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82章 你也这么幽默

第382章 你也这么幽默

  时至今日,老宅墙体老化、墙面灰浆剥落,屋顶多处漏水,窗棂腐朽,厕所水管满布铁锈,电线老化,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像一艘旧船艰难的航行在大洋。

  工程队的做法很简单,该拆的拆,该装的装,该抹的抹,该换的换。

  改造的动静过大,就由街道办出资(实际还是宋保军的私房钱),为宋家五口人在附近的宾馆提供临时居所,能搬的家具暂时全部搬走。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书敬的关心下,韩若依的入学问题得到了解决。目前小丫头在街对面的明阳第二小学读书,白天上学,晚上再回到宾馆临时居所和姨妈姨父哥哥住在一起。宋静桐高中学业繁重,在学校住宿,不经常回家,自然不必多说。

  正好,宋世贤被丽阁公司停职闲置起来,他既不愿去看韩维武那张臭脸,索性留在家里监督工程进度。

  老头子本身又是个专业的室内设计高级制图员,无论眼光、审美、经验还是动手能力,均是茶州市数一数二的牛人,看着家里的免费装修改造,完全正中下怀,借此机会设计起来。

  工程队的人知情知趣,对老宋的建议极为热心,无论什么要求都给予尽量满足。

  本来大家以为这无非是个喜欢指手画脚的还有些啰嗦的外行中年帅哥而已,基本提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谁知双方一开始合作,工程队的设计师立即为宋世贤的才学所感叹。

  实际上宋保军已经为此付出了三百多万的花费。

  本来光秃秃的门前空地,现在围起三面围墙,正中路口一个古朴庄重的欧式大铁门,实则加装了自动控制系统,能实时监控车辆和人员的出入,进行开启和关闭。

  里面围起来的空地就成了宋家的庭院,不算特宽,也有六七十平米左右。

  街道办的人一再保证所有费用不用宋家一分钱,所有要求尽量满足,宋世贤便不再束手束脚,放手设计开来。

  庭院内左侧盖上两间全自动门的车库,方便日后停车。虽然宋家只有两辆旧自行车,这不妨碍老头子对今后美好生活充满希望。既然现在条件充足,就先把车库盖起来,等儿子上完大学,家庭开支宽裕,车子总会有的。

  庭院内部进行草皮铺设,只在右侧预留了一小片泥地,用四十厘米高的砖石围起。那是老头子打算用来种树的。

  年轻的时候,他老早就幻想有一个院子,里面种植两到三株香樟树,长有水桶粗细。再在两棵樟树中找个合适的枝丫,弄一个秋千,等有了孩子以后,带着孩子一起玩乐,真真天伦之乐,想想都让人情不自禁。

  可惜儿子都上大学了,女儿也读上了高中,还只是停留在脑海的幻想而已。

  如今这个愿望就要实现了!

  从庭院的门口到老宅的门前,铺上规整的长方形青石板,宽约一点六米,每块石板间隔十厘米,中间露出浅浅的青草,别有一番情趣。

  计划好的香樟树边上铺的是大理石地板,将来还要加装石桌石凳。每当夏夜来临,一家子人可以在这里纳凉聊天,品着清茶,享用点心,谈天说地。

  再过去一点,则是一座小小的凉亭,四周挖了宽度为五十厘米左右的沟渠,将来引用活水,形成迷你型的溪流。

  至于老宅方面,则需要里里外外的大修。

  老式的木质门窗多多少少已经开始腐朽,玻璃裂的裂破的破,通通拆除再装上新的铝合金门窗。

  老宅门口进行加宽,在不影响承重的情况下拆掉一米二的墙体,装上一道透亮的玻璃幕墙方便采光。

  一楼二楼的墙体灰浆全部刮掉,铺设昂贵的木地板和墙裙。客厅和厨房之间打通起来,用一个高贵典雅的置物架进行间隔。

  卫生间则是完全改装,把隔壁的杂物间打通,重新铺设下水道和线路,变成一个宽大的洗浴间,装上浴缸。原卫生间用不透明的玻璃墙隔开,装上马桶。门口边上是盥洗盆和洗衣机。

  宋世贤和吴桂芳的主卧室前方窗户打通,在庭院外面建起一个露台,使得卧室更为宽敞。

  墙体和横梁进行大幅度加固,外墙涂上防水层和隔热层,再刷漆。

  宋保军、宋静桐、韩若依三兄妹的房间,以及二楼的卫生间,通通进行了大幅度改造,阳台护栏拆除,加装新的栏杆。

  楼顶砌了半层阁楼,装上尖尖的屋顶。至此,老宅的风格发生翻天覆地改变,从原来的老苏式筒子楼摇身变为充满异域风情的欧式别墅。

  宋保军被凌安琪开车送回来时,形象改造工程进行了一小半。

  工程队在黄大秘的督促下日夜兼程,每天二十四小时加班加点,工程进度飞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改变。

  往往是早上才刚开始挖了一道地基,下午就把围墙砌起来了,到晚上,门口已经装好,一座庭院就将近成形。

  为了减小街坊邻居对日夜施工的抵触情绪,街道办特意派人买了水果去附近各家各户探望,然后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宋世贤人缘好得离谱,大家一听说是宋家搞装修,都举双手双脚赞成,还连连追问要不要帮忙,不行的话把我儿子叫过去给你们免费搬砖。

  路边停着一辆大卡车和一辆吊车,卡车车厢上放置两棵碗口粗细的香樟树,根部裹满新鲜的泥土,用塑料薄膜包好。

  那是花了五百块从市郊园艺场买来的,运费倒比原价还高,打算移植到新庭院。

  四名工人在老头子的指挥下挖了两个深约八十公分的泥坑。另一边的道路外,工人把香樟树绑上吊索,清理劝走附近闲杂人员。吊机慢慢把香樟树吊至院内,在坑里扶正位置,填土、浇水,一项工作内容宣告完成。

  工头甚至还想剪个彩庆祝庆祝,被宋世贤劝阻了。

  “小军,过来帮我参考参考,看看这两棵树如何?哦,小凌也过来玩啊。”老头子看到儿子和巨无霸妹子下车,招呼了一句。因为痛揍金龙餐馆老板那件事,老头子对凌安琪很有好感。

  凌安琪红着脸应道:“宋伯伯好。”

  宋保军知道老头子名义上叫自己参考,实际上只需不停的说赞美的好话就够了。

  “爸,这两棵香樟树与庭院的装修风格真是相得益彰,起到互相衬托的作用,庭院衬托了香樟树的秀美,香樟树又反过来衬托庭院的美景,妙,真是妙不可言,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

  老头子的脸色果然好看多了,道:“你小子也不是一无是处。”

  “爸,这都是我虚心学习的成果。”

  老头子拉着穿过前院空地和中间装修的楼房,走到后面空旷的八百平米荒地,手指前方,宛如伟大领袖挥斥方遒一般说道:“有这块地给我整理整理,这辈子差不多就满足了。”

  “爸,你都有什么计划?”

  “说起来很简单,其实也很复杂。”老头子摇身一变,又成了雄心勃勃的巴顿将军,指着对面长满荒草的地面说道:“这里我打算围起来做个猪栏养几头猪,过年好杀了做菜。”

  瞧见儿子脸色不豫,笑道:“我开玩笑的。”

  宋保军满头冷汗,说:“爸,难得你也这么幽默。”

  “我这么幽默你怎么不笑?”老头子黑着脸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这里我是打算开辟一片池塘,做成假山水榭凉亭的,可是又怕到时候产权不明,白白干活,浪费时间精力。”

  “爸,工人和资金都是现成的,不用我们家花钱,你怕什么。万一以后要是被拆了,我们家也没什么损失。”

  老头子眼前一亮:“你这么说我心里舒服多了。”

  “我主要是得到老爸的启发才想到了这一点。”

  “你最近跟着杜隐廊混,马屁倒学得挺溜啊。”

  老头子让他陪着转了一圈,四处走走看看,畅想今后八百平米荒地大改造完成后的美好光景。最后话锋一转,说道:“梅均卓是我的老战友,当年老山前线他待我不错,算是有情有义的好汉子。”

  “是是。”宋保军硬着头皮答应。

  老头子说:“老梅家的姑娘三十好几岁还没嫁出去,算起来也不怎么样。既然他找到我头上来说亲,不管成也不成,你总该去见上一见。”

  宋保军给老头子递上一支香烟,自己也点起一支,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突然蹲下,指着地上一株小草说:“爸,你看这株草模样很新奇,是不是什么新物种?天啊,我们发财了!”

  老头子一脚踩在草上,道:“狗尾巴草而已,不要转移话题,刚才我的话你有没有在听?”

  “听了听了。”宋保军连声道:“我就怕他家姑娘眼角太高看不上我,给你老人家丢脸抹黑。”

  “相亲而已,成与不成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以前就交得上女朋友了?”老头子的话丝毫不留任何情面。

  跟在两人身后当做称职保镖的凌安琪听了心中越发凛然:原来先生的父亲这么严厉。

  逛了一圈,有工人在叫宋工,老头子一摆手:“行了,玩你的去吧,别打扰我的设计。”兴冲冲向那名工人走去。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7386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