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80章 我有点饿

第380章 我有点饿

  “宋保军,你和这个碧池在干嘛?”柳细月厉声喝道。

  宋保军面不改色,淡淡的道:“还能干什么?和老熟人偶然遇上了,就随便聊几句。”

  柳细月见他神色坦然不似作伪,转向袁霜冷冷的道:“你还有脸出来?前几天晚上月季号酒会若不是没注意审查客人名单,老娘早让人把你扔下海去喝水了。”

  换做平时,袁霜原也有能耐与柳细月正面对顶几句,偏偏这时候遭遇宋保军打击,再加上一些私事,心情糟糕得无法形容,只得应道:“我去哪用不着你管。”

  凌安琪小心翼翼的说:“这、这位同学,你说话能不能客气一点?”

  袁霜想起这巨无霸女孩前些天撕碎敌人的血腥场面,不由得又退后几步,道:“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是吗?”

  柳细月道:“收拾你个不要脸的碧池,用得着我们联手吗,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一个手指头就能叫你家破人亡。”

  凌安琪跟着说道:“我们没有欺负你啊,只是让你对细细姐姐态度好一点。”

  柳细月又道:“你这种人混迹在茶州大学,简直是污染环境。现在、马上、立即、瞬间,在老娘面前消失,听到了么?”

  凌安琪道:“喂,细细姐姐让你消失。”两人一唱一和,倒是要故意让袁霜难堪。

  袁霜求助似的看了宋保军一眼,盼望他能为自己说上那么一两句话,可是宋保军抬眼看天,嘴上吹着愉快的口哨,根本没注意现场情况,也不知道是假装还是真的如此。

  袁霜一时无言以对,忍着气道:“我不想和你们争。”

  “看你那失足妇女的模样,拿什么和我们争?”柳细月不依不饶。

  袁霜再次偷偷看了宋保军一眼,叹口气道:“行,那就这样,我不会再来缠着你的。”

  柳细月立即挽起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冷笑道:“好啊,我还当你们真的偶遇,原来是专程来纠缠骚扰我家小军的,你还要不要脸?”

  宋保军见几个女人吵起来没完没了,只得插嘴说道:“细妹,你看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先回家吃饭吧,顺便看看青林。”

  柳细月原本也就做个姿态,知道袁霜胆怯,便笑道:“好,我们不和傻子一般见识,回去吧。”

  两个妹子一左一右挽住宋保军胳膊,再也不管还在气得浑身颤抖的袁霜,径自走进教学楼对面的停车棚,分乘两辆车子,往柳细月家赶去。

  凌安琪驾驶着车身庞大的悍马H2,心情相当愉悦。连续几天她接到家里的电话,父亲凌利仁详细说了家里这几天的变化,职务变动、工作调动、岗位调整,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物来往,又搬了新家,数十年艰难,一朝苦尽甘来,这些都是先生为她家做的事,能不高兴么?

  因此傻妹子的贴身保镖一职干得格外积极,偷偷看了看坐在副驾驶室的宋保军侧脸,觉得先生真是英俊之极,忍不住哼起快乐的歌谣。

  宋保军问道:“这几天,你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有什么变化吗?”

  凌安琪一边掌握方向盘快速的超过前车,一边傻乎乎的应道:“还不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啊。”

  “你要学会自如的控制这种力量。”

  “为什么啊?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凌安琪忍不住又看了看宋保军,恍然大悟道:“是,为了保护先生,我一定努力学习。”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凌安琪想了想,吞吞吐吐的道:“我想起那天晚上,也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但又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呢,我这几天有偷偷的练过。”

  “怎么练的?”

  “就是学习怎么控制力量。”

  凌安琪说着单手操控方向盘,右手拂向档杆边上放置的矿泉水瓶。矿泉水瓶飞了起来,瓶盖在半空中崩开,瓶子准确无比落入宋保军手中,好像施了魔法一般。

  宋保军顿时目瞪口呆。

  “先生请喝水。”凌安琪得意洋洋的说:“力量,是物质变化的一种呈现方式,物质的变化对物质的环境产生的影响。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宋保军认真思索起来,道:“你明白这意思?”

  凌安琪赶紧摇头:“不太明白,是物理书上说的,我临时背下来了。”

  “你就是不知所以然,不肯认真思考问题,还没学会系统的控制力量。”

  宋保军把左手放在半空,五指收拢又松开,说:“力量也分为人力和物力,通常我们说的是人类产生的力量,再窄化一点,是人体产生的力量。通过肌肉组织、骨骼构架等一系列复杂的结构,所产生的重力加速度作用。”

  凌安琪似懂非懂的点头。

  “普通人随随便便把一张白纸撕开,会撕得歪歪斜斜,但是经过特殊角度和巧妙的施力方式,就会把白纸撕得很平整,这是一种力量的控制方式。”

  “哦,我知道了!”凌安琪高兴的一拍大腿。

  “你懂什么,我话还没说完。”

  凌安琪不得不郁闷的闭嘴。

  宋保军继续说道:“同样,一拳把人打死,和一拳随心所欲的想打断对方几根肋骨就打断几根,这是力量控制的不同,以及平衡的艺术。你得学会这种艺术。相同的类比是,同样是花钱,有人大手大脚几天就把几百万花销干净,有的人却能通过经济手段赚取更多的收入。对你来说,人家的钱,就是你身上的力气。”

  “我、我,那个,先生,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凌安琪只听得一头雾水,感觉自己难以跟上先生的步伐,为之羞愧不已。

  “以后再慢慢对你说。”

  悍马车跟着柳细月的保时捷车屁股驶入小区妥妥的停稳,宋保军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凌安琪马上就忘了宋保军的话,抬头打量周围环境,被迎面而来的黄昏美景和四处鲜花盛开的艳丽弄花了眼睛,叫道:“好美好美,太美了,细细姐姐住在这里,真是神仙一样的居所。”

  柳细月停好车子,走过来笑道:“喜欢这里,以后就常来,只要你对小军忠心耿耿,我总不会亏待了你。”言下之意自是有些确立双方身份的意思——你是为宋保军干活的,我是老板娘!

  凌安琪一无所觉,笑道:“那太好了,细细姐姐真棒!”

  宋保军随着一起下车,柳细月的父母都没回家,只有平常所见的警卫、司机、仆人和厨子,见了他们均鞠躬问好。

  李警卫员发现凌安琪巨大的身影,不由激动得声音都颤了,道:“凌、凌小姐,您也来了?”

  柳细月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说:“李叔,人来了就来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是说……哎!不知道怎么说了,快里边请。”

  李警卫员那天晚上随同柳细月在月季号游轮赴宴,后来听说凌安琪秒杀日本武士团的事迹,一时惊为天人。

  他们这些警卫是原象京军区特种部队的退伍军人,参加过一些特别行动,也了解地下拳场“生死斗”在格斗届的荣誉,凌安琪的所作所为称得上是女武神,自然很容易赢得他的尊重。

  凌安琪浑然不知自己激起过多大的波澜,连忙笑着点头说:“李叔好!”客气得就像三线县城去隔壁家串门的孩子。

  “不敢当不敢当。”李警卫连连摆手。

  柳细月瞧见了李警卫略显严肃的态度,诧异的问:“李叔,她是宋保军的贴身保镖,你怎么?”

  李警卫低声道:“小姐,‘血茉莉特战队’同期和我退役的几个人,本事最高的‘酋长’就是死在高见洋介手下的,所以一时见到凌小姐,我心情难免有些激荡。”

  柳细月不禁愣了愣:“所以说,她很厉害咯?”

  “厉害到超越想象的地步。”李警卫的语气非常肯定。

  另一边,凌安琪进了客厅,像是乡巴佬四处嚷嚷,“天哪!细细姐姐,你家是从皇宫搬来的吗?”“细细姐姐,这是地毯吗?好华丽啊,我能踩上去吗?”“喂喂,这个吊灯太华丽了,我只有在电视上才见过。”“先生先生,你看这张桌子,哇塞……我不想活了。”

  柳细月不由翻了个白眼:“李叔,她真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李警卫迟疑道:“我、我也不太肯定。”

  宋保军来柳家就和到了自己家差不多,吩咐道:“细细,先让人做饭吧,多做个十人份的,省得一下不够吃。”

  “多做十人份的?”柳细月眨了眨眼:“你什么时候约了人来玩,也不跟我说一声。”

  “呃,我有点饿,想多吃一点。”

  “那行。”柳细月原也对什么铺张浪费的事不太讲究,换做别人肯定会怀疑半天,便让厨房去准备吃的。

  一起来到柳青林的房间,宋保军猛然感到一阵幽能的波动。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柳青林从床上一骨碌爬起,笑道:“姐夫,姐夫!”

  宋保军瘦弱的小身板差点被扑倒,一把抱住柳青林道:“林林乖,姐夫来看看你这几天有没有听话。”

  “听话听话!林林最听话了!”柳青林连声说道。

  柳细月发现凌安琪诧异的眼神,低声解释道:“我弟弟他小时候受过伤,医生一直束手无策,所以……”

  凌安琪再傻也知道怎么回事,忙说:“只要有先生在,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小军向你说过?”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7292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