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九章 我们是九零后了

第九章 我们是九零后了

  王德发当时直接就否定了安静的暗示,这个带假金的想法不科学。

  宋子强的强烈建议也是无效的。

  王德发说:

  “带假金的想法恐怕不好使,这个我们早都否定了……南宋初期,朝廷就非常重视金银货币的成色,征用民间的工匠到文思院铸造。由于付给工匠的工资太低了……中间很可能受到官员层层克扣,留不住手艺好的工匠,产品质量堪忧。

  这种违背市场经济规律的做法当然维持不了太久……南宋的商品经济之发达可是跟现在有的一拼,最后朝廷只好由临安的金银铺来承接。

  虽然实行生产外包,但是南宋的‘质监局’对质量要求很严格,推行了南宋版‘商品质量强制认证’,要求金银铤和金叶子上必须戳上金铺的地址、店名、工匠的字号,以及成色等等,戳子都是朝廷认证过的……再说了,如果他们有用金银的经历……假金容易被识破,不过带一两黄金,可行。”

  安静想了想说:“我不是说带假金假银……而是我们要带一些高质量的商品,我翻看过强子带的小商品……你们都没有想过珍珠,我是说真的珍珠,它还有药用价值吧……”

  王德发在笔记本电脑上开始敲字了……安静说得对,宋朝时期的珍珠非常值钱,就算到了清朝时期,一颗大如龙眼,带有黄豆大小的黄晕,重约三钱的珍珠,要价是一万两银子。

  当然很可能根本没有他们携带的塑料“珍珠”项链贵,但是对于它的药用价值他们还是没有考虑到,由此引发了一个节点问题,就是中成药他们多少还是要带一些的。

  王德发查了查资料,有些遗憾,这个大宋竟然有人工养殖技术了。

  中国确实是世界人工培育珍珠最早的国家。

  宋代庞元英所著《文昌杂录》详细记载了中国人工育珠的始创者和具体方法:“礼部侍郎谢公言有一养珠法……取稍大蚌蛤,以清水浸之,伺其开口,急以珠核投之,频换清水——经两秋,即成真珠矣。”

  这一记录表明,中国距今约1000年前已人工育成珍珠。

  到了南宋时,湖州叶金扬用褶纹冠蚌,培育成附壳的“佛象珠”,这又是历史上的一次重大发明。

  安静笑着说:“这算是什么?实验报告还是新闻报道?最适宜的温度要多少,用什么做珠核,放到珠蚌的哪一层组织,珠蚌的感染问题,对于水质有什么要求……”

  万士达说:“安静老师,你是说他们根本做不到吗?

  我从资料上看,历史上好像珍珠确实没有过大量出现的现象……也就是没有人把这个当作事业,哪怕是独家不传之技。”

  张国安说:“是啊,就算他们没温度和细茵之类的概念……可就算有一个人花上十年二十年去穷举各种方法,总结各种规律和现象……也可以打造出一个产业来,可惜差一点儿。”

  吴大鹏哈哈大笑,说:

  “你们这是只从技术发展上去找原因……中国传统中整个思想体系和研究方法都有问题,就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人……那你说祖冲之发现了‘派’是14,然后他顺道再把圆周长和圆面积的公式也求出,再把圆柱和圆椎也搞出来呗?

  他不能,就是不能……整个文化传统都是碎片化的发展……你想要他们古人在技术发展方面来个周密性研究……做梦去吧!

  哈哈……一定也是碎片化!”

  宋子强说:“欧洲现在比我们更差吧……”

  吴大鹏板着脸说:“是啊,是比我们大宋差……你想说什么?你说吧,我不打你……”

  安静急忙把两人分开,这几个人真是能说动手就动手,尤其是这两个家伙,明明都是极好,极好的朋友,只要一谈到国家啊,文化啊,两人就在网上对骂,要是说到东西方体制啥的,他们都能跳起脚来对打。

  算是体制内的人和明明是体制外的人立场还反转------

  而且对骂的时候,他们的名字很固定……一个叫对方自干五,一个叫对方美分,吵得厉害。

  安静说:“我们的装束还有问题……”

  张国安说:“没有了,能想到的地方全想到了,除了内衣,我们全身都是手工制作的,连鞋都是,还有袜子……”

  安静倒是自己设计了自己的服装,她大致还是遵照大宋平民女子的装扮……只是对颜色不满意,太淡了。

  张国安无奈地说:“老婆,你要是想平平静静地溶入进大宋的生活,那么你就要尊重那里的文化传统和发展水平……你要是这一身湖蓝色的襦衣,或是纯粉色百褶裙穿过去,绝对能晃瞎他们宋人的眼睛……他们现在还是用植物做染料,大富大贵的人家才能穿得起这样艳丽的服装,关键是,你的这一身儿竟还不掉色,第二次还这样……”

  张国安摊开了双手说:“要是我在路上带着你走,绝对会被人怀疑引诱了富家女子,这个就不好玩了……”

  安静说:“好了,我早知道了……我是说我们要是这样穿过去,我们看起来能像是走了远路的海商吗?”

  吴大鹏说:“对啊,我们穿过去后,还要注意这个风尘仆仆的问题。”

  六个时空走私者不停地活忙着,苦苦地追求各种利益最大化。

  “自干五”宋子强真心有些烦躁了,说:“你们还有没有完了?我们又不是只过去一次……我感觉现在我心里的正能量可是足足的……”

  “美分”吴大鹏有些不耐烦地说:“别胡乱催促……能量是要守恒的,你正能量越多,就说明不知道哪个地方负能量越多……你那个虫洞早晚会有用完了的一天……咱们中年人要珍惜每一次机会,别再催促了。”

  宋子强说:“正能量只是一个比喻……”

  吴大鹏说:“负能量也是一个比喻……”

  宋子强说:“好吧,以后我再不和你争吵了。你是我的好朋友。”

  吴大鹏说:“对嘛……只要你同意我的看法,就没有争吵了。”

  就这样,他们反复地讨论,反复地采买和订购,前后差不多过了一个月了,终于在十一月份初的一个黎明,他们正了八经地开始第一次穿越了。

  宋子强冷静地开着宗申正向三轮摩托车,慢慢地爬上了自己设计的坡台。

  那车上满满地装着各种物资,在装载时,他们费老了劲了……

  他们把各种东西按照最合适的方法装好,好在他们带的都不是大件物品,除了两辆硬实木独轮车。

  除了宋子强外,其它五个人也以各种奇怪而好笑的姿势和这辆车子成为了一体。

  大家听到宋子强高声喊着:“大家都抓好了!”

  然后他轻轻一给油,他们便在安静的女高声尖叫中穿越了……一时间尖叫声还响彻了另一面世界的山林……还好,地方还是以前的地方,时间还是那面世界的时间,一切都和上次一样,没有变化。

  这是一个异时空的凌晨,安安静静的,现在竟然连个虫叫的声音都没有。

  宋子强停好车后,没有急着下车,他在心里感觉了一下,可以明显感觉到他所谓的正能量确实少了一些……但到底是少了多少,他说不清楚。

  他看见他的同伴们在草地上快乐地欢叫着,王德发和万士达还搂在一起摔倒在草地上……宋子强决定先不说出来,等着有人想起这个问题,他再说,他知道大家这么多年都过得不太好,就让大家多多高兴一会儿。他们好多年没有这样快乐了……

  除了宋子强,大家都在手忙脚乱地换着衣服,人家张国安两口子不知道去哪里了。这没办法,人家是两口子。

  按照事先的安排,王德发和万士达端着两把枪弩,大腿上还绑着带枪套的9、2、手、枪,两人牛皮哄哄地去四处巡视了,或者去警视了。

  宋子强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唱着,大王叫你们去巡山啊,去巡山啊,呀儿哟!

  吴大鹏拍了宋子强一巴掌,说道:“别看了,你枪弩没人家两个人射得准,打手枪也没有人家两个人准……可能时间也没有人家打手枪的时间长,老老实实地干活吧。”

  也许有人天生不适合射击运动吧……在那面的山区里,人家随便练一练,这射击的手感就出来了……可是他们两个不管怎么练,也就比安静强一些,安静进行手枪射击时都是瞄准了后,闭着眼开枪,连射击枪弩时也是这样。

  吴大鹏对此毫不在意,这不算个啥,那面是大宋,暂时用不上用暴力来保护自己吧?不管是金还是蒙古人入侵时,我们可以再回来过自己的有钱人日子呗。

  但是宋子强却非常气恼,连张国安那样当老师的人,练几天后竟然也比他准,这是很没有道理的。

  宋子强小时候都亲手做过火、药枪。但是,射击成绩就是事实,事实胜于雄辩,在现在美好的大宋的天地里,他只能甘心先做一名力工了。

  宋子强亲切地对吴大鹏说:“滚,你这个猥琐大叔……”

  “谁说的?我们可都是正宗90后,而且还不小白。”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