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405章 会议风波

第405章 会议风波

  对他们这个大姐夫的称呼,宋保军只是苦笑着揉鼻子也没有去解释什么,实际上他和云青霓并不算男女关系。

  走到前台,宋保军就看着前台小姐问道。“你们云总呢,在吗?”

  “云总在开会呢。”前台小姐连忙回答道。

  “哦,李斯特他们也都在开会吗?”

  “李总他们也都在的。”

  “那我去接待室等下他们,他们开会完了你通知我一下。”宋保军指了指不远处的接待室,就直接走了进去。

  接待室里装修的还是不错,旁边还放了一个书柜,而一个工作人员则是端了一杯茶送到了宋保军面前。

  宋保军就坐在沙上一边喝茶一边看书,等云青霓他们开会开完。

  对于白桦树安保公司现在的情况,宋保军还是颇为满意,至少已经和正规公司没太大区别了,也知道开会解决问题之类的,而不是和以前一样内部混乱每月亏损。

  此刻,白桦树公司会议室内,却和往日的会议不太一样。

  会议室里一共十多个人,分别站在会议桌的两边,只有三个人入座了,分别是云青霓和花熊以及另外一名四十出头的男人。

  那四十出头的男人眼神凶悍脸上有着一道刀疤,在茶州黑道上颇有名气,绰号刀螂。

  据说此人当年扛着两把砍刀一个人硬是砍翻了八个仇家,因此一战成名,为人凶狠脾气暴力,是白桦树七大长老之一。

  只是如今的白桦树安保公司和当初的白桦树已经没有了半毛钱关系,随着新公司的成立,老公司几乎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宣布了倒闭,这件事在茶州黑道上传的沸沸腾腾,引起无数人的猜想。

  会议室内的气氛颇为紧张,几乎所有人都脸色紧绷,仿佛随时可能出手打起来一样。

  沉默了好一会儿,刀螂才摸出一根烟来,旁边的小弟立刻殷勤的摸出打火机帮忙点上,然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才脸色不满的看着花熊和云青霓,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新公司倒是搞得不错嘛。”

  “谢谢刀叔的夸奖,不知道刀叔今天过来是有何贵干。”云青霓点了点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出声问道。

  不过她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刚才他们正在正儿八经开会讨论公司接下来的展,结果对方就带着七八个人从外面推门而入,让她和其他人都有些恼怒。

  只是碍于双方认识一场,她又不好作什么,对方论年龄是她的长辈,又曾经是她父亲的左膀右臂,所以她不得不给几分面子。

  “大小姐,有何贵干这种话就太见外了吧?大家都是白桦树公司的成员,现在公司展的好,我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刀螂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云青霓,出声说道。

  他这话一出,不仅仅是云青霓,花熊李斯特这些人脸色也阴沉了下来,眼中有些怒意。

  大家都是白桦树公司的成员?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的白桦树和当初的白桦树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正是为了和老公司的那群人扯清关系,现在他们又冒出来说是一家人,谁受得了?

  “刀螂,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吧?什么叫大家都是白桦树公司的员工?这里是白桦树安保公司,不是白桦树公司。”花熊眯着眼睛看着刀螂出声说道。

  他这么一说,刀螂和他身后那帮人的脸色就都有些不太好看。

  刀螂目光冷冷在众人身上扫过,冷笑一声问道。“那么我就不得不问问了,白桦树安保公司的人不都是从白桦树公司出去的吗?”

  “是从白桦树公司出去的,可是现在的白桦树安保公司是一家新公司,和以前的白桦树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刀叔你没必要把两者混为一谈。”云青霓知道刀螂打的什么主意,出声反驳道。

  现在公司好不容易走上正规,她是不可能让曾经那帮人再度掺和进来,把公司搞得乌烟瘴气。

  “对,我们是我们,你们是你们,已经没关系了。”花熊也在旁边点头赞同道。

  断牙安等人也想跟着符合,只是他们混黑道久了,知道地位不够的话3这种场合不好插嘴,所以都硬生生憋了下去。

  刀郎直接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道:“什么叫完全没关系?你们突然就带着这么大一帮兄弟离开,说分家就分家,老公司一下就倒闭了,这难道不怪你们吗?”

  当云青霓带着两百多好兄弟离开以后,公司直接陷入了无人管理的瘫痪状态,除了花熊以外的其余六大长老根本没怎么管过公司,只会分钱。

  瘫痪后的白桦树公司在他们手上就等于宣告死亡,而他们事后调查了一番才现原来云青霓一帮人直接成立了新公司而且还展的不错。

  商量了一番以后,最后决定由他带着几个骨干过来,要和云青霓这边好好谈一谈。

  “那么刀叔,公司是我一个人的公司吗?”云青霓虽然对刀螂很客气,但是并不意味着害怕对方。

  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指了指刀螂和他身后的那些人,出声说道:“我没记错的话,这几年公司的事务你们几乎没插手过吧?除了要钱就是要钱,现在我们脱离老公司成立新公司,这难道不是我们的自由吗?”

  “就是,那些兄弟都是自愿走的,谁愿意留在老公司啊。”

  “老公司留给你们,你们自己管不好这能怪谁?躺着赚钱就那么容易吗?”

  这一次,李斯特大头明几人都忍不住出声了,他们也觉得刀螂这帮人有些欺人太甚。

  他们脱离公司的时候什么也没带走,东西都丢给了他们,来这边成立新公司还是他们自己凑出来的资金。

  现在这帮人又找上他们,一副要掺和进来的样子,他们每一个人都深感愤怒。

  刀螂一时半会有些不知道怎么反击,于是只能低头抽烟,抽了好几口以后,他才目光凶狠的盯着云青霓一群人,说道:“说白了你们就是觉得老公司不赚钱,现在有财的机会就抛弃我们,对不对?”

  “这和抛弃无关,是个人的选择而已,人往高处走,我们不愿意过以前那种生活了。”花熊双手抱胸同样盯着刀螂,冷哼一声沉声说道。

  他倒是丝毫不怕刀螂,两人都是老公司的七大长老,无论是单打独斗还是其他的,他都不虚对方。

  “还记得道上背叛兄弟的规矩吗?当初可是云老大立下的,现在你们都忘了不成?”刀螂直接就站了起来,把手中的烟往地上狠狠一头,恶声说道。

  每个帮派都有自己的规矩,尤其是对于背叛兄弟这一行为更加无法原谅,他们白桦树也不例外,轻一点的打断双手双脚,重一点的直接当场打死。

  “什么背叛不背叛?时代已经变了,现在我们是正规的生意公司,刀叔你没必要这么纠缠不清,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不会答应的,这家公司和你们不会有任何关系。”云青霓斩钉截铁的说道,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当决定弄这家新公司的时候,她就已经打定主意和老公司划清界限,若不是因为自己父亲的原因,她对于黑社会组织压根一点兴趣都没有。

  因为老公司的原因,曾经她和人自我介绍都不好意思说老公司是干嘛的,现在的她可以昂挺胸告诉对方,自己是开安保公司的。

  “小大姐,那你就记住了,你带着人离开公司让老公司倒闭,断了我们的财路,这样的背叛我不仅仅是我,其他人也都会记着,这笔账我们一定会慢慢算的。”刀螂目光死死锁定着云青霓娇艳的面孔,狠声说道。

  “刀螂,你这是什么意思?”旁边的花熊立刻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问道。

  座山雕等人也纷纷握紧拳头,目光凶悍的盯着刀螂这群人,只要花熊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意思很明显,我们被断了财路,你们这家公司也别想开下去,安保公司?嘿,咱们的手段你们最清楚了。”刀螂嗤笑一声,语气里满是威胁的意味。

  现在老白桦树公司没了,不仅仅是他,其他五个长老也失去了绝大部分经济来源,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可容忍的损失。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他们现在财路被断,这帮人也别想闷声大财,要么一起赚钱要么谁也别赚。

  “好,刀螂你小子可以,好歹也算这么多年兄弟,从今天起你我恩断义绝,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若是敢对公司和大小姐做什么,老子绝对杀你全家。”花熊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暴躁脾气,直接怒吼道。

  刀螂脸色僵了僵,然后食指指着花熊点了点,又指了指云青霓,直接转身一脚踹开会议室的门,带着一群人就气势汹汹走了出去。

  随着他们这群人一走,断牙安立刻坐在花熊的旁边,看了看花熊又看了看云青霓,说道。“大姐,熊哥,要不要我现在带人上去做了他们?省得这帮王八蛋真以为我们好欺负。”

  “对,前面五里外就有一条河,弄死他们往河里一沉,一百年都不会有人现他们的尸体。”田默山也出声建议道。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576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