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十一章 大碗茶和菜饼子

第十一章 大碗茶和菜饼子

  众人喊着口号,很和谐地就把三轮运输车推入树林中。

  他们砍下无数树枝,好好地掩盖了一番。

  事实证明,把什么藏在树林里都容易,关键是最后要伪装好。

  当然,他们也分析了这辆车万一被发现的后果,讨论过后,大家统一了思想。

  这六个立志要做时空走私者的中年人,还真不太畏惧,就是让宋人发现了这三轮车又能如何?怎么了?!

  中年人要是一但真的变年轻了,还能夹带着私货发财,他们会很任性的。

  按照计划,他们要在大山里呆上两天,怎么也得把他们的胡子养出胡碴来,别干干净净地出现在人家大宋王朝------当然,想真心走宋人群众路线,就要好好的伪装一下。

  至少大家的衣服啊,相貌啊,都要像是风尘仆仆的样子。

  五个人决定就是不要脸了,不洗脸还不成嘛?

  安静不干了,说:“洗脸是做人的底线,不管你们发了多大的财,这脸还是要要的……不过你们不洗是你们的事情,我必须洗。”

  张国安笑着说:“发财是男人们去做的事情……就让我们不要一次脸吧,和你无关。”

  但是刷牙还是要刷的。

  六个人蹲在了一条小溪旁边,一起用杯子舀着水刷牙,那溪水有些凉了。

  此时,山风吹了起来,满耳都是树叶的沙沙声,感觉和那面世界的深山里没有什么两样。

  在这个异时空的傍晚,宋子强忽然笑了,说:“好久没有穿着衣服睡觉了,而且,水这么凉,大家刷起牙来好像都不牙疼了!”

  吴大鹏当时正刷得起劲儿,嘴里嘟囔着说:“废话,年轻了二十多岁呢------打两天两夜的麻将都没有事情!

  还敢直接用牙开啤酒盖呢,哪里还要用瓶起子?!”

  安静直接把口中的水大力吐到了草丛中,说:“大家今天晚上开始,算是野营了,我自己一块空间,你们在一边别聊天啊!谁让你们集体反对多带一个帐篷的?”

  万士达说:“嫂子,咱们不是为了节省空间吗?”

  安静站了起来,说:“现在想起来,就受不了你们身上那股子中年劲儿,计较加算计,生怕吃了亏------做点事情就想着性价比------一点也没有年轻人的那种朝气性儿!”

  说完安静转身就走,那走路的姿势虎虎地有雌虎的生气。

  王德发把目光投向了张国安,说:“看看吧------这中年妇女小白的劲儿头露出来了,我说过,我们干活时,就让她呆着,体味年轻的感觉,你非一句话也不说,让她也加入劳动------女人一但发现自己有能力了,你可活不成了。”

  张国安苦笑着说:“我能拦得住吗?”

  好吧,五个变成了年轻人的中年大叔真的就在这大山里不要脸的过了两天。

  其实这两天他们也没有闲着,把带来的各种货物细细地整理和分类了,在那面时空不值钱的东西,现在开始要值大钱了……

  金钱啊,就是他们美好的未来了。

  按照计划,第三天王德发和万士达以及吴大鹏出发了。

  他们要先下山,探出一条路子来,然后回来接其他三人,再说了,他们人人都带着无线对讲机,可以随时联系。

  吴大鹏身着短衣麻鞋,推着独轮车。

  但是他感觉到耳朵有些发热,这是宋子强在他背后骂他了。

  当时宋子强一直想跟着他们,吴大鹏坚决不让,说:“这个时期的宋人还是非常在乎人的长像……你先出现,不算太好,我就比较合适了。”

  宋子强说:“我很丑吗?很丑吗?!”

  吴大鹏说:“是,而且还不温柔。”

  王德发和万士达现在则悠悠闲闲地走在了吴大鹏的前面。

  他们算了一下,选择早晨六点出发比较合适,等他们到了那个镇子后,应该是比较热闹的时候。

  他们上了小路后,做着悠闲赶路的行商状,大家的视线四处扫视着,把周围一切都观察清楚。

  这条小路再往前拐了几道弯后,他们上了一条宽阔了一些的土路,那土路的另一边还有一条水渠……他们看到了若干亩的农田。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大家明白,这一路上,就要遇到宋人了。

  果然,前行一段时间后,他们开始遇到了宋人!

  但是啊,但是人家理都没理他们,视线都不和他们的视线相碰!

  难道我们事先的准备都是在扯蛋吗??

  好吧,这样不是更好吗?他们就很装逼地坚定地走下去。

  吴大鹏倒是偷看了几眼,别看他们也是穿着麻衣麻裤和麻鞋,甚至有人还只是草鞋,但是感觉他们都是很有尊严的样子,看他们大多扛着农具,这些人分明就是农民嘛,但是他们看上去脸上却并不麻木,还是一副挺牛逼的表情……

  这个时期的农民比较有社会地位,资料里的记载没错。

  他们最终走到了那个小石桥处。

  他们高兴了,这里真的像是在望远镜里看的那样,人流量还不小呢。

  他们三个在这个地方停留了一下,看到那溪边有竹篷和茅舍数间,这个当时在望远镜里是没有看到的。

  他们看见那竹篷里有一个老妇女在卖黑乎乎的馒头,而那几间茅舍里正有几个年轻人走进走出的,现在看不出是做什么的。

  就上这个老妇人这里消费一次吧,看看自己的光板铜钱好使不。

  三个人走到了那个棚前……王德发指着那黑乎乎的菜饼子,说:“此物价值几许?”

  他是一口正宗广东客家话。

  那个老妇包着蓝布的头巾,脸上全是皱纹,瘦小的身材。

  老妇人说:“~·#¥%……—*……”

  万士达上前说:“此物价值几许?”

  他又是一口正宗的闽南客家话。

  老妇人说:“~·#¥%……—*……”

  吴大鹏停下了独轮车,正站在那里合计着,自己这个东北话要不要上去试一试。

  这时,后面有人接话了,说:“两位兄台,这位王婆婆问你们是要咸的蒸菜饼,还是要甜的蒸菜饼……王婆婆只会此地的土言。”

  王德发和万士达一听高兴了,这话听得懂啊,两人转身看去,见一人和他们打扮相差不多……就最要的就是,这货身上还是斜背着一个包袱。

  那人叉手行礼道:“在下是临安县城的行商,每次路过这目源屯村时,总是在此地买上几块菜饼带上……”

  万士达一时冲动些,张口就问道:“在下是海外来大宋的海客,愚笨,一时间竟然忘了这年号……”

  “呵呵,如今正是大宋景定五年八月……”

  王德发和万士达心中大喜,哈哈,临安县!南宋时期!1264年!

  但是不要着急,慢慢来。

  他们两个也连忙叉手回礼,其实吴大鹏也叉手回礼了,但是人家没理他,只把目光对着王德发和万士达。

  吴大鹏讪讪地放下手,妈的,哪里都有狗眼看人低的货色,他这是看自己是个下人的打扮。

  王德发笑着说:“在下想请你吃几个菜饼……不知意下如何?”

  在竹篷的另一面,有两个方桌,几个长凳。

  宋朝时期,人们一般吃两顿饭,早一顿,晚一顿,便是也有吃三顿饭的,这个要看自己的生活水平和习惯了。

  他们有早市、日市、夜市三种市场的组织形式,称为三市,皆有卖食物的记载。

  王德发和万士达把那个行商请上了桌子,吴大鹏很自觉地到了另一张桌子坐好。

  那王婆端上了两盘菜饼,那个行商又要了所谓的茶汤……等到端来后,吴大鹏一看,那粗瓷大碗里装着的是大碗茶……

  就在这个异时空的清晨里,王德发和那个行商进行了亲切的交流。

  交流中,他们知道了现在的官家赵昀听闻身体一直有恙;还有此时临安朝庭

  内部正是右丞相贾似道主政------

  王德发和万士达笑呵呵地听着,只要明确了时间点,他们脑子里关于这时候的资料那是波涛汹涌啊。

  这一年的冬天,他们的官家就要驾鹤西去了。

  宋度宗继位了,他是宋理宗的侄儿。听说儿时聪敏,时常一语破的,令理宗喜爱。

  根据历史资料,这个宋度宗长大后十分昏庸无能。

  他即位时,金朝已经灭亡多年,北方元朝军队大举南下,国难当头,他却将军国大权交给奸臣贾似道,政治十分腐败黑暗,人民生活十分困苦,自己却依旧穷途奢侈,荒淫无道,沉湎于酒色之中,宋朝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只有等着灭亡。

  至于蒙古呢,现在刚刚结束一场撕逼大战。

  那个蒙哥在1259年去世后,次年其弟阿里不哥在哈拉和林被选立为大蒙古国大汗,而忽必烈则在中原开平在精兵拥立下自立为大汗。

  阿里不哥与忽必烈当然为此发动战争争夺汗位,直到1264年阿里不哥兵败投降。忽必烈定为一尊,成为元世祖,迁都大都,上都为陪都

  呵呵,他们现在正在喘息呢,这个时候正是相对和平的时期,要到1268年才开始来灭这个南宋,光是攻城之战就要六年呢!

  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发财!

  在与这个宋人交流的过程中,他们三个人对这个异时空已经没有太多畏惧感了……这么久了,这一路上连个带刀的人都没有看到过,如果发生了冲突,真还不知道现在谁比谁凶。

  在交流中,三个人都得知,那人是一个北归南人,姓李,名德,家族中排行为三,祖籍是开封。

  几年前,他便在临安府下的临安县城里开了一家生药铺,这次前去嘉前乡后山村收取草药,正好路过这个路口。

  李德也知道了这伙子人是来自海外异域殷地安国,他们带了些那里的特产前来大宋贩卖,但谁知途中失散了三名同伴,为了寻找他们,自己这时也是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李德捋着小胡子,看着面前这两个年轻的行商,看他们的样子有些憔悴,心中方才明白,他们是来自海外异域,难怪看他们总有些怪异的感觉……

  他原本还想仔细问一下这殷地安国是个如何所在。

  他自己从十三岁时开始与人经商,行走大江南北已近二十年,也听闻过众多海外异域,但却从未听过这个名字,而且,这伙子人并不像那些异域之人那般不可思议……大略一看,竟会真以为是宋人了。

  但是人家现在丢失了伙伴,又迷失了方向……此时不是探询之时。

  李德笑呵呵地说道:“此山为天目山,此溪为天目溪,此地是临安县嘉前乡目源屯村,向东面行走,就是到了临安县城,这一路不过五十里。

  在临安县城算起,若是再往东南,就是那临安了……向西便是江南东路的歙县,向北是宁国府,向南便是那富阳县了……”

  万士达心里说道,欧了,这里是他妈的是天目山,以前自己还来过这里旅游!

  他看了一眼吴大鹏,看见他听了后,也是一脸的了然……

  吴大鹏冲着万士达笑了一下,用食指指了一下那个叫李德的人,又用大拇指指着那停在旁边的独轮车,最后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万士达明白了吴大鹏的意思,点点头,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