息灵通人士查到了不为人知的“秘密”:宋委员是宝元集团老总的乘龙快婿。

  以及新的头衔:格斗女皇凌安琪的主人。

  是以便有在新港开展业务的公司老总赶过来示好,混个脸熟,方便今后进行更多的合作。

  但眼下几位老总打完招呼,都不约而同愣住,只见安全委员被乐雨润的亲侄子牢牢揪住衣领,一副即将爆发冲突的姿态。

  祥轩设备有限公司的总裁林孟洋便犹豫着问道:“乐总,您叔侄俩这是什么意思呢?”

  捷琪电工的余羿翰公司业绩近两年来一直下滑,急于打开局面,老早就巴望着能在新港建设中分一杯羹,心中焦虑无法形容。

  这时看见乐雨润叔侄合伙围攻新任安全委员,暗道抱大腿的机会终于来了,立即捋起袖子一脸的忠肝义胆,嚷道:“是谁敢对宋委员不敬?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再说!”

  如果不是钧颂广告公司的黎龙胜死命拉住,恐怕他就要上前对乐雨润饱以老拳。

  “乐总,你这是干什么?保安!保安!快来人啊!乐雨润行凶杀人了!”

  乐雨润受到几位老总的挤兑,简直急怒攻心,不由分说就是一耳光掴在乐蔚脸上,发出咣的一声脆响,叫道:“孽子!”

  这一巴掌含怒而发,打得好不猛烈,乐蔚脸颊高高肿起,捂着脸不敢相信。

  乐雨润心知再不表态就没机会了,叫道:“孽子!我今天就弄死你!”跟着一脚踹在乐蔚小肚子上,将亲侄子当场踹翻。

  乐蔚肚子翻江倒海,兀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

  余羿翰巴不得场面越乱越好,煽风点火的笑道:“乐总,宋委员就怎么着你们家了,要不让游轮安全部门介入一下?”

  乐雨润只怕今后没法做人,连续几脚往他身上招呼,狠狠的骂道:“敢对尊贵的宋委员动手,真真吃了熊心豹子胆,我今天不打你,是不是以后敢去怼联合国秘书长啊?我哥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孽畜!”

  黎龙胜倒有些过意不去,赶紧拦腰抱住乐雨润,说:“乐总乐总,行了行了,有话好好说,再打下去就出人命了。”

  宋保军一脸古怪的说:“你们几个闹哄哄吵嚷嚷的,就不打算问问我的感受?”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黎龙胜抢着道:“到底应当如何处理此事,还请宋委员示下。”

  宋保军本来是要让乐蔚受到毕生难忘的教训,看见乐蔚的叔叔乐雨润在边上点头哈腰一脸谄媚,突然觉得不太重要了,淡淡的说:“这一年内我不想再看到他还呆在茶州,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写个申请给我,不然就别回来。”

  “呃呃……”乐雨润陪着笑脸。

  宋保军转向他,说道:“至于你,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

  乐雨润认为这已经是比较好的结果了。换做六七年前的蟹委会,那才叫做血腥恐怖。

  螃蟹委员会最开始在象京市西区崛起之初,陈华遥一夜之间扫灭九十八家黑帮,后来又开展一场“打击盗抢净化街区行动”,抓到的小偷扒手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剁手。三个月下来成为残疾的扒手不下三百人,西区一跃而成全市最安全的街区。接下来的打击简直惨无人道,光是娱乐圈就枪毙了六十多人。

  现在宋委员只是把侄子逐出茶州市一年,比想象中好得多了。公司在其他地区还有很多业务,等一段时间过后宋委员气消了,就让侄子回来认个错,不是很简单么?而且还能顺理成章与宋委员搭上关系。

  宋保军又问:“你们几个都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吗?”

  余羿翰见之前场面混乱,不得不又重新自我介绍了一遍,笑道:“宋委员,我们慕名而来,也没别的要紧事,就是希望能给宋委员留下一个好印象。”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面人,这几位突然冒出来的怪客虽然令人不太耐烦,到底是满腔热情,宋保军不好多说什么,道:“那就一起喝一杯,如何?”

  众人大喜,都说道:“那可真是太荣幸了!”

  宋保军端起侍者送来的白兰地与众人举杯相碰,正要说些场面话,手机突然响了,不得已向大家做个抱歉的表情,走到一边接听。

  是老头子打过来的。

  “小军,你在家吗?”老头子的声音透着一股疲惫和无奈,低声说:“有个要紧的事,我在书房书架左数第三个格子里面,有个竹雕的笔筒,里面藏有五千块,你帮我送到金龙餐馆,有急用,记住,别告诉你妈!”

  没想到老头子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竟然还藏了私房钱。

  宋保军不禁一愣:“爸,怎么了?”

  “一、一点点小事,没怎么。”老头子吞吞吐吐的说:“你要是有空就马上送过来,”

  “爸!能说说实话吗?”宋保军罕见的严肃起来。

  老头子迟疑着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结账时有点钱不够……喂喂,你小子什么语气?找死了不成?马上送钱过来,不然我扣你一个月生活费。”

  “钱不够?那好吧,我马上过去。爸,你等等啊。”

  拥有哲学人格的宋保军心思何等机敏,立即察觉到其中的不寻常之处。十来个人的老战友聚会,想必大家身上都带着不少现金,吃顿饭能花多少钱?现在还要送五千块私房钱过去结账,吃的是龙肝凤胆么?

  再加上老头子犹犹豫豫的态度,可想而知他们一定在那家餐馆惹下了麻烦。

  ……

  宋保军猜得一点没错,老头子确实在金龙餐馆摊上大事了。

  今天一早,宋世贤喜气洋洋的出门,与老战友们相会去也,带上宋保军为他准备的高档石芭茶。

  老战友们离别多年再次相见,欢喜之余又颇为唏嘘,感怀人生之无常,惋惜战友之牺牲,嗟叹世事之艰难。

  说到动情处,有人不禁抹了眼泪。

  这帮老兵当年均是以一当十的战斗英雄,如今已风烛残年,就连最年轻的宋世贤也年近半百。

  有在西罗楼海关鬼龙高地孤身攻占越军第一道战壕的二级战斗英雄滕锦辉;有在木桑战斗中以一己之力炸毁越军地堡的二级战斗英雄邢立群;有独自潜入越军后方阵地歼灭一个排敌人的孤胆英雄尚山泉。当年威风凛凛的战士,如今已年华老去。

  接着大家收拾情怀,依照原计划去古镇游玩,还请了一位导游作陪,一路诗情画意,好不快哉。

  到晚上就去订好的金龙餐馆吃饭,十个人坐了满满一桌,按照普通酒席的菜式,十六个大菜再加四瓶五粮液,众人轰然对饮。

  分别有蟹黄狮子头、红焖蹄尖、香酥牛肉卷、银鱼煎蛋、八宝葫芦鸭、松鼠鳜鱼、葱烧大虾、碧玉酿丝瓜、辣汁香芋、文思豆腐、上汤金针菇、麻辣香腰花、卤水五花肉、毛肚火锅、猴头菇吨老鸡、花蟹白菜汤。

  不料就在结账时出了问题。

  所有菜肴通通按照个数记账!一份蟹黄狮子头,标价一百六十八元,实际却是按十个狮子头计费,这样就达到了一千六百八十元一份。

  一份红焖蹄尖共有十个,标价九十八元,实际是按照十个蹄尖计费,收九百八十元。

  如此种种,至于外面卖七百一瓶的五粮液,这里卖四千八一瓶。

  最后账单总额四万两千三百二十五元,老板很大气给他们抹了零头五元。

  一桌菜就花了这么多,而且不是什么名贵菜肴,远远超乎老家伙们的想象。

  这不就是敲诈么?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宋世贤格外不忿,立即对收费款项表示质疑。

  但总台附近马上围过来十多个五大三粗的保安,手里拎着橡胶警棍,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山清清水粼粼部队的战士,从尸山血海爬出来的人物,自是夷然不惧。

  奈何岁月不饶人,战友们一个个老胳膊老腿的,年纪最大的滕锦辉已经六十二岁,还因为战斗负伤,左手留下残疾。邢立群双腿脉管炎非常严重,不能久站。尚山泉风湿病,也差不多是个痴呆老头了。

  真要发生冲突,吃亏的只能是这帮老家伙。

  宋世贤只能挺身而出,说:“老板,你这收费不合理,有点贵了,是不是请物价局来核实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6477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