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六章 致富是要有手段的

第六章 致富是要有手段的

  这第二个办法他们也要做用货币购买的准备。

  王德发上网查了一下工业白银和铜板的价格,又查了一下宋元明的白银与商品的交换比价,和张国安商量了一下,就定下了一个调子。

  王德发说:“宋朝以前白银总量太少,价值过高,还没有成为流通货币。

  实际上明朝以前,市场流通均使用铜钱。

  银两完全成为流通货币只是明清两代对外贸易活跃,外国白银大量涌入以后的事。

  但是,人们之所以产生这一时期白银是主要流通货币的印象,主要是受明清小说的影响……那帮子人当时写小说的时候可没有资料可查,张口就来,举起毛笔就写。

  当然,宋朝虽然主要是以铜为货币,但是白银确实已经出现了。

  可是就算是到了南宋时期,白银开始广泛使用了,它仍不是民间流通的主要货币。

  它经常要在大数额结算上应用。

  这主要表现在他们以白银来做税银上缴朝廷、除了地方上的留存、商业支付外,在宋代大部分还用于“赡军”,即军需开支,这样大数额的运用。

  这确实足以体现白银流通职能的扩大。

  在我们这面的世界一克白银为23元,也就是能值上一斤米钱吧?

  但是,这是在工业化生产白银的条件下才做到的……

  而在宋时根据《宋史食货志》提到“熙、丰以前,米石不过六七百”和《宋史职官志》“每斗(米)折钱三十文”的记载,我们姑且以2000个铜钱折银一两计算,太平时期米价是1石是300钱到600钱,至于在靖康之乱前后到南宋初期有一两银子一石米的,那个是特殊时期,不在正常计算范围。

  这么说吧,1两白银基本上可以买到4—8石大米,以宋石66公斤计算,1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924元到1848元。

  当然,我们还要考虑一点……我们必须冲压一批铜币,或者说铜锭本身就可能充当货币……这个只能到时候再说了。”

  宋子强笑了,说道:“这又是要用到我的本行了……冲压行业,我熟得很,也可以自己操作……咱们要什么图案的?大家都说说,我去办……”

  王德发说:“这个是小问题,你弄成啥样子都行,关键咱们的铜板可要比他们的铜钱纯多了……”

  吴大鹏摸着下巴说:“现在这面的工业资源丰富……而在那面的世界我们又是自由、年轻、强大……挣钱是很重要,但是我们同时要想着在那面也建个基地,也弄个快乐老家嘛。”

  张国安点点头,说:“对啊,这面有总部,那面要有基地……这样我们才会安全……这一点我们要充分考虑。”

  宋子强一听这话,就急着说:“先挣钱,先挣钱!”

  万士达拍了拍宋子强的肩,说:“当然了,没有钱,我们啥也不是了。

  铜钱是梦想的隐形翅膀嘛……”

  宋子强高兴地认可了,说:“对的,对的!”

  王德发说:“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还要考虑这个虫洞的能量问题……”

  宋子强摇着脑袋说:“这几次,我都没感觉……我们快点穿越吧,我们多带东西,我好再用心感受一次……”

  这第三个是五个朋友的安全问题。

  除了原有的武器装备,吴大鹏要的手枪终于到了,是92式9mm口径的。

  送枪的那个人得意地说:“这是吴大哥要的货,我可不敢随便应付。

  这可是真货,外贸货……原先有盒子的,里面有两个弹盒,一个通条,一瓶枪油,我都带来了……这家伙三千次击发故障极低,三十米内静止做用强……”

  宋子强说:“那盒子呢?没有盒子怎么算正版枪?”

  那个人愣住了,没想到还会有人这样问。

  他结结巴巴地说:“我要是……敢带着盒子到处走,那就是找死……你当这是美国呢。”

  吴大鹏赶紧抢过话头,说:“那个ak47确实弄不到吗?”

  那个人扭过头来说:“吴大哥,上家说实在弄不到……太费事了……又不是搞团灭,微冲到是可行,不过还得等……这不是用蚂蚁搬家的办法嘛。”

  宋子强说:“不算正版还要7000块钱一把,太贵了,我说。”

  那个人没见过这样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货到了还讲价……关键他看起来是好像是吴大哥的朋友。

  “哈哈,”吴大鹏爽快地笑了,说道,“我朋友和你开玩笑呢……强子,我怎么闻到糊味了?”

  宋子强抽了一下鼻子,急了,说:“我靠,我的炖肘子!”

  这一阵子,五个朋友的饭菜都是宋子强负责的。

  吴大鹏没有给他买幸福250大摩托,却给他买了一辆宗申水冷三轮摩托车,这家伙爬坡能力极强,从山下一直能开到总部。

  大家日常的生活用品和饮食安排,都要靠这三轮摩托车了。

  中年男人加工饭菜的水平都比较高,比老年人敢下料,比青年人有耐心。

  宋子强的烹饪水平是相当一流了,大家都这样使劲儿夸他,他也就一天做着三顿饭菜,毫无怨言……中年男人,常常更需要肯定。

  已经明确是去宋朝啊,大家都高兴,都认真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文科生喜欢和向往那个宋朝是有原因的。

  他们不仅仅是喜欢它的政权从没有杀过文科生,还应该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是个普通人可以通过科举这种“高考”,让自己“朝为牧田郎,暮登天子堂”,而且不会毕业就失业。

  关键是还能过上拥妓纳妾,声色歌舞的日子,而不会被骂为腐败。

  那时候不用赔钱去举办什么大型活动,也会有“八荒争凑,万国咸通”的场面,那时才真的是“万国舟车会,中天象魏雄”的一个朝代。

  还有,宋朝是少有的从没有“路有冻死骨”的贫穷与“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悲观绝望。

  这个时代充满着小资式的“西湖歌舞几时休”的醉生梦死的乐观、喧嚣与繁华,狠毒点说,是一个垮掉的文科生一代。

  当然,那时候也出了太多让高考生不得不背诵的诗词,这一点着实让人气愤不已,没事儿干时,那些文科生写个没完没了的,烦人。

  其实理工生们也是真心向往那个朝代。

  宋子强说:“我也喜欢那个时代------那里的东西百分之百全都是文物啊,可以卖出大价钱的,让历史帮助我们致富吧。”

  王德发说:“更重要的是,我们所有技术在那里一定是最强大的。”

  万士达说:“保护自己一点问题也没有,我们谁也不怕,只要我们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

  张国安说:“我曾经为评不上高级教师的职称而烦恼,但是现在,你们要知道,安静都要和我一起穿越了------”

  张国安左手在桌子上轻轻轮指敲击着,还在打着步步高的节奏。

  好吧,五个人中,只有他告诉了老婆。

  这个要求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这两人的情况比较特殊,他们结婚二十年了,两人却没有孩子。

  十五年前吧,安静得了严重的妇科病,不能生育了。

  所以,张国安请大家允许他带着安静参加,看看人要是年轻了以后,有没有办法来治疗这个问题,大家立刻都同意了。

  大家都熟识她,她本身就是一个安静却又坚毅的女人。

  对于这个大宋,现在不管它是北宋还是南宋了,五个中年大叔决定采用嵌入式发展模式,要大胆地深入到广大宋人群众中去,坚决地走宋人群众路线……他们做出这样的安排也是有原因的。

  宋代之前,比如盛唐之时,政府是不允许人口自由迁徙的,“军府之地,户不可移;关辅之民,贯不可改”。

  那时人们平日要出个远门,需要向户籍所在地的官方申请一份通行证,称为“过所”。经过关卡、城门或者向旅店投宿时,都要检查“过所”,没有“过所”而擅自出行者,抓起来治罪。

  不少武侠小说都是以盛唐为时代背景,但是那些牛逼的大侠们,要是想在盛唐时闯荡江湖、行侠天下,那是相当麻烦的,首先你得申请到通行证,否则寸步难行。当然,他们也许比官府还厉害。

  宋代之后,比如明代初期,朱元璋建立了一个限制流动性的静态社会:

  全国人民按不同职业登记成不同的户籍,如民户、匠户、灶户、军户,这些职业户一经划定,不得更改,世代相承。

  民户被要求呆在户籍所在地,种田纳粮,不得游食四方。

  整个社会仿佛是凝固的。

  商民出趟远门,也必须申请通行证,叫做“路引”,性质跟唐代的“过所”差不多。

  直到明代中晚期,随着朱元璋体制的松懈,户籍制度的人身控制逐渐松弛下来,社会才恢复了两宋时期兴起的流动性。

  五位中年大叔确认,只有这个宋朝,自始至终都没有强硬限制社会的流动性。

  看来宋朝人出行,不再需要通行证,到哪里去,也是不要暂住证的。

  宋朝的城市是开放的,人们来去自由。

  这一点让五个中年大叔很是欣赏,他们相信自己的伪装能力,他们都当路人甲、乙、丙、丁、戊好多年了,被边缘化都习惯了。

  五个中年大叔认真地研究过北宋汴京风情长卷《清明上河图》,他们发现,汴京的城门真的完全是敞开的,并无一个士兵把守来盘查出入的行人,好像也没有城管之类的,小混混或许有,但是对于这样的人,他们可不怕,和这样的人打交道都习惯了。

  从相关的史料上看,当时大量的农村人口可以自由地涌入城市谋生,如那些游方艺人,“村落百戏之人,拖儿带女,就街坊桥巷,呈百戏伎艺,求觅铺席、宅舍、钱酒之赀”。

  让他们高兴的是,在史料上从未查到他们需要申办通行证、暂住证,更未见他们被城市驱逐出来。

  他们要是租住或购买住房,最多要当地的里正作个证。

  那个时候民工也是不少的,他们集体过去冒充一下,难度不大的。

  五位大叔还发现一件事情。

  在绍兴二十一年,南宋政府下了一道诏令,要求临安府根据居民户等,给下等户蠲免“和买役钱”,这个“和买役钱”就是向城市居民征收的一项税收,比垃圾处置费能高一点,又比城市增容费低点。

  但是临安府一经核算,觉得如果完全蠲免“和买役钱”,财政压力很大,所以提出只减免刚取得临安户籍的新移民的税负。

  结果,临安府的土著居民闹了意见,说这不公平,凭什么啊?!

  最后,朝廷采纳一位官员的建议,“并与蠲免”临安府土著与新移民的“和买役钱”。

  五位大叔一盘算,咱们不要求入这个大宋籍,但是当个民工之类的还是可以混下去的,只要是在大宋境内,他们可以实现无证行走而不怕被赶走……嵌入式发展完全可行!

  当然,这还是要做一系列的伪装,别引宋人注目最好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