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十九章 胡大郎赌场

第十九章 胡大郎赌场

  妈蛋的,问题发生了变化。

  六个时空走私者一时间陷入了愤怒中,事情不像刚开始时那样顺利了。

  他们先展开了检讨,我们是不是太随意了?问题主要出在我们露富上了!

  南宋是一个商业发达的时代,只要商业发达,那么,人口流通的范围就应该非常广泛。

  好处不用多说了,但是随之而来的副产品就是黑社会。

  必然会有头脑聪明一些的无赖组织一些手下,利用南宋基层警力不足的空子,发展自己的势力,甚至于勾结为数不多的巡警组织里的人员来发展自己!

  北宋时期的“梁山好汉”与宋江的故事就算是一个典型了。

  在小说或者电视里,几个小小的无赖真的不当回事情,但是,这要是自己亲身遇到了,就变成了不能简单处理的事情了,后续问题太多。

  第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是不如交一点保护费给他们?

  谁也没有想到,提出这个想法的竟然是吴大鹏,在那面的世界,他可是号称能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

  但是他竟然能提出这样让人憋气的办法!一点也没有穿越者的霸气不说,还能不能让人爽了?!

  宋子强当时就不答应了,以前活成个孙子样,现在我们不仅年轻了二十岁,而且手里还有致命的武器,你竟然能想到要交给他们保护费?!

  宋子强提到了第二个办法,全给我弄死他们!

  对于这个办法,大家又集体反对了。

  弄死他们是分分钟钟的事情,但是后果却是实在麻烦。

  就算他们大宋社会警力再松懈,办案水平也极度原始,可他们也是一个有法制的社会。

  只为了几个古人无赖的性命,就影响了大家的发财大计,这个有些得不偿失了。

  安静静静地说:“要不,我们再找一个地方吧?”

  五个男人一齐摇头。

  南宋黑社会一定是非常普遍的现象,逃跑主义可要不得。

  张国安说:“小静,你不要怕他们,现在我们有能力对付他们了,只不过是在性价比上要衡量一下。放心,我们现在有能力。”

  吴大鹏笑着说:“是的,我准备亲自去给他们交些保护费,看看他们能是一个多大的组织,有多少执行力度,然后再说了。”

  万士达点点头说:“也对,去看看再说了,一切主动权都在我们手里。最后,我们是当李嘉诚还是小马哥,由我们自己来决定!”

  宋子强想了半天,也同意了,自己的办法是有些冲动了,或许是因为年轻造成的。

  他们决定见招拆招,不到翻脸的时候,就先不要翻脸。

  他们依旧闲逛着,平常的饭菜他们都是叫大酒店的外卖,有钱人嘛。

  第二天下午,那个自称是胡大郎徒弟的小子又来了。

  这个时候大家也算是认识了,此人叫蔡六一,人送外号“菜花蛇”。

  当时,他还给众人量出了一只胳膊看,那上面刺得是好一条青蛇,在胳膊上蜿蜒狰狞……其实一点也不吓人。

  宋子强冷冷地看着这个古人无赖的表演,看着他那只不算粗壮的胳膊,讽刺地说:“菜花蛇算个啥,你敢叫黑曼巴才算你厉害。你可否知道黑曼巴?”

  菜花蛇蔡六一当时感觉此人不善,他装着没有听明白对方在说什么,算是把自己的邀请表达了后,就告辞走了。

  其实在这几个高大的海外行商一进到临安县城时,就有人把这事报告给胡大郎了。

  做他们这一行的人若是信息不通畅,哪里能养得起这班小弟?好说歹说也是十五六人呢。

  后来又听说他们质押了一部分货物,得了一大笔钱钞,这一下子大家的眼睛红了。

  真想直接冲进邸店,夺下对方的钱钞!但这只是一个构思,大宋毕竟还是法制社会,公然抢劫杀人,会犯案的。

  构陷对方,占有全部的钱钞!这又只是一个构思,官场上咱们没有足够的借力,至少县令大人就不是咱们的人。

  南宋时,县令都是直接由皇帝任命,而且外乡为官,任期四年,所以他们一般不会与地方上的势力勾结太多,最多入个股参个份子之类,县令也是人,要养家的。

  胡镇南胡大郎听到了这个消息后,他摸着自己的络腮胡子,对手下人说:“还是用老办法吧,勾他们来赌上几手吧!”

  这种办法虽然慢弄钱钞慢,但是稳妥……

  胡大郎嘱托蔡六一去,让他用些心。

  蔡六一是他手下最擅长答对便给的人物。

  其实不用胡大郎说,菜花蛇蔡六一也是会小心。

  这几个海外行商不似简单人物。长期在社会浪迹的人,眼光一般不差的,不但是这几个行商的身材实在吓人,就算那女子也甚是高大!

  而且,他们身上有一种气质,仿佛有所侍,浑不怕的样子……不如小心行事。

  吴大鹏笑着问了那个吴大郎柜坊里的玩法。

  蔡六一如实说了,他们那里只有两种玩法:摊钱和捻钱。

  大宋时期民间还流行直接用钱币来赌。

  钱币赌通常有两种:一为摊钱,又称意钱,办法是随手取钱币若干,放入器皿中摇动,开时数钱币,以四为盈数,其余数为零,一、二、三,押得者获胜。

  只不过他们称零为平。

  另一种为捻钱,又称掷钱。掷钱为博者,戏以钱文面背分胜负,曰字、曰幕。字、幕即正面反面。这种赌博方式简单快捷,主要流行于中下层社会。

  在《水浒传》里,李逵当时在张小乙赌坊赌的就是掷钱,五两银子一次,可惜那二货两次全猜错了。

  其实南宋时赌法挺多的。

  首先是球类赌。这里主要有蹴鞠、击鞠和捶丸。类似后世的足球、马球和高尔夫,当然这个规则就不一样了。

  然后是奕棋类赌。这里主要指围棋和象棋。围棋在这一时期得以继续发展。而隋唐时期衰落的象棋,在这一时期获得了重大的发展。

  由于两宋皇帝大都喜欢象棋,尤以徽宗赵佶为甚,而且徽宗还用其擅长的瘦金体御书棋子,这个在那面里的象棋上面都能看到。

  掷骰类赌。整个宋元时期,掷骰类赌博品种主要有承袭隋唐的双陆、彩选以及宋元时期新出现的打马、除红、响屟等。

  此类赌戏玩法各异,且复杂多变,但它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即均需要用骰子,另有枰(棋盘)、马(棋子)、图谱(根据所掷彩数的贵贱,决定进退的各种规则)、筹(参加者每人出相同数量的钱作为赌注)。

  很明显,这类博戏均来源于三国时期的波罗塞戏和樗蒱。其中彩选,风靡各地

  斗禽虫类赌恐怕是一种古老的赌博方式,先秦时期即已存在。斗鸡、斗鸭、斗鹅、斗鹌鹑、走马、走犬及斗促织等在宋元时期都非常流行。

  其中源于唐朝的斗促织,在这一时期获得迅猛发展,并有多部专著出现,尤以贾似道的《斗促织》影响最大。

  此外还有叶子格戏(即后世的纸牌)、昭和牌(即牌九)等。

  由于赌和社会生活紧密相连,赌的方式多种多样,在此难以一一叙述。其中双陆、弈棋、钱币赌、关扑和各类斗戏最为流行。

  总之,这一时期的赌博,可谓种类繁多。

  吴大鹏对大宋赌博了解之透,可以说是六人中第一了。

  他在那边的世界时,就陪着各路人马玩过各种赌法的赌博,赌资还比较大。

  他其实一直有一个梦想,他想建一个全世界最大的赌场,让天下那形形色色的人在他的眼皮底下为命运所左右!

  打发走了蔡六一后,吴大鹏心里有数了。

  若只是摊钱和掷钱这两种玩法就有意思了,这里面可能的作弊方法,吴大鹏门清呢。

  大家都换了装扮,这一路上的经历表明他们精明过头了,很多准备都是白费了。

  吴大鹏和宋子强也都换上的绸缎直裰,这使他们看起来像两个从良了的山贼。

  管他呢,黑社会公开开赌场你们都不管,我们长得凶一些有啥错。

  他们三个人施施然地在街上走着,去了那胡大郎的柜坊。

  胡大郎的柜坊公然挂出了榜牌,上面写着如意钱三个大字,这算是公开打广告了,说明这里面有合法赌博,欢迎大家来。

  胡大郎柜坊门口的两条长凳上,翘脚坐了两个把那间的,两人都半敞着怀儿,露出了黑黝黝的护胸毛,还有一抹刺青,两人还面色不善。

  当他们看见吴大鹏等三个人正悠悠地朝这里走来,连忙跳起,唱了个肥喏。

  吴大鹏等人一看,这是两条一米六五的大汉!

  三个人也不太理会他们的热情,略微点头便进去了。

  门口把间的这两位,一个叫李胜,一个叫叶八,是胡大郎手下少有的壮汉,只是笨拙了些,空有力气了。

  但是当这三个人从身边走过时,两人却感到自己的小来了。

  李胜说:“他们果然是长身大汉!”

  叶八说:“听闻他们一个女眷,也是十分高大……”

  李胜笑道:“某看他们三个人腰间都是鼓鼓的,想必带了不少钱钞……”

  叶八也笑道:“这叫肥猪拱门,大郎怎么也是赚了!兄弟们又能分上一笔花活了……”

  吴大鹏等人进了柜坊里面,发现在这里合法聚众赌博的人还不少,四五十人是有了,还男女老少都有。

  蔡六一明显是这里看场子的,他笑着迎了过来。

  此时的场面热闹而不乱,古人赌徒们在那里吆三喝四的。

  “字!”

  “幕!”

  “三!”

  “二!”

  “一”

  “平!”

  这些人都是面红耳赤了,他们有的盯着庄家的台面上的青瓷碗,那里面的铜钱正在滴溜溜乱转,刚才那个庄家用拇指弹得很高,然后准确地让铜币落到碗里,这业务手法相当熟练。

  台面上有字和幕两处押钱的地方,那里摆着各色钱币。

  所有人都死盯着那铜钱……

  还有的人围在那摊钱的台面上,正专心看那庄家用小板一次摆出四枚铜钱来。

  那押钱的地方分为了四处,摆放的钱币更多。

  吴大鹏环视了一圈,笑笑,这只是一群土鳖啊。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