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418章 八成把握

第418章 八成把握

  “不用送,打个电话让救护车带走就行了,治病的事他们自己负责,以后这种亲戚不需要来往,他们要是找你们家麻烦,你直接找你们领导处理,他们会解决的。”宋保军直接大手一挥,就让凌利仁打电话解决。

  而凌安琪则是跑到宋保军面前,打量了宋保军好几眼,才小心翼翼问道:“宋先生,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你背上不是被烫到了吗?让阿姨去帮你擦点药吧。”宋保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凌安琪这才点点头,然后呲牙咧嘴跑到浴室去找正在洗衣服还没察觉到客厅发生什么事的母亲,让她帮自己上药。

  很快,救护车就开了过来把两人给接走了,宋保军则是出去打了一个电话,让人盯着这对父子,他们要是还想打什么坏主意的话,就没必要跟他们客气。

  看到他们被接走,凌利仁的心情也颇为复杂,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的,显然不能接受一家人闹成这样。

  宋保军则是在旁边笑了笑,安慰道:“凌叔叔别想那么多,人家没把你当一家人,你也没必要在意那么多,自己一家三口过得开心最重要。”

  “宋三少说得对。”凌利仁点了点头,心里却还是一时半会没法适应。

  看他这样,宋保军也知道劝了也不见得就能让他马上放下,父母这一辈的人思想都比较传统,想改变他们太难了。

  过了一会儿,凌安琪母女才从房间里走出来。

  俞瑞庭已经听自己女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她早就对那对父子没什么好感,得知宋保军揍了他们,她还有些暗中高兴,巴不得趁此机会让自己男人和他们断了关系。

  “安琪伤的不重吧?”

  “不重,我皮厚的很,晚上就能恢复过来。”

  宋保军点了点头,不愧是被称为天下第一女武神的女人,这点皮外伤对她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

  “对了宋先生,你今天过来是找我有什么事吗?”凌安琪又开始吃起了零食来,边吃边问道。

  她现在是宋保军的保镖和司机,但是这段时间宋保军都没联系她,让她做自己的事情,这让她一直觉得有些心里不安,每天都在努力练习控制力量。

  “我打算要去一趟柳青林家,你开车陪我一起过去。”

  “上次那个柳省长的家吗?那好吧我们现在出发?”凌安琪直接就把车钥匙摸了出来。

  旁边的凌利仁夫妻听到去是省长家,顿时又是大吃一惊,这宋三少得多大能耐啊?竟然和省长都有关系。

  对他们这种小市民来说,一个局长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省长简直就是遥不可及的大人物。

  “那走吧,人家等着呢。”宋保军打个响指就站了起来,然后看着凌利仁夫妻笑了笑说道:“那凌叔叔我就不打扰了,下次再过来拜访。”

  柳重山夫妻还在等着他,他也不好在这里逗留过久。

  “好的好的,随时欢迎。”凌利仁连连点头,伸出手和宋保军握了握,一直把宋保军跟自己女儿送到停车场,等两人走了以后才回到家里。

  他上去的时候,俞瑞庭正一脸发愁的看着厨房里的食材叹息道:“宋三少不留下来吃饭了啊?”

  “人家是什么人,会留在咱们家吃饭?能够上门就已经看得起咱们了。”凌利仁对着自己老婆翻了一个白眼。

  俞瑞庭顿时揉了揉鼻子,觉得自己老公说的也有道理,然后苦笑着问道:“那你大哥这次的事怎么办啊?以后两家还是别联系了吧,我早就觉得他们一家不是什么好人。”

  “知道了知道了,别说这事了,我头疼。”凌利仁叹了一口气就摆了摆手,拿着扫把就去打扫客厅地板上的茶水和玻璃渣。

  上次白桦树公司那帮人送了一辆宣德甲寅,为了避嫌宋保军就没要,而是改成了以支付租金的方式开着这辆车。

  只是这辆车宋保军开不太习惯,就交给了凌安琪让凌安琪来开。

  凌安琪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已经把这辆宣德甲寅开的非常熟练,载着宋保军就直奔柳家而去。

  这次车子刚开到柳家门口,宋保军就意外的发现柳重山竟然已经站在门口翘首以待,柳细月也陪在他的旁边。

  只不过因为宋保军乘坐的是国内颇为罕见的豪车宣德甲寅,所以他们才没认出来。

  “把车子停这里就行了。”宋保军让凌安琪把车子停下来,就打开车门直接走了下去,对着站在大门等着的两人笑了笑。

  “小军总算来了,一路上辛苦了。”柳重山主动迎上来就笑着和宋保军握手。

  “没事没事,本来还能早点过来的,有点小事耽搁了。”宋保军解释了一句。

  后面的凌安琪把车子停好也走了下来,站在宋保军后面抓了抓脑袋,冲柳细月甜甜一笑喊道。“细细姐姐。”

  柳细月对凌安琪倒是喜欢的很,欢快的走过去就握住凌安琪的手,凑到凌安琪耳边小声问道:“安琪,这个家伙最近没给我红杏出墙吧?”

  “红杏出墙?”听到这个词语凌安琪差点没笑出声来,她倒是没有觉得这个词有任何不妥。

  毕竟在她看来,宋保军就是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肯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所以细细姐姐担心他红杏出墙也是正常的。

  就在她们两窃窃私语的时候,宋保军已经跟着柳重山走进了那件奢华到了极致的别墅里。

  别墅里一切照旧,只不过这一次何淑兰不在这里,让宋保军倒是松了一口气。

  对于那个贵妇人,宋保军确实没太多好感,知道对方对自己丝毫好感都欠奉,能不见他就尽量不去见。

  客厅沙发上秦蓉正在陪着自己儿子玩拼图,柳青林正嘿嘿傻笑着拿着拼图不断乱拼着,直到宋保军走了过来,他才突然抬起头一脸惊喜的冲过去抱住宋保军,大喊道:“姐夫姐夫。”

  宋保军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被柳青林这样抱着,抽出一只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微笑道:“青林最近有没有在家好好听妈妈的话?”

  “有的,我最近很乖的,也有好好吃青菜。”

  “那好,你快松开姐夫乖乖坐着,姐夫等会带你去玩。”

  “好耶去玩。”柳青林顿时开心无比,欢呼着在屋里跑了两圈,然后才紧紧贴着宋保军和宋保军坐在一起,就像一只喜欢粘着主人的小狗。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柳重山也有些哭笑不得。

  而柳细月也跟凌安琪走进了屋里,柳细月跑过来就坐在宋保军的左手边,用手肘捅了捅宋保军,问道:“宋保军,听说你今天有很大把握治好我弟弟?真的假的,你要是撒谎我可饶不了你。”

  她昨天晚上从自己叔叔那里得知宋保军今天要过来给自己弟弟治病,而且还说有很大把握治好。

  所以她一大清早就赶了过来,就想看看这家伙是不是真的能把自己弟弟病情治好。

  如今的柳家第三代嫡系只有她和柳青林,按照华夏传统的传宗接代观念,柳青林就是他们柳家唯一的香火。

  而柳青林因为病情的原因,根本无法继承柳家的庞大资产,更加别说光宗耀祖了。

  如果他能够恢复正常,对于整个柳家来说都将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

  “至少也有八成把握,我要是成了的话,你……请我吃饭?”宋保军原本是想说自己成了的话让她亲自己一个。

  只是柳重山就坐在他的对面,他哪里好意思当着人家面去调戏人家的侄女?

  “这样啊,八成也很高了,以前国外那个很有名气的心理大师史密斯都说没法治,只要你能够治好,请你吃一年都成,加油哦。”柳细月听到有八成把握,顿时拍了拍宋保军肩膀鼓励道。

  柳重山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八成把握那就真的很不错了,再说了只要有八成把握,即使不小心失败了也没关系,下一次说不定就能治好了。

  他摸出一包烟,递了一根给宋保军,然后自己摸出一根点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宋保军问道:“小军,等会什么时候开始治疗,需要我这边叫人来帮忙配合吗?”

  “随时可以,至于找人配合就不必了,让安琪给我打下手,另外再给我一个安静房间别让人来打扰我。”宋保军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倒是小事,直接去青林房间就好了,治疗没有完成之前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打扰你。”柳重山沉声保证道。

  关系到自己儿子的治疗,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别想来捣乱,除非从他的尸体上跨过去还差不多。

  宋保军也不是个墨迹的人,能快点做完就快点做完。

  所以他直接和旁边的凌安琪打个招呼,就带着凌安琪和柳青林往楼上走,柳重山则是直接让众人尽量别发出声音,甚至手机都要全部调成静音,更加不允许大家上楼打扰两人。

  宋保军带着柳青林和凌安琪就走到柳青林的卧室里,柳青林笑嘻嘻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哆啦a梦玩偶,一副极为开心的样子。

  看到他这幅开心的样子,宋保军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体内的人格被困在小黑屋里可是度日如年啊。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685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