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章 办法总比问题多

第二章 办法总比问题多

  宋子强之所以张拢这次聚会,一个是他真的是想念朋友们了,二个也是家里的大难事都差不多解决了,心情放松呢。

  他家的筒子楼动迁了,他搬进了新房子,由于那一片筒子楼的面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于是开发商没办法把坐地户另外安置,就只能和商品房安排在一起……三十几层的高楼,他分到了二楼,只要能在这个城市里有住的地方,他就开心了,哪里管在哪一层住呢。

  儿子是靠自己的分数考上了重点高中,这就少了一笔预计的花费,择校费可不是小数目,儿子要强是好事情。

  老婆下岗后一直在超市卖货,现在呢,提拔成货区长了,收入多了不少,这又是好事情。

  他曾经反复算了算,有几千块钱的花费完全可以招待这些朋友们了,他的这个城市消费并不高。

  但是,现在计划中的钱不够了……

  宋子强想,只有几天了,还是到其它朋友那里借点钱吧……可他又咬了咬牙,只为这档子事情找人借钱,也太那个了……

  他忽然想起上次老板加工过的异型件,如果想办法改一改,弄不好还能卖出去,碰动气了。

  他上网在机加工行业网里找啊找啊……一直没有合适的,冷不丁在一个论坛里看见一条消息,对方需要一个特别些的紧固件……但是开价却低过市场价百分之二十了。

  有人发了帖子喷他说:“你这是要了机加工厂的命啊,你敢不敢去专业网发信息,不怕给喷出来!”

  那个发帖子的人回帖子说:“老兄,我可是一货一结款,绝不亏欠,好生意吧……”

  宋子强看了看他上传的图纸,原先那些手里的异型件,要是改动一下还真能用上,但是费事了,总比卖废铁强吧?!”

  他骑着车子就直接去老板的家了。老板的家在郊区,是一座独门独院的大瓦房……墙面上都镶着马赛克。

  老板不在家在厂子里,宋子强就又骑到厂子里去找,反正也都不远。

  老板知道了消息后差点没乐昏了……说:“挽回来的损失我给你重奖!”

  宋子强在心里笑了笑,这老板重奖的水平也就是最高五千了,不过好歹解决了聚会的费用了。

  朋友都来自己的地头,哪里用他们花钱?以前太多次花朋友们的钱了。

  这次活干完后,人都累坏了……

  好在有动力,那个客户还真是见货就打钱,这样后大家手头宽松了。

  最后人家不要货的时候,大家都累得喘不上气来……

  宋子强在大家走后,给自己的车床做着用后维护。

  他把铁屑清除干净,又清理了丝杠和丝母的缝隙……这台老式6150普通卧式车床在宋子强的眼里,那是老朋友了,可以人机对话了。

  用他的话说,给台德玛吉都不换。

  老板和其他人都离开厂子了,宋子强独自维护好后,拍了拍他的老朋友,走了,你也累坏了吧?

  他刚要离开时,忽然从废料堆里传出一线红色的光芒!

  这似乎专门来刺他的眼睛了,让他眩晕了一下。

  他过去挑捡着废料堆,结果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

  这个时候,宋子强的朋友吴大鹏主任,还在另一个城市里,朋友聚会的时间还不到,他不急。

  吴大鹏主任在自己管理的仓储基地的仓库里巡视着。

  这是一间大型钢架结构仓库,跨三十米,高十八米,足有两万个平方米。

  这里面有二十四小时监控,所有无论是什么日子,哪怕是节假日,就算大年三十,他也都要在这里面走一圈……就算是出公差,他也要安排临时工在监控范围内走一圈,敬业嘛。

  这家进出口集团的大名不方便提,实际上,吴大鹏主任从不向别人炫耀自己这家集团的幕后老板是谁。

  他连提都不提,是谁不重要……给谁干都开那些工资,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因为人家给工资了……但是,他要知道让他干的活能不能把自己搭进去,那他可不干……除非代价足够大。

  政府每年都有援外项目……援外物资得从国内买,这里面就有道道了……吴大鹏主任从不打听援助给谁,又从哪来的物资……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处?

  说了别人还不信,认为他在吹牛逼……

  这次他接了个大活,上头让他把入库单和出库单的品名、地点都按他的要求改过来,吴大鹏主任恭恭敬敬地在电话里说:“是的,是的,一定按您说的办。”

  据说在接电话时,以何种身体姿势说话,对方是能够感觉到的……这个吴大鹏主任还真不知道,反正只要是领导的电话,他都是用最恭敬的姿势来接。

  听完领导的电话命令,他确定挂死了后,嘴里就直接骂了一句“孙子!”。

  然后又确定那个录音文件正在使用。

  背什么黑锅都行,关键是谁让他背,关键是能不能把他压死,这都是要考虑和注意的。

  最近做的这一票比较好,上面发了一个大红包,足有三万。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都要给谁打点些,打点多少……还有要给老婆多少。

  老婆还好,在家里呆着,里里外外照顾得不错,让他很舒心。

  他刚走出仓库时,一个临时工笑嘻嘻地凑上前。他是吴大鹏主任认命的临时工小头头。

  他说:“吴主任,哥几个要请您吃个饭,赏个脸呗……”

  吴大鹏主任板着脸,明知故问地说:“不年不节的,吃什么饭……”

  仓储基地经常有一些纸壳箱……以前不当回事情,堆着放,任由它们烂掉。后来招了些临时工后,他们就攒着卖废品……不少钱呢。

  那每个月的几百块钱,谁在乎。

  “嘻,嘻,吴大哥这个月来,兄弟们又挣了一笔,请吴大哥吃顿饭……”

  其实吴大鹏主任还真喜欢和这些临时工们喝顿小酒,他还能主动给添几个菜,然后领着他们去洗个澡,唱个歌什么的……他不觉得丢人,反而有一种当真正大哥的感觉……而且这帮子人还不用他有任何防备之心。

  吴大鹏主任刚要说什么,电话响了,是强子的,他接了后,脸有些变色了,因为他听到宋子强一个劲儿的要他快点来找他……宋子强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问他为什么,他还不说。

  吴大鹏主任,冲着那临时工小头头一扬下巴,那人赶紧走了。

  吴主任现在的面色不对,他是有大事要处理了。

  吴大鹏风风火火赶到了宋子强的城市时,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大家都是大老爷们了,吴大鹏也不是不知道路,可是宋子强竟然一直在火车站等候他,这让吴大鹏真感到他遇到大问题了。

  两人一边走出车站,一边说话。

  吴大鹏说:“遇到社会人的麻烦了?褐道白道的?哪个帮派的?”

  宋子强说:“大鸟你别胡扯,现在在电话里说,在这里说都不安全……”

  两人搭车去了一家偏远些的宾馆,一起进了宋子强提前租下的客房,宋子强把门窗都关了上。

  这大半夜的,用得着这样嘛。

  吴大鹏说:“遇到要逼死你的事情时,逃避是没有用……我们要大胆地去干!”

  宋子强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视频来,说:“大鸟,你不要乱想,你看看我拍摄的内容再说。”

  吴大鹏接过手机认真地看着。

  视频里的画面摇动得很厉害,但是能看出这是一片苍凉的田野……

  吴大鹏抬起头来,说:“怎么?你还有闲心去荒郊野外?难道看到野战的了?呵呵……”

  宋子强抢过手机说:“你真猥琐,我播放的次序有误……”

  第三个视频里,一位古人装扮的人在路上迎面走来,他的脸上露出吃惊的样子,然后落荒而逃,喊叫着什么,听不清……这个演员表演地很逼真。

  “啊,原来你去人家电影拍摄基地了……我说的嘛。”

  宋子强又抢过手机,点开一个视频。

  隐隐见到一个村镇,里面好像有很多人来来往往……看装扮还是古人的样子。

  “这是什么电影的场景啊?场面很大气,逼真嘛。”

  宋子强叹了一口气,说:“我第一次发现,你真的很笨……”

  宋子强调出了最后一个视频,那是宋子强的自拍,一张格外年轻的脸,在不停地嘻笑着……他正喊着几个朋友的名字,这时吴大鹏跳了起来,手机差点飞了出去。

  宋子强叹了口气说:“现在明白了吧,我通过一个奇怪的东西,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怕我一个人搞不来,只能找朋友了。”

  吴大鹏面色沉重,没有搭理他。

  他屏住了气,重新播放了一遍后说:“这个人确定是你……你年轻了很多,至少有十五年,你双眼间的伤疤不见了,我记得你那是崩刀时打的,当时差点死了过去……我们都护理过你。”

  宋子强摸着脸上那块伤疤说:“搞机加工的,哪里有不受伤的?可不止十五年啊,至少有二十年了……大学实习时,我小手指受伤,到现在还有些毛病……到了那边后,就没这毛病了……真不知道那边是哪儿,是什么时代……”

  吴大鹏亲自重新检查了一遍门窗后,正了正脸色,沉住气说:

  “我一点儿也不关心那边是哪里,是哪个时代,只要不是现在就成……只要是人类的社会就成。

  年轻二十岁啊,我们还想要什么?说吧,强子,你是怎么过去的?”

  宋子强一看,好啊,这是那个吴主任回来了,吴大鹏终于回过神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