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68章 贤婿

第368章 贤婿

  餐馆老板嘿嘿冷笑:“请物价局核查?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你们在我家店里吃了东西,就得付账。”

  宋世贤忍着气道:“我们没打算赖账,只是一桌饭菜就要四万多,明显不合常理……”

  “不合常理?我都给你们抹零了还想怎么着?莫非是专程来吃霸王餐的?看不出你们一把年纪了,玩得挺溜啊,该不会是想碰瓷吧?”

  餐馆老板向戴着保安袖标的壮汉一努嘴,那壮汉立即抓起一个玻璃杯摔在宋世贤脚边,骂道:“吃霸王餐?那好得很!用不着物价局了,直接警局去评评理!”

  “去就去,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过来。”邢立群说着掏出手机。

  那壮汉不由分说劈手夺过,用力砸在地上,手机四分五裂。他仍不依不饶,抓住邢立群的衣领喝道:“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吗?敢在金龙餐馆闹事,当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今天这钱,你们不给也得给!”

  说着用力一推,邢立群吃不住劲,蹬蹬蹬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脸色惨白。

  宋世贤一看这还了得?上前格住那名壮汉喝道:“要钱就要钱,别动手打人!”

  “我打你又怎么了?不服?”那壮汉一巴掌扇了过去。

  “那就来吧!”

  别看宋世贤平日斯斯文文的,一旦动怒,手头可不含糊,当即拿住壮汉的手腕往后一夺,同时矮身闪避,脚踏前,疾快无比转到壮汉身后,将壮汉的手反到背上,完成一次干净利索的擒拿。

  如果不是连坐二十多年办公室,身体机能早已退化,他光是这一下就能当场扭断壮汉的胳膊。

  壮汉一时痛不可仰,连声嚎叫不已。

  “我说了不要动手的,大家都冷静冷静听我说。”宋世贤一看制住壮汉,想必对方已经得到教训,松手放脱。

  “我干你老母!”壮汉飞快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抄起橡胶警棍没头没脑砸向宋世贤。

  宋世贤见他不肯认错服输,立即摆出军队擒拿手的架势准备应敌。

  与此同时,后面十多名壮汉同时扑了上来。

  宋世贤双拳难敌四手,被好几根橡胶警棍招呼在背上,发出咚咚的闷响声。

  更有几个无耻的壮汉选择对滕锦辉几个老家伙动手,宋世贤瞻前顾后,强忍疼痛上前救急,身后空门大露,又挨了几下,被打趴在地,动弹不得。

  “我说你们几个老家伙,丑话撂在这里,今天你们不结账就别出这个门。”

  老家伙们失去动手能力,被壮汉控制起来,勒令他们支付天价账单。

  宋世贤几人无可奈何,就想结账先脱身再说。但老家伙们掏干净裤兜也没能凑出四万元现金,只好各自打电话找家人求救。

  ……

  宋保军听父亲说话紧急,不得不与穆秋光等人告辞,向餐桌边上的凌安琪招了招手。

  傻妹子左手拎一只起码五六斤重的烤火鸡,右手提着一盘直径四十厘米的圆形大蛋糕,正往嘴里猛塞,看见先生招手,不由眨了眨无辜的眼睛。

  “包起来路上吃吧,我有急事得出去一趟。”宋保军无奈的说。

  “那好。”凌安琪利索的答应,请侍者帮忙装满了七八个袋子的食物,喜滋滋的端在手里。

  柳细月还在和朱蟹委员会的高层会谈,来不及跟她告别,宋保军带着傻妹子匆匆下了游轮。

  坐进悍马车里,两人风驰电掣赶往金龙餐馆。

  宋保军不了解父亲的老友聚会情况,只知道他们十多个人被软禁起来等着拿钱结账。

  十多名战友,照理都是老头子这般高大英俊的好汉才对,但是被餐馆的人控制起来毫无办法。显然那家餐馆颇具手段。

  宋保军一边想着一边提高了警惕,事关老头子安危,容不得半点大意,最好还是通知表哥一下,反正那也是他的舅老爷。

  “表哥,我爸遇到麻烦了。”宋保军打电话过去,直截了当的说道:“在金龙餐馆,可能被人讹诈,拦住不让离开,我正在赶过去。”

  “舅舅有危险!?”杜隐廊果然暴跳如雷,沉声道:“表弟,你放心,就算是天王老子冒犯了舅舅,我一样能杀他全家。”

  从港口到市区平均三十分钟的路程,凌安琪开车犹如f1大赛,五分钟就到了。

  妹子平时无论做什么老是透着一股傻气,其实学起东西来一点都不傻,相反机灵得很。便如这台悍马,上手没多久已经相当熟溜,从市区开到港口时还稍有谨慎。回程时则像玩电脑游戏一般,积攒足够的经验,提升了一个等级,拉杆、换挡、过弯,熟练得如同跑了十多年长途车的老司机。

  好像她天生就对充满野性,粗犷巨大的物体感兴趣。

  又花了十多分钟才在某个街区找到金龙餐馆。霓虹灯的外设招牌金光闪闪,气派非凡。

  停好车,进了餐馆,晚间九点多钟客人已经不多了,大厅显得很是空旷。

  服务员礼貌的上前询问两人是否用餐,看起来和别的餐厅毫无二致。

  宋保军扫了一眼大厅里的陈设,只见总台有人在盘点,几名流里流气的壮汉坐在边上,很客气的说:“先前有几位老人家在这里用餐,钱不够结账,我特意送钱过来的,请问老板在哪?”

  那服务员换了一副神气,说:“哦,那你等会。”打开对讲机说:“老板,那几个老骗子让人送钱过来了。”

  老板带着几名壮汉从总台走出,迎上前来,先是打量了宋保军一番,见他气度从容,身后还跟着个满脸警惕的彪型悍妞,大喇喇说道:“你就是来替老骗子结账的?”

  那几名壮汉便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瞪着宋保军。

  “是的,他们人呢?”

  老板指指对面一间门口紧闭的包厢,说:“在里头反省呢,钱带来了吗?结完账你们可以走人,不交钱谁也别想走。规矩摆在这里,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吃了东西就得结账,可不是我讹诈你们。”

  “多少钱呢?我看看账单。”宋保军淡淡的说。

  老板把账单递过去,道:“好好看看,一是一二是二,吃了多少可做不得假!”

  宋保军粗略扫了一眼,见菜单上均是以个数计费,心中已经了然,笑道:“消费了四万三,吃的一点都不少嘛。我能先看看老人家吗?”

  “先看人?”老板眼睛一瞪:“我先问你,到底带钱了吗?看你们两个,两手空空,是不是来找事的?”

  宋保军一拍裤兜:“老板真会说笑,现在什么年代了,谁还带一大叠的现金?都是手机转账,方便快捷,还能避免收到假钞。再说你扣了我的人,我要求看看他们是否安全再结账,不是很过分吧?”

  “料你翻不出什么花样。跟我来!”老板一想对方来的只是两个人,而自己这里足足二三十多个大汉,怕他作甚?

  他餐馆里的壮汉名为保安,其实都是请来的地痞流氓,在街头厮混多年,身上或多或少犯有前科,一个个心黑手辣,厉害得紧。

  平时餐馆开张,仗着这批凶神恶煞的流氓保安,见神宰神,遇鬼宰鬼,一份菜式少则收费一两千,多则上万,几乎无往不利。

  谁若是不愿当冤大头的,那些流氓手底下可不含糊。

  那些食客基本上是外地的游客以及其他城区的客人,遇上这么个情况,一般都会选择息事宁人,自认倒霉,老实交钱离开。

  这钱赚得容易,比抢银行还快,老板越发的胆子大了,几乎见人就宰,根本不讲什么情面。反正老实人好欺负得很,不给钱?赏你几个耳光愿给了么?

  打开包厢门口,十几个老家伙都在里边坐着,神色各异,有的唉声叹气唠唠叨叨,有的紧抿嘴唇一脸不忿,有的咬牙切齿满眼怒火,有的年纪大了索性闭目养神,早已进入梦乡。

  宋保军一眼就看见老头子坐在边上龇牙咧嘴,忙说:“爸,我来了,你没事吧?”

  宋世贤后背挨了几下橡胶警棍,眼下缺医少药的正疼得厉害,皱眉道:“钱带来了么?”

  宋保军点点头:“都带来了。”

  剩下几个老战友纷纷说道:“小宋,这是你儿子?长得还挺英俊的嘛!”

  “你儿子在哪高就呢?成家了吗?我女儿今年也二十九岁了还没嫁人,脾气傲得不行,不如咱们对个亲家你看如何?”

  “贤侄,贤侄,我是你邢伯伯啊,九四年去过你家一次,应该没印象了吧?那时你还穿开裆裤呢!”

  “喂喂,让你儿子全交钱真的没问题吗?我叫的人也该快到了,不如大家都分摊分摊算了。”

  宋世贤见他们七嘴八舌,通通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忙说:“这什么乱七八糟等会再讨论吧,还有,我儿子今年才二十三岁,你女儿比我儿子足足大六岁呢。”

  “那不要紧,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六抱两块金砖,我就认准你儿子了。”那人不顾宋世贤的脸色,爽朗的笑道:“贤婿,贤婿,过来,你岳父在这。”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6487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