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十二章 这小子有道

第十二章 这小子有道

  吴大鹏用手语对着万士达发完信息,便将眼光转向那街道上。

  他的心里没有了对这个时空的害怕,反而是百无聊赖地打量着这条青石小街上的行人,心里道,这个破山村,我还以为是个镇子,看上去,人流量还不小呢。

  他这时不自觉地翘起了二郎脚,用手摸着现在又重新发达的胸大肌,一边抖腿,一边想,这年轻真好,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头,甚至都想找谁去打一架……当年自己怎么就是一脑子浆糊呢……

  万士达从怀里掏出了几枚真正的铜板……排在桌面上,问道:“李大哥,我殷地安国通用此钱……不知在此地可用否?啊……我等随身的大宋铜钱此时都已经用光了……”

  万士达满意地看着李德吃惊的样子,这可是黄铜,电解铜呢,你要是不奇怪,我都要奇怪了。

  中国最早用黄铜铸钱开始于明嘉靖年间。

  “黄铜”一词最早见于西汉东方朔所撰的《申异经·中荒经》:“西北有宫,黄铜为墙,题日地皇之宫。”

  这种“黄铜”指的是何种铜合金,待考。

  这时期确实还有黄铜产品,不排除是古人工匠们恰好找到了含有铜锌合适的铜矿,冶炼时又有种种的巧合……所以嘉靖以前也有黄铜制品出现,但绝不是成规模的……还是以红铜、青铜制品为主,黄铜一般还是非常少见的。

  黄铜一词专指铜锌合金,则始于明代,其记载见于《黄铜明会典》:“嘉靖中则例,通宝钱六百万文,合用二火黄铜四万七千二百七十二斤……。”

  通过对明代铜钱成分的分析,会发现《明会典》中所说的铸钱中,真正意义上的黄铜的出现,较其它几种铜合金晚很多,这是因为黄铜中金属锌的获得比较困难,古人工匠还远远没有认识到锌这种金属。

  氧化锌在950c一1000c的高温下才能较快地被还原成金属锌,而锌在906c时已经沸腾,所以还原得到的金属锌只能以蒸气状存在。

  只有这蒸气状锌在冷却时反应逆转,才会成为单质锌。否则,蒸气状锌会被炉中的二氧化碳再氧化成氧化锌,因此要得到金属锌还必须有特殊的冷凝装置。

  这就是金属锌的使用比铜、铅、锡、铁的使用晚得多的原因,也是黄铜铸币出现较晚的原因之一。

  其实明朝的古人也是不知道这回事的,他们只不过把铜和锌矿统统放到封闭的炉窑一起冶炼……属于经验主义,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时,李德小心地拿起来一枚,认真地反复看着,说到:“两位兄台,此物不同与红铜,更不同与青铜……可是传说中的黄铜?看这颜色端装周正……或许是……千万不要当成普通铜钱使用……”

  万士达说:“我等与你交换一些如何?”

  李德连连摆手,道:“万万不可!这交换可是不公得很了……”

  王德发说:“那你就多算一些铜币与我好了……”

  李德说:“某独自一人,哪里可能带那么多铜钱……便是有了铜钱也不愿交换。”

  万士达说:“为何?莫非怕我等的铜币不是正道来的?”

  李德变了脸色,说道:“兄台如何这样想?这铜币上面平滑无比,看边缘又不是范铸而成……却能够大小如一,绝非是大宋市面所有……”

  李德说完,从包袱里面拿出一个小号褡裢,倒出里面的东西,这桌子顿时成了钱币展台了。

  铜币有,铁币有,纸钱有,长条的,圆形的也都有。

  李德说:“兄台手中的铜币如果能够集成二三十贯,打制成铜器,可得十倍利益;若是制成铠甲,百倍也不好说……如此某怎么可以与你交换?”

  万士达看这那一桌子的钱,心道:这货说的倒不是假话……

  王德发说:“但是我等确实再无其他零钱可用了,连这顿早饭都只能用此币……不若兄台交换一些也好。”

  李德这时展颜道:“好说,好说,某可以与你交换一些,好够你们到那临安县城……那里有若干大店,你再与他们交换……这样最好。”

  说罢,李德选出几十余枚铜铁币,说道:“某且以五倍来计,这些钱币足够你们路上打尖小用……几十里路,转眼就到。”

  王德发说:“这个比例我等同意,我等再多换一些吧,一但我等找到了失散的同伴呢?”

  李德也想起来,便说道:“是极,某竟忘了此事……”

  说完他又加了一些。

  计算完毕后,那个李德说:“若是你们反悔,七八日后,可以去李家三郎生药铺寻某,某必在……”

  说完,那人要告辞……万士达大声笑道:“兄台,我送你一场大富贵,可要否?”

  在万士达的设想中,这个李德听到这话后,应该露出适应手式的表情,应该是:淡淡地一笑,你说吧,我在听着哪这样子。

  但是李德没有,他却是苦笑了一下,拱手说道:“我明白,两位那货物里必有不俗之物------”

  “???”

  李德又说:“待你们到临安县城时,某再说,在下现在实在是有要事在身。”

  “哈哈哈,你收到那草药才能得利几许?”

  万士达心想,我这里的消炎、退烧和止痛药对你们来说都是神药一样的存在了,跟我们混吧,你的好处大大的!

  谁道这个傻逼说:“每年都是这个时候收购,不可以不告之而更改!”

  说完这傻逼直接跟老妇结完账,又轻轻叉手告别,转身就走,动做很快。

  人家这样了,这三个人总不好上前拦截吧?

  三个人怅然若失地看着李德背着个包袱悠然地向另一条山路走了。

  万士达有些恼羞成怒,他气愤地说:“这个傻波依有病!他听我说完话了吗?”

  王德发慢慢地说:“这鸟人是没见到真东西,我们不应该欲擒故纵------直接把真家伙拿出来就好了,他还不直接跪倒就拜?认我们为大哥?”

  吴大鹏轻笑着说:“不对。这小子有道啊------他知道我们在这里也卖不出去,等到县城后,只能找他,弄不好他还能开出个好价钱,现在他反正也拿不出钱来,还装出个讲究道义的样子……这小子有道。”

  另两个人想了想,没想通。

  看着宋人们接连二三地来这里买蒸饼,三个人一对眼色,撤了。

  三个人慢慢过了石拱桥。他们还要了解一下溪水那面是什么样子。

  王德发指着石桥上的车辙印说:“看那石板上的车辙印,这桥至少有一百年了……”

  过了桥后,明显人少了。那里大多是青砖青瓦,间或有茅草屋子,但是都有院子,院子还不小呢。

  有的挂着长条形的铜锁,有的半开着。

  没有啥看头了……他们三个也不信这样的地方能换到什么好货色。

  三个人就重新回到了桥头。

  那几间茅屋原来是个酒馆……现在还没有顾客。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买几个炒菜,打点酒,回山上去吃。

  万士达进去后就喊:“酒保,切上十斤牛肉,打上二十斤酒!”

  一个戴着青色头巾的酒保赔笑着过来了,酒保道:“小人这里只卖羊肉,却没牛肉,要肥羊尽有,肥鱼也尽有。”

  万士达毕竟是文明人出身,不可能暴跳起来,揍打酒保一顿来充英雄好汉。

  万士达粗声粗气地说:“那就细细切上十斤羊肉加蒜泥……你这里可有酱油?”

  酒保说:“酱也有,油也有……小人没听闻酱油……”

  好吧,真落后。

  “那你这里是什么酱?”

  “豆和面蒸煮,和成酱黄,调水下盐,曝以赫日……”

  万士达翻了一下眼睛,他妈的,这是大酱啊!……也能吃。

  “肥鱼如何做?”

  “清蒸,酿鱼,鱼汤小人家里有名……”

  好吧,还可以。

  “清蒸三条,加两个配菜,十个蒸饼,再来二十斤酒,洒家口中淡出个鸟来!一共多少钱?统统给我打包,我带走……”

  那酒保嘴唇微动,然后说道:“不知客官给付……会子,铁钱……还是铜钱……”

  “如何算法?”

  “若是会子,就要二十贯五百文;若是铁筒子,那就四贯;若是铜钱那就是两贯二百文……”

  这么贵,在那水浒传中如此才不到一两白银……这家伙宰客!

  “若是白银呢?”

  万士达冷笑着说,并从怀中掏出一两银铤。

  那酒保看了一眼,便说:“二两足以。”

  王德发和吴大鹏在门口处找了一个座位坐好,正好能看到门口停放的独轮车。

  王德发喊到:“通货膨胀!”

  四个人听到这话,只有三个人能听懂……万士达顿时明白了,在这个宋理宗时期,由于军事上的压力大,大宋政府往往超发会子,这样的结果,往往是让民间物价急剧上涨……现在看来还行,再过几年,比北宋时期,十倍以上的上涨都是有可能。

  最终店家酒保把他们所要的东西都一一准备好了,一个大食盒,四个酒葫芦。

  在走回去的路上,三个人算了算账……觉得物价和那面的世界差不多。

  你看,宋人一两是四十克,二两白银就是最多三百二十块钱……那面熟羊肉多少钱一斤?四十二块钱!

  这宋的斤还大,应有600多克……

  但是大家又觉得这样算的算法不太对,可又找不出原因来。

  始终算不明白两面的世界都底谁的物价高。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