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十四章 两套道德标准

第十四章 两套道德标准

  当时那酒保爽快地答应了一声,随手把手中的茶壶放在桌上,转身而走。

  王德发一口喝光了茶碗中的煮茶,然后反复观察那茶碗,这茶碗远比先前那家好,先前那一家是土陶碗,这一个可是木叶纹黑釉茶碗。

  大约能高五厘米,口径有十多厘米,碗形向上呈直线形展开。

  王德发想,这可能就是俗称“上飘碗”的样子吧?

  它的底圈足小,露白胎,看样子胎土细密,碗中为一木叶纹,还是能看出它能呈现出叶脉细部来。

  宋子强悄悄问他道:“发仔,值钱不?”

  王德发也悄悄地说:“值钱……小日本那头会非常喜欢……哎,你先放下,这个不值得拿……我们可以随便挑……最好再老一点的……”

  宋子强又把茶碗从怀中拿出,放回到桌子上了,问:“为什么呢?”

  吴大鹏说:“拿到那面的世界后不用作旧了,虽然也用不到……”

  不一会先上来了五样菜,那个酒保说:“客官,这六样子菜是:炙子骨头、梦粱炙鱼、东坡豆腐、山家三脆、莼菜笋……酒蒸鸡再等一会子便好……”

  两大壶酒,都是黄酒。

  众人觉得这家酒馆酒精饮料到底是比先前好喝些。

  那酒保看他们喝酒的样子很怪,竟然不是一行一行而来,总是共同举杯……大类北地之人。

  六个人毫无礼仪形象的顾忌,大吃二喝一顿,让其它食客侧目……宋子强吃饱了后,嘴里叼着牙签……人家酒保主动送上来的,称之为杨木。

  宋子强嘴里叼着杨木,眼睛四处瞧着,其它食客,他早都一眼扫过,要是打起来的话,他完全有信心一个人对付三个……要不然大鸟说他们是弱宋嘛……

  宋子强又说到:“发仔,你看那墙上的画值钱不?”

  王德发扫了一眼说:“不像值钱的样子……好的山水画都在临安府呢……这样的小地方,哪里有什么名气?”

  这个南宋时期,瓦舍酒馆一般都在墙上挂着名人字画,四时鲜花……类似现在的酒店里挂着西方艺术照……

  酒足饭饱之后,王德发趁着酒保前来结账之时,多多的问了几句。

  酒保听他问话声音,更加断定他是海外之人,态度上倒也是没有变化。

  此地离临安县城还有三十里地,莫不如在此地住上一宿,王家邸店,便宜而且干净。

  这茶碗,那镇上有卖的,若是想要些陈旧的,本店中倒是有一些……不过不必客官花费……送一只两只,小人我便可以做主。

  好吧,他们的要求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出了这家酒馆,他们一行人推车挑担,向着西南走去,不一会儿便在一条胡同口看到了两个红灯笼,真如那酒保所说的,是红色的。

  红灯区?我们可一点点兴趣也没有……宋朝人不够丰满,目前看来他们女人的形象,你懂的。

  这家邸店进门是个大院子……这几天他们看见南宋民居的院子都比较大,而且都有院墙,他们每家占这么多地方也没有人来管管,太肆无忌惮了。

  院子的西头是个牲口棚,现在有两头骡子在安静的吃草料。旁边还放着一个解开的骡车,带棚的,掩盖的还挺严密,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样子。

  一个小老儿出来迎接……万士达说:“三间上房!”

  小老儿口中称喏,将他们迎进了下一进,过了小小的门廊后,他们进了所谓的上房……宋子强当时大怒,差一点就要揪住那小老儿,你妹的,这也叫上房?

  床有,褥单、被单皆有,但是那底下铺的是稻草垫子,还不齐整;蚊帐有,但是上面全是黑灰,还抖不掉呢……待看到小小桌子上的油灯方才明白,这是油灰。

  宋子强说:“你这叫上房吗?你这叫上房吗?!”

  王德发拉住他说:“看这房间的位置就是了,不要挑捡了……将就一夜……”

  那个小老儿还叫起屈来,说:“我这里是上房,是上房!”

  小山羊胡子还一撅一撅的……

  王德发用一只手就把他推了出去,去打些热水吧……我们按你说的上房给钱还不行?

  上房服务还算周到。很快有伙计打来热水,又拿来两个脚盆,王德发和宋子强两人坐在床上龇牙咧嘴地泡着脚。

  王德发说:“这小旅店就算不错了……你没看过宋朝诗词里面描写旅店?又是破窗户纸乱响,又是跑老鼠的……单被子还冻人……”

  宋子强说:“我还以为像电视上演的那样,花花绿绿的……”

  王德发说:“可拉倒吧,这个时候都是植物性染料……它就没有不掉色的……花花绿绿的掉完色更难看,一般只穿一水,或都用来陪葬什么的……哎,你说这人要是变年轻了,反而不耐烫脚了……”

  他实在是忍受不住了,从热水中拔出了双脚。

  宋子强早都把两只脚拿出来了,踩着脚盆的两边,等着水变凉一些。

  他一边吸着烟一边说:“想发财真是费劲……”

  王德发说:“至少给了你机会,要不你就乖乖地等死……要不这帮子人能这样热心?”

  王德发也拿出烟来开始抽。

  安静进了她和张国安的所谓上房后,掀开床单看了看,还好,像是新换的草垫子……有一股稻草的清香。

  她马上把那麻布单子取了下来,铺上自己带的棉布床单,把这间上房的单被也取下来了,都放到远一些的地方。

  看看那蚊帐,倒是没有动它,他们都有无味蚊香,用不上它。

  安静说:“但原临安县城里条件能好一些。”

  张国安说:“肯定能,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改造那里。”

  安静想了想,说:“我们也可以在那里租几间房子,住得久一些。”

  “这个都是简单的事情。”

  -------------------------------------------------------------

  大宋的天是晴朗的天,大宋的早晨是悠闲的早晨。

  一行人陆续起来后,发现自己没有被大宋的蚊子咬,看来他们带的无味蚊香液洒上后还是好使的。

  上房本来供应早饭,可是大家还要等,他们起来的好像有些早,于是众人决定去早市上吃。

  宋子强先去找到那个小老儿,问:“昨晚有没有一个伙计送了一两只旧碗?”

  小老儿说:“昨天晚上送来了,正在那门房里,客官想现在就取吗?”

  “不了,我们先逛逛早市去。”

  六个人中五个人没有洗脸刷牙,只有安静自己打了些凉水凑合用了。

  她比不了这五个男人。

  吴大鹏说:“不是我们不要脸,这大宋的早市有卖洗脸水和漱口水的------”

  安静说:“你们做你们的,我做我的。”

  好吧,五个男人大大方方地仰着没有洗的脸,走进了大宋的早市。

  宋朝的早市甚是热闹,因为这时的百姓,寻常家里都不开灶的。

  因而,每天早晨不仅有许多卖早点的铺子热热闹闹开始营业,供应一些一二十文钱就可买到的“灌肺”、“炒肺”、粥饭之类的早点。

  考虑到这里只是个镇子级别,花样少些就少些。

  同时一般的早市上开铺的,还有卖洗面汤的,何谓卖洗面汤?

  就是卖洗脸、漱口水。

  那些寻常家里不开灶,更不想点灶烧水的人,常常会去这些摊档上洗脸、漱口。

  这个早市挺热闹。

  六个人边走边四处观玩,他们还真找到了一处卖热水的地方,不过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那里主要就是卖热水,让客人洗面漱口之事倒是兼营。

  王德发领着众人过去,要买热水洗面和漱口。

  卖热水的是一个大姐,三十多岁,有些精干,她穿着平常妇人的布衣包头,斜插着一支银钗,连个坠子也没有而且胸部太平。

  不过看上去,年轻时有些姿色的样子。

  王德发等五人钻进了棚子,这个棚子有些矮小了。

  卖热水的大姐干净利落地把两个木盆摆好,口中说道:“客官将就,奴家还未曾见过这样子多的人同时上门------”

  王德发说:“我等先漱口------一人一个茶碗可有?大碗也可以。”

  卖热水的大姐,捂嘴笑道:“好怪的大汉------别人家可是先洗面------好说,我去邻家借些则个------”

  说完扭身而去。

  吴大鹏看着安静离得远些,便对王德发说:“怎么回事儿?这个女人一副想约炮的样子。”

  宋子强傻乎乎地说:“什么叫约炮?”

  吴大鹏看着宋子强说:“强子,你真是被生活打败了------你连微信都不会玩吧?”

  宋子强说:“不会玩啊,怎么?”

  吴大鹏说:“我们群聊的时候,你没看到过?”

  宋子强说:“通常都是你们聊着,我就看看,我哪里有时间玩?不像你们有能耐,可以有空闲------”

  吴大鹏点点头说:“好吧,我的兄弟,一切都结束了,我们重新开始。”

  吴大鹏拍拍宋子强的肩膀,竟把宋子强感动了了一下。

  在宋朝,程朱理学是出名的折腾,所以宋朝大户人家的女子往往非常重视名节,在家中,内外不共井、不共浴室、不共厕。女子订婚以后,父亲就不宜进女儿的门;姐妹出嫁后回娘家时,弟兄也不能做旁边。

  大户人家的女人,一般过着悠闲自得的封闭生活,很少在公众场合公开抛头露面,除了梳妆打扮以及统家管事以外,基本上就是赏花、秋千和刺绣了。

  当然这是大户和官宦家里的女子才有条件这么折腾,而寻常百姓家的女子就照样走街串巷、看花灯逛街市,与货郎讨价还价,甚至帮衬家里做生意,这些画面无论在宋朝绘画还是话本中都比比皆是。比如眼下这位大姐就是这样。

  宋朝奢靡的淫风扩散,这些贫民区布满了暗、娼之流,所以这些地区的民风不可能不受感染,这些贫民的女子未必把性和贞节当作多大的事,由于父母多半没条件给自己准备多少嫁妆,在中下层社会的女子中,对自己的婚姻有很大的主动权,甚至不用征求父母同意,在一些贫困的街区,甚至有未婚同居的现象。

  而由于这些百姓女子不得不抛头露面参加生产和经营,所以这女子往往在家里享有一定的权威。比如她可以把握着丈夫的工资收入,就像是宋子强的工资总是完完全全交给他老婆一样。

  所以在宋朝,上层礼俗为上层人士所严格遵循,底层人士却很通俗,两个阶层各玩各的,互相不干涉。

  南北宋时大多都是这样。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