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十四章 现代小商品换大宋工艺品(四)

第二十四章 现代小商品换大宋工艺品(四)

  时空走私者们发现,这个时空的大宋人并没有充分利用昌化鸡血石这个资源。

  他们只是把它当成普通的玉料,制成各种把玩件,印章等,甚至还没有当成贡品。

  由于这里是产区,一些小的珍宝铺子里随处可见,就是工艺水平不太好。

  这真是一个好机会啊,他们精心挑选了一批血色好,手感滑润的货色。

  这些都没花多少钱钞,他们一批次,一批次和这个时空的大宋商铺交换着各种现代小商品。

  除了小镜子、塑料小件、玻璃小件之外,他们也并没有专门走高端的路子,那样实在不利于今后的发展。

  比如,他们也带了指甲刀。

  这个也很快成为大宋商人极其喜欢的商品。

  宋人也是用剪刀剪手脚指甲的,他们的市场上,甚至还有专门给人剪指甲服务的,类似于那面世界里的美甲小店吧。

  但是他们的大剪刀无论如何也不如时空走私者的指甲刀方便。

  大宋商人的眼光也是极其敏锐的,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指甲刀的便利之处,但是时空走私者带得少了,只是试着带了一些……

  这些人计算了一下性价比后,感觉要穿回去变现了,再换下去不是个头了,而且宋子强天天喃喃地叫着回去,直到他拿出一个大杀器。

  “我想我老婆了!”

  大家笑着说:“你可拉倒吧,过去是啥样子,我们都知道……”

  “我想我儿子了!”

  大家一时无语。

  对于穿越回去的设计,他们是精心计算的,以求最大限度的利用虫洞的能源。

  他们谁都没有抱怨这个玩意儿竟然不是可以无限利用的。

  现在都是啥时候了,有机会就不错了,至少他们没有混吃等死。

  那些明明能看透的人,他们却没有能力和机会改变,那不是更苦?

  所以我们就够幸运的了。

  吴大鹏套上了肥大的直裰,身上挂满了各种玉料的把玩件,又推着独轮车,上面装着足有五十公斤的各种瓷器,没有办法,这东西体积大了些。

  宋子强和万士达背着、扛着、拎着加起来足有一百公斤的东西。

  他们就这样在一个平平常常的黎明穿越回去了。

  王德发和张国安夫妻俩小心地帮助他们穿越过去了,看着他们消失在有些凉意的空气中。

  直到红光彻底没有了,天空中开始显现中一片淡淡地暗黑。

  安静感觉有些恐慌了,她主动靠到了张国安的身上,张国安悄悄地拍拍她,没有事的,一切有我在。

  王德发说:“二个月,二个月后他们就回来了。”

  张国安笑笑说:“那么就让我们这面开始吧,先把这个临安县城吃透……”

  王德发说:“还是你的办法好,补充了我们的计划。”

  张国安说:“算是一个共赢的方案吧,我们的出发点不同……我和安静铁心留在这面了,想办法让自己过好一点的话,就得改造他们,改造这个环境。”

  王德发听完这话陷入了痛苦中。

  其实张国安两口子的选择让穿越过去的家伙也都陷入了痛苦中。

  可以说人生永远是一个痛苦的选择,哪怕你比别人多了机会……

  要钱还是要青春?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现在还不到最后的抉择吧?

  张国安的计划是要在这个大宋天下开个农业园、工业园啥的,这个属于张国安穿越过来后的补充计划,或者说为自己两口子的未来考虑的。

  他们总不能守着一堆铜钱过日子吧,那成了守财奴了,又失去了人生的意义,不如做点实业。

  当时,张国安提出自己的计划时,大家都当然地先提到了蒙古大军。

  张国安不再多解释了,只是说:“十几年的功夫,我还不能自保,太无能了。实在不行,海外有的是地方……”

  大家只能点头认同,有道理。

  吴大鹏想了想补充说:“南宋是给了商人巨大的自由,但是这里毕竟是专制社会,官员也不像你想的那样清廉,他们可能强制入股,以后也有可能以国家的名义没收了你的产业!

  当然,虽然后一点在南宋的历史上没有出现过,但是你的产业同样在历史上没有出现过。

  只要是专制社会,一切皆有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这话能流行都是有原因的,他们随时会以特殊时期的理由,说话不算话,甚至会翻脸无情。”

  张国安当时笑了,说:“呵呵,大鸟,我又不是小白,以我的经验,如果还对付不了他们古人,纯粹是白活了……我这些天观察了很多,也想了很多,现在我就把详细的计划完排先简单说一说……”

  张国安讲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大家都在静静地听着,安静不自觉地紧紧抱着张国安的胳膊了。

  大家听完了后,心里都明白了,这两口子是早有打算啊。

  但是张国安的设想有利于大家的时空走私大计。

  当时,大家全都同意了。

  吴大鹏等人决定可以把总计划微调一下,等他们穿越回来时,还可以再带一些所需物品,如果真有钱了,一切便不在话下了。

  目送着朋友们穿越走后,张国安和王德发开始了他们的行动。

  张国安要选一个地址做工农业园,那里除了要求靠河边外,对交通有一点点的要求外,其它的啥样都行。

  张国安时常兴奋地感叹,这一时空的荒地可真是荒地,无主的,不会有人跳出来说这是大宋朝廷的,他们承认谁开发,谁拥有。

  王德发要去招一批工人。

  事先计划好的,对工人的年纪是有要求的,最好就像是那个吴二的年纪,十几岁就好。

  他自信能招到,哪怕十几个呢。

  在工钱上,他准备来个高价工资加高额奖金制度,这样不愁招不到人,还要好好挑一挑呢。

  安静就专心在家里操持,管两个大男的饭,一心一意地等着他们的建设。

  她感觉这才是真正的生活,人人操劳,人人都不挣钱的日子可不想再过了,特别是在那面世界每个月都在等着开到手里的死工资,现在回想起来,恍然在梦里一般。

  ――――――――――――――――――――――――――――――――

  吴大鹏等三个人安全地穿越回来后,马上感到这面世界的寒意,是的,时间是对的,但是日期上要比那面晚,冬天真的来了。

  三个人赶紧检查后山村总部的情况,看看有没有外人入侵。

  果然,这里真的快成了无人村了。

  他们临走时做的安全暗记没有人被人动过。

  他们留在这里的手机全都没有电了,他们赶紧都给充上。

  不一会儿,大家的电话都开始显示未接电话了。

  张国安和安静两口子已经彻底和这面的世界买断了,不用管了。

  吴大鹏又按照王德发交待过的几个特别号码,群发了短信,说是在非洲大峡谷里玩呢,信号不太好。

  然后他们都开始忙着自己的事情。

  看着吴大鹏和万士达两人嗲声嗲气地回了几个电话,宋子强知道他们又不知道和哪些女人勾搭呢,这一大清早的,也不怕累得慌!

  宋子强手机里只有儿子的短信。主要是两方面,要老爸打钱和报告他的成绩好。

  妈蛋的,老婆一个电话也没有给他打……

  三个人又休息了一会儿,感受着突然老了二十多岁的滋味。

  吴大鹏感觉腰疼,喘气不顺畅。

  万士达感觉颈椎疼,头都有些晕。

  不好受呢,一种莫明的沧桑感在三个人中间生起……除了宋子强一个人没心没肺地,一直在兴奋地摆弄着带过来的大宋工艺品,他们两个在伤感地抽着烟。

  人生啊,人生啊,说点什么好?!

  感悟是感悟,但是发财大计不能耽误了。

  按照计划,他们要开始把大宋工艺品变现。

  变现表面上看很容易,但是这里面有说道。

  一条道是他们找拍卖公司,二条道是走地下民间文物贩子的路子。

  正规拍卖公司才能是弄到大钱的地方,但是要有一定的风险;小型拍卖公司有的是,他们不可靠,往往就是租个门脸和仓库就开张,特别是他们永远是先收手续费,然后就能把你拖死。

  所以暂时在文物贩子那里圈钱。

  宋子强一听说文物贩子四个字,脸都拉长了,他们手里才能有几个钱啊……

  吴大鹏好言好语地说:“比我们哥五个加一起还有钱,也是千万元级别上下的,你当是收破烂的啊?

  他们要是看准了,还能联手操纵,那些年跑到国外的文物就是他们干的……”

  一个是千万上下,而且还能联手,这真是不少。

  宋子强一下子就闭嘴了。

  但是宋子强被要求留下来看家,看着众多的宝贝,这里也不能没有人看管啊,他只能忍了。

  按照计划,吴大鹏和万士达快速地赶到了省城。

  在一处别墅里,他们和一个比较有名气的文物贩子见了面。

  这个文物贩子能有五十多岁,脑门和眼睛都是贼亮贼亮的。

  他是吴大鹏的一个朋友介绍他们认识的。

  文物贩子说:“吴大鹏吴主任是吧?老何介绍的人,我放心,要不然只能在我公司见面了,不能在我家里……”

  老何是吴大鹏市里的一个朋友,说话有力度,交易广。

  市级这一块儿,吴大鹏还行,上到了省级,他不太好使了,只能人托人。

  吴大鹏主任笑着说:“我和老何交往十多年了,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向我推荐你……”

  两人嘻嘻哈哈说了一些废话后,开始步入了正题。

  吴大鹏主任拿出了货,两件玉佩,两本宋朝书籍,还有两块鸡血石把玩件……

  那个文物贩子看到玉佩后眼睛一亮,拿出放大镜认真看了好半天,迟疑地说:“你说这个是汉代的?”

  吴大鹏主任说:“是的。我收的时候,那个人是这样说的。”

  那个文物贩子又认真看了另一个,感觉自己不敢确定了……这两个一定是古件这是肯定的,明清以前的也肯定了,但是说是西汉时期的,他觉得自己不敢一下子断定。

  他戴上了白手套,看了看两本宋朝书籍,又放下了。

  他最后又拿起两块鸡血石把玩件,感觉这料子是真好,算是极为难得了,鸡血足,又有水头。

  他说:“那块你说的汉代龙凤玉佩上,螭龙和凤鸟很生动,已经是汉代雕刻的巅峰状态了。但是呢,我感觉少了汉代的那种质朴味儿……我摆弄过几块汉代玉佩的……”

  吴大鹏主任笑笑,说:“那你是说我这是现代高仿的?”

  那个文物贩子乐了,说:“绝对不是!你别多心,它们至少是明清之前的,怕是宋代高仿的……要不然可惜那料子了。就像你那两块鸡血石把玩件,绝不是高仿的,单纯卖料子都可以了,何必再去雕刻?这四个玉件的手工艺水平也就是一般……两块鸡血石我敢肯定是宋代的,还是六面血呢。

  宋代还不太认这个料子,非常难得了……”

  说完,他开始把玩了一会儿后,说:“这是哪家的玩主要一起出货,我看他平常也是把玩了很久了,要不然不会这样有足的包浆……”

  吴大鹏主任想了想说:“是一批人,以后可能要陆续出货了……”

  “你手里还有?他们是要换成现金走人了?”

  吴大鹏主任笑一笑没有说话。

  那个文物贩子说:“好!这几样东西,我给你一个好价钱,你那些货也送我这里吧……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多说,我也是替另一批人收货……”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695.html