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96章 纳入血液

第396章 纳入血液

  剩下的人纷纷目瞪口呆,被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林梦仙扯破喉咙,嘶声狂吼道:“她醒了!她不傻了!她病好了!军哥好厉害啊,军哥我爱你一万年不变!”

  过了好一会儿,父女俩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主治医师紧急去叫人来帮忙,主要是为王灵鹃检查身体,心电图,抽血化验、体温、脉搏等等等等,都十分正常,除了血糖血脂偏低,那只是营养不良而已。于是当场为王灵鹃吊了一瓶葡萄糖。

  来人还带来了饼干和矿泉水,王灵鹃吃了一些东西,渐渐有了精神。

  她外表干瘦,到底是年轻女孩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起来。

  然而在这副年轻的躯壳之内,是一具经历了七十年岁月的寂寞灵魂。

  与林梦仙等姐妹逐一相认,王灵鹃淡漠中带着一丝疏离,众人只道她大病初愈,一时有所不适。

  主治医师被这个神奇的结局吓坏了,一再要求带王灵鹃去做病理检测以及精神类疾病的相关测试,以确认她是否真的康复,还是偶然的一时好转。

  宋保军觉得没必要,但王存德自己也不太相信,征得王灵鹃同意后一起去往医护楼做进一步的详细体检。

  好在也不算太折腾,最后得出的结果是王灵鹃的思维情况一切与常人无异。

  主治医师的下巴快要掉到了地上,死死扯住宋保军不让他离开,直到梁泊华挥舞起十万元的支票才肯松手。

  大家都希望能知道宋保军是怎么治好王灵鹃的,然而宋保军不愿说,大家也不敢多问,就这么把疑虑憋在心里,难受得紧。

  一行人返回茶州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王灵鹃与王存德同乘一车,一路听父亲絮絮叨叨讲述这半年来家庭的变故。王存德原以为女儿得知自己的公司破产倒闭、家里的别墅被卖掉会很难过,哪知她表情淡漠,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这也难怪,一个在奇幻森林独自度过五十年的老女人再次返回现实,一点不会在乎所谓的金钱和房子。

  “爸,我的病刚好,很多东西想不起来了,你再给我多说说。”王灵鹃还是不太适应年轻的躯体,对年纪未满五十岁的父亲感到十分奇妙。

  “好好!等回家和你妈一起,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聊聊,聊到天亮都行!”王存德大声应道:“我明天请假一天,不去工作了。”

  两人聊了好一阵,大多数时候是王存德,少数情况是王灵鹃答应一两个字。渐渐的她适应了现在说话的节奏和方式,不再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对了,宋保军买了我们家原来的别墅……”

  “是啊,军少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王存德忙说。这老家伙懂得形势比人强的道理,因杜隐廊而公司倒闭的话题再也不敢提,再加上最近宋保军又治好女儿,自然转换了心思。

  王灵鹃琢磨着说辞,道:“我有点想念我们家的别墅,正好宋保军是我的救命恩人,这样吧,我想去他家里干活,爸,你觉得怎么样?”

  “给军少当佣人吗?”王存德沉吟起来:“不是不可以,问题是……”

  王灵鹃说:“宋保军家大业大,肯定有很多管不过来的东西,我学的是商务管理专业的知识,给他当个管家应该不成问题。”

  王存德一愣,忙道:“当管家,那好啊,就怕军少不肯要。我们先回家吧,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找个机会跟军少提提。”

  王存德另外在市区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带着王灵鹃回家,母女相见,俱各欢喜,自有一番情绪。

  ……

  ……

  白鹤山别墅清理作业依照计划进行,第二个星期的周末,宋保军特别抽时间前往监督。

  水电全部连接起来,大院的杂草被清除干净,围墙、车库、游泳池都修缮一新。

  大厅内开着两台抽水泵,连接楼梯下面的地下室,连续不断把积水抽排出去。六名工人在工头在指挥下往外搬运淤泥。

  宋保军的身后跟着贴身女保镖凌安琪以及新的管家王灵鹃。

  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和调养,王灵鹃瘦削的脸蛋多了一丝血色,不再是那吓人的枯槁和病态。

  回家后的第一天,王灵鹃就被父母送进博爱医院住院治疗,观察三天基本没什么大碍才又回家的。

  王存德一方面心疼女儿,一方面新得了宋保军的七百万购房款,对王灵鹃几乎有求必应,什么好吃的东西高级的保健品不要命的往家里带。

  就这么将养得几天,王灵鹃的气色慢慢变好,主动向父母提出要见一见宋保军。

  王存德原以为军少不好说话,不想他很快就答应了王灵鹃应聘“宋府”管家一职的请求。

  寒冬腊月的天气,大病初愈的王灵鹃脸色苍白,整个人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脚踏雪地靴,领子上围着毛茸茸的貂绒,手里捧着个龙猫形状的暖手袋,七十岁灵魂处在二十岁躯壳里所产生的忧郁眼神,倒有几分病恹恹的林黛玉气质。

  用一份全方面服从对方的灵魂契约,换来了重返现实世界的机会,王灵鹃对此非常珍惜,这些天一直在盘算着应该怎么做才会让宋保军满意。

  她在奇幻森林生活多年,并非单纯的活着,或多或少了解到一些宇宙、人格、容器的对应情况,对于自己缺乏能力去改造奇幻森林一直耿耿于怀,也因此懂得能够自由创造傅里叶通道,随意进出其他空间的宋保军有多强大。

  何况宋保军还拥有独属于自己、内容丰富程度远远超过奇幻森林的虚数空间。

  奇幻森林再怎么辽阔广大,始终是以德国黑森林为原型创造出来的一大片广袤森林而已。虚数空间呢?囊括了山脉、平原、草原、河流、山谷、森林、丘陵等等地貌,形成一个接近现实的小世界。

  这种能力对王灵鹃来说,只有用“伟大”才能形容。

  换个意思,她死心塌地跟着宋保军,也想获得这种自由出入虚数空间的能力,或者巴望宋保军带领自己进出虚数空间,在现实和梦幻中自在的飞翔。

  “你的父亲王存德,因为作奸犯科,遭到我表哥杜隐廊的惩处,也算是罪有应得。”宋保军直言不讳,向王灵鹃详细解释了为何买下她家别墅的缘由,说道:“财富,仅仅只是现实社会的一种有机组成部分,对虚数空间毫无意义。相信常年生活在奇幻森林的你已经领会到了这一点。”

  王灵鹃确实对父亲被剥夺了一大部分的财富不再挂怀,而且她的思维方式已经不再与现实人类一致,坦然应道:“是的。”

  宋保军说:“但是虚数空间立足于现实,没有现实作为基础,虚数空间很快就会灰飞烟灭。所以我们也得把现实生活经营好,这是你目前的任务,替我打理家庭以及一部分财务。”

  王灵鹃点了点头。

  宋保军道:“你原来读的是财务管理专业……”

  王灵鹃忙应道:“是中海音乐学院器乐演奏专业,专修钢琴。”

  宋保军不觉一愣:“我记错了?”

  “既然是主人要求,我也可以学的。”王灵鹃轻声笑道:“现实世界的一些知识,学起来难度不大,相信我可以很快上手,定然不辜负主人的重托。”

  “那好,你最近多学学管理和财务方面的内容。”宋保军指指前方的别墅,说道:“你可以回家住,也可以住在这里。”

  “是。”

  宋保军又为两个女人重新做了介绍:“这是我的心腹,贴身保镖凌安琪。你们以后好好配合,一起工作。琪琪,你以后好好带带王灵鹃。”

  凌安琪傻乎乎的没什么心机,见先生对这个年轻女孩态度有所不同,便笑道:“为先生做事,是琪琪毕生的荣幸。”

  “琪琪真乖。”宋保军顺手捏了捏傻妹子的屁股。

  就在凌安琪脸红过耳不知所措之际,工程队负责人急匆匆的过来汇报:“宋老板,地下室的淤泥已经清理干净,要去看看么?”

  连接了电路,八盏大灯将包括大厅、四个房间在内的地下室照得灯火通明。

  尽管如此,宋保军随着台阶走下时,还是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阴冷潮湿的气息和霉味。

  四个房间的门口都打开着,其中两个是酒窖,但是里面的藏品早已搬空,只剩下几具空荡荡的酒柜,散发出陈腐的气息。

  还有两个房间可能是前前前任房屋主人的佣人所居住,有床、有衣柜、有书桌。在积水长期的浸泡下,无一不腐朽难当。

  两边各站着两名手持铁锹锄头的工人,恭恭敬敬的等候宋保军命令。

  宋保军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地下室大厅的地面。

  被清理过的淤泥显出曾经高档的橡木地板,尽管做过防水和防腐处理,仍然难以抵挡侵蚀。有一部分起鼓发胀,缝隙处积满沙土。

  宋保军注视片刻,吩咐道:“把大厅的木地板全部撬起来。”

  “是!”

  工头一声令下,工人们拿起撬棍撬开一块块的木地板,再由其他人分批次搬运到地面上。

  撬开的木地板下面是一条条木龙骨和填充用的煤灰,被水泡得湿漉漉的,工人又费了好大功夫来清理,足足花了两三个小时。

  宋保军不肯放过任何关于奇幻森林与幽能的线索,要求工人在清理时务必保证细致小心,一旦发现与众不同的事物就立即上报。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455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