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五章 中年大叔要追梦了

第五章 中年大叔要追梦了

  在张国安到达之前吧,四个朋友把基本工作做了一些,整个准备都已经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头。

  当张国安老老实实地听完朋友们的一一讲解,他的心里波涛汹涌,喘气都不均匀了。

  天下还有这等好事情!

  张国安的眼镜在夕阳中闪闪发光。他说:“转折,这是一个伟大的转折------有句名言说过,重活二十年,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伟人!

  活到了这份上,人生开始有意义了------”

  宋子强补充说:“而且还有钱了------”

  王德发说:“只要能重新开始,不再上当了,我愿意付出生命,心甘情愿的。”

  万士达看了看王德发肃然的脸,怕他又说了什么狠话,连忙转移话题,说:“那个虫洞只能是强子打开,我们四个都不行,要不国安你试一下。”

  张国安小心接过万士达递过来的一个异型件,那里面有若干的洞眼,外表一点也不出奇。

  宋子强笑嘻嘻地说:“你按一下试一试吧,他们都试过了。”

  张国安试了一下,真是没有用。

  吴大鹏目光炯炯地看着他的四个朋友,他脸上胡子拉碴的,这几天真是忙了些。

  “朋友们,钱财现在都是次要品了------那里是个古代啊,说说吧,如果再回到重前,我们会实现多少梦想?没有了梦想的青年,那是一条咸鱼。

  可他妈的凭什么说没有了梦想的中年人,才是真正的中年人呢?!我不服!!!”

  宋子强说:“嗯,我也不服------凭啥好日子都让猪过了?让狗过了?”

  王德发说:“如果真正是靠自己能力过上好日子的人不算------”

  万士达说:“那些在社会上蹦跶的,你找出一个是靠自己能力成功的?他妈的你一了解吧,全是给人家站前台的,还他妈的好意思讲励志的故事!”

  吴大鹏大手一挥,说:“这是一个不要逼脸的社会了,但是咱们不管那些了,好好玩我们自己的游戏吧!”

  这样,五个朋友在一个叫后山村的地方设计了一个庞大的计划,当然,这些都是草案,他们想一点点来。

  他们的后山总部在随后的装修中,有了大的改变。

  他们购买了12千瓦常柴柴油发电机。

  前来送货并负责安装的二个售后技术员,开着车,千辛万苦地把货送到来了,看着四周说:“老板,你这地方好啊,山清水秀的,常住啊?”

  宋子强说:“不是常住,是准备开个麻将馆------”

  二个售后技术员一下子就不问了,一般人是不会上这来打麻将的,能来的一定不是一般人。

  另一帮打井队的人忙活地差不多十多天后,终于打出了一口机井,水质还特好,打井队的人说:“老板,这是打到泉脉上了------你们要是常住的话,一百个人的用水也没问题------”

  宋子强说:“我们不是常住,是要开个饭馆------”

  打井的人一下子无语了,谁能在这里开饭店?

  他只好说:“开饭馆好,这里清静。”

  宋子强前前后后操劳着这些,吴大鹏也没有闲着,他到后山村村长家去认门了。

  这些基层领导,千万不能小看,否则,他们一定会有办法让你好看。

  吴大鹏根据后出村的经济状况,以及村长家里的建筑特点,买了些礼物上门看看,聊聊天。

  一见到这里的村长,吴大鹏乐了,这个村长好啊,就是一个老实民工嘛。

  也对,就这个村子的经济状况,这个位置也没有多大意思,竞争不应该激烈。

  吴大鹏几句话就和这个村长近乎上了,一个是不打送礼人,二个是吴大鹏太会和民工们打交道了。

  两人一时间聊得还挺投机。

  村长姓刘,还真的出去打过工,当时在建筑队里受了点伤,对方赔了些钱后,只能回来了。

  他在镇子上还一点关系,在村子里剩下的这些人中,他的人缘还好,就这样当了好几届村长了。

  吴大鹏说:“前几年,工伤还是能要出赔偿的------”

  刘村长说:“嗯,那时人情味还有些。”

  吴大鹏说:“我们几个朋友到贵地来,还要靠着刘村长照应。”

  刘村长说:“我知道现在城里人流行到农村来玩,这么多年我们这儿也没见一个,你们能来,还是看得起我们这穷山恶水------”

  “不能这么说,还是挺美的------那你们这里评上了国家级贫困村了吧?”

  “没评上------”

  “为什么?村里都这了还不够------”

  “我们太穷了,没钱去评。”

  “明白了。”

  这个村长绝对是一个容易搞定的人物,看上去就不是一个擅长捣乱来表现存在感的人,这就好。

  然后吴大鹏还要回到自己的单位再办些事情。

  宋子强急了,说:“你们一个个都回去办事!一下子就花了这么多钱,还要把工作都辞了,把房子卖了------这还没从那面拿点东西来卖,最起码见到些效益再说啊。”

  吴大鹏说:“你一个人在这里害怕?有电视又有电脑的,你怕什么?”

  宋子强说:“靠,我住坟地都不怕!真怕我们亏了------”

  “听哥的,一点事儿也没有。你见我做过赔本的生意?”

  “好吧,你们都铁了心了。”

  吴大鹏温和地说:“是铁了心了,我们比你想的还要在意,中年人不是小白,我们都知道什么是机会。”

  宋子强就一个人留下了。他给老婆打了电话,说是外市有人聘他,一咬牙,他说一个月有八千的工资,就是回家不方便。

  老婆没在意他回家方不方便,却一直在问工资能按时发吗,可别叫人骗了。

  宋子强咬着牙说,最多能押一个月的,很准成。

  老婆高兴了,挂了电话。

  宋子强挂了后,心里面不知道是啥滋味,这也是近二十年的夫妻了。

  不久后,朋友们陆续都回来了。

  张国安说:“我把视频制成了图片,找美术老师绘成了画。然后找了一个古建筑学教授,他说是中国式古建筑。”

  宋子强说:“这个我也能看出来------肯定不是美国的。”

  张国安没有理宋子强的插嘴,继续说:“从那个木阁楼看,他断定是唐宋之后的建筑,而且更倾向于是宋。

  因为宋的建筑当时受理学提倡的‘存天理,去人欲’思潮的影响,所以,在物质层面上一般不求其宏大,建筑上偏于精致小巧而内敛。”

  宋子强津津有味地听完后,说:“为什么不是元明呢?”

  张国安还是没理他,眼睛依然看着其它三个朋友,继续说:“我事先拿出里面男女老少的服饰来给老先生看,他指着一幅画直接说是宋------就是这个。”

  说完张国安拿出一幅画。大家一看,正是视频里一个老头的。

  张国安说:“大家看,他穿着一种叫做‘直掇’的对襟长衫,袖子大大的,袖口、领口、衫角都镶有黑边,头上再戴一顶方桶形的帽子,那个就叫做‘东坡巾’。

  明时的衣服袖口相对于宋时来说比较窄,帽子也不同。”

  王德发想了想说:“我个人认为,宋时的袖口偏大,说明他们更需要散热。”

  万士达笑了,说:“可能啊,宋时气候应该相对温暖一些吧。”

  “管他呢,我们做好准备就行了------”吴大鹏满不在乎的说。

  这一次大家可都是做好了准备,一个多月呢,没白花时间。

  宋子强说道:“这宋时的文物能值多少钱啊?”

  张国安笑着说:“在2008年的北京春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件宋代汝窑瓷瓶,以1亿6千万人民币的成交价格,创造了国内文物拍卖成交的最高纪录。”

  “我靠,真的发财了!”

  “不过在2013年的北京瀚海春拍卖会上,伦敦著名藏家斯皮尔曼家族旧藏的“宋代铜鎏金苏频陀尊者”以1978万元成交------”

  “不算太多------也很多了。”

  ―――――――――――――――――――――――――――――――

  五个开始追梦的中年大叔,设计了几个办法来弄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第一个是要走以货易货的道路,这个是最佳选择。

  小镜子之类的小商品是好东西吧?还有那些成本不贵,一块钱一件的货色大街上能看到好几家在卖……噢,现在涨了些,变成两块一件了。

  吴大鹏说:“强子,你去大街上收购一些吧,没工夫挑了,直接打包,雇个车送过来,装我们这里的仓库……到时候我们针对那面的实际情况再说……”

  宋子强笑了,说:“你们终于用到我的长处了……我才不去吃那个亏呢。”

  他回到市里后,直奔小商品批发市场,侃了半天的价钱,连批发带赠送的,宋子强拿出计算器一算……合着成本才一块二角钱。

  小商品老板还得出车给他送货。两人一路上在车里也聊得挺开心的。

  小商品老板说:“老板,弄这么多小商品跑这山区里干什么?”

  宋子强说:“我要在后山村开个超市……”

  小商品老板马上一脸的恍然大悟:“大哥,没看出来,你还是能帮人洗钱的主。”

  宋子强的脸红了一下:“哪里,哪里,你别乱说……”

  小商品老板说:“您这样的人,一定是我最稳定的顾客了,我有病才会乱说……还请老板多多照顾。”

  “好说,好说。”

  车路过镇子上的一个小农贷市场时,宋子强又下车买了一些菜,小商品老板殷勤帮着他拎到了车上,说:“老板,那啥,以后有好事儿一定想着点兄弟呗……买卖不好干啊……”

  宋子强又是爽快地说:“好说,好说。”

  他心里美滋滋的,能给别人前途的感觉挺好呢。

  小商品老板把货送到了地方后,这路况都把他吓出了一身汗。

  为了给宋子强好感,他也顾不上擦汗,又跑前跑后地帮着卸货。

  他一看能在这样的地方要开个超市……这路子太不一般了,要给他们留下好印象呢。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