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三章 现代小商品换大宋工艺品(三)

第二十三章 现代小商品换大宋工艺品(三)

  六个人这一顿晚饭吃得欢气,聊得也开心。

  大家共同认为,从眼下的情况来看,他们的准备似乎有些多余和复杂了,但是,大家又都明白,这里毕竟是封建专制的社会,在某种程度上说,他们还是信奉丛林法则的,所以无论多么小心又都不是过分。

  毕竟现在还是没有啥漏洞不是?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个时代恐怕是居住民或者国民最自由的时代了。

  这说明什么?就算是在封建专制社会,如果真正想给人们自由的生活,也是能够做到的。

  宋子强说:“你们看,现在咱们这租的房子围墙和大木头门都建好了。

  任何邪恶势力想要入侵吧,都要先过这一关,不求挡住他们,给我们预先提一个醒就成了,反击手段多的是。”

  安静接过话说:“我倒是觉得,我们才是邪恶势力呢……这里的人多好啊,一个个专心过自己的日子,哪里有你们说的什么区群众的……”

  吴大鹏笑笑说:“流氓哪都有,这里不太多罢了。胡大郎那一伙人现在不找我们了,为啥?我们收了太多旧货了,他们都有耳闻。

  要是我们手头还有大量的钱财,你看有没有人惦记我们,过一段时间,我倒是想找一找他们了……”

  这一段日子安静和张国安负责收集工艺品。像是一些玉器件啊,各种金属制的小件啊,特别是玉石原料啊这些都要。

  这里的昌化地区是昌化鸡血石的产区,质量好一些的,在那面的世界那都是要论克卖的,三千五千的不当回事情。

  昌化还有田黄,只不过比不上福建寿山产的。

  好在现在的大宋士大夫们还不太喜欢鸡血石和田黄,还是和田玉是这个时期的主流。

  他们把这些都弄回来后,让吴大鹏一一登记入库。

  这两个人倒是轻松写意,但是宋子强却对工作成绩不太满意。

  他认为就单件品来说,还是价钱过低。他从吴大鹏那里很快熟悉了千万元这个级别后,开始认为上亿,乃至上几亿的货物他们手里没有。

  这样的货物得到临安府城去搞,可能要从皇帝大臣那里找,最好是他们身边的东西。

  现在他们手里连个真正的名人字画都没有,就是有,一查资料库,全是二流三流的人物,卖个几十万可能都是算多了。

  对于字画,他们也有过假设,要是和那面世界里的产品重复了咋办?

  那怕啥?自己留着看呗,不急着马上卖。

  宋子强说:“我们不是承认自己过于谨慎了吗?!为什么现在还不马上去临安府弄货?窝在这里小打小闹有啥意思?!”

  吴大鹏马上说:“小打小闹?!我们手里这些东西,挑一挑带过去,理论上差不多要十亿了!小打小闹?!在那面的世界你学会有钱了吗?嗯?!你不慢慢学会,你想找死啊?!嗯?!”

  宋子强说:“有钱怎么会是找死!”

  吴大鹏深沉地说:“你不懂了吧……”

  万士达马上接话说:“这都是要一步步来,快了肯定出问题对不对?咱这不是为了玩,这可能是卖命求发财呢……”

  王德发也深沉地说:“强子,大鸟是对的,要是我们好容易弄过去后,有人来一句‘这些全是国家的’你啥也没有了不说,你还得解释从哪里弄来的……”

  张国安看见吴大鹏在看自己,他笑着说:“我和安静肯定不回去了。对了,挣到钱后,去给我们两个人的父母亲几百万,他们就满足了,太多了不好。

  你就说我们两个移民成功了,其实我们两的兄弟姐妹多,他们可能都记不住我们在哪里……”

  安静静静地说:“我和安国商量过了,就在这里过日子了……”

  吴大鹏差点笑喷了,说:“现在是1264年,再有十几年,蒙古大军就来了……一切全完了。”

  “我家安国有办法!”

  吴大鹏笑了,说:“办法?你们无路可逃,这个大宋也无路可逃,因为他们在战略外交上从来都是选错的路子,还坚持自己的方向,死都不改!

  所以,我们只有回去过我们的小日子,有钱了,你们的病就有可能治好了。”

  “我家安国有办法!”

  吴大鹏发现自己竟然想说服一个年轻了二十多年的中年妇女,这真是有点傻。

  好吧,现在还有的是时间,到时候再说了。

  现在怎么回去才是关键。

  他们开始讨论回去的计划了,大家就带什么货物有一些争执,这都是小事情。

  ―――――――――――――――――――――――――――――――

  洪乔祖在朋友胡进县令家里住了几天后,感觉那个孩子好了些,便要告辞了。

  胡县令知道他的脾气,也不劝他,便送了他一面小镜子,说:“这是我合股的瓷器行换来的物件,据说是从海外叫殷地安国的地方来的,甚是神奇,东山玉池水晶镜……”

  洪乔祖接过来一看,发现自己在里面无比清晰!

  这个想必很贵重吧?他推脱不要。

  胡进县令说:“某手中还有两块,听闻商行中也有几十块,此物只能在临安府方可卖出高价了。”

  洪乔祖又低头看了一下那个所谓的东山水晶镜,看到自己的眼里竟然闪着好奇的光芒……这是还没有悟透啊!

  洪乔祖对胡进县令说:“看得清明又如何?”

  这个时空,士大夫们喜欢禅宗中的“机语”,也正是他们推动这种文字禅的发展。

  “清便是明,明便是清!”

  两人相视一笑,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事实上双方未必能明白。

  南宋时士大夫们或知识分子们迷恋禅学。

  这个禅学是佛教的一种思维,其大意是废弃用已有的知识、逻辑来解决问题。也就是说,觉得真正最为容易且最为有效的法子是直接用源于自我内心的感悟来解决问题。

  在南宋之前,禅宗就规定和尚必须参加生产劳动,认为“担水砍柴,无非妙道”。

  印度佛教本来是不让和尚劳动的。

  但是这种做法脱离群众,容易引起非议。

  禅宗这一改,和尚与信徒群众的隔阂就除掉了。

  这其实也符合宗教发展的规律。因此,在众多的佛教宗派中,禅宗的寿命独长,当别的宗派几乎都销声匿迹时,而禅宗巍然犹在。

  其次——这也是最主要的原因,禅宗越向前发展,越脱离印度的传统,以至到了南宋时其完全为中国所同化。

  禅宗还主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不靠佛经传播,六祖惠能就是个文盲,他那个著名的偈语都是别人代题的,文盲都能懂,还有谁不行。

  这个就不能不说它吸引人了,禅宗呢,只是靠公案传法。

  公案就是高僧的言行事例,说白了就是段子。于是,佛教迎来了段子时代,你想想,佛经多难啊,《金刚经》就有四五千字,还都是玄妙的理论。

  现在不用了,禅宗给你讲几个段子,段子大家都爱听,这简直是传播界的大杀器。

  比如这个段子,龙牙问翠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翠微答:“给我拿过禅板来。”

  龙牙拿禅板给他,他接过便打龙牙!

  龙牙又问义玄,义玄说:“给我拿过蒲团来。”

  龙牙拿蒲团给他,他也是接着便打!

  禅宗有些耍流氓,别人跟你讨论哲学问题,他上来打你一顿,这个叫龙牙的和尚挨了两顿打,还是不知道什么是达摩西来意,这两个禅师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但是打了人后,两人的逼格还飞上天,这他么简直是行为艺术。

  公案里头还有一种,打机锋,比如刚才那两朋友之间的对白也算是了。

  还比如这样: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答曰:庭前柏树子。

  这就是彻头彻尾的抖机灵啊,但是抖机灵大家都爱。

  尤其是士大夫很喜欢这种高智商游戏,还比如苏东坡跟佛印的机锋,这就是禅宗的一个贡献,抛弃佛经。抛弃佛经之后,佛教一下子变得平易近人。

  有个小伙子追求女孩子被多次拒绝,于是去庙里找一位禅师求助,禅师抓来一只鸡,用绳子拴住一只鸡腿,然后放开让鸡走,鸡刚走一步,禅师就拽一下绳子把鸡摔倒,鸡挣扎着站起来,刚一走,禅师又把鸡拽到,一共拽了八次才停手,最后冲小伙子微笑不语。

  小伙子仿佛恍然大悟,对禅师说:大师,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是让我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百折不饶,对吗?

  禅师却遗憾的摇了摇头说:我的意思是让你拉鸡八倒。

  好吧,这样写有些水了,但是意思一定都能看明白了。

  话说胡进县令送走了段子手朋友洪乔祖之后,又开始为这一年的垦荒田发愁。

  大宋朝廷体恤官员,但是不代表没有对官员的考核和评价。

  尤其是对官员治下的垦荒田有一定的数目要求,这个就像那面世界的一票否决政策,刚性的。

  但是,在他看来,这个临安县治下的荒田基本没有了,毕竟是山区嘛。

  关键是如果上级主管部门死卡条文的话,他怕是过不了关。

  还有这个公田法也弄得他狼狈不堪。

  从大义上讲,废除和籴,减少纸币的流通以稳定物价,然后限定所有人地产的数量,超出限定的土地由朝廷收购变成公田,然后将公田的收入去偿付军需,这总比加收百姓的赋税好,但是大户们不愿意啊,他们没有人喜欢把自己的土地拿出来变成朝廷的。

  虽然朝廷说是给一定的补偿,但是基本上都是给度谍、会子,而且价钱极低。就算贾似道带头拿出一万亩田产改成公田,但是别人不愿意啊。

  胡进县令想着自己治下的几个大户的公田改治心都疼了,是啊,把别人的私产改成朝廷的私产难度太大了。

  他不是一心想着升官的人,但是工作还是要做好的。

  胡进县令把玩着手里的鸡血石印章,陷入了沉思中,他甚至想,若是这个鸡血石印章和摆件能解决政事就好了。

  临安县西北的昌化出产鸡血石,胡县令不能指望着它解决政事,但是有人指望着它还能解决穷病。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