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417章 亲情绑架

第417章 亲情绑架

  凌利仁听到要五十万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掉,说借个十万块他现在倒也不是拿不出,可是五十万对他来说那就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他哪来的这么多钱。

  只是听到关系到大哥家的生意以及侄儿娶亲,他还是非常关心的,说道:“大哥,我真拿不出那么多钱,十万块不能再多了,我们家也是刚刚才条件好转起来,你也知道的。”

  “十万?”凌利材眉头一皱,摇头说道;“十万租个门面都不够啊,更加别说装修了。”

  “那我也没办法了,家里就这个条件,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和同事借个五六万给你。”凌利仁抓了抓脑袋,叹息道。

  “二叔,你这房子不是挺不错的吗?要不拿着房产证帮我家贷个款?这房子我估计七十万左右肯定没问题。”旁边的凌飞星突然插嘴说道。

  他老爹凌利材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自己额头,然后说道:“对啊老弟,就这么办吧,放心现在还贷款都是分期还,到时候我们来还就行了。”

  说到要拿房产证去抵押贷款,凌利仁就面露为难之色。

  这个房子对他来说比他的命还重要,这辈子他好不容易才住上这种房子,让他拿着房子去抵押贷款,这让他很没安全感。

  旁边的凌安琪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心里很不乐意可是又不敢说什么,毕竟那是大伯,她没勇气去拒绝大伯的要求。

  “老弟,怎么不说话,难道你还信不过大哥吗?”凌利材看到凌利仁不说话,皱眉问道。

  “大哥,不是……我这……”凌利仁拒绝也不是,可是又不愿意答应,心情顿时无比复杂。

  看到凌利仁这幅样子,凌利材顿时露出失望的神色,摇头叹息道:“老弟,你这是信不过大哥的为人是吧?五年前你和大哥借钱,大哥是不是马上就借了三千块给你?”

  他这么一说,凌利仁就立刻动摇了起来。

  旁边的凌安琪却咬了咬嘴唇,那次借钱她可是跟着自己父亲一起去了,为了借这三千块大伯一家可没少冷嘲热讽,最后连本带利还了五千。

  可能是因为担心他们一家人再来借钱的原因,接下来的好几年大伯一家人都和他们家没什么联系,甚至春节都不会过来走动。

  “而且这次你不帮大哥,大哥回头市倒闭的话家里也就完蛋了,飞星讨老婆也没戏,咱们凌家传承十多代的香火就准备这么断了吧,等过个几十年咱们下去见到祖宗,都跪着道歉吧。”凌利材长叹一口气。

  凌利仁顿时更加难受,他原本就思想传统,把传宗接代视为最重要的事情。

  有句话说得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凌家虽然不算什么大家族,可是毕竟传承多年才传到现在。

  要是香火就这么断了,他就是死了也没脸去见凌家先祖啊。

  “就是啊二叔,都是一家人,难道一家人有难的时候不该互相帮助吗?我爸什么人二叔你还不清楚吗?放心吧这笔钱我们家肯定会还上的,不信我给你写个欠条好不好?”凌飞星也一脸哀求的看着凌利仁说道。

  “这……”凌利仁顿时为难无比,思索了一会儿刚准备咬牙答应下来,旁边的宋保军却笑了起来。

  他这么一笑,原本有些凝固的气氛就变得怪异起来,几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宋保军的身上。

  宋保军笑眯眯的看着凌利材,出声问道。“这位老叔,刚才你说你三十万都在股市里套住了,不知道你买的那支股票?”

  凌利材顿时愣了愣,然后眉头一皱没有理会宋保军,而是看着凌利仁问道:“老弟,这小子谁,跑来问咱们家的事作甚。”

  “这位是宋三少,是个大好人啊。”凌利仁连忙解释起来,他倒是担心自己老弟说话的口气不好,冲撞了宋保军。

  “怎么,说不出来吗?我看你那三十万在故事被套牢是瞎编的吧?”宋保军也不介意这小子的态度,继续追问道。

  他刚才一直在冷眼旁观,也听出了不少东西,猜到了这对父子不是什么好鸟,估计就是来打凌安琪家的注意。

  三十万被套在股市?那行啊,你倒是拿出证据来让我看看。

  “什么瞎编的?我为什么要给你看?我家的事你管得着吗?”凌利材看到宋保军还要来追问,语气变得恶劣了起来,在心里把宋保军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他就没搞懂了,这小子到底哪里冒出来的狗尿苔子?非要插嘴破坏他的好事,真是挡路狗。

  “怎么,撒谎被我揭穿了就恼怒了?骗钱的借口那么多,你也可以说你得了癌症什么的,这不是更好借吗?”宋保军嗤笑一声,嘲讽道。

  然后他又转过头看着凌利仁,出声说道:“凌叔叔,没必要答应这种人,他就是看你家有钱了想来占便宜,借钱只是个借口,你家没钱的时候他看都不会看你家。”

  “小王八蛋,你他妈找死,敢来管我们家的家事。”玩手机的凌飞星突然就大骂一句,抓着桌子上的热茶对着宋保军直接泼了过去。

  他是气坏了,知道二叔家条件改善了以后,他们父子两商量了下打算过来借走房产证,拿去抵押贷款。

  至于这笔贷款怎么还,那就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了,反正现在凌利仁夫妻两升职加薪,每个月都有不少的收入,七十万迟早能够还清。

  可是宋保军突然就几句话揭穿了他们,让他实在是恼怒至极,这断他财路的行为让他恨不得撕碎这小子的嘴。

  坐在沙上的宋保军也没料到这小子竟然敢动手泼茶,即使有心闪躲身体也跟不上思维。

  好在旁边的凌安琪大叫一声直接挡在了宋保军的面前,然后那杯热茶就泼在了她的后背上。

  “哎哟。”茶是刚泡了没多久,温度和开水差不多,凌安琪穿的睡衣又单薄,被烫的直接惨叫了一声。

  “安琪你没事吧?”宋保军和凌利仁看到这一幕几乎同时叫出声来。

  “我没事我没事,就是有点烫。”凌安琪深呼吸几口,然后连连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事。

  “哟,还帮忙挡茶,死肥猪你该不会喜欢这个小白脸了吧?难怪他来管你们家的事,原来都快成一家人了,真亏这小子对你下得了手,也不怕恶心。”凌飞星看到凌安琪挡下了这杯茶,忍不住出声冷嘲热讽了起来。

  坐在他旁边的凌利材也是一脸阴沉,他对自己弟弟的性格很是了解,这小子刚才要是不多嘴,事情肯定就成了。

  现在计划失败,也就同于煮熟的鸭子飞了,他的心里也怨恨极了。

  这一瞬间宋保军体内的暴戾人格直接自动融合,然后只见宋保军站起来就抓起桌上滚烫的茶壶,冲过去就用另外一只手拖住凌飞星的脖子,直接把他从沙上拽到地上,就拿着那壶热茶对着他的脸浇了下去。

  “啊啊啊,救命。”凌飞星被滚烫的茶水直接浇到脸上顿时出杀猪般的惨叫声,不断用力挣扎着。

  只是融合了暴戾人格的宋保军岂是他可以抵抗的?一只脚死死踩着他的胸口,不给他挣脱的机会。

  “放开我儿子。”坐在沙上的凌利材看到自己儿子被欺负,大吼着就跳起来冲过去,对着宋保军后脑勺就要一拳打上去。

  “找死。”看到有人要伤害宋保军,凌安琪瞳孔一缩直接冲了出去,就像一辆度快到极限的大卡车,直接撞在凌利材身上就把凌利材撞飞了出去。

  “咚。”

  整个房子似乎都震了一下,凌利材整个人直接撞在墙上,过了好几秒才从摔下来,倒在地上紧闭双眼竟然直接昏死了过去。

  而融合了暴戾人格的宋保军把茶壶里的热茶倒完了以后,狠狠把茶壶摔在了凌飞星的脸上,然后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才回到虚数空间里,让主体继续操控身体。

  暴戾人格就是以暴戾性格著称,最受不了就是别人欺负他身边亲近的人,凌飞星的攻击和语言侮辱就踩到了雷点,因此才遭到了这等报复。

  坐在沙上的凌利仁都吓呆了,回过神来后连忙站起来就跑过去把昏迷的凌利材扶起来,急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

  凌飞星也因为过于疼痛而昏迷了过去,宋保军看都不看这小子一眼,只是看着凌利仁说道:“凌叔叔,插手你的家事确实是我不对,只是你也看到了,是他先动手的。”

  凌利仁苦笑了笑,语气也有些惆怅,他虽然为人老实忠厚但是并不意味着是个白痴,刚才的事情已经让他看明白了一切。

  “宋三少,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家好,我怎么会怪你?我感激你还来不及,不过我还是先把他们送医院去?免得惹出大事来。”凌利材看着宋保军询问道。

  他担心两人受伤不轻,若是不早点治疗会让伤势变重。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678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