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84章 巨无霸妹子

第384章 巨无霸妹子

  那天晚上凌安琪捧着几大袋回宿舍后,第二天就哄传开了。起初女孩子们不太相信,甚至怀疑宋保军送给凌安琪的只是廉价物品,看起来多,其实分文不值。

  闹哄哄的女孩子们很快在那堆精致高档的礼物里发现,这不是她们想要的答案。一线品牌的化妆品,面料高级剪裁得体的靓丽服装、令人目眩的奢侈首饰。

  包括停在宿舍楼下的悍马H3,让大家的三观感受到了崩溃。

  所有的证据指向一个结果——傻妹子被中文系的宋保军包养了!

  这不但没让大家感到沮丧,反而更加鼓舞了。

  她们有的是时间去尝试。

  她们可以想尽办法去试探宋保军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从而通过慷慨大方的宋保军达到自己的目的。

  比如可以请求他帮自己在三球集团签一份待遇优厚的合同,成为踏足娱乐圈的立身之本。或者是通过他的关系,让在演艺圈举足轻重的涂芬教授为自己说上那么一两句好话。

  这很值得她们为此献上青春娇嫩的躯体。

  凌安琪搞不清楚这帮无聊同学的心思,见周围人群拥挤,始终没找到闲置的健身器材,便打算转身离开。

  一个外表看上去十分健壮的男生叫住了她。

  “嘿,你就是艺术学院出了名的巨无霸妹子?”

  凌安琪很讨厌这个绰号,但又不习惯拒绝,只好低声应道:“你是谁?”

  那男生身高一米八十以上,精赤上身,露出的肌肉块宛若古希腊大理石雕塑一般美观,一颗颗汗珠正从肩头淌下。显然这男生经受过严苛而标准的训练才练出了这么好看的肌肉。

  “我叫向文锋。”男生拿着毛巾擦脸,上上下下打量了凌安琪一番,说:“确实是巨无霸,有没有兴趣和我较量较量?”

  向文锋的身后站着四五个看热闹的男女,其中一个女的身材火辣,目光十分冷漠。向文锋一边和凌安琪说话的当儿,一边不住的回头去看那个女的。其他人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凌安琪再傻也知道这是那个女的让追求者特意过来挑衅,以便让自己难堪。

  “你的身体很壮。”向文锋略显轻佻的伸手去捏凌安琪的胳膊,被后者轻轻拨开。“要不我们比比无装备卧推,这间健身房的卧推记录是两百二十七公斤,我想看看你能达到什么程度。”

  “呃……没空。”

  事实上凌安琪并非这般简单的直接了当的拒绝对方。傻妹子在短短几秒钟之内经过了一番千绕百转的思索。

  生来性子柔顺的她很少能拒绝别人,不论是什么离谱的要求,尽管她很讨厌那个人。

  见到这名男生的嬉皮笑脸和对面女生的冷漠,凌安琪意识到自己身上背负很重的任务,不应该和他们浪费时间——先生要求自己尽早掌握力量的控制方法。

  向文锋一愣,又说:“怎么?没胆子比吗?实话告诉你,我在校外无敌健身房最好的成绩是二百三十九斤,远远超过文艺健身房的记录。”

  “关我什么事呢?”凌安琪一旦说出拒绝的话,接下来的态度也就慢慢顺理成章。

  向文锋回头看了看身材火辣的女孩,又笑道:“没事,考虑你是个女人,只要卧推达到两百公斤,我就准许你体面的离开。”

  “不然呢?”凌安琪问。

  向文锋从身材火辣的女孩目光中看到了一丝鼓励,道:“不然?那你就得留下来陪我们玩玩无聊的游戏,比如,为大家清理器材、打扫卫生,洗洗毛巾,如何?”

  “办不到。”

  “哟呵,你当真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让你好好瞧瞧!”向文锋探手伸向凌安琪,五指并拢,同时左足向前格往凌安琪的膝盖,一个相当明显的跆拳道起手势。

  “滚开。”有那么一瞬间,凌安琪真想一手肘砸爆这个讨厌家伙的脑袋。

  但是理智战胜了暴怒,她意识到这里并非死亡竞技场,对手并非高见洋介,身边也没有宋先生的庇护。

  于是凌安琪振奋精神,脑海急速运转,思索如何应付这个无聊至极的男生。

  她试图压抑愤怒,沉声喝道:“我不想理你。”

  同时伸手格开对方。

  向文锋顿时来了劲,笑道:“还敢还手?说了我不仅是健身专家,还是体育学院的跆拳道高手!”

  说着双手上翻,分别拿住凌安琪的衣袖,重心下压,就要将对方摔倒在地。

  凌安琪知道无法善罢甘休,既想让向文锋知难而退,又怕自己手脚不知轻重,一下子把他打残打死。

  此前几次打架,傻妹子出手均是雷霆万钧之势,眨眼功夫打废鸟哥十几个男生、刹那间灭掉保卫科的人马,瞬间秒杀高见洋介及其同党。那是因为她必须保护先生不受到伤害,更多的是先生可以替她善后,打倒敌人的同时不会产生后遗症。

  眼下却没那么多好处,学校严厉禁止同学之间打架斗殴,一旦发现,轻则留校察看,重则开除了事。

  而且这男的仅仅言语上轻佻了一些,并非什么大罪,一下把他打残,有些过分了。

  如何能在两者之间平衡,凌安琪突然醒悟过来:控制愤怒,也就是控制力量。

  傻妹子伸手前推,力量自肩膀开始发出,传递至前肢时轻轻一抖手腕,凭空产生一股震荡,压在向文锋胸前。

  向文锋仿佛站在水池下方,上方开闸放水,几十吨上百吨的水流涌出,冲击在身上。不是那么狂猛霸道,甚至还颇为柔顺,但却根本无法抗拒。

  他顿时立足不稳,踉踉跄跄的后退十多步,背心狠狠撞在墙上,只撞得眼冒金星,胸口气闷烦躁无比。

  向文锋还想扑上去与凌安琪较量,但是说什么也直不起身子,于是抚着胸口慢慢的蹲在地上,好半天才平缓下来。

  等他眼睛漂浮的星星终于消散,只见周围几个男女担忧的看着自己,那凌安琪早已不知去向。

  ……

  ……

  午夜时分,宋保军睡得迷迷糊糊的,仿佛听到有人叫唤自己的名字。

  “谁啊,这么晚还吵吵闹闹的。”宋保军不耐烦的揉了揉脸,还以为自己仍睡在宿舍,不知哪位无聊舍友又在搞事。

  睁开惺忪的睡眼,他很快清醒过来。

  他穿着入睡前的那套保暖内衣,赤足踏在虚数空间的地面上。

  宋保军原没有穿衣服睡觉的习惯,历来喜欢光着膀子,今天情况独独不同,是和小妹韩若依一起睡的。街道办事处提供的宾馆套房只有两室一厅,主卧留给爸爸妈妈,次卧是韩若依的。

  老头子料想房子装修工期半个月左右,儿子在茶州大学有宿舍,宋静桐也可以住在学校,最多让他们两人委屈一个礼拜,周末不用回来了。等到下周新别墅整好,就能直接入住,犯不着来挤宾馆套间。

  不成想宋保军今天去柳细月家替柳青林看病,顺道提前回家。

  夫妇俩只能安排他和小妹住一个房间。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来么,韩若依年龄尚幼,二则,韩若依本也是吴秀芳定下的“姑表之亲”,宋保军名义上的小老婆,外人说不了闲话。

  尽管如此,两人还是分别盖一床被子,宋保军不太好意思光膀子,就穿了一套内衣。

  虚数空间里的天空乌云密布,阴沉沉的往下坠,几乎近及头顶,令人十分压抑,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一个亮荧荧不停闪烁光芒的光团出现在眼前。

  “主体,有两件事必须通知你。”

  “我说谁叫我呢,原来是你。”

  哲学人格用一贯平和沉稳的声线说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我就先说好消息吧,在浪漫人格的努力,灵魂熔炉已经完工,剩下的只有最后调测工作。”

  “坏消息呢?”

  哲学人格说:“坏消息就是,虚数空间不知什么原因,开始变得不太稳定了,我正在全力追查此事。”

  虚数空间不稳定?

  宋保军立即紧张起来。虚数空间可以说是三十二重人格的立身之本,这个不同于真实世界的平行空间具有难以想象的力量能够重新塑造他想要的一切,一旦发生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你来看看。设想当前重力为零,你只需借助一点点外力就能离开地面。”

  宋保军在哲学人格的引导下,悬浮至地面十米处的半空中,俯视虚数空间周遭一切。

  比起上一次进入,空间又延伸了二分之一的面积,变得极其辽阔。远处是延绵起伏的青山,耸立云际。最高的几座山峰峰顶覆盖皑皑白雪,海拔达到三千米以上。一条大河也出现了,自山脉发源,渐渐汇聚成河道,流向不知什么位置的边界。

  郁郁葱葱的森林初看便觉欣欣向荣,一派生机。

  草原上鲜花遍布,羚羊小鹿奔驰纵跃。

  野蛮生长的野草如同绿色的草海,由于日照和云影产生的光影效果,这广阔无垠的草海一排排随风而同起伏不定,仿佛奔腾的波涛向天边涌去。

  弯曲流淌的河水碧蓝明净,像一匹素蓝的绸缎,轻柔、细软,横在天际。青山投下粼粼的倒影,五颜六色的鲜花小星星似的点缀在两岸。

  “太美了,我无法想象会有这样的乐园。那条河什么时候出现的?”

  面对如此美景,宋保军如同大病初愈的患者喃喃自语。

  哲学人格解释道:“浪漫人格给它取名为‘天宝河’,又名圣河,谓其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山叫做灵华山脉,主峰就是灵华峰,天宝河从灵华峰发源。”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7544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