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398章 告别

第398章 告别

  一  “原来是令堂交代,怪不得,我说你小子怎么好心请我去家里玩。”宋保军想了想,道:“我寒假还有很多事情去办,这样吧,我有空就给你打电话,如何?”

  郭俊忙点头哈腰笑道:“谢谢军哥。”

  宋保军扔下烟头,道:“你们忙,我还有事出去一趟。”

  中文系主任何建民手头正握着宋保军的优秀学生奖状、证书和若干奖学金。这是宋保军一个学期以来苦苦期盼的东西,必须给老头子有个交代。

  何建民并非那么好相与的领导,何况两人之间嫌隙不小,因为十月晚会的奖金一事,双方闹得很不愉快。何建民至今还有两万元没结清给宋保军。

  搞定此前的一系列事务,宋保军终于腾出手来对付何建民了。

  奖金必须要拿回来,另外,证书、奖状一个也不能少。

  以宋保军今时今日的手段,让何建民把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当真不费吹灰之力。

  没多久宋保军就到了系主任办公室。上一次被宋保军贬得一文不值的盆景和书法作品均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盆寻常可见的兰花和一幅普通山水挂轴。

  刚进门就看见一名男生垂头丧气走了出来,脸上挂着委屈和不甘的表情,想是被狠狠训了一顿。

  宋保军一进办公室就高声叫道:“何主任,那幅臭字舍得撕了?想不到你也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高亢的叫声简直冲破云霄,何建民正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当即面皮一黑,冷冷的道:“宋保军,这里是办公室重地,请你出去!学会礼貌敲门再进来!”

  宋保军毫不理会,往沙一屁股坐下,大喇喇的道:“老何,债权人什么时候也有资格让债主学礼貌了?欠我那两万块连同利息,是不是该算算了?”

  何建民差点就想拍案而起,总算压着火气说道:“宋保军,注意你的措辞,那两万块不是我欠你的,而是学校替你保管的。”

  “学校替我保管?有文件吗?有规定吗?教育部下通知让学校这样做了?”宋保军一连串的反问。

  何建民皱眉道:“宋保军,你这是什么态度嘛!我身为中文系的主任,有责任管理每一名学生的财务!这件事上次已经跟你说得够清楚了,现在没必要强调第二次!”

  既然对方抬出子虚乌有的道理出来耍无赖,宋保军也不客气往沙里一靠,双脚抬起搭在茶几上,慢悠悠的说:“废话那么多,两万块你到底还是不还?”

  何建民道:“签于你的恶劣态度,我决定,这笔钱等你毕业再交还给你。现在,请你出去,我还有很多工作,不想浪费时间。”

  宋保军一脚将玻璃茶几踹翻,砸在地上哐啷一声裂做两半,上面的茶杯飞滚开去,声音同样变得阴冷起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老何,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哟?学生威胁学校领导,还有理了?”何建民站起身子,大声道:“你再不出去我就要叫保安了。这里不是你耀武扬威的场所。”

  宋保军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摸出香烟叼在嘴里点燃,吐出一口淡淡的白烟,说:“那就请保安过来。”

  四名保安随着声音走入系主任办公室,到来度之快有点出乎何建民的意料。不过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太多,指着宋保军道:“保安,把这名恶意犯事、妄图殴打教职员工的学生带到保卫部去!立案侦查!严肃处理!”

  宋保军同样站在原地,说:“何主任讲得对,要严肃处理!”

  “是!”四名保安径自越过宋保军,走向何建民。

  何建民道:“喂,把他抓起来!”

  四名保安听而不见,径直将何建民抓住,为的保安部长严肃的说:“何主任,对不起了,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校方调查。”

  “怎么回事!?你们搞什么名堂?”何建民一时间又惊又怒。

  保安不由分说抓住他拖了起来。

  何建民使劲挣扎扭动,喝道:“你们都造反了不成?”几名保安的突然动作令他过度惊惧,乃至脸庞扭曲狰狞,丑陋之极。

  然而长期养尊处优的何主任岂是身强力壮的保安的对手?被死死摁住,动弹不得。

  政教部主任严从龙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两名衣冠严整的同事,沉声说道:“何建民,你涉嫌严重违纪,跟我们走一趟。”

  原本还在奋力挣扎的何建民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瘫软下去。

  “带出去!”严从龙摆手道。四名保安随之将何建民拖出门外,两名同事上前检查翻找办公室文件。

  严从龙说:“宋保军同学,关于你举报中文系主任何建民的各种问题,已经得到查证。所扣留的奖金、奖状和证书,过几天我们就会转交给你,不必担心。”

  宋保军笑着与严从龙握手:“谢谢严主任。”

  “这是我们份内的事,不用客气。”

  ……

  出了门,宋保军在走廊外现一个不想看到的女人。

  袁霜,她正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神色黯然的站在走廊上看着宋保军,眼中有些异样的神色。

  看到这个女人,宋保军就忍不住微微皱眉,这个女人怎么又想起来找自己了?上次不是当着柳细月她们的面说了以后再也不来缠着自己了吗?

  “大概是因为家里的事情,现在想着来求你帮忙吧,不必理会这个女人,直接走就行了。”体内的哲学人格淡淡的提醒道。

  “要是她还纠缠不放,直接揍她一顿,老子看她不爽很久了。”暴戾人格则是骂骂咧咧的,他对袁霜这帮人一直非常反感。

  “行了,我自己会做主的。”宋保军倒是没有理会这两个家伙,而是慢悠悠摸出烟先给自己点上,然后才走到袁霜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袁霜问道:“又有什么事?”

  听到宋保军有些不耐烦的口气,袁霜顿时鼻子一酸就有了想哭的冲动。

  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嫌弃自己?她袁霜好歹也是被评为茶州大学最美校花的美女,对她这么狠心的男人,她真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只是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所以才硬生生把心里那份委屈压下去,咬着嘴唇说道:“我……我是想找你吃顿饭,顺便说点事,说完以后我就再也不会来烦你了。”

  “上次你也这么说的。”宋保军翻了个白眼,他对袁霜的话可是丝毫都不乐意相信。

  袁霜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委屈一下又涌了出来,眼睛一红眼泪就在眼眶里开始打转转,脸色有些凄然。

  此刻的她再也没有曾经身为茶州大学校花那股傲气,只有一股落魄萧瑟,让她这个曾经的凤凰此刻不如鸡。

  用手背轻轻擦了擦眼睛,忍住转身跑掉的冲动,她低声说道:“我誓,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告别?”宋保军愣了愣,有些不太明白这个女人的意思,她好好的和自己告别做啥?自己和她还没好到那种关系吧?

  不过看她这幅样子实在可怜兮兮的,宋保军还是有些心软了起来,长长吐出一口烟雾,然后说道:“那行吧,去食堂吧。”

  如今的他对于袁霜态度倒是变了很多,当初由爱转恨,后来浴火重生后他眼界得到了提高,开始慢慢放下了那段仇恨,对袁霜的态度变成了冷漠和无视。

  可是归根到底,他宅男的本质一时半会还是改变不过来,看到对方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终究还是有些心软。

  “就当是可怜她,只要以后别再来烦我就行了。”宋保军在心里自我安慰道。

  “去食堂?人太多了,还是去外面吧,我知道有家餐厅还不错的。”袁霜弱弱的建议道,她倒是不太愿意去食堂,因为食堂人实在太多了。

  而且她和宋保军都身份特殊,都是学校里的知名人物,一过去就容易引起关注,到时候想说话都不方便。

  “我身上就带了二十块,餐厅去不起。”宋保军耸了耸肩膀,语气有些无赖的意思。

  他就是这种性格,要是不喜欢你,五毛钱冰棍他都不愿意请你吃。

  “我请客。”袁霜嘴角抽了抽,轻轻一跺脚然后就有些生闷气,在前面开始带路,心里也越难受。

  听到她愿意请客,宋保军嘿嘿一笑就快步跟上,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有饭不吃是白痴啊。

  反正对于急需幽能的宋保军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大量进食,既然这袁霜要请客,他也不介意甩开腮帮子大吃一顿。

  “哎,那不是袁霜和宋保军吗?他们两怎么又搞到一起了?不是说已经分手很久了吗?”

  “听说袁霜那女人很放得开,该不会是饥渴了起来,才来找宋保军吧?”

  “狗日的好羡慕啊,宋保军这小子到底哪里好了,怎么老是有女人来投怀送抱?让我和袁霜上床一晚上,我少活三年我都乐意。”

  两人一起走在路上,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都在一旁议论纷纷,甚至还有几个熟人跑过来和宋保军打招呼,一个个都一脸玩味的笑容,对着宋保军暗暗竖起大拇指。

  倒是袁霜,她的那群朋友即使见到了也是选择视而不见,显然袁霜家里破产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没有钱的袁霜不属于他们的圈子,他们不过来打招呼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495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