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70章 贴身保镖

第370章 贴身保镖

  她有把握在瞬间击杀老板,但对方骤然死亡时导致的肌肉紧缩反射,势必会让手里的刀对先生的父亲造成伤害,这是她不敢轻举妄动的重要原因。

  “一百万!”老板眼色一喜,立即恶狠狠叫道:“看看你打伤我多少兄弟?少于两百万我手里的刀子绝不答应!”

  宋保军急忙应道:“两百万就两百万,我答应你!先放下刀好吗?”

  “呵呵,我得看看他对你来说有多重要。”老板嘿嘿冷笑:“兄弟们上,给我把他们打成半死再说。你们千万不要反抗,不然别怪我不讲情面。老子劳教八年出来,什么场面没见过?反正烂命一条,别拿你们的思想试探我的底线。”

  两名小流氓畏畏缩缩的上前,见凌安琪眼睛紧盯老板,似乎一无所觉,便壮起胆子把橡胶警棍砸了过去,重重打在凌安琪的肩头。

  凌安琪默然忍受,胸中一股气险些就要炸了,然而投鼠忌器,一动不敢稍动。

  其他的流氓看见她不敢反抗,互相对看一眼,胆子很快大了起来,齐发一声喊,橡胶警棍通通抽在凌安琪身上。

  凌安琪眉头不皱一下,似乎他们只是在挠痒痒,淡淡的道:“你们就只是这种程度吗?”

  老板知道橡胶警棍砸在人体身上能造成多大的伤害,见这女的一脸不以为意,可想而知她的有多强大,不禁勉强冷笑道:“这种程度?兄弟们,给她见见血!”

  有人拿出刀子。

  突然,餐馆大厅的玻璃大门哗啦一声巨响化作碎片,一辆外形狂放的军用吉普冒着黑烟冲了进来,由于速度太快,在门槛上猛的一个弹跳,像陨石似的砸进大厅中间,四周桌椅板凳纷纷被撞得七零八落。

  玻璃碎片撒了一地,满地狼藉。

  跟着又是一连串急刹车的声音,四五辆军用吉普跟着停在后面。

  车子门口齐刷刷打开,瞬间涌出二十多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统一干练的12式防暴警察制服,头戴黑色钢盔,腰间武装带,双手抓持gls2015突击步枪,只眨眼功夫便冲到冲突现场,将老板、小混混等人围住。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杜隐廊已窜了过去,叫道:“所有人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这些小流氓们横行街头,所做所为不过欺男霸女,三天两头与派出所打交道,何尝见过这等阵仗,一时间全都吓尿了。

  起码十支步枪的枪口同时指着老板的脑袋。

  杜隐廊厉声道:“再说一遍,所有人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眼看那些受过严格训练的防暴武警一个个举起步枪,目光冷峻绝无半分情绪波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小流氓们再没半点犹豫,刀子和橡胶警棍哐啷哐啷掉在地上。

  老板压根没想到不过是敲诈几个不长眼的老家伙而已,居然惹来这么大动静。

  片刻的惊慌失措过后,他紧了紧手里刀子,咬着牙笑道:“有种就开枪,大不了老子不活了!也要拉个人垫背!”

  杜隐廊暗道开始只以为发生冲突,没想到老板居然会铤而走险,要是带个狙击手来就好了。

  现在不是懊恼的时候,对面劫持的可是他唯一的亲舅舅。

  但杜隐廊不敢表露对宋世贤的额外关注,这会引起歹徒更多的有恃无恐,进而增加更多的筹码,从而让营救行动变得更为困难。

  他正紧张思索对策的时候,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场面发生了。

  只听宋世贤一声暴喝:“我乃老山前线第一侦察兵,手里头二三十条猴命,你算老几?”

  说着右手死死抓住刀子,任由锐利的刀刃割破手掌皮肤,脑袋狠狠向后撞去。

  肘腋陡生变故,老板一下不及反应,被撞歪鼻子,眼前一阵金星乱冒。

  “爸!”

  “舅舅!”

  宋保军和杜隐廊同时惊呼失声,任谁也想不到一向古板传统斯文儒雅的宋世贤突然兵行险着,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悍然向老板反击。

  大家更是想象不到,这个看似有些软弱的中年男人,在二十多年前手刃三十名越南猴子,被称为老山第一侦察兵。

  虽然年华老去,他的血性可没变。

  尽管年老体衰,连最基本的军体拳也快要忘光了,宋世贤仍是上阵敢搏命的好汉子。

  凌安琪一时感觉自己身为先生“贴身保镖”,却令先生的父亲陷入危险境地,深感失职。这辜负了先生对我傻妹子的殷切期望,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傻妹子心头难受,又羞又愧,唯有死死关注场上动静,力图挽回颜面。

  这时捕捉到局势变化,凌安琪瞬间发动,左拳凌空击出,同时右腿跨前,眨眼便已拉近双方距离。一股劲风直直扑向老板的面门,仿佛高速涡轮增压机产生的气流,压得老板面庞扭曲。

  宋世贤松脱开来,凌安琪顺势一按他的肩头,轻轻推向宋保军的方向。

  老板被气流吹得东倒西歪,脚步踉踉跄跄,心中暗叫不妙。也就那么短短半秒钟时间,等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被凌安琪捏着脖子提到了半空。

  基本上已经结束了。

  防暴武警将剩余小流氓全部控制起来,命令到墙角下排队蹲好,双手反铐到背后,不准交头接耳。一旦有谁稍微异动,立即便是一记枪托狠狠砸过去。

  还有人去包厢里接出剩下几位老战友,向他们解释当前情况。

  杜隐廊忙凑过上笑道:“舅舅,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宋世贤兀自不爽,愤愤的道:“推我干嘛?我还能打!让他们上来十个!”

  宋保军道:“爸,你可拉倒吧,你这把骨头没闪着腰就算好的了,还要和年轻人打斗?”

  “你小子!”宋世贤怒道:“你爸我当年可是老山第一好汉,越南小孩听到我的名字,连哭都不敢!”

  “好汉不提当年勇。”宋保军说。

  杜隐廊忙道:“表弟,你怎能这样说舅舅?如果不是舅舅当年神勇,恐怕现在也没我杜隐廊这号人物。”

  宋世贤这才勉强换了脸色,说:“阿廊,你爸最近身体还好吗?”

  “托舅舅的福,我爸现在还可以。”

  宋世贤当即哼了一声:“那老家伙是乌龟变的吗,怎么还没死?”

  杜隐廊不得不赔笑道:“舅舅,你骂我爸,可不等于也骂你自己了么?”

  “怎么说?”宋世贤瞪眼道。

  “舅舅,你把我爸从尸山血海救出来的,如果他不行,岂不是等于舅舅的眼光也有问题?”

  “是我瞎了眼!”

  杜隐廊只好摸着鼻子苦笑。

  边上的防暴武警均是由象京军区调遣到港口负责首长安全的警卫连,一个个艺高人胆大,也熟知杜元镛、杜隐廊的身份。见那斯文英俊的中年人张嘴毫不留情讽刺杜总司令,而杜隐廊也唯唯连声,不敢反驳。众人都不禁面面相觑,暗自摇头。

  警卫队长上前敬礼,说:“现场已被控制,接下来怎么处理,请首长指示。”

  凌安琪也拖着老板软倒的身子,问道:“先生,要杀了他吗?”

  宋保军道:“把这家伙移交给警卫同志。”

  杜隐廊则向宋世贤问道:“舅舅,你说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肯定是一家黑店,都封起来,涉案人员按相关法律处理,我可不想干涉你们的工作。”

  宋保军凑上前笑道:“爸,你和几位叔叔伯伯难得一次聚会,却误入黑店,好像也不那么尽兴。我看不如让表哥做一次东,请几位老人家好好享受享受,如何?”

  宋世贤正要拒绝,杜隐廊抢着道:“舅舅,我爸是我爸,我是我。我妈过世得早,我就是想尽孝也没什么机会……”

  这番话说出来,宋世贤只好说道:“那行。”又想起一事,问:“小军,这女孩是谁?”

  “我……我同学,凌安琪。”宋保军编起谎话来眼睛都不眨一下,说:“艺术学院的,最近我在音乐学院当客席学生,就顺便带带她。”

  宋世贤看着傻妹子巨大的身躯和甜美的脸庞,罕见的点点头,说:“不错不错,你好好带带人家,该教什么就教什么,别藏私。”

  “爸,以我的水平,就是带研究生也没问题,怕什么。”宋保军忍不住又吹牛。

  宋世贤没理他,向凌安琪笑道:“小凌同学你好,我是宋保军的爸爸,下次有空去军军家里坐坐。”

  见是先生的父亲垂询,凌安琪不禁涨红了脸,宛若蚊蚋般细微的声音应道:“好……好的。”

  其他战友们发现局面已被控制住,纷纷围拢过来,有的不住痛骂老板说是要去消费者协会曝光,有的丝毫不以为意,大大咧咧的在边上抽烟,还有几个脾气火爆的老家伙抓住其中几名流氓殴打,警卫们并不阻拦。

  杜隐廊道:“各位叔叔伯伯在这里吃饭想必有些不太痛快吧,我还有个更好的去处。现在新港的码头上停泊一艘豪华游轮,我想请叔叔伯伯们去走走、看看、玩玩,体验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以及小康社会的建设成果。”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6564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