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79章 借钱免谈

第379章 借钱免谈

  谭庆凯几个人唯恐天下不乱,挤着宋保军不让他走,笑道:“军哥,有人找你,怎么不做声?”

  马国栋上前笑嘻嘻的摘下宋保军的兜帽,道:“别躲了,简直有失我们宅男军团老大的身份。”

  “宅男军团?”谭庆凯眼前一亮:“这个称号不错嘛,以你的脑子,居然想得出来。”

  “什么话嘛真是的。”

  宋保军唯有停住脚步,看着脸色紧张外加惶恐的袁霜,淡淡的道:“同学,你找我有事?”

  谭庆凯几个通通不动了,一个个竖起耳朵,脸上均是八卦的表情,眼中冒出好奇的火花。

  “一边去,别呆在这里。”宋保军不耐烦的挥挥手。

  谭庆凯等人见军哥似乎脸色不好,这才一个个嘻嘻哈哈的走了。

  袁霜还是那般清纯娇媚的模样,大而灵动的眼眸,弯弯如柳叶的眉毛,俏挺的鼻梁,樱桃般的嘴唇温润似水,身材高挑修长,比柳细月亦不遑多让。

  但她这时候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疲色,微微耷拉着肩膀,失去了平日走在校园里盛气凌人的骄傲。

  所谓的爱情游戏结束后,两人有过几次偶遇,都是在不愉快的情况下见面,浅浅谈了几句又立即分开。像袁霜这么主动来教室找宋保军,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她也在同时偷偷观察宋保军的神气。

  头发短短的,精神得好像刺猬一样,漫不经心的眼神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笑容有点冷。脸还是那张脸,但是精气神完全不同,以前做什么都畏畏缩缩的,自卑到了极点。现在呢,仿佛什么都不在乎。

  “我、我能和你说一会儿话吗?”袁霜迟疑半天,从喉咙里勉强挤出一句话,甚至不敢抬起眼皮去看宋保军。

  宋保军点起一支烟,道:“我很忙,给你一分钟时间。”

  与此同时,他的三十二重人格又在虚数空间内展开了分析探讨。两人本来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姿态,宋保军觉醒三十二重人格,在校园里如鱼得水过得好不自在,袁霜也得偿所愿的和刘佩龙在一起,两人的生活本不该再有什么交集。

  袁霜号称茶州大学最美校花,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对所有异性不假辞色,心高气傲得突破天际,人人幻想里才会出现的白富美,能和他宅男军团的小头头有什么共同点?太让人笑话了。

  再看现在这个样子,袁霜独身前来求见,等于放弃一部分自尊,脸色也不太好看,是什么让她甘愿如此?

  想到这里,宋保军赶紧补了一句:“对了,借钱免谈。”

  “你用不着这样。”袁霜咬着嘴唇说,“我就是想找你说说话,不成么?”

  “仅限一分钟。”宋保军指指走廊尽头的楼梯,道:“我们边走边说,走到楼下也刚好合适。”

  袁霜面色一僵,满是那种想拉屎拉不出的气愤,默然不语跟在宋保军身后走到楼梯口,端详着对方的背影,那副散漫无聊的走姿,当真整个茶州大学校园独一无二。

  “你不是有话要说吗,怎么又不说了?”宋保军奇怪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袁霜急忙收回目光,道:“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想不到你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当真笑话。”宋保军打鼻子里嗤笑一声。

  “行了,宋保军,我不打算和你争那些无所谓的是是非非。”袁霜咬着牙说:“我和刘佩龙分手了。”

  “哦,节哀。”宋保军的语气平淡得仿佛在和一个不相干的人寒暄今天天气不错。

  一时间,尴尬、难堪、恼怒、懊悔诸般情绪纷沓而来,涌入袁霜的心头。尽管过来之前她已经对宋保军的态度有过充分的考虑,但真正对上了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袁霜强忍心中不适,继续说道:“没你想的那么矫情,刘佩龙无非看中我的身体罢了。”

  宋保军头也不抬:“跟我有关系吗?”

  “那、那我来找你聊天不行么?”

  宋保军一愣:“难道说你是想让我喜当爹吗?”

  袁霜不禁脚下踉跄,踩空楼梯,身子急速往台阶下坠落。

  眼看就要摔倒,宋保军急忙来了个潇洒的避让姿势,躲得远远的。

  袁霜紧急用手拉住栏杆才没栽倒在地,饶是如此,脚踝也被狠狠崴了一下,十厘米的黑色尖头细跟高跟鞋落在边上。

  她登时吃不住疼,半蹲半坐在台阶上,又羞又恼瞪着宋保军,道:“不扶也就算了,还躲!”

  没想到宋保军拍拍心口,好一阵后怕的说:“幸好我躲得及时,差点就被你讹上了。”

  袁霜简直气得要死,强忍脚踝疼痛,慢慢扶着栏杆起身,说:“谁在乎讹你几个臭钱!”

  “总归小心为妙。你看有些老太太表面上慈眉善目,可当真往地上打个滚儿,你一套房子都不够赔。”

  袁霜听他把自己与那种街头碰瓷人士相提并论,心中更是气苦,说:“我的脚都肿了,你扶扶我总成吧?”

  “不行不行,须知男女授受不亲,我正人君子,怎能扶你?非礼也。”宋保军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义正词严的说:“我手头和你这么一碰,名声还不得臭了?以后怎么跟人说话?”

  这时两个中文系二班的女生从另一侧楼梯走下来,听到他们二人的对白,不禁扑哧一笑。

  宋保军到底在学校混出了不俗的名头,那两个女的也认得他,因此觉得好笑。

  袁霜一张娇俏白嫩的脸蛋刷的瞬间红成猴子屁股,包括精致的锁骨在内,还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你不扶就不扶,说这么多怪话干嘛?”

  袁霜试了试,感觉还是抬不动脚,不由自主重新坐回原位,用手指头轻轻揉捏秀气的脚踝,疼痛感传来,不由皱起眉头。

  宋保军赶紧一掩口鼻,左手在面前挥来挥去,做出在厕所蹲坑要挥走臭气的样子。

  “你、你怎么?”

  宋保军面带不豫之色,目光落在她只穿着粉色船袜的脚踝上,道:“好大的味,快熏死我了。”

  由于宋保军模样表情和口吻太过逼真,那两个刚刚路过的女生也跟着捂住鼻子连声道:“好臭的脚啊!”“快走快走,当众脱鞋,什么人呢真是的。”

  有那么刹那光景,袁霜真想杀了这个讨厌的家伙。

  也不知道自己脑袋搭错了哪根筋,主动纡尊降贵来找这人,简直自取其辱。

  从小到大,她都是如同众星拱月一般,被男人围拢着捧在手心小心翼翼呵护着、宠爱着。就连刘佩龙苦苦追求,没有她的许可,连小指头也不敢碰一下的。

  如今却被眼前男人当做笑话似的无情嘲弄,落差之大,远远超出袁霜的心理承受范围。

  只隔了一小会儿,宋保军面无表情的往楼梯下走去,袁霜无法可想,赶紧忍痛穿鞋,咬着牙跟上他的脚步,叫道:“你这人!真是的!”

  宋保军道:“到底什么事,婆婆妈妈的,快点说,别浪费大家时间。”

  袁霜一瘸一拐跟在后面,低声说:“我、我从来没跟刘佩龙上、上过……床……”

  最后三个字细微无力,宛若蚊蚋,显然鼓足勇气才能说得出口。

  “我知道。”宋保军一派尽在掌握中的语气,说:“不过你为什么向我强调这个?到底是何居心?想和我玩第二次爱情游戏吗?”

  “我玩得过你吗?”袁霜苦笑不已,那苦涩的面容别有一番凄美景致,道:“你是茶州新港安全委员,杜隐廊的弟弟,连刘佩龙的姑姑都要捧着你,我算什么?怎配得上和你玩爱情游戏?”

  “那就是了,你伙同刘佩龙捉弄于我,事后没有过哪怕一次道歉,现在知道我哥哥厉害,又巴巴的过来攀附。”宋保军毫不留情戳穿她的心事,冷笑道:“也太便宜了吧?你觉得可能吗?”

  “不是,不是……那个……”袁霜软弱的应道。

  “不是什么,你倒是说个清楚明白。”

  袁霜几度欲言又止,见宋保军越走越快,终于忍不住说道:“我、我想请你帮帮我,事到如今,只有你才能帮……”

  但袁霜的声音马上戛然而止,楼梯口下站着脸色不善的柳细月,双手抱臂胸前,正皱起眉头上上下下打量她无助可怜的身姿。

  那目光,如同捉拿小三的正室夫人,要多厉害有多厉害。而柳细月的身后,还站着高大粗壮的凌安琪,一个称职的女保镖。

  柳细月听说了凌安琪为宋保军挺身而出赌斗高见洋介的事,对这个女孩子的表现格外赞赏。

  她一点都不担心凌安琪会对自己构成威胁,一方面琪琪妹子傻得可怜,另一方面却对宋保军忠心耿耿,第三个方面嘛,那身材……她觉得宋保军不会瞎了眼的。

  和凌安琪进行了接触之后,柳细月意外的发现两人很聊得来,都是那种直来直去一根筋的性子,都是一点就爆的脾气,都是大大咧咧甚至是傻乎乎的脑子。此外,她们的审美观也很一致,喜欢那种可爱却华而不实的小玩意,表面是女汉子却有一颗文艺的内心。

  两人很快一拍即合,借着在楼下等宋保军下课的空余时间聊了起来,还聊得挺热乎。

  袁霜感觉自己可能下一秒钟就会被柳细月扒光衣服拖到外面游街示众。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7247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