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406章 找麻烦

第406章 找麻烦

  “老子出来混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敲诈别人,今天还是第一次让别人敲诈到我头上,要不是这里是公司,老子今天非得弄死刀螂那个煞笔不可。”座山雕咬牙切齿道。

  他们几人眼中满是杀意,只要花熊和云青霓一点头,他们就可以马上带几十号弟兄追出去解决那几人。

  花熊顿时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然后转过头看着旁边的云青霓,想征求云青霓的意见。

  今天的事情他反正是气炸了,刀螂那帮人的行为不就摆明了是勒索吗?要把他们辛辛苦苦成立的新公司夺走,这样的事情谁能容忍?

  云青霓则是摇了摇头,坚决的说道:“不行,咱们现在已经不算黑社会了,这种为非作歹的事情不要做,否则闹出什么事来我们收不了场,更加对不起帮我们这么大忙的宋先生。”

  现在白桦树安保公司是正规公司,如果他们真的做了这种杀人行凶的事情,一旦传出去,整个公司都要完蛋,至少新港方面是肯定不会和一个背负命案的安保公司合作,即使是宋保军也没办法帮他们。

  而且他们还是宋保军弄进来的,不少人都知道这家公司和宋保军有关系,他们出事了,不也把宋保军连累进去吗?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刀螂那帮畜生什么性格大小姐你也清楚,他们那几人要是带人天天来闹,我们公司肯定没法做。”李斯特叹了一口气,脸色阴郁无比。

  刀螂那帮人手下的人比他们可多太多了,而且其中有不少不要命的烂人,若是他们执意要来找麻烦,现在的白桦树公司还真是没法应付。

  云青霓眼中也满是担忧之色,公司好不容易才进入展期,就遇到这种倒霉事,稍一处理不好恐怕公司就要完蛋了。

  可是若是选择和刀螂那帮人谈判的话,恐怕他们又会狮子大开口,要拿走公司大半股份,到头来不就等于他们辛辛苦苦帮那帮人赚钱吗?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宋保军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了看会议室门上的黑色脚印以及众人不太好看的脸色,哟了一声惊奇道:“生什么事了,闹出这么大动静,我在接待室都听到有人在踢门了。”

  “大姐夫。”

  “宋先生。”

  看到宋保军走了进来,众人连忙出声打招呼,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宋保军和这帮人也已经很熟了,直接大大咧咧就坐在刚才刀螂坐着的那把椅子上,摸出一包烟就从里面抽出几根分别丢给众人,然后笑着问道:“看你们脸色不太对劲,生什么事了?”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倒也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纷纷看着云青霓。

  毕竟这种事牵扯到曾经的老公司,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找宋保军商量。

  云青霓倒是没想那么多,她看到宋保军来了就如同看到了救星一样,心情顿时美好无比,看着宋保军微笑道:“刚才是老公司那边的人过来了,来找麻烦的。”

  “找麻烦?”宋保军顿时愣了愣,然后示意云青霓继续说。

  云青霓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一遍,然后宋保军就眉头紧皱,手指轻轻敲打着会议桌的桌子,问道:“他们势力大吗?”

  “很大,我们脱离老公司的时候只带走了两百多好兄弟,其他人都是他们的人,光是论人数他们是我们的几倍。”云青霓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虽然她曾经是公司的大姐头,但是到底是女人,掌控力和她父亲无法相提并论,所以能够掌握的人也有限,无法和那六名长老相提并论。

  “那你有他们什么把柄吗?既然是混黑道的,恐怕没少干坏事吧,只要有这方面的把柄证据之类的,我让警方的人帮你们解决他们几个带头的就行了。”宋保军笑着建议道。

  擒贼先擒王,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六名长老无论手下多少小弟,只要他们倒下了,那群人群龙无,自然是树倒猢狲散,对白桦树安保公司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以他如今安全委员的身份,只要抓到那群人的证据,让警方去办这种事还不是易如反掌?

  现在的宋保军,真的是和以往差别太大,无论是眼界还是个人能力或者手段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么麻烦的问题到他手上轻轻松松就迎刃而解。

  宋保军的话一出,会议室内的众人顿时都眼前一亮。

  云青霓倒是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颦眉思索了一会儿,才苦笑道:“有是有,但是牵连太多了,而且很多事情当年我父亲也有份,若是都拿出来说事就很麻烦,而且这样会不会太翻脸不认人了?”

  “大姐,都这个时候了还顾虑这种问题做什么?他们才是翻脸不认人吧?”旁边的座山雕连忙出声说道。

  “对啊云小姐,恕我直言,这个时候你就没必要念旧情了,他们能够如此行事,你和他们有什么好客气的。”宋保军也点头赞同道。

  “可是……”云青霓脸色很是为难,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什么好可是的,人活在世界无非就是八个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他们都踩到你脸上来了,你还和他们客气什么?”宋保军撇了撇嘴,劝慰道:“狼来了喂肉是没有用的,用棍子打痛它们才有用。”

  云青霓只是长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出声说道:“你说的我都清楚,我先看看事情还有没有周璇的余地,实在不行我再找宋先生你帮忙。”

  无论如何那帮人毕竟是他父亲出生入死过的兄弟,有些事她确实不忍心做太绝了。

  否则凭借她手里的那些证据,足够让那些人进监狱呆上一辈子了。

  “那行,反正现在你们也属于新港的一部分,他们找你们麻烦也就等于找我的麻烦,有什么事通知我一声就行了。”宋保军微微一笑,也没有多去劝云青霓。

  有了宋保军的保证,众人脸上的阴霾也彻底消失,一个个都坐了下来开始有说有笑起来,不过他们对宋保军的态度也恭敬了许多。

  自从他们进入了新港以后,才明白宋保军的地位有多么高,就是因为宋保军的关系,一些来头比他们大的面对他们,都对他们客客气气。

  所以不知不觉间,他们对宋保军的态度也有了极大的转变,从曾经的看轻为难变成平等,又从平等变成了仰望和尊敬。

  众人说笑了一会儿,随着花熊打了一个眼神,一帮人都找借口说什么出去喝个水撒个尿放个屁纷纷离开了会议室,走在最后面的大头明还不忘嘿嘿笑着帮两人把会议室门带上。

  于是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剩下云青霓和宋保军两人,气氛一下就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云青霓毕竟是女人,又是小资女人类型,对这种气氛的转变异常敏感,心跳不知不觉间就加了起来。

  “怎么了云小姐,不舒服吗?”宋保军察觉到云青霓脸色有些异常,立刻出声问道。

  “没有没有。”云青霓连连摇头,深呼吸一口让自己的心跳平稳下来,然后看着宋保军微笑问道:“宋先生最近在忙什么呢,都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你了。”

  “我啊?在学校忙呢,耶鲁学校派了一些交流生过来,你知道的这些外国学生比较麻烦,要教他们传统文学是件不容易的事。”宋保军哈哈一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耶鲁大学吗?那可真是厉害呢,说来惭愧我以前也想过去耶鲁大学留学,可惜成绩不行。”听到耶鲁大学,云青霓微微有些惊讶,然后出声笑道。

  耶鲁大学在全世界都是最顶尖的名校,只要能够进入其中留学归来,在国内年薪百万简直轻而易举。

  “可不是么,他们那个叫什么杰克逊的副校长还邀请我下个月去耶鲁上公开课,不过我有事情要忙,就给拒绝了。”宋保军继续厚着脸皮吹嘘道。

  听到宋保军这么厉害,云青霓顿时眼睛亮晶晶的问道:“有机会一定要去听听宋先生的课,肯定能让我受益匪浅,不知道宋先生什么时候有公开课?”

  她这么一问,宋保军就自知不妙,歪着脖子想了想,然后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叹息道:“恐怕这两个月是没了,最近新港这边工作开始忙起来,学校那边的课程估计要耽搁了。”

  他也就是嘴皮子上吹吹,真的让他去上公开课……那估计得让哲学人格来了。

  可是即使哲学人格能来,他也没有教师证之类的,学校也不会允许,所以他只能忽悠过去,免得在云青霓面前露出马脚。

  “这样啊,那也没事,什么时候有公开课通知我一声就好了,我一定会去洗耳恭听。”云青霓一脸期待的样子。

  然后她又从包包里拿出了两本书,跟宋保军津津有味的讨论了起来。

  对于这种事宋保军倒是丝毫没什么压力,有文艺人格和哲学人格的帮忙,即使是写这些书的作者在他面前都要心悦诚服。

  两人在讨论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外李斯特几人却一脸八卦的趴在门上偷听,显然很好奇两人的进度到底怎么样了。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587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