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75章 好消息

第375章 好消息

  凌利仁再蠢也知道自家女儿没那个赚钱的本事,吞吞吐吐的道:“领导,这个……我……”

  “别的你们不用多问了,先拿着,不够用的就给我打电话。”宋保军没具体去说钱是怎么来的,毕竟傻妹子秒杀日本武士团不值得过分宣扬。

  而且也不宜一下就把所有钱全给他们,对于没多大背景的凌家来说,一笔巨款可能就是飞来横祸。

  最后宋保军向钟天成努努嘴:“钟市长,我还有些事,想和凌先生单独谈谈,您日理万机,就不必留在这里麻烦了。”

  “哦,那我就不打扰了。”钟天成笑着起身,道:“小凌,你们好好休息几天,下个星期一来我办公室报个到。还有,我和小刘的电话都留给你,有事尽可以给我们打电话。”

  俞瑞庭知道遇上贵人了,连声不迭的傻笑着。凌利仁礼貌的挽留几句,和妻子一起送贵客出门。

  宋保军和梁泊华则留在客厅等他们送客归来。

  “梁主任,这对夫妻对我来说相当重要,容不得任何闪失,所以拜托你时常留意一下他们,让钟市长帮忙照顾照顾。”

  “我理会得。”梁泊华心思机敏,笑道:“是因为凌利仁的女儿凌安琪么?”

  “是的。”宋保军点点头:“也许象京蟹委会第一战神杜隐桥就要过问此事了。”

  梁泊华大吃一惊:“你是说,杜秘书长?”

  宋保军拍拍他的肩膀:“所以,认真点,说不定你会因此升官发财呢。”

  “多谢三少。”

  两人闲聊一阵,凌利仁夫妻也回转过来,脸上带着兴奋过度的潮红。

  夫妻俩至今没想明白这位有权有势的公子到底看上自家女儿哪点好了,就说那凌安琪吧,性子软弱缺乏主见,身材比男人还粗壮百倍,脑子也不太好使。而这位宋三少,温文儒雅,风度翩翩,气质说不出的迷人。

  两者怎能相比?

  是以夫妻俩越发惶恐,一路低声讨论回来,始终得不出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结论。

  宋保军请他们坐下,梁泊华主动说去泡茶,可惜凌利仁家里实在找不到什么茶叶,最后去邻居家借了一大包超市出售的廉价铁观音,泡在塑料杯里,摆在桌上。

  “凌先生这些年过得不太好吧?”宋保军吸了一口烟,说:“不过不要紧,你们养了个好女儿。”

  “是、是吗?”凌利仁干巴巴的笑着,和妻子对看一眼,心里同时冒出一个念头:这位宋三少果然看上自家女儿了!

  谈不上有多为难,相反是觉得欣喜。夫妻俩一直怕傻女儿将来嫁不去,有人看上当然是好事,而且这男的来头不凡,远远超出预期,就像你长年累月买彩票觉得中个几百块的五等奖就不错了,结果开奖发现七个号码全中,这还得了?

  宋保军说:“你们作为琪琪的父母,只管好好安心过日子,用不着去想那些无所谓的烦心事。”

  俞瑞庭犹豫着道:“能问问您是干什么的吗?”

  “我是茶州新港管理委员会安全委员,在茶州大学音乐学院兼职教书。琪琪是个好苗子,很有发展前途,所以我认为不能耽误她。”

  “是是是。”

  宋保军道:“鹭鸶市市长钟天成是我朋友,以后你们有问题,都可以找他商量,也可以直接找我。只要不是作奸犯科违法犯罪,我都能为你们办到。”

  “是是是。”

  “还有,可以想见的是,将来会有很多人来求你拉关系,千万记住你背后站的人是钟市长和我,做什么都别给钟市长丢人。”

  “是是是。”

  ……

  送走宋三少,凌利仁夫妻陷入了甜蜜的苦恼。

  凌利仁一边给女儿打电话询问情况,俞瑞庭急吼吼要去银行取钱确认是不是真的有十万块在卡里。

  “你傻了?那么大的领导,说的话难道是假的?就算卡里没那么多钱,你又能咋地?”凌利仁让妻子不要着急,拨通了凌安琪的电话。

  “琪琪,我是爸爸啊!”凌利仁喜气洋洋,大声说道:“你猜今天谁来我们家了?”

  “又、又有人逼债?”凌安琪不安的问。

  凌利仁不禁扶额汗颜,这母女俩都是一个劲的冒傻气,说:“不对,再猜猜。”

  “表姑妈送好吃的来了?”

  “再猜。”

  “我可猜不出。”

  凌利仁卖了半天关子,只好说道:“是宋保军啊,他说他是你的导师。”

  “啊!”凌安琪的手机差点掉在地上:“宋先生!他怎么会去我们家啊?”

  “我也不知道,这位宋先生呢,说是路过鹭鸶市,临时过来看看,还带了钟市长和吴总经理一起,顺便解决了我和你妈的工作难题。”

  凌安琪一时又惊又喜,忙说:“爸,你有没有留先生在家吃饭?他没嫌弃我们家里穷吧?”

  “我倒是想留来着,宋先生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说他如果嫌我们家里穷,还会和市长大人一起过来?”

  “这倒也是。”

  “对了,你在学校生活费还够用吧?宋先生给了我们十万块,说是你拿的奖金,有没有这回事?”

  “没有啊,怎么?十万块?这么多!”

  “你要是生活费不够,我给你打几万过去?”

  “不用不用,我现在生活好过得很,先生每个月给我开工资,还想给你们打钱呢!”

  凌利仁想了想,迟疑着问:“女儿啊,我说,宋先生怎么会对你这么好?”

  “这个……很难解释,先生个好人。”

  “那……宋先生有没有和你那个?”凌利仁问了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凌安琪不禁羞红满脸,跺脚道:“爸,你怎么瞎说这个!先生那么好,怎么会对我那个?”

  “我、我、我是觉得宋先生和你挺好的,我、我看不如你主动点?”

  “爸,我还有事,先挂了!”凌安琪红着脸抢先挂断电话,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这傻孩子。”

  凌利仁叹口气放下电话,对老婆说:“有空多劝劝你女儿,该主动时就得主动,别错失良机。你想啊,宋先生那种身份,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说不定连什么女明星也要贴上来献媚,我们家女儿能比得上那种狐狸精?”

  俞瑞庭果然陷入深深的忧虑:“不行!我再给琪琪打个电话提醒提醒。”

  “下次再打,你想啊,她那么害羞的人,一时半会接受不来,总要有个过程。不如,我们先去取钱?”

  俞瑞庭再次高兴起来:“走!”说着就钻进厨房拎着一把雪亮的菜刀别在腰间。

  “你干什么?”凌利仁吃了一惊。

  “十万块啊!万一被人打劫怎么办?还不许带把菜刀防身?”

  “给我放下!”凌利仁喝道:“你防个屁的身!人家还以为你是去抢银行的呢!钱没取到就先给转起来关了,能不能动动脑子!”

  俞瑞庭一想也对,闷闷不乐放下菜刀,道:“可我还是觉得不保险。”

  “有你这块头,便是十个歹徒提着机关枪也不敢碰你一根毫毛,怕什么。”

  “瞎说什么,人家娇弱得很。”

  夫妻俩乐滋滋的揣上银行卡和存折,两人共骑一辆破自行车,去附近银行先把九万五转进自家存折,取出五千元现金放进腰包,兴致勃勃规划未来。

  先在商场买了一套俞瑞庭苦盼多年而不得的三线品牌连衣裙和一对金戒指,也不敢多买,又去超市选了一只肥鸡、一尾活鱼,准备好好庆祝庆祝日子苦尽甘来。

  回到三号宿舍楼,狭窄的过道内挤满了人,有公司工会主席,有测量班的同事,有体委直属领导,有篮球队学员和家长,有二建公司管理层,有市府工作人员,还有凌利仁即将调入的住建局领导,脸上洋溢莫可名状的笑容,人人手里或多或少提着礼物。

  “这、这是怎么回事?”凌利仁夫妇被堵在楼道外,简直惊呆了。

  工会主席笑道:“老凌啊,你表哥是钟市长怎么不早说,也太不够意思了,瞒得我好苦。”上前一步紧握凌利仁的双手好一阵摇晃。

  测量班的同事道:“利仁哥……呃,凌工,我们哥几个见你好些天没去上班,想念得紧,买了几个小菜过来看看,你瞧,有嫂子最喜欢的大虾!”说着还拎起手里满满当当的塑料袋晃了晃。

  体委领导说:“小俞,我是来告诉你一件好消息的,工资又涨了!”

  篮球队学员的家长来回搓着双手,不安的笑:“俞教练,我家孩子平时总是不太上进,正想来请您讨教讨教,如果不嫌弃,我们先去光明大酒店吃个饭怎么样?”

  二建公司的几位领导笑得好像领到三好学生奖状的孩子,说:“老凌,你看你,家里有事也不说一声,有困难我好替你解决啊!走走,快到屋里去,有事我们慢慢说。”

  市府工作人员微微躬身笑道:“凌先生,有个贫困家庭补助的手续请您办一下。”

  住建局领导说:“你就是凌利仁同志吧?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的,一时找不到号码就跑过来,应该不介意吧?关于你即将入职的市政规划科,我们得好好沟通沟通,方便么?”

  俞瑞庭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能呆在原地傻笑个不停。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6830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