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76章 失心疯

第376章 失心疯

  凌利仁见了这么多领导,不由自主的就想点头哈腰,突然想起宋保军的话,急忙挺直腰板,淡淡的道:“大家都让让,我还没做饭呢,要不要一起进来吃吃?”

  “那敢情好,叨扰了叨扰了。”

  能这个时候来找凌利仁,基本都是会来事的主儿,通通点头老实不客气的答应,一窝蜂随着凌利仁打开家门,挤了进去。

  凌利仁只是客套一句,没想到这帮家伙当真给面子,心头不由暗暗叫苦。

  二建的领导观察屋里摆设,众人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便大声说道:“各位,这里是我们二建的宿舍,不管你们来找老凌什么事,在下也算得上是半个主人,就让我来做东,去公司食堂吃顿饭如何?”

  众人目光齐刷刷落在凌利仁身上。

  凌利仁硬着头皮说:“领导,这样不太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总不能把人往外赶吧?再说去食堂订两桌饭菜,花不了几个钱,你就别操心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去食堂,在包厢里开了两席。那二建领导一心笼络凌利仁,点的尽是好菜好酒,务必要令凌利仁挣足面子,自己也好说话。

  这帮人均是官场的老油子,一个个水话说起来比大海还泛滥,凌利仁只是个郁郁不得志的中年工人,如何能够招架?

  没过多久席间飘满各种马屁,你敬一杯我敬一杯。这个说祝你前程似锦那个说愿大家友情常在,总不能不喝吧?

  还有夸他夫妻郎才女貌的,赞他女儿读书读得好的,称凌利仁一心扑在工作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说俞瑞庭打球胜过姚明百倍的,通通酒到杯干,兴奋得不成样子。

  凌利仁夫妻飘飘似仙早就忘乎所以,很快便醉得一塌糊涂,被二建领导和住建局领导架着送回家去。

  第二天醒来夫妻俩头疼欲裂,浑然忘了昨晚说过什么话唱过什么调门。但吴福明拿着新房子钥匙前来拜访,说明那并非一场美梦。

  吴福明盛情邀请两人前往锦绣豪庭察看住房情况,一进了小区凌利仁就开始坐立不安。

  算不上富人阶层的那种豪宅,仅仅普通九线小城的中档小区而已,已经令凌利仁瞠目结舌。

  他不是没见过,但身临其境,亲自感受这里的气氛又是另外一回事。整洁干净的空地,规整的停车位停满车辆,精神抖擞的保安来回巡逻。

  两栋楼之间的绿地种有花草树木,另一边还有个浅浅的池塘,此时冬天,池水正清。对面的草坪架设有健身器材,几个中年妇女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热烈的闲聊。

  这是二建公司接近废弃的宿舍楼能相提并论的吗?

  不等凌利仁诗兴大发,吴福明把他们领上19栋的三单元四楼,打开一个门口请夫妇俩入内。

  好家伙,都已经装修停当了!中规中矩的瓷砖地板,迎门是一道玻璃玄关,设置了鞋柜。

  吴福明笑着说道:“原来是一位领导装修好的,可他住都没住就被那个……呃,双开了,这套房子一直闲置着,我猜凌兄不会有什么忌讳吧?”

  “忌讳?就是死过人我都不怕。”凌利仁兴奋得眼冒红光。

  俞瑞庭哧溜一下就钻进了客厅,兴致勃勃前后左右打量起来。

  三十五平米的客厅对原来的旧宿舍住房来说大得顶天,吊顶、电视墙、置物架、照明、水电一应俱全。装修偏向于时兴的“中华田园欧陆风格”,凌利仁两人分不出什么名堂,就一个劲的说好。

  整体宽敞、明亮、整洁、清新,对两人来说就是天堂了。

  吴福明带他们四处转悠一圈,将两人土包子进城似的表情尽数收入眼中,笑道:“还没来得及添置家具,您打算几时乔迁新居,我这就准备好。”

  凌利仁两手摆个不停:“单位能给我安排这套新房就已经是天大的福利了,怎么还能让您帮忙添家具?不行不行。”

  “是啊,怎么好意思麻烦吴总。”俞瑞庭一边说着,一边在后面扯了扯凌利仁的衣角。

  吴福明笑道:“老凌,不是我说,公司有指标,每位分到房子的住户能有两万元以下的家具补贴,你就别担心了。”

  凌利仁心道我们普通职工几个月停工没有一毛钱进账,你们这些领导倒好,住的是崭新的大房子,居然连家具都有补贴,成什么道理?

  但吴福明情意殷殷,他便没好意思宣之于口,道:“家里需要什么现在还没确定呢。”

  “这个不急,你们夫妻俩慢慢商量便是,下个月一号之前写个单子给我,或者直接去财务支取这两万元自己做打算也行。”

  吴福明见夫妻俩在新房子里转悠,四处流连忘返,一会儿兴致盎然讨论阳台应当摆放什么花卉植物,一会儿为主卧的家具安置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一会儿又在窗台前目光灼灼的眺望远方,心知这是他们两人的幸福时光,不便打扰,告辞一声走了。

  凌利仁拉着妻子畅想了半天未来,主卧室该添置什么东西,次卧留给女儿放假回来居住,一个留作客房,一个改造为工具房和储物间……差不多把新居规划好了,这才起意请人帮忙搬家。

  凌家的喜事不仅于此,星期三的下午,体委的一个领导开着一辆车过来,把车钥匙交到俞瑞庭手里,说是单位为她配置的代步工具。

  俞瑞庭根本不会开车,推让了半天,但领导非给不可,只好勉为其难接受。

  全新的别克君威2.0L精英时尚款小轿车,外观为白色,售价二十一万左右,停在三号宿舍楼的楼下,闪闪发亮,夺人眼球。

  周围的邻居也围上来参观,嘴里啧啧赞叹个不停,一个劲的说俞教练升官发财了。直到有位同事擅自搬来两卷一万响的鞭炮,在边上噼里啪啦燃放起来,夫妻俩不得不硬着头皮请各位邻居同事去附近大排档吃饭庆祝。

  眼看席间觥筹交错,马屁与法螺齐飞,牛皮共谄媚一色。

  那与自己隔壁多年不过点头之交的邻居,这时也谄笑着端起酒杯过来敬酒;那无论做什么都要占尽便宜的同事,这时就把胀鼓鼓的钱包使劲拍在桌上非说要结账不可;那老是给自己穿小鞋的科室小头目,这时弓着身子站在边上讪笑不已;那因为晾晒衣服问题导致和俞瑞庭连吵三天大架的邻居妻子,这时笑得比蜜糖还甜……

  凌利仁不由想起中学课文里的《范进中举》,当真何其相似。

  他一直以为范进中举后失心疯,不过是作者对科举制度的讽刺与夸张的描叙方式,但事到临头才发现不过如此。

  范进为什么会在中举后失心疯?无非得知自己经过多年苦读,终于获取上流社会的进身之阶,从此就不再是人人可以嘲弄挖苦的酸秀才了,任凶恶的岳父也得管他叫一声老爷。

  而那从前不曾有过交往的静斋先生,也巴巴的送了五十两银子过来意图结交,这为的是什么?和体委领导送车过来有区别么?

  星期四的早上,市扶贫办派人送来一万元的贫困补助。下午,二建公司积极为凌利仁调动工作关系,并主动结算历年来拖欠的工资奖金和各类津贴共计四万二千元。

  然后他们还听到了马春生和计文骥的消息。据说马春生因为违法放高利贷以及纠集人员聚众滋事,已经形成犯罪事实,很可能会判个两三年。计文骥收受贿赂,玩忽职守,昨天已被双开,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星期五,俞瑞庭调岗,担任三大球类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兼任女篮教练。

  凌利仁十分感慨,什么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就是了。

  到双休日,家基本上搬好了,家具也买齐了,钟天成、刘秘书和吴福明各自让人送来礼物,无非一个花瓶、一件摆设、一面穿衣镜而已,不算贵重,但是凌利仁高兴了很久。

  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早上,凌利仁穿戴整齐,精神抖擞前往市府钟市长办公室,主要是谈谈今后工作上的想法。

  凌利仁一个星期以来交际应酬、搬家等各类琐事忙得不亦乐乎,压根没做过任何关于工作上的准备,对钟天成一问三不知,只急得冒汗。

  幸好钟天成知道他最近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就交代以后好好努力,不能再用老思路上班。

  下午去新单位报到,总算结束如梦似幻的一个礼拜。

  ……

  ……

  话分两头,月季号酒会的那个晚上,刘佩龙和袁霜失魂落魄离开了游轮,漫无目的走在港口外面的停车场,两人一前一后,一路久久无话可说。

  他们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演变到这个地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宋保军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否则这会儿就不能完整的活着回来了。

  两人分别坐进车里,发动机不知怎么回事,刘佩龙一直打不了火,气得一拍方向盘。袁霜那双千娇百媚的眸子也失了往日的光彩,从头到尾不曾多看刘佩龙一眼。

  “霜霜,我说……”良久,刘佩龙打破沉默,道:“呃……怎么说呢,就是,宋保军他……”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6904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