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78章 伤脑筋

第378章 伤脑筋

  “那可不行。”杨佳慧点起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吸了一口,优雅的夹在两指之间,吐出淡淡的白雾,说:“那么多男的,就没一两个优秀的?你说刘佩龙怎么不行了?”

  袁霜道:“他姑姑不答应。就是那个市内很有名气的刘晓萱,说我们不合适。而且刘佩龙在家里说不上话,帮不了我们家。”

  “别人呢?我就不信我女儿这么漂亮,连个好男人也找不到。”杨佳慧一脸的不以为意。

  袁霜丧气的说:“别人也不行,听说我们家里情况就跑了,连影子都不见。倒是有那么几个男的说要和我同甘共苦,偏偏出去吃饭还是我掏的钱。”

  杨佳慧皱眉道:“一个靠谱的都没有?看看你什么样子,怎么不学学到你妈我,随便勾勾手指头就有人巴巴借房子?那房子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还都不用还的。”

  袁霜简直不想和母亲说话,可是想到家里现在这个样子,自己一点忙也帮不上,不得不强忍心中难受,说:“其实,那个,还是有个男生挺不错的。”

  杨佳慧看见女儿十分牵强的神色,有些好笑的说道:“怎么不错了?”

  “就是那个,刚开学时有个男的对我挺好,我以为他没什么钱,还是学校出名的宅男,就耍了他一把。”袁霜面露难色,含含糊糊的说:“没想到后来才知道他来头挺大。”

  杨佳慧好整以暇的说:“能有多大呢?总不会大得过刘佩龙吧?我知道,尽管现在是刘晓萱掌管局面,刘佩龙到底也是接班人,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袁霜明知道母亲在激自己,还是忍不住说道:“那个男的是茶州新港安全委员。”

  “什么?”杨佳慧一时听不明白。

  袁霜轻声说道:“就是那个号称耗资一千四百亿的新港建设计划,国家十二五规划的重点项目,他是管委会的安全委员。”

  “茶州新港管委会?”杨佳慧心里总算有了概念,撇嘴道:“不用你强调我也懂,茶州新港最近热得很,什么企业单位都在追捧他们。管委会主席是省部级副职,安全委员起码也是厅局级正职,这身份,确实大到顶天了,可以不把刘佩龙放在眼里。”

  袁霜显然还没想过宋保军换算成行政级别能有多大,这时不禁捂嘴道:“厅局级正职?”

  杨佳慧见她这副神色,越发不肯相信,微笑说道:“一个厅局级正职的安全委员对你挺好?我怎么觉得不太靠谱?”

  “挺好的……”

  杨佳慧清冷的笑着,对支支吾吾的女儿格外不屑,又道:“厅局级正职是什么意思你懂吗?尤其是茶州新港安全委员那种关键岗位,他一句话就能让一家中小型企业破产倒闭,一个眼神就能让普通中产家庭家破人亡,若是真的对你好,怎么不见来帮帮我们家?”

  袁霜不知如何回答,脑海里骤然浮现出当日与宋保军相遇的情形。

  那天他一个人在饭堂,自己轻笑着上前请宋保军帮忙打饭。

  那是以刘佩龙、袁霜为首的一伙公子小姐选定的目标,早在几天前就计划好了。袁霜在抽签中被选为执行者。

  袁霜本来以为自己忘了,这时却记得格外清晰。宋保军脸色腾的通红,说话结结巴巴,眼神躲躲闪闪,不敢看着自己,她全都清清楚楚的记着。

  后来宋保军为她打来饭菜,好大一份,全是肉菜,堆满盘子,她还暗自嫌弃对方的直男思维。

  那么一个内向的宅男,居然会是厅局级正职的安全委员?

  然后袁霜顺理成章邀请宋保军晚上去校内的小店吃冷饮——没想到被宋保军拒绝了。

  原来宅男自卑过度,不善应酬,本能的觉得自己理所应当不被女孩子喜欢。但袁霜在男人群里周旋的本事何等了得,观颜察色便知他心思,解释说晚上太无聊,?想找个人陪陪。

  在她的绝色容颜之前,宋保军色授魂与,无法控制正常的思维,仅有的谨慎很快就抛之脑后,战战兢兢接受袁霜的邀请。

  那天晚上,宋保军穿着皱巴巴的西裤和白衬衫,还似模似样打起了领带,脚上是人造革剥落的旧皮鞋,活脱脱一个常年居住地下室的新手推销员。

  袁霜一见到他就苦苦憋笑,忍了半天。

  点的是店里售价昂贵的冰淇淋、冷饮和点心,一杯跟白色狗屎差不多模样的冰淇淋标价四十八元,一杯刨冰珍珠奶茶就要二十八元,一小块果冻布丁点缀着一枚红樱桃也要十八块。

  袁霜看着宋保军那坐立不安满头大汗又强装镇定的样子,肚子里暗暗好笑。

  宋保军搜肠刮肚想了一大箩筐笑话,说出来时结结巴巴词不达意,一点都不好笑,反而令人难受之极。

  结账时一百四十九块五(包括餐巾纸)在内,宋保军豪气冲天的掏出一百五十元拍在总台嚷道:“不用找了!”

  简直让人尴尬癌都犯了。

  隔两天袁霜主动约宋保军去逛街,经过一条人来人往的街道时,袁霜伸手去牵宋保军。刹那间,她感觉到宋保军的半边身子都僵硬无极限了,尽管在喧嚣吵闹的大街上,她仍能听到宋保军巨大犹如擂鼓的心跳声。

  这时她基本确定能赢下这次玩弄宅男真心的赌约。

  宅男那初次动情的傻模样可一点假装不来。

  “喂,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回答不上来了?安全委员能对你真心?”杨佳慧轻蔑的笑声打断了袁霜甜蜜交织苦涩的回忆。

  袁霜一愣。

  真心?

  是了,那时候宋保军对待自己确实是真心,一点错不了。若有半句虚言,她袁霜都敢不再相信小明哥和安吉拉是真爱。

  可是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是了,是我错了。如果我不和刘佩龙他们立下赌约,玩什么爱情游戏,又怎会伤了宋保军的真心,导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既然他当初真心,那么一定还能挽回的,一定!

  想到这里,袁霜咬牙道:“妈,我觉得还有机会。”

  “真的?”杨佳慧轻笑不已。

  袁霜望向远处的夜空,目光坚定不移,如同正在挖走太行和王屋的愚公。

  ……

  对宋保军来说,这个星期平平淡淡,没任何值得夸耀的事情发生。唯独是穆秋光拜托他去“色诱”刘晓萱的性质发生了改变。

  宋保军身为茶州新港管委会安全委员以及杜家“三少”,身份早在月季号游轮的小圈子内哄传,自然并非穆秋光所想象的吊丝小白脸。

  因此穆秋光和刘晓萱很聪明的转换思路,及时调整双方关系,从高高在上的利用改为平等互利的合作,甚至姿态比想象中的更为谦卑一些。

  宋保军便成了两个女人之间的沟通桥梁。

  刘晓萱希望宋保军能在新港建设的计划中给出一系列优惠,相对应的是,她也在和穆秋光的合作中做出让步。而穆秋光的回报则是大力支持新港建设,前期捐助了港口两百台便捷式四轮电动巡逻车,每台车辆价值五万元左右。

  而让宋保军去勾引刘晓萱的事,穆秋光再也没好意思提过。

  另外主要是老头子,和战友们去了一趟月季号游轮,蹭着外甥的面子,为有钱人的奢华无度而大开眼界,同样也在战友之前挣足了面子。

  当他得知儿子受杜隐廊之邀,出任新港管委会安全委员,没再说些什么,只是交代儿子好好干,在不耽误大学学习的情况下,别给自己丢脸。

  又有一件大伤脑筋之事。

  月季号之夜宋世贤高兴过度,被老战友梅均卓灌得酩酊大醉,不经脑子答应下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儿子和梅均卓的大龄女儿相亲约会,时间就定在本周周末。

  宋保军听了巴不得天天上课不要放假。

  这一天下课,教室走廊外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淡绿色的轻薄羽绒服包裹着曼妙身材,披肩秀发,头顶上戴着米白色针织帽,肩头挎一个古奇小包,圆润修长的玉腿在走廊来回踱步,看神色似乎紧张得很。

  谭庆凯几个死党瞅了外面一眼,嘿嘿嘿促狭的笑了起来:“军哥,自求多福吧。”

  龙涯说:“又可以开盘口了,你们觉得这次的结局如何?”

  “我赌军哥不敢见她。”马国栋信誓旦旦的保证,道:“就押一百元,谁和我赌?”

  “我觉得你是对的,怎么办?这赌局开不起来啊!”

  就连几个女生也在用“不作不死”的目光打量宋保军,笑嘻嘻的等着看热闹。

  等在走廊外的女人赫然便是宋保军的死对头——袁霜。

  随着教授宣布下课,同学们夹起电脑书本和笔记蜂拥走出教室。宋保军混在人群里,将兜帽套在头上,一脸若无其事,跟在谭庆凯后面。

  “哎,那个……宋、宋保军,等等!”一个娇柔的声音迟疑着说道。

  宋保军只当做没听见,越走越快。

  袁霜不得已,硬着头皮又叫道:“宋保军!”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7204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