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426章 拍卖会

第426章 拍卖会

  宋保军被林贞贤带着,坐到了最前排的作为。

  以她三球集团副总裁千金的身份,坐在最前面一排自然不会有人有意见。

  只是让宋保军不舒服的是他们三人落座还不到十秒,金仲基就跟了过来,看着林贞贤微笑道:“林小姐,不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吧?”

  “不介意。”林贞贤眼神闪过一丝无奈,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谢谢。”金仲基立刻微笑着道谢,然后朝着宋保军投去挑衅的眼神,就一屁股坐在林贞贤的旁边。

  他倒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来踩宋保军,这拍卖会虽然说是慈善拍卖会,但是随便一件东西价格也不会低于十万,他就不信这个穷酸小子能买得起。

  等会他要是买不起,自己就可以借机损他几句,看他还能说什么。

  当工作人员把拍卖物品一件件送上来后,拍卖会也正式开始,拍卖师是一个中年男人,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拍卖师,经验丰富能够掌控各种局面。

  “今天第一件要拍卖的是一副泼墨画,名为《虎啸青山图》,是一个无名画家的作品,虽然画家无名但是该画却极为传神,称得上是上佳之作,一万起拍。”

  “五万。”

  “十万。”

  对画有兴趣的宾客纷纷主动出价,这幅画最后以六十万的价格被一位老头拍走,就单独拿画本身的价值来说,一万已经是极限了。

  之所以拍这么贵,还是因为大家想做慈善的原因。

  接下来一件一件物品被众人出价拍走,偶尔也有几件没人喜欢的东西被流拍。

  等66续续拍了四十多件以后,台上的拍卖师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白玉簪,上面还镶了一颗珍珠,立刻引起不少女人的注意。

  林贞贤原本就对中国文化极其感兴趣,这白玉簪一出来她便双眼放光,显然极其想要。

  旁边的金仲基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顿时心头大喜,等拍卖师出一喊出底价,他就直接抢着出价:“三十万。”

  看到大帅哥金仲基出价,那些女人反而纷纷犹豫了起来,然后还是没有选择和金仲基去竞争。

  她们不去争,不意味着宋保军也不去争,他瞥了一眼志在必得的金仲基,然后出声喊道:“我出五十万。”

  宋保军这么一喊价,旁边的麦轩琳立刻打了一大跳,五十万?自己这个师兄有这么多钱吗?

  林贞贤也露出诧异的神色,她看宋保军也不像是很有钱的样子,怎么会突然想起拿五十万来拍这个东西?难道说是为了和金仲基斗气?

  只是她又不好说什么,怕自己多嘴会伤到宋保军的面子,心想大不了等会帮他垫付好了。

  “这位先生出五十万,还有其他人要出价吗?没有的话我就开始倒计时了。”拍卖师在台上大声喊道。

  金仲基转过头眯着眼睛看了宋保军一眼,低声问道:“你想和我抢?”

  “抢?”宋保军几乎没有正眼看他,撇嘴说道:“你也配?”

  你也配?

  这三个字重重击打在金仲基的胸口上,一下就伤到了他的自尊,他脸色大怒指着宋保军点了点,然后直接喊道:“我出八十万。”

  不等拍卖师回话,宋保军直接接过他的话喊道:“一百万。”

  宋保军的出价度太快,拍卖师刚想喊出八十万,此刻不得不把话吞进肚子里,重新喊道:“有人出价一百万。”

  “一百二十万。”金仲基也微微有些肉痛起来,喊出了这个价格。

  他现在是韩国最有名气的男性,甚至有部分人把他誉为亚洲第一男星。

  但是身为韩国艺人他的收入在亚洲绝对算不得顶尖,他之所以三天两头往中国跑也是因为这边捞钱实在太容易了。

  即使如此,他现在一年的收入扣了税以后也只不过是勉强过亿,这样一下就花掉上百万,让他确实有些肉痛。

  “一百五十万。”宋保军继续加价,然后看着金仲基笑道:“你还是别加了吧?靠着一张脸吃青春饭赚钱也不容易,能省就省一点,免得老了以后孤苦伶仃去要饭。”

  娱乐圈里不少明星年轻的时候挥霍无度,等年龄大了吸金能力不行了,身边的钱也花的七七八八,最后老年生活比普通人还不如。

  “一百八十万。”金仲基都懒得去反驳宋保军,他此刻看起来生气,其实心里已经慢慢冷静了下来。

  一冷静下来,他才想起这个臭小子不过是一个穷酸学生,哪来的那么多钱和他竞争?恐怕就是故意抬价想让他多放血罢了。

  既然如此,他就将计就计,等价格抬到两百万以后他就放弃出价,然后看这小子能不能拿出两百万来。

  要是拿不出,自己就能羞辱死他。

  要是拿出来了,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恐怕他以后也别想过什么好日子了。

  无论是哪种结果,对于金仲基来说他都非常乐意看到。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旁边的宋保军突然就笑了起来,他一脸真诚的看着金仲基笑道:“没想到大头你这么喜欢这件宝贝,那我就君子成人之美送你好了。”

  他的话一出,金仲基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对着宋保军怒目而视低吼道:“你耍我?”

  “耍你?什么意思?大头你不是想要吗?我让给你你还不乐意了?”宋保军眉头一挑出声问道。

  林贞贤也脸色怪异的看着金仲基,显然猜出了金仲基的心思。

  金仲基顿时脸皮抽了抽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深呼吸几口,笑容牵强的辩解道:“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叫我大头了,我总觉得这个称呼是在戏弄我,可以吗宋先生?”

  “好的大头。”

  “……”

  台上的拍卖师已经倒计时完了,这只白玉簪以一百八十万的价格成交。

  工作人员把白玉簪送到了金仲基的手里,金仲基立刻忍着自己的肉痛,努力展现出自己最好看的笑容,看着林贞贤柔声说道:“林小姐,这只白玉簪和你的气质非常符合,我想送给你做礼物。”

  被宋保军反过来摆了一道,他也没办法了,只能放血一回,把这白玉簪送给林贞贤,求佳人一笑。

  “这太贵重了,金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东西就不必了。”林贞贤对这白玉簪虽然颇为喜欢,但是还是要头拒绝了。

  以她的身份来说,价值百万的珠宝她又不是没有,只是她明白金仲基的意思,所以才不愿意接受这份礼物。

  金仲基把那只白玉簪往林贞贤面前推了推,苦笑着说道:“林小姐,我是觉得这只白玉簪很适合你我才买下来的,如果你拒绝的话,这只白玉簪对我而言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啊。”

  “那也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谢谢金先生你的好意。”林贞贤的态度很是坚决。

  “大头,慈善晚会最重要的还是做慈善,你拍下这件礼物的意义就是帮助别人,所以不存在没有价值的说法。”宋保军“好心”的安慰了金仲基一句。

  金仲基嘴角一抽,帮助别人?鬼才有兴趣帮助别人。

  做慈善?拿自己的钱捐出去给素不相识的人?他脑子又没问题,要不是因为林贞贤,他顶多拿出十多二十万象征性拍点东西就算了,哪里会这么大出血?

  只是要在林贞贤面前保持形象,他才不得不勉强符合宋保军的话,僵硬的说道:“是啊,做慈善确实令人开心,我去一趟洗手间,你们先聊。”

  打完招呼,他就起身朝着远处的男洗手间走了过去,脸色却阴沉如水。

  走到洗手间里,他就忍不住用韩语骂了好几句脏话,摸出那只白玉簪直接用力折断,狠狠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面。

  这种货色丢在玉器店里能卖个一万块就差不多了,他花了将近两百倍的价格将其买回来,不但没有讨得美人欢心反而还被宋保军趁机羞辱了一番,此刻看到这白玉簪他就深深觉得耻辱。

  “金先生,你看起来很苦恼啊,需要我的帮助吗?”就在金仲基大雷霆的时候,之前的王先生走进了洗手间里,对着金仲基问道。

  金仲基脸色僵硬转过头看了对方一眼,顿时沉默了起来。

  王先生倒是善解人意,眯着眼睛笑道:“我无意干涉金先生你的私人生活,只是刚才那一幕被我无意看到了,作为朋友我想为你分担一些,你觉得如何?”

  之前他就察觉到金仲基有些不对劲,只是金仲基不愿意说所以他也懒得问。

  可是刚才拍卖会上的竞争他就坐在第三排,把两人的斗争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才跑过来问金仲基,看他需不需要自己的帮助。

  “你能做什么?”金仲基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自己的那点面子,看着对方沉声问道。

  比起面子,他现在更想找人让人帮自己讨回这笔账,去好好报复下那可恶的宋保军。

  “那个小青年看起来和那位漂亮小姐关系不错,如果他和漂亮小姐在一起散步的时候被流氓毒打一顿甚至被脱掉裤子,你觉得那位漂亮小姐还会对他感兴趣吗?”王姓男人笑眯眯问道。

  金仲基微微一愣,然后脸上开始多出笑容来,想到那一幕他就觉得开心无比。

  让人当着林贞贤的面暴揍那小子还脱掉他的裤子,这是何等耻辱的事情啊,以林贞贤的骄傲,她怎么可能会去接近这么一个男人?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738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