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元气少年 > 第428章 王林三的报复

第428章 王林三的报复

  “不许打人,我要报警了。”林贞贤在旁边立刻大声叫道,心里有些懊恼。

  早知道和宋保军出来会遇到这种麻烦,她就应该叫个保镖过来的。

  那几个流氓怎么会听林贞贤的?冲在最前面的紧握拳头就要一拳砸向宋保军面门,他就不服气了,这种挫男凭什么有这种大美女女朋友?

  等把这小子打倒就按照少爷的命令脱了这小子裤子,看他女朋友还愿不愿意和他继续在一起。

  他的速度很快,两人之间不过是五米距离,他几步冲出拳头眼看就要砸中宋保军的鼻梁,然后却突然停住了,倒吸一口凉气就夹紧双腿朝着旁边缓缓倒了下去。

  他倒下去原因很简单,宋保军的脚比他的拳头很快,直接踢中了他的胯下,他如何还有力气挥出这一拳?

  “白毛,你没事吧?”看到头上带着白带的青年倒下,他的同伴立刻大喊道。

  白毛没能回答他们的话,胯下钻心般的痛疼让他有种想昏过去的冲动,要不是这里有人,他都想把裤子脱下来看胯下的兄弟是不是被踢断了。

  “打死这小子,为白毛报仇。”看到同伴伤的厉害,剩余的四人顿时更为愤怒,怒吼着就扑向宋保军。

  此刻的宋保军,眼神变得暴戾无比就像一头饥饿已久的野兽,几人扑上来的瞬间他直接一个懒驴打滚滚到一旁,然后从旁边的草丛里抓起两块尖锐的石头就握在手中,当做武器就挥向几人。

  暴戾人格原本就打斗经验丰富到足以可以写出一本关于打架的教科书,此刻手中有了两块石头当做武器,那四个混混几乎几个照面的功夫,就一个个头破血流躺在地上惨嚎起来。

  他们其中伤势最轻的脑袋上都让宋保军开了一个洞,最惨的则是趴在地上吐血,嘴里的牙齿几乎被宋保军用石头砸掉了一般。

  “要不是今天这里有人,老子非弄死你们几个小畜生不可。”融合了暴戾人格的宋保军用茶州本地话狠狠骂了一句,然后才丢掉手中沾满鲜血的石头。

  事情解决,宋保军拿回身体的控制权,然后转过脸看着在一旁吓得脸色惨白的林贞贤问道:“贞贤,你没事吧?”

  “我没事……想不到宋先生你身手这么厉害,刚才真是吓坏我了。”林贞贤拍着自己的胸口也是松了一口气。

  她倒是没有因为宋保军出手凶狠就觉得宋保军恐怖,只是觉得很吃惊。

  因为宋保军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打起架来竟然这么有爆发力,让她实在有些意想不到。

  宋保军嘿嘿一笑,出声解释道:“因为我每天都会锻炼几个小时,偶尔练习下防身术,当遇到这种歹徒的时候我就可以拔刀相助,今年公安局那边都给我发了四面锦旗了。”

  “真是厉害,一般的音乐家可没法和宋先生一样,上能弹琴演奏下能降服歹徒。”林贞贤眼神有些崇拜的看着宋保军,由衷赞叹道。

  “林小姐说笑了,我先问问这帮家伙到底是谁派来的。”宋保军摆了摆手,谦虚的笑了笑。

  然后他走到那个头上绑着白色布条的青年面前,就一巴掌拍在对方脑袋上,没好气问道:“你家亲人去世了?”

  “没……没有。”青年很想骂一句你家人才去世了,只是他实在没这个勇气。

  胯下那玩意儿现在还疼的厉害,就像被人用刀子捅了几下一样,而他的四个同伴更是头破血流倒在地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那你头上绑着这玩意儿干嘛?”

  “好看,听说在国外是潮流。”

  “脑子有病。”宋保军撇了撇嘴,然后抓着对方头发问道:“老实说吧,谁让你们来的?”

  青年被宋保军抓着头发顿时吃痛不已,出声说道:“是我们自己要来的,看你女朋友好看所以我们觉得不舒服,今天的事是我们错了,大哥我给你道歉。”

  旁边的林贞贤听到了他的回答,顿时脸色一红却没有说什么,心里反而隐隐约约有些开心。

  “不愿意说是吧?行,那我就打到你说。”宋保军直接把刚才丢掉的石头捡了回来,就对着青年脑袋比划起来,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青年实在是不愿意挨打,连忙喊住宋保军道:“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有些事做太过了对谁都没好处。”

  他们好歹也是道上混的,虽然说今天阴沟里翻船以多欺少还被人家反过来揍了,但是也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随便让人欺负啊。

  五个人打不过你,一个电话叫来五十个够不够?

  宋保军都懒得回答这小子,拿着石头直接砸在青年的鼻子上。

  “啊。”青年直接惨呼一声,鼻子里就鲜血狂喷,他捂住鼻子立刻求饶道:“别打了,我说还不行吗?”

  宋保军举着石头盯着这小子,意思让他说,如果还敢忽悠自己,他不介意再多打几下。

  “是我们少爷让我们来的,说揍你一顿。”青年坦白道,不过他没敢把自己少爷的话全部说出来。

  少爷说了要把这小子打一顿,还说了打完以后脱这小子裤子羞辱他,他担心自己要是把后半句说出来,这条疯狗又要对他动手动脚。

  “少爷?你们少爷是谁?”

  “我们少爷是王林三。”

  听到王林三这个从未听过的名字,宋保军眉头一挑出声问道:“王林三?什么货色,没听说过,我和他有仇吗?”

  青年连连摇头,如实回答道:“没有,我们少爷是帮他一个小白脸朋友出气。”

  “小白脸是吧。”宋保军点了点头就摸出手机,打开万度就搜索金仲基,然后把金仲基的照片递给对方看,问道:“是不是这小子?”

  那青年连连点头,指着宋保军手机说道:“对,就是他,说事办成的话请我们去吃一顿好的。”

  “果然。”宋保军冷笑一声,他就知道是那金仲基在背后搞鬼。

  明面上斗不过自己,这小子也只能用出这种暗地里算计人的阴险勾当了,亏他还真是找打了这种朋友,能够让这种混混来找自己麻烦。

  旁边的林贞贤也脸色愤怒,她知道金仲基之所以和宋保军过不去,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金大头太可恶了,我非要教训他几句不可。”林贞贤生气的摸出了自己手机,就拨通了金仲基的号码。

  电话那头几乎是瞬间就被接通,传来金仲基柔和的笑声:“怎么了林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听到对方柔和的笑声,林贞贤脑海里就浮现出对方那虚伪的面孔,立刻生气地喊道。“金大头,是不是你指示流氓来攻击宋先生?”

  她的话一出,电话那头先是沉默片刻,然后金仲基语气有着一丝慌乱的说道:“林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都还没离开山庄,在这里吃饭呢。”

  “你少装了,实话实说吧那几个流氓根本不是宋先生的对手,他们已经把什么都说出来了,没想到你是这种虚伪的男人,真是令人作呕。”

  “林小姐你肯定搞错了,我……”

  “不用解释了,以后请你离我远点,别再让我见到你。”林贞贤是真的生气了,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她一脸歉意的看着宋保军,出声说道:“宋先生对不起,我只能口头骂他几句,报警的话应该拿他没办法,毕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他雇凶伤人。”

  事情的经过她也有所了解,知道这群人始终还是那位所谓的少爷唤来的而并非金仲基,即使报警警察顶多也就是把这群人抓走而已,怎么可能抓得了金仲基?

  所以她也只能口头骂几句,给宋保军出气。

  宋保军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笑着说道:“没事,还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这件事我自己来处理就行了,贞贤你不用插手。”

  林贞贤犹豫了几秒,然后乖巧的点了点头。

  “大哥,现在是不是可以放我们走了?他们都流了不少血了,我要送他们去医院。”捂着鼻子的青年看着宋保军求饶道。

  宋保军盯着对方看了几眼,刚想让他们滚蛋,然后眼神闪过一丝疑惑,皱眉问道:“你们前段时间是不是去过一趟白桦树安保公司?”

  那青年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他前段时间确实跟着一位大佬去了一趟白桦树安保公司。

  “原来如此,你们可以滚了。”宋保军这才丢掉手中石头,眼神晦暗的看了对方一眼,让他们滚蛋。

  难怪他觉得这小子有点面熟,原来就是上次跟着刀螂去白桦树公司的那帮人。

  也不知道该说茶州小还是该说冤家路窄,反正现在宋保军也不愿意和这帮人多计较,免得打草惊蛇引起那另外几大长老的注意。

  青年从地上爬起来就去扶起自己几个同伴,几个人互相搀扶着就上了一辆车,然后朝着市里方向开过去,估计是打算去医院缝针。

  “走吧,去吃饭吧,希望不会太影响你的心情。”看到这群人走了,宋保军对着旁边的林贞贤出声苦笑道。

  出来吃个饭都能遇到这种傻逼,宋保军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会的。”林贞贤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两人就朝着那家专门做海鲜的饭店走了过去。
  浏览阅读地址:/yuanqishaonian/8754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