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一章 现代小商品兑换大宋工艺品(一

第二十一章 现代小商品兑换大宋工艺品(一

  一切都告一段落后,这一天晚上,他们把在大宋的家收拾好了,门窗插的死死的,香甜地睡了一觉。

  醒来后,他们在大宋的生活就算正式开始了。

  这里没有派出所之类的机构,不需要暂住证,也不用担心朝阳区群众举报。

  他们在这里的居住的时间还远远不足三个月,也没有人找他们交各种税。

  这个地方上的里正是他们租房赁约的见证人,他看上去也不像是个多事的人。

  吴大鹏私下呈塞给了他三贯会子,客气地说,那些我们不理解的各种与邻居的什么礼节,你看着办!

  这天底下还有用钱解决不了的礼节吗?

  果然没有,那个里正乐呵呵地说,这些钱钞,太多了……

  拜访一下邻居,说明自己已经租房了,一份份小礼仪就够用了,不准备也没有怪罪的。

  吴大鹏摆摆手表示,不要在意,咱是有钱人……

  这些都是小事一桩,他们要开始进行自己的工作了,这才是大事。

  按照计划,他们这次的走私物品要分成三大类。

  瓷器,书和画,工艺品或是各种宝石玉石的石料,力求它们精致些,力求年代久远些,力求大一些。

  同时,他们把这份工作也交待给了牙郎,让他也去四处收集一下古货,然后看货给钱。

  这个牙郎现在看上去人不错,整个临安县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用起来顺手,人家的名子也气派,叫马云。

  吴大鹏非常真诚地跟他说了,在那遥远的殷地安大城,古货比新货好卖,就这样,不多解释。

  吴大鹏和宋子强负责瓷器这个问题。

  这样不需要他们与宋人有多少沟通,见好了,就赶紧买下。

  至于如何挑选这个时空的瓷器,吴大鹏决定把后世买瓷器的手法用上就可以了。

  瓷器行,在南宋市场上是一个大的行业,店铺很多。但是真正把它当成艺术品的店铺就少了些,整个临安县城也就是两三家,多卖些摆件。

  吴大鹏两个人先找了一家看上去装修好一些,店铺大一点的。

  他对着店伙记说:“我不要你们新上的瓷器,店里有没有时间久一些的摆件,越久越好,要有艺术感的。”

  那店伙记说:“客官不若先看看店里的货色,我等也好知道客官的喜好……”

  吴大鹏说:“无他,你们存的时间越久越好,最好是库里的积年老货……”

  那店伙计表示听明白了,他遇到喜欢专买积押货的人,可能为了省钱。

  店铺后面的仓库里有的是存货。

  这时候有个掌柜出来了。

  他先是被这两个客官的身高吓了一跳,然后又被他们的要求雷了一下。

  那个掌柜说:“小店从业瓷器百年,古货还是有一些的……若是客官喜欢,我等在乡下还有一个仓行,稍稍等一下,我可以着人去取……”

  吴大鹏就喜欢说话慢一点的,他连忙点头认可,并伸出了手指,做了一个“ok”的手势。

  那个掌柜的看见吴大鹏那粗壮的手指竖起,也知道他是表达喜欢的意思,海外商人嘛,自是与我等不同,便淡淡地一笑,不再说话。

  店伙计陆续捧出了几件摆件,也许是放在仓库里多年没有动过了,不少地方竟然有灰尘。

  一个店伙计上前飞快地擦抹着。

  宋子强小声对吴大鹏说:“这些瓷器不太白啊……”

  “别瞎说!这个时候只有定窑和德化窑是白瓷吧……”

  “不白的也值钱吗?”

  “强子,你闭嘴,别叫他们笑话……”

  相比宋子强,吴大鹏当然是行家里手了。

  这个宋瓷五大窑啊,吴大鹏看了无数照片了,心里有数。

  那个掌柜已经被吴大鹏挑选瓷器的手法震住了。

  只见他拿起那哥窑所出的粉青大小格纹春兰图八瓣式花觚,上下内外细细观察一遍。

  他在那里看看瓷器釉面是否光洁润滑,有无擦伤、小孔、黑点和气泡,又看看形状是否规整,有无变形。

  最后才看画面有无损缺,甚至把那花觚重新摆在台面上晃晃,看看底部是否平整。

  当吴大鹏伸出一根粗壮的手指轻轻弹叩瓷器时,那个掌柜的已经完全失望了,这个海外客商哪里是真心喜爱瓷器之人?!他这是妇人挑碗呢……

  这件粉青大小格纹春兰图八瓣式花觚一直是他比较喜欢的摆件,无论是它的形态,还是那上面的图案都是精品了。

  特别出人意料的是,那幅春兰图中有一丝极淡的蓝色釉变,使得图中粉色春兰有了一种难言的气韵。

  那种端庄淡雅的味道非常人能体味出。

  只是它出窑时略有形变,算是不足之处了。

  当年他陪同爹爹去龙泉进货时,一眼便看中了此种花觚,一共四件,三年中卖出了三件,只剩下这一件了。

  后来只好把它存放到仓库里了……刚才听闻有人专要仓库里的货色,他还以为遇到了又能做生意,又能交流的客商,难得还听说他还是个海外来客。

  如今一看,与其他买者没有不同,而且更是粗俗。

  那个掌柜的见吴大鹏正认真地听自己叩击瓷器的声音,他吩咐伙记好生招待后,便转身离开。

  吴大鹏哪里关心他走不走?等打包讲价时再说了。

  他听到那声音清脆、悦耳,这说明这个瓷胎细致密实,无裂损,在高温烧成时,瓷化完全。

  如果它的声音喑哑,就可断定它的瓷胎有裂损,或者瓷化不完全,这类瓷器经冷热变化,易开裂。

  吴大鹏当然很会挑了。

  他注意到有一个瓷枕,是一个小女孩子的造型,这个是白瓷的。

  他回想起好像在哪里见过类似的造型,是哪一张照片呢?他一时想不起来了。

  这个不急,回去对着笔记本里的图片查呗。

  吴大鹏又挑了挑其它的瓷器,特别是那些配套的造型。

  他打开那菊瓣式青釉子母瓷盒,比较了一下各配件吻合度,看看其造型及画面装饰是否协调一致。

  尤其是这样成套的青釉件,因为这个青釉呈色随烧成温度不同而发生变化,所以即使同是青釉瓷件,它的这个颜色有深有浅,若是各件呈色有明显差异,这套瓷器就大为逊色了。

  还好吧,虽然非常仔细看还是能看出差异来,但是还算可以。

  吴大鹏一口气挑中了数十件,然后仍然大气地说:“暂时就这些了,过来天我还来,你们不是说乡下还有仓库嘛?!都拿出来让我挑选……算账吧,可以便宜许多吧?”

  最后算账时,还是不便宜……这个时空,瓷器不是便宜货,陶器才是,所以普通人家用陶器才是常态。

  特别是瓷器工艺品。比如那个粉青大小格纹春兰图八瓣式花觚,竟然算到八百贯钱,不是会子而是铜子!会子则是八千贯钱,这是真是作死!

  就连菊瓣式青釉子母瓷盒,也要一百贯会子……明明就是只能装下两斤糖块的水平。

  剩下的都不便宜……

  吴大鹏这面只能启动了现代小商品兑换大宋工艺品计划,特别是他们竟然还收到了据说是北宋官窑的产品,那是南下时散落民间,带到这里的……

  当时,吴大鹏像是听电视直售节目一样听着那个牙郎马云讲了半天的故事。

  在吴大鹏看来,其实只是一件吃饺子时蘸着蒜汁的小件货色,好吧,人家叫笔洗……

  “你确定这是官窑?”

  吴大鹏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实在没有能力确认真假。

  那个牙郎马云拍着胸脯说:“某保证!”

  吴大鹏不屑地说:“好像你懂瓷器似的,大宋以前在开封时,它的官窑在哪儿?”

  “……”

  算了,人家用心办事情,这个没有错,该多给一些会子,也还是要多给的。

  负责书画和其它工艺品的人也是强烈要求启动第二批次现代小商品兑换大宋工艺品的计划。

  大宋的物价不便宜,而且他们的书画和工艺品也不便宜!

  王德发和万士达计划一是购买大宋时期的书籍,二是购买水墨画什么的。

  一开始时,他们不想买书籍,但是他们看了拍卖报告后也动了心。

  在一次拍卖中,由海内外孤本、宋版《锦绣万花谷》全八十卷领衔的179部近500册“过云楼藏书”将整体拍卖,拍价几近两个亿。

  想想吧,一本书差不多要四十万!

  南宋这个时期才多少,几百文罢了,但是也不便宜,当然这只是对古人们来说的。

  这两人去临安的书店里找旧书买,而且是成套的买。

  甚至去打听有没有读书人卖书或者喜欢以旧换新的。

  当这个责任也落实到那个牙郎马云身上时,他实在是忍不住了,说:“某做牙郎有三十年了,从未闻有如此经商之事,就算是海外风俗怪异,也着实让人费解了!”

  当时王德发认真而严肃地说:“告诉你实话吧,我们殷地安国的富人们都有病,他们需要把大宋的东西研碎了,泡烂了,比如这个瓷器、字画啊,然后送服下肚,这样病就好多了……”

  “那不如随便选些……”

  万士达也认真而严肃地说:“马云同志,你做事情要有责任心!我们真诚相告,你不可虚与委蛇……在研碎了,泡烂了之前,那些富人们是要认真查看的,你以为他们会随便就吃?!”

  “……”

  当然,他们知道要想让人家活干得好,这报酬是不能少的。他们完全是按做事的件数和完成的质量付费,只是多给,从不打折。

  过去,他一天弄好了也就是几百文上下,自从遇到了他们,那是十几贯上下了,当然他们只是给会子。

  牙郎马云对这些人感觉很奇怪,他们的外形不必说了,单单这个任何事情都能亲历而为,便是让人佩服。

  他们全能识字不说,张口就能来长短句不说,他们还会砌墙!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