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74章 还你一个公道

第374章 还你一个公道

  吴福明立即换了一副脸色,笑道:“老凌,我今天过来,是特地来通报你一件喜事的。我市钟市长高度重视本市职工生产学习和生活,对你们家的困难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所以呢,今天钟市长亲自过来慰问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组织上尽量为你们解决。市长,这位就是我们公司的职工凌利仁。”

  “钟市长?”凌利仁吓得险些当场飙尿,连带着声音颤抖,膝盖发软,说话抖抖索索。他这辈子当然见过一些个大人物——只是在工地上远远的隔着几十米距离见过来视察的领导。

  而一位市长亲自登门慰问,这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又刚好解决了他被下岗逼债的大难题,凌利仁一时慌张失措在所难免。

  吴福明手脚麻利的搬过几张凳子,衣袖在凳面上来回拭擦干净,才分别送过去,笑道:“市长、刘大秘,请坐请坐。”

  钟天成先请三少和梁泊华坐了,自己跟着坐下。吴福明这才发觉几个人是以那位年轻人为核心,不由懊悔不已,暗骂自己怎么就没一点眼力见,连钟市长都对他那般恭恭敬敬,自己竟然没看出来,太失败了。

  “凌利仁同志的家庭很艰难嘛!作为一个在公司兢兢业业干了二十多年的老职工,清贫至此,既是二建公司的失职,也是我的失职。”

  吴福明忙抹着汗说:“市长,我一定深刻检讨自己。”

  钟天成说了一通场面话,又道:“这个问题待会再说,现在先来商量商量怎么才能让凌利仁同志的状况得到改变。”

  宋保军笑道:“大家都坐下来谈谈,不必拘礼。”

  俞瑞庭到底是女人,醒悟过来,从他们带来的水果取了一些拿去厨房清洗,再放在桌子上请大家吃。

  凌利仁满肚子疑问,偏偏不敢废话半句。

  宋保军掏出河水烟散了一圈,说:“凌先生,我是琪琪的大学同学,今天路过鹭鸶市,特地进来看看,唐突之处,还望多多见谅。”

  等于把进门时的话又说了一遍,但听在凌利仁耳中,与先前的含义已经大为不同。

  别的不用怀疑,钟市长和吴总的身份摆在这里,能假到哪里去?有哪个骗子本事大到这种地步?

  凌利仁惶恐的说:“敢问您怎么称呼?”

  “鄙姓宋,宋保军,是琪琪的学长兼音乐导师。琪琪这孩子的身体素质极有天分,乃是世所罕见,将来肯定要跟着我深造的。所以呢,我想来看看,琪琪同学的家庭情况,有什么后顾之忧。”宋保军明明比凌安琪大不了几岁,这番话老气横秋的说出来,没一个人觉得不妥。

  凌利仁忙说:“家里好得很,没什么后顾之忧。”

  俞瑞庭狠狠瞪了丈夫一眼,赔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生活上有一点点困难,希望组织上能给予解决。”

  这个中年女人长相和女儿凌安琪差不多类似,都是一副异于常人的好身材俏相貌,可惜因为生活的艰难,两鬓过早染上白霜,眼角爬满鱼尾纹,脸色蜡黄,穿着早几年的运动服,坐在对面虎背熊腰,像座铁塔似的。

  凌利仁意识到说错话了,涨红着脸不敢吭声。

  宋保军目光落在钟天成身上:“钟市长,您认为呢?”

  钟天成清了清嗓子,道:“凌利仁同志数十年来为二建公司工作的成绩有目共睹,我们不能让优秀工人寒心,吴总,你怎么说?”

  吴福明道:“凌利仁同志的业务娴熟精通,待人诚恳,团结同事,忠诚敬业,堪为二建公司的工人楷模,这么说呢,我们公司还需要一些这样的人才参与到管理工作中去。现在是这样的,人事科还需要一位副科长,我希望你能担任这一职位。”

  说着偷眼去看宋保军和钟天成的反应。

  只见宋保军面无表情,吴福明心头便是一沉。

  果然,钟天成淡淡的说道:“这么好的人才,还留在二建公司,屈就一个小小的副科长,有点可惜了。小刘,你看看几家市直单位有什么合适的岗位。”

  刘秘书道:“凌利仁二十几年来一直在二建公司测量岗位上工作,业务精熟,能力极强,我建议换换岗位,也算是为组织培养领导人才。住建局的市政规划科目前没有领导,我觉得呢,凌利仁可以去锻炼锻炼,一来嘛,他的专业对口,二么,过得几年,等大家都服气了再提上来,为老百姓做做实事。”

  吴福明服气得很,暗道领导就是领导,一番话说出来充满大义,就算别人心存质疑,也提不出反驳的意见。

  钟天成道:“凌利仁,我托大就叫你一声小凌吧,对于组织上这个安排,你有什么意见和更好的建议吗?尽可以提出来,大家一起商量探讨。”

  凌利仁不知所以,任由几位领导安排自己的职位和前程,心脏早就飘到天边,唯唯连声道:“挺、挺好的,我没意见。”

  “那就这么办。”钟天成转头向刘秘书吩咐道:“你得空给住建局的老蒋去个电话,跟他沟通一番,尽快早日落实此事。”

  吴福明见事情办成,心头不禁十分着急,暗道领导把凌利仁都安排好了,我却一点力气没出,岂不是没给领导留下好印象?以后又怎么进步?

  他绞尽脑汁苦苦思索,看到凌利仁住处破旧,不由眼前一亮,笑道:“老凌啊,我看你这住的地方,确实有些委屈了。二十几年的老职工,我们不能亏待你了不是?就算你的关系马上就要转入住建局,也还是我们二建的老同事嘛!单位去年在锦绣豪庭还有几套职工闲置房,楼层不错,位置合适,你要是不嫌弃,就赶紧搬过去。”

  二建所谓的职工闲置房,其实都是给领导住的,凌利仁早就知道,其实明白没有自己的份也就不去多想,这时见吴福明主动提起,不禁赶紧摆手道:“不成不成,那怎么行呢!”

  钟天成笑道:“那套房子,都有什么讲究?”

  吴福明介绍道:“房子建在锦绣豪庭小区里面,设施齐全完善,附近有学校、医院和超市,交通便利。房子使用面积一百三十六平米,四室一厅两卫一厨,原是给先进工作者准备的,我看老凌正好合适,也符合程序要求,只要办一办手续即可入住。”

  “既然符合程序就没问题,尽管小凌是人所周知的先进工作者,我仍不希望你们胡乱开什么后门。”钟天成义正词严的表态。

  一百三十六平米的新房!比起现在所住的四十平米老屋子,简直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垃圾场!

  凌利仁夫妇俩几乎感动快要哭了,一边用手抹眼眶一边说道:“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吴总,您的大恩大德……”

  吴福明赶紧摆手道:“别谢我,别谢我,还是谢谢三少和钟市长吧。都是三少和钟市长亲自过问,你们一家才有的今天,一定要深刻认识到这一点知道么?”

  凌利仁再次向宋保军道谢,其感激涕零的程度,险些要趴在地上永表忠心,宋保军赶紧把他扶起,客气了几句。

  “我来之前还听说了俞女士在体委工作?”宋保军问道:“是篮球队教练吗?”

  “是、是的。”俞瑞庭像听话的小学生一样,双手放在膝盖上,老老实实的答道:“篮球队教练,最近被、被停职在家反省。”

  “怎么回事?”钟天成立即喝问,同时眼睛看向刘秘书。

  刘秘书十分机灵,道:“请三少和市长稍等,我就打电话给体委问问情况。”

  体委其实是体育局,前身叫做市体育委员会,后来改制成了体育局,但大家都没改称呼的习惯。

  刘秘书很快问清楚了,原来是一个不服从管理的学员,自己出了事,因为是体委某领导的儿子,所以怪罪到无根无蒂的俞瑞庭头上,让她成为替罪羊。

  钟天成发现这个家庭每出一件事,都像是三少一耳光抽在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

  “学员任性出了事,直属领导不出面担责,反而让教练顶雷,这是个什么理?”钟天成怒道:“让体育局的张鸿马上过来,二十分钟内赶到,少一分钟都不行!”

  说完他向俞瑞庭和颜悦色的笑道:“俞教练,你别担心,这件事我们会妥善解决的,还你一个公道。”

  俞瑞庭兀自惴惴不安,道:“谢谢领导的关心。”

  体育局的领导张鸿是第十分钟赶到的,被钟天成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顿,当面向俞瑞庭做了深刻的道歉和检讨,犯事的学员也要开除,最后重新安排工作,建议是把俞瑞庭调到体委的领导岗位上,皆大欢喜。

  宋保军摸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面,说:“凌先生,俞女士,琪琪同学前几天在一次音乐大赛获奖,得到了一笔奖金十万元,就托我转交给你们,改善改善生活。”

  “啊?”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6753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