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403章 为时已晚

第403章 为时已晚

  担心自己这老朋友乱说话,他黑着脸直接大声骂道:“邓文瑞,瞎了你的狗眼,这是担任新港安全委员的宋委员,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招惹宋委员?要不是宋委员大人有大量,我早就报警把你小子抓起来了。”

  邓文瑞能够把生意做到今天这么大,靠的不仅仅是心狠手辣,为人圆滑也脱不了干系。

  听到自己老友的话,他顿时脸色惨白,管委会的宋委员?那可是顶天大人物啊,整个新港都是由管委会的几人说了算,他一个小小的承包商哪里有勇气得罪管委会的人?

  不过这也不怪他,管委会的几人都高高在上,他也只是听说过名字而已,哪里会想到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看起来一脸穷酸的家伙是管委会的宋委员?

  没有片刻犹豫,他直接哭丧着脸就对着宋保军重重磕头认错,带着哭腔喊道:“是我邓文瑞有眼无珠,冲撞了宋委员,宋委员要打要骂尽管来,只要能够让宋委员消气,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让你吃屎你吃不吃?”宋保军嗤笑一声,语气极为刻薄。

  “……”邓文瑞身体僵硬了片刻,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看到他这样,宋保军也懒得搭理他,而是看着旁边那个男人,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我应该没见过你才对。”

  他的记忆力还算过得去,知道自己最近几个月压根没有见过这么一号人物,不过对方竟然能够认出自己,想必也是和新港有些关系。

  既然如此,那还是打听清楚对方的来头比较好,如今新港内部关系错综复杂,不搞清楚这些人来头他也不好处理。

  男人连忙一脸讨好笑容的看着宋保军,如实回答道:“报告宋委员,鄙人唐飞乐,是为新港提供建筑材料的材料商,去新港那边办公的时候曾经远远看过一眼宋委员,所有略有些印象。”

  “哦,原来如此,那他呢?”

  “他是邓文瑞,文瑞建筑公司的老板,也是为新港服务的。”

  “对对对,宋委员,今天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等会我做东摆下酒宴给宋委员赔罪,还望宋委员别跟小人计较,我一定会给宋委员一个满意的赔偿。”邓文瑞也连忙出声说道。

  此刻他的心里也是无比后悔,觉得自己今天出门肯定是没看黄历,好死不死竟然惹上了新港管委会的大佬,心里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听到邓文瑞说要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补偿,宋保军只是摇了摇头,看着邓文瑞淡然说道:“赔偿就不必了,我觉得新港建设需要的承包商必须是有责任感有品德的人,而邓先生你不符合这一要求。”

  对于邓文瑞口中的赔偿,他毫无兴趣,现在的他根本算不上缺钱,在帮凌安琪买了别墅之后身边还有着两千多万,这些钱够他开销很久了。

  而且站在他现在的位置上,若是接受了对方的赔偿,那和行贿没什么区别,到时候被有心人利用这一点来攻击的话,对他和杜隐廊都算不得是什么好事。

  “宋委员你听我解释,今天的事……”邓文瑞听到宋保军的话顿时如丧考妣,连忙抓着宋保军的裤子就要解释。

  宋保军只是冷冷瞪了他一眼就把脚抽了回来,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直接大步朝着酒店外面走了出去。

  随着宋保军这么一走,坐在地上的邓文瑞直接瘫倒在地,仿佛骨头被人抽走了一样。

  之前他还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心想接下来的几年完成新港的大订单,公司定然可以更上一层楼,没想到转眼间这个机会就破灭了。

  此刻的他无端想起一句话,色字头上一把刀。

  “唉,老邓,我尽力了,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之前那些话你也别往心里去,你知道我是想帮你的。”旁边的唐飞乐看着自己老友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

  刚才他之所以说话那么难听,一来是怕得罪宋保军故意站在宋保军那边帮宋保军说话,二来也是希望能够唱黑脸帮自己这位老友一把。

  不过此刻他的心里也颇为庆幸,还好宋保军没有和他计较,不然他真的是祸及池鱼了。

  “我不怪你。”邓文瑞哭丧着脸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此刻身体的疼痛他都已经无视了,心里的肉痛才是真的让他难受。

  宋保军的行为可以说让他公司损失了几千万的收入,这么大一笔钱就这么没了,简直就要了他的老命啊。

  袁霜也跟着宋保军一同走出酒店,她一脸歉意的看着宋保军,低声说道:“对不起啊,走的时候还给你添麻烦了。”

  她也没想到,临走之前还因为自己家里的原因,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来。

  “小事,我打算回一趟新港那边,那就此别过吧。”宋保军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招了一辆出租车直接离开了酒店。

  看着宋保军乘坐的出租车远远离去,袁霜的心里涌出一丝伤感和悔意,轻轻叹了一口气也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这里。

  随着茶州新港开始建设,整个新港工地四处如火如荼,车辆开进开出,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们都在拼命工作着。

  宋保军让出租车司机把车子停好,下车以后倒是没有急着回办公室那边,而是去工地上转悠了一圈。

  如今他身为管委会的安全委员,对于新港方面的事务自然要上心一些,至少不能让表哥失望。

  以他的学识,要看出工地各方面的不足之处还是远远不够,好在体内的哲学人格对这方面略有涉及,给他提出了一些建议。

  转了将近半个小时,他才转身返回项目部办公楼,下面的门卫对管委会的几位高层领导都印象深刻,看到宋保军后连查通行证的勇气都没有,带着谄谀的笑容就让宋保军通过。

  随着新港开力度加大,项目部办公楼这边的人也比之前多了不少,尤其是因为最近大量招商的原因,不少茶州商人整天往这片跑,想看看能不能参与进来分一杯羹。

  乘坐电梯上了九楼,宋保军就直奔自己办公室而去,因为是自己的办公室,所以宋保军进去的时候也没敲门,直接拧开门就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冯佳霖正坐在办公桌上拿着一份文件低头涂涂改改。

  宋保军突然推门走进来,把她吓了一大跳,连忙放下文件和笔站起来对着宋保军就是深深鞠躬,结结巴巴道:“宋委员好。”

  宋保军脸色淡然的点了点头,随手把门关上,就朝着办公桌走了过去。

  看到宋保军要走过来,冯佳霖连忙起身让开。

  只是宋保军走到她身旁的时候突然间就停住了脚步,然后用手扯了扯她的衣领口,皱眉说道:“我记得我和你说过,在办公室办公的时候不准穿衣服吧?”

  “啊?”冯佳霖先是愣了愣,然后紧张无比地解释道:“没有没有……我是看宋委员你不在所以我才没脱。”

  “因为我不在,所以我的话就可以当个屁放了是吗?”宋保军嗤笑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

  冯佳霖顿时脸色大变,几乎是以扯开的方式把身上的衬衫迅脱掉,然后又脱掉自己内衣,露出自己的胸口,然后对着宋保军再度鞠躬道:“对不起宋委员,再也不会有下次了,请你原谅我。”

  宋保军没有说话,只是悠悠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眼神在冯佳霖雪白身躯上肆无忌惮的打量着。

  这个曾经骄傲无比的高中班花,如今在他的面前卑微如蝼蚁,这种报复和征服的快感,让宋保军心情极为愉悦。

  当年高中的时候,他虽然学习差家境差但是也没做什么坏事,可是这帮人非要没事欺负他戏弄他。

  如今能够这样报复回来,这份快感实在是难以言喻。

  宋保军不开口说话,冯佳霖自然是不敢起身,只能保持这个鞠躬的之时,胸口两块粉肉时不时轻微摇晃一下。

  对于她来说,这种行为让她感到了深深的羞耻,除了宋保军,还没有哪个异性能够这样打量她的身体,这种践踏她尊严的行为让她极为羞愧,只是这份羞愧里却还怀着一丝兴奋和渴望。

  她渴望宋保军对她的身体感兴趣,最好兽性大就在办公室里把她就地正法,然后她就可以理所当然成为宋保军的女人。

  即使不能够当上正宫,凭借这份肉体关系,也足够她稳定自己在项目部的地位了。

  再者若是真的能让宋保军离不开她的话,那么她的未来用钱途无量四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

  她的那点小心思,宋保军虽然不清楚,但是也不可能去实现,他看了五分钟以后才伸手对着冯佳霖胸口的玉兔粗暴的捏了捏,啧啧道:“你看起来很兴奋嘛,真是荡妇。”

  “是……我是荡妇。”冯佳霖顿时脸色一片绯红,咬着嘴唇小声回答道。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555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