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十六章 在大宋的天空下逛街

第十六章 在大宋的天空下逛街

  临安县城里当然有公房了,但是这个早就不在考虑之中的。

  六名时空走私者一点也不想和官府打交道,哪怕现在这全县城的武装力量加一起,也可能抓不住他们。

  在南宋时期,不是边镇的县城里一般是没有兵的,手下也就是衙役,相当于今天的执法人员。

  又叫“三班衙役”——快班、壮班、皂班。

  快,即捕快,负责抓差办案;壮,由少壮组成,相当于司法警察;皂及皂隶,负责站班跟班和杂役,也就是机关门卫兼保安。

  具体人数以中县为例,门子2人,皂隶16人,马夫12人,捕快8人,轿夫与伞扇夫7人,灯夫4人,库卒4人,仓夫4人,民壮50人。

  衙役手下还可以带3、4个“白衙”,就相当于临时工,没编制的。

  所以平均一个县的县尉实际统领能有三、四百人。

  这是中县水平,临安县城可能更少一些。

  六名时空走私者确实不怕这点人数,但是他们是来打仗的吗?他们是来搞走私的,所以能离官府多远有多远!

  不久以后,当他们完全了解了情况时,他们有些后悔了,当然,这是后话。

  他们一开始只是想让店小二去打听下,这城里哪里可以租房。

  那店小二笑着说:“客官有所不知,这样的闲事,自有那牙郞来做,有个几十文,他定能帮助你找到。”

  万事达也笑了,这个青衣黑包头的家伙牙挺白,笑起来的样子,像个辍学打工的初中生,就是那种真实感到打工很快乐的少年。

  “好吧,你去给我找一名牙郎,最好是正规的有执照的中介------若是事情办好了,打赏是少不了你的。”

  那店小二愣了,何为正规的有执照的中介?

  “看看吧,还得上学才能知道啊。你先去找一个再说吧。”

  昨晚他们就给了打赏,这次还能给,那个店小二欢天喜地地出去了。

  也就是斗两三把地主的时间里,他带回来一个精明的小老头。

  一问才知道,人家不过四十八,这一个时候的人老相啊。

  那个牙郎听明白了这几个高大的汉子的要求后,点头说道:“此事好办,客商来自海外,不懂这大宋的规矩是无妨的,想要住的偏僻安静些当然可以……”

  他扫了一眼这几个人的装扮,便知道他们怕是连小客的水平都没有,只是海外来的行商。

  这个时空把拥有一百千贯资产以上的叫大客,以下的统称为小客。

  那名牙郎允诺今天晚上就过来给回信。

  当他离开后,他精明的神情让大家想起了火车站广场上的票贩子。

  不知道为什么,张国安和安静、万士达这三个人看了后却挺高兴,对嘛,这个大宋朝的人哪里来的那么多淡定和淡然?总要有一些我们熟悉的东西出现嘛!

  这三个人也打着找房子的旗号出去转转,全当是旅游观光了。

  就眼下来说,他们这三个人对这座城比对商铺更感兴趣,就让另三个喜欢做买卖的人,去和宋朝人做买卖吧。

  这样的买卖怎么也亏不了的。

  租房早在北宋时期就已经相当活跃了。

  宋朝时,大城市人烟浩瀚,人多地少,人口流动性较强,所以房屋自住率不高,许多市民都得租房居住。

  宋代城市巨大的租房需求,制造出一个十分活跃的房屋租赁市场,在大城市有套房子出赁的人,基本上就衣食无忧了。

  特别是南下之后,大量的南归人员客观上又加剧了这一点。

  所以当时有闲房子的江南土著们好过极了。

  但是这只是针对大城市的,像临安县城这样几乎就是在山区的地方,应该不会太难租房的。

  在计划中,他们要找一个开阔一些的地方,最好不要在民居区。

  他们事先都问过店小二了,知道这城的北面,靠近天目溪的河畔可能有他们需要的民房。

  那可不是什么河畔小区的地方,那是城乡结合部了。

  万士达通过先前和店小二的交谈,对自己的沟通能力大有信心。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分组行动。

  三个人也装出神情淡然地走在这片天地里,拿出一幅那面世界里的暴发户走在意大利古城中的表情。

  大家都有些看不惯那些过路人的淡然样子,哪怕你们的眼睛里也是露出攫取的目光啊,别这样视我们为平常。

  哥是有钱人,真的,以后还会更有钱。

  他们看见远处的群山,那里在这上午的阳光下是青黝黝的,透出一种古韵来,再看看那些民居建筑,这就是画片上看过的小日本的小镇子啊。

  他们慢慢穿过了两条街道,顺路就拐上了一条土路。

  天目溪水这时又显现在眼前了。

  溪水在这个秋季里依然不是宽阔,两岸零落地摆布着一些民房。

  万士达准备开始询问了,闲着干啥,正好是一个交流的借口。

  他们挑选了一家看上去房间多一些的民宅。

  那民宅的院子是用细竹木搭成的竹篱笆,可以看到里面是青青的菜园子,没有什么家丁之类的。

  万士达冲着张国安摆摆手,让他上前去小叩柴门,自己准备好负责答问。

  这时,突然响起了一声驴叫声可吓了他们一大跳!

  他们光去琢磨别人了,没有注意到后面竟然来了一辆驴车!

  洪乔祖来临安县城是来拜见这里的老友,县令胡进。

  当年,两人在建康游学时,偶然相识,从此便结交成友。

  县令胡进只有一子,常年在入秋后咳嗽不停。

  奇怪的是,这个孩子每一次听到诵经的声音时,便能减轻病症。

  县令胡进因此认为这个孩子与佛法有缘,但是又只有这一子,不舍得送到佛门里,便是十分纠结。

  他写信给他的朋友洪乔祖询问办法。

  洪乔祖也略微识些草药功能,便上山挖掘了些可以止咳的草药晒制好,亲自送来了。

  他想劝自己的老友佛家可以因缘因时而入,最好不要因需而进。

  同时,他也准备了《十二因缘经》,看看能不能帮助一下朋友。

  昨天晚上,他到了临安县城,住进了这座靠近天目溪的宅子里。

  这里是洪家早先年置办的家业,这宅子后面还是一座小小的染坊。

  今天早上一早,他便去拜访县令胡进,把来意说明了后,结果让老友陷入了沉思。

  至于这孩子的病情,洪乔祖自有自己办法。

  他让人煎制了草药,服侍孩子喝下,接着又念诵了《十二因缘经》,那孩子就在昏昏中又睡着了,咳嗽确实轻了。

  县令胡进非常感谢老友的帮助,说:“不知道贤弟使用了什么手段?”

  洪乔祖说:“不可说,不可说。明天一早再来。”

  他说完转身就走,县令胡进当然知道他的脾气,也没有阻拦,任由他去了。

  这样,他就坐着自己的驴车回来了,赶车的童仆还没有到家门时,就悄声对他说:“官人,路上见过的那几个大汉竟然在哪里!”

  洪乔祖掀开麻布车帘,看到确实是路上见过的几条大汉在那里,当时还感觉他们身材甚是长大,走起路来差不多快过自己的驴车了!

  就是那个高高的女子也不让须眉!

  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和举止,怕是海外商人,不是宋人。

  赶车的童仆这时悄悄捅了一下驴的屁股,它们之间一定有默契,那驴就真叫了一声,这才吓了三人一跳。

  三个人眼见那驴车到了近前,上面下来了一个一脸淡然的青年人。

  万士达这个时候马上上前叉手问道:“我等是海外来到大宋的行商,想要在此地寻一处住房,莫见怪!”

  洪齐祖脑袋里转了一圈,怎么从海外来的人竟是从天目山那里来?

  怕是另有原因。

  “呵呵,三位客商有所不知了,这里是上溪村,怕是没有空余的房间了。

  那下溪村或许有,未尝可知了。”

  这时他们身后的柴门响了,出来了一个壮汉,只见他的短衣和头巾上都是五颜六色的样子,脸上也还红色的痕迹。

  这大概是开染房的出来了。

  那人豪爽地说道:“大郞回来了!某是知晓的,这下溪村也没有空余的房间!乡野之地,哪里会有闲房租给旁人,只能是在那县城里找了!”

  张国安心里话,妈蛋的,房子竟然短缺,现在盖个房子很费事吗?!

  这眼见着中午了,三个人回去了,他们失去了去下溪村走走的愿望,专心等着那个牙郎的回复吧。

  回到邸店里,他们发现另三个人还没有回来,不过他们一点也不担心,那三个人是横货,说实话,还怕他们抢了人家宋人呢。

  -----------------------------------------------------------

  主抓经商的另三个人那是满怀着兴奋出门的。

  年轻了,让他们有自信。

  这么好的机会再发不了财,真是二货了。

  当时,他们三个人早早就出门了。

  当他们在找邸店的时候,他们早就瞄好了那些大商铺了。

  除了吃的,这个时期的一切手工品都是好东西!

  当然,字画和瓷器是硬通货,不过这个不急,慢慢来。

  他们事先明确商量好了,一定以当铺为先,原因很简单,他们运回去后不用做旧了,也不用管年头了,反正那里的东西肯定很旧了。

  宋代当铺称长生库,由于宋朝社会经济日益发展,长生库(质库)亦随之发达。

  富商大贾、官府、军队、寺院、大地主纷纷经营者中以物品作抵押的放款业务。

  宋入长生库抵押的物品除一般的金银珠玉钱货外,有时甚至还包括奴婢、牛马等有生命的物品,而普通劳动人民则多以生活用品作抵押。长生库放款时限短,利息高,还任意压低质物的价格,借款如到期不还,则没收质物,因此导致许多人家破产。

  所以啊,没有钱,在哪个时代也不会过好。

  三个主管经商的人确信这一点。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